September 2014 archive

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Day 5

世事是很玄妙的,有些人或事,你日盼夜望也不會遇見,另一些人或事,你日躲夜避也不見得成功。踩車旅行最忌摸黑趕路,昨日搭火車亦是這個原因,但今日避無可避,而且還踩鑊甘。 今天仍與早幾日一樣,六時三刻左右便食早餐,酒店雖有提供西式早餐,但其和式更見吸引,燻魚、蛋角、醃菜、咖喱,一碟飯加一碗湯,食了一個飽飽的、暖暖的早餐,踩車特別醒神有力。我知,我是一個飯桶,無飯不歡,要踩一日車,怎能無飯落肚呢! 七時半check out出車,寒冷但陽光普照,只要不落雨已心滿意足。在市內穿街過巷時,看到豐橋市著名的有軌電車,驟眼看有點似香港輕鐵,兩者均是單層車廂,但豐橋市的主要是單卡,而且色彩較斑斕。原來這條電車線自1925年已運行,我們昨晚掛住搵食,無乜留意,今早當然要拍到此一遊照喇! 時間還早,城市仿似仍在瞌睡中,人車俱不多,順風順水去到豐川旁。過了橋後便稍為離開旧東海道。今次旅程雖是踩旧東海道,但當中有兩次刻意離開旧東海道,一次是第一日在戶塚時無直去藤沢,而去往南兜去鎌倉,之後才於平塚駁回主道,為的是看一看日本三大古都之一的風情,雖然是怱怱掠過,仍可說是圓了一個心願;第二次離開旧東海道,就是今日,為的是豐川市的稻荷神社。若然不兜路,沿着旧東海道走,去到御油只是約12km,而去豐川稻荷則兜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圈子,踩多了約4km,但這是值得的。 今趟旅行,先後遇到多個稻荷神社,包括將會必去的京都伏見稻荷神社,故此無意見到豐川亦有一間稻荷神社時,起初不以為意,並無計劃兜路去的,後來見神社中的靈狐塚好有趣,只是踩多幾公里,而原本這段旧東海道亦沒有特別景點非看不可,於是決定兜去一看。 離開酒店,過了豐川,繼續在縣道上走,穿過國1時要特別小心,一來車多,二來不要轉錯彎去了國1,我們要走的是縣道,交通較稀疏,之後再轉入鄉村小路,兩旁均是農田,車輛更少,踩得更舒服。雖說是鄉村小路,但仍有一間便利店,要補給去廁所亦不太困難。穿過繁忙的伊那街道後,很快便進入豐川市外圍,這段路較狹窄,車亦較多,不過拐個彎便見到稻荷神社。 我們約七時四十分出發,約四十五分鐘後抵埗,神社對面的店舖還未開門,而神社內的攤販還未開檔。我們將單車鎖神社內一角的大樹下,輕裝逛神社。豐川稻荷建於1441年,不論是総門、山門、鐘樓,還是本殿,我們不是怱怱步過,便是看得很馬虎,最重點仍是靈狐塚。為甚麼稻荷與狐狸拉上關係?找資料看,有論稻荷神社奉祀掌管穀物、財富的「倉稻魂命」等神祇,是各種產業的守護神。倉稻魂命別名「御饌津神」,和狐狸古命的唸法相同,加上一般人相信狐狸是神明的使者,故稻荷也是指狐仙的意思。至於靈狐塚的狐狸像,是善信的捐獻祈福,若然是在雨天,加上四周參天古木蔽日,氣氛有點陰森,但我們百無禁忌,只是覺得逾千個狐狸像的卡哇伊氣勢迫人。 在豐川稻荷消磨了近個半鐘,約九時半離開,那時攤販才開始擺檔。我們在神社外圍兜了一圈,看一看四周的櫻花樹,雖然頗為出名,但沒有吸引我們停下來。之後踩上姬街道,再接回旧東海道。踩了不夠片刻,見到一條小河溪,兩旁種滿盛放的櫻花樹,不少當地人更在樹下溪旁鋪下地蓆,打開野餐用的摺疊式膠枱凳,我們忍不住兜落去感受一下氣氛,雖無烤肉(寫到傻咗,以為去了台灣過中秋),但邊賞櫻邊食昨晚在豐橋百貨公司買的蛋糕,也特別好味! 姬街道相對之前的小路,交通明顯繁忙很多,而在姬街道連接國1的位置是一條高架橋,單車是不能夠上的。惟一的方法是在橋的左邊有一條支路,向前走會見到一條橫跨火車軌的行人天橋,我們又要老老實實的拉車上橋,之後便見到國1。我們不是走國1,只是乖乖的在紅綠燈位過路,縣道374才是我們的目標。 這段縣道374是連貫御油宿及赤坂宿,當中御油の松並木是最重要的景點。找了很久資料,不是太肯定「松並木」的來源,大約是德川家康拍板鋪設五街道時,在路兩旁種下不少松樹,經過逾四百年的歲月洗刷,剩下的松並木已不多。這段路已特別修整,松樹蔽陰,踩得特別舒服,路旁更有一個公園,有廁所一用。 縣道374的盡頭便是國1,避無可避了。其實在進入國1前,已經是一條暗斜的路,不過踩入國1後,才到達今日最高的154m。這時天氣開始灰暗,落起點點雨粉,剛巧有個油站,本打算去個廁所,稍作休息,即使我們有幫襯油站的汽水機,但仍好似不受職員歡迎。幸好天氣沒有轉差,之後亦開始落斜,於是我們不再停留。 到達岡崎之前,或走國1,或走支路,去到一段村路時終於下雨,這時已是中午十二時一刻,於是在一個名為山中八幡宮的地方暫避,雖然只是停了十多分鐘,但下雨天、紅鳥居、櫻花下,仿佛進入了一齣動畫中。 風景雖美,但仍不能充飢。離開山中八幡宮時已開始搵飯食,但沿途不是無乜食肆,就是看不上眼,最慘是連連鎖快餐店都無。踩呀踩,踩了近10km便到了岡崎市。這10km的路雖平平無奇,不外乎是國1、小路,但難在大路轉小路有點曲折,特別是穿越國道419時,若非事前反覆翻看Google Map,又有GPS帶路,這段路還是乖乖的依着國1踩,忍受車多廢氣多,好過在小路迷途。 下午一時許終於到了岡崎,大城市必然搵食易,我們依着規劃的路,沿着乙川踩,發現愈來愈多人,盛放的櫻花樹更多。途中看見一些寺廟內(回來後查看才知叫滿性寺)有一棵大大的垂櫻,即使肚餓也忍不住停下來拍照,覺得這些不是旅遊書上的景點才是踩車旅行的意外驚喜。但最大的驚喜還在後頭,踩呀踩,實在太多人,惟有落車推,去到一個位時見到實Q,也為單車不可進入,但他卻大手一揮,單車照入可也,原來這裏正在舉行岡崎城櫻‧花‧祭。早幾日經過靜岡,在規劃時已知道經過當地會遇上祭典,故已有趁墟的心理準備,但今日來到德川家康出生地岡崎城前,完全不知道有祭典,來這個岡崎公園純粹是看看沿江的櫻花,怎知會有這個意外驚喜呢! 櫻花祭的主角當然是櫻花,但對四個飢腸轆轆的人而言,四周販賣小食的攤檔才是主角。二話不說,找個地方泊下單車,看車的看車,搵食的搵食,分頭行動。我當然是看車的人(不要問點解是「當然」,男人買嘢點及女人嘛),看車之餘最好是看熙來攘往的人潮,或是成雙成對,或是三五成群,更多是呼朋招友,或在樹下,或在水邊,鋪上大大塊的藍色膠布,野餐賞櫻,活脫脫日劇中的情節,只欠一個醉醺醺的大叔跳脫衣舞。 祭典雖好,但路還是要繼續趕。以午飯為分界線,上午我們踩了42km,剛好是今日約一半行程,但我們離開岡崎城已是下午一時五十分。我邊踩邊看着錶,知道今日又極有可能踩夜車了。每逢知道要趕路,心情自然有點忐忑,這點要改還是改不了,稍後便出了一些狀況。 與早幾日一樣,下午的行程無上午的精采,相信這只是巧合,而不是我預知要趕路,不安排特別景點。其實下午有一個地方頗有趣,這是鳴海宿一段路(這個網站極有用,旧東海道於愛知縣內的宿場,均有圖文介紹),是典型的町屋復修,當中又有店舖售買傳統的扎染布,女士們一償購買慾,我又可以稍作休息,這時已是四點半,踩了67km。 今日雖曾灑過一陣雨,整體上還算陽光普照,但到下午五時,太陽西斜,寒風更形刺骨。有松宿至名古屋之間約十多公里路程,印象已不太深刻,只記得是早早離開國1,多在支路上走,於民居之間穿梭,忽然見到一間古寺掩影於石拱橋、櫻花樹間,清幽古樸,怎能不停下來觀賞拍照?這座古寺叫笠覆寺,源遠流長,可惜我們只是過門不入。 其實從笠覆寺可以直接前往入住的酒店,但我太貪心,想去多一個景點。進入名古屋後,兜了一條遠路,沿着山崎川逆河而上,為的是河川兩岸的櫻花樹。山崎川夾岸的櫻花樹,真的很壯觀,浩浩蕩蕩,舉目所見,盡是盛放的櫻花,河上漂滿落櫻,戀人在河堤漫步,煞是浪漫。奈何日薄崦嵫,凍得要命。本來計劃還要去鶴舞公園賞櫻,但難敵刺骨寒風,於是臨時改變路線,直奔下榻的酒店。 要臨時改路線,問題來了,我與C用同款的Xplova,均不能即時上網查閱路線,這是它的死穴;妻則用Garmin,其日文版地圖不同台灣版,亦是不能即時上網搵線,所以同是報廢。此時此刻,手機連上Google,變成了救星,這亦是在最初文章所講,單車旅行最後撒手鐧。到這刻,由C帶頭,我排第二幫眼搵路,妻排第三,T則殿後,這個隊型經過多日磨合,自動走位。 手機搵路,與到GPS搵路一樣,要格外留神,不要只顧看機,而忘記留意路況,有調查指看GPS而出事的單車意外排在高位,今次我亦接連出錯。Xplova即使不能即時查線,但仍能大致知道方向,我低頭只顧看機,不知前面的C停下查Google Map,收掣不及,來一個首尾相撞,此是其一。之後GPS無電了,在一個陌生城市摸黑搵路,仿如盲頭烏蠅,心慌慌下又撞向街邊的雪糕筒,此是其二。 好不容易,在全身快凍僵時終於到達酒店,那刻已接近七時半,完成了逾90km的行程。將行李單車放上房後,即刻去祭五臟。天寒地凍,實在無精力再搭車去名古屋駅,惟有在酒店附近解決,不知是否坐落商業區,八時已經水靜鵝飛,只見一幢商業大廈的招牌有食肆,膽粗粗上去一看,見該韓式食肆甚旺,於是不再找了,一於來個韓式燒烤驅寒。烤肉好味,亦夠暖身,不過一出食肆,寒風撲面,暖意全消,惟有連跑帶跳,往便利店買完消夜,趕回酒店,埋身於高床暖枕中。   (想睇清楚路線圖,請按此。另,這路線還未到達酒店。)

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Day 4

今日的終點是96km外的豐橋市,天朗氣清,理應是踩車的好日子,96km亦不是一個好長的距離,但世事永遠不能盡在規劃中。 一夜好眠,食完一個豐盛的早餐,未夠七時半便出發。陽光璀璨,萬里無雲,並不等於氣溫高,起車時其實只有攝氏3度,真的!假如在香港,沒有甚麼理由可以說服我,在朝早七時、僅得3度下踩車,但單車旅行是一個例外,又不是橫風橫雨,咁好天,唔踩車會好嘥。 昨日頗遲到達島田,今日又晨咁早離開,感覺有點不捨,因為有一個地方──蓬萊橋很想去看一看。在找資料時見到蓬萊橋,發現它是旧東海道兩條出名的橋之一,另一條是在東京的起點日本橋。日本橋曾經是日本所有道路的起點,由幕府始祖德川家康下令修建,最初確是一條貨真價實的木橋,後毀於大火中,於1911年才改建為花崗岩制雙拱石橋。蓬萊橋也是江戶時代的產物,它是幕府末代大將軍德川慶喜下令修建。當年德川下令修建蓬萊橋,是為了把大井川兩岸開發成茶園,為家族提供好茶。但德川料不到一心為了個人享樂修築的蓬萊橋,竟然成了現今世界最長的木橋。島田市是旧東海道的宿場,流過鎮上的大井川,為了讓攻入江戶的軍勢過不來,一直到19世紀中葉為止,都禁止架橋或設置渡船,是一處必須乘坐在人的肩膀上或馬背上渡河的交通要衝。 這些資料有三點好有趣,一是全球最長的木橋,我們緣慳一面;二是島田附近有很多茶園,這是今日其中一個重點;三是大井川的險要。 或許老天爺補償我們無去睇全球最長木橋的遺憾,我們原本規劃的小路因為修葺而封閉,於是抄其他小路前進時,竟然遇上一條櫻花夾道的無名小路,即使是第四日行程,忽然看到綻放的櫻花,仍然雀躍萬分,路旁有一些擺設,估計這裏是當地人的祭典地點。看Google Map的街景,難以想像它在櫻花盛放下的嫵媚。 渡過大井川橋,直往今日第一個景點新金谷駅,這個火車站有兩件東西很出名,首先是其大井川鐵道是不少火車迷必去的朝聖地,其蒸氣火車更是標誌之一;另一個賣點是Thomas Train,實在難以想像將Thomas Train變成實物的效果,會是可愛到爆燈,抑或是驚嚇到爆燈呢?無論是蒸氣火車,又或是Thomas Train,我們都睇唔到,只是在火車站內外拍照,便繼續上路。 火車站外有一個告示牌,看圖估意,以前大井川還未有橋時,旅人要渡江時惟有僱人抬橋,或直接騎肩膊,這個情況在台灣一樣,在交通仍不發達時,要橫渡濁水溪等大河溪時,亦是以同一方法渡江。台日在某些地方,出奇的雷同。 沿着旧東海道,會經過金谷駅,穿過火車橋底,經過金谷坂町,會有一段雖短卻急斜的小路,無謂勉強,需要的話推車吧!橫過國道473後,繼續是一條小路,不遠處石畳茶屋便入眼簾。茶屋位置優越,可遠眺富士山,背靠復修了的旧東海道石疊,其名字亦是由此而來的。我們來得早,茶室還未開門,但意外地看到遠方的富士山,這亦是今次旅程中唯一一次看到富士山,當然謀殺了不少菲林及時間。 至於那條修復了的石疊,是正宗的旧東海道,但路況凹凸不平,超乎小摺所能應付,惟有乖乖的走車路,這亦是今早最精采的路段。 若然事前沒有規劃,依着國1走,在島田市時會發現單車是不能上國1的,出發前找資料,屢見車友在這個位置遇上不少麻煩,即時找地圖,會好容易揀選縣道381,這是一條上山路,雖然不算太高,僅約214米高,但看Google街景似不太有趣,而且它接回國1的位置有點麻煩。我們規劃時從沒有這個煩惱,因為我們根本無想過走國1,依着旧東海道走,自然會走出迷津。這一段路,雖是今日最惡啃的,但換來的風景是無價的。 簡言之,這段路似英文字母M,兩個高點分别200及250米高,較縣道381更惡啃。離開石畳茶屋後,便開始一段上斜路,路兩旁全是翠綠的茶田,一排排茶樹半圓筒型,不知是否方便機械收割?茶田依坡而建,我們則努力爬坡,路邊偶爾有三、五朵鮮黃的水仙花,在一片嫩綠中更顯搶眼。這段路有多斜,看看地上鋪了一條條紅間,提醒司機要減速便可見一斑。有幾個位真的極斜,惟有落車推。今趟旅行比上次台灣環島路程雖短了一半,但推車卻多很多,特別進入乜乜坂的地方,路不長卻極斜,今次已沒有踩兩大峠,否則推車次數可能更多。 踩上縣道234後,有一小段平路,之後便開始落斜,這段路是菊川坂石畳,與之前的金谷坂石畳一樣,均是修復的石卵路,不宜踩車,而踩石卵旁的車路亦要小心謹慎,路斜彎急,或有對頭車。落斜的快樂時光特別短暫,話咁快就到谷底,之後便是另一個上斜位,這段路要踩?想都不要想了,逾10%的斜不是兒戲,而且最麻煩的還在後頭。 踩長途車好似必然會爆呔,今次亦無法例外。妻在推車時,發現後呔漏氣,惟有在斜坡旁的小路修車,拆出來看發現外呔內的鐵線爆了出來,刺穿了內呔,於是內外呔全要更換。換呔等事全靠T,若要我做,肯定會搞更久。事後檢討,可能我打呔氣不夠,令內外呔之間有太多空罅,加上車負重,令外呔的鐵線凸了出來肇禍,結論是,打氣要足,不能偷懶。 這段斜路的盡頭是久延寺,寺門對面有一間老舖,本可補給,但我們來得太早,還未開門,我們只是在久延寺門外拍照,沒有入內參觀。回順條氣後便繼續上路,起初是一段緩慢的落斜,兩旁仍是綿延不絕的茶田,間中點綴幾棵盛放的櫻花樹,平凡中的嬌艷,沒有喧嘩,亦沒有浮誇。落斜雖然爽,但總有一個限度,臨近大路時坡幅愈來愈斜,愈踩愈心驚,無論是行李放在車頭的布仔,還是放在車尾的雀仔,均落得有點牽強,後來索性落車拉住走。 離開起起伏伏的山路,告別大片翠綠的茶田,宗於旧東海道,在斜路之後兜入日坂,掠過宿場迹址後,終於接回大路、縣道415,再回國1,之後約3km的路,除了有兩次入了支路外,都以國1為主,直至入掛川市前為止。 為了宗於旧東海道,在入掛川市前,會在町內兜來兜去,其名稱為「新町七曲り」,背後的故事有日文解釋,但我睇唔明,只是按圖索驥,途中只見常夜燈及一、兩幢古建築,其他已不復舊時觀了,又抑或我搞錯,這根本才是町區的原來面貌? 兜完新町七曲り,直往掛川城,這時已是十一時半了,本是在外面看一看就繼續上路,但城下的櫻花特別誘人,於是推車在天守閣下拍照,期間遇到一個說廣東話的女子,獲悉我們從東京踩來,將要踩去大阪,連她的外籍朋友也豎起大拇指,俾個like我們。 睇完掛川城駁回國1,踩了一會,又再離開主幹道,在小路穿插,享受車少人少的好時光,去到袋井市外圍時已12點半,見到一個汽車大賣場旁有間吉野家,飢腸轆轆,二話不說泊好鎖好,食飽飯再上路。 相對上午的行程,下午會比較平淡一點,但並非沒有好嘢,至少有一個景點是妻與我出發前已很期望會見的。食完飯後繼續在國1東海道兩邊的小路穿插,只是在磐田市時忠於旧東海道,兜了入市內,在接近火車站時從縣道261駁回國1,並從國1渡過天竜川。 之前曾說過,在旧東海道上有不少河川,其上的鐵橋大部分在車路旁加建一條小路,方便行人及單車使用,這亦避免人車、兩個轆四個轆爭路,亦較安全。我講大部分即不是全部橋都有小路,天竜川橋便是其中一條無小路的鐵橋,規劃時有點煩惱,但很快找到解決方法,就是在天竜川橋旁的國1,兩者近在咫尺,且國1的行人路更寬敞更好踩,我估天竜川橋無小路或者是國1如此接近,毋須再花錢建小路之故吧! 這段橫跨天竜川的國1,長約1km,路途不是太長,卻勁食風。其實今日大部分時間都是逆風的,踩得甚吃力,這個情況下午猶烈。慢踩過天竜川後,我們轉入縣道314,因為下午最有趣的景點就在小路旁。話雖是現今的小路,但在旧東海道而言,卻是當時的主幹道,而我想看的是一幢逾130年歷史的民居。 旧東海道沿途有不少古舊民居,為何對這幢會情有獨鍾呢?我是《空間大改造》(大改造!!劇的ビフォーアフター)鐵桿粉絲,覺得睇這個節目獲益良多外,而且常常有很多感動位,將一幢舊屋改造成宜居家室,當中的人性對崛起的土豪是無法理解的。在某一集的《空間大改造》中,便以這幢古宅為樣板,屋主是一名85歲的老嫗,本寄居在東京的女兒女婿家,67歲的女婿退休了,她便希望與女兒女婿回老家住。奈何130年古宅有一少問題,於是他們一擲2600萬円大執。以今日的匯率計,花不足200萬港元執一幢兩層高的百年古宅,真是超值。建築師花盡心思,換來戶主衷心感謝,而觀眾當然拍爛手掌,當中又以「曳家」最有趣。睇完《空間大改造》時還未聯想起今次旧東海道之旅,後來翻看時才發現這幢古宅是在路線之上,當然不容錯過。 題外話,在google看街景時,發現古宅還在裝修中,照片是拍於2012年5月,但看google earth卻已峻工,看到屋頂的太陽能板。同一個位置,用不同的工具看,會有不同的景觀,有趣! 約下午二時半離開百年古宅,一個鐘後抵達浜松市,沿路乏善足陳,只記得風很大,不停地上上落落行人路,踩得極不爽。到下午四時左右,我們只踩了約61km,離開豐橋還有35km,商量後覺得若要完成餘下的路程,踩夜車便難以避免,寒風刺骨,而且當中還有一個坂要挑戰,實在難有熱情再踩下去,於是找到最近的火車站,駁火車去豐橋,偷一次懶! 事後再看,其實可以踩多一點,至少遲兩個站才駁火車,因為這便可以多看一個景點──浜名湖弁天島的赤鳥居。今趟旅程好似與水中的鳥居無緣,之前無上箱根,所以看不到芦ノ湖的鳥居,今日則只可在火車遙望赤鳥居。 有失自然有得,我們高塚上車,豐橋落,盛惠580円,車程約30分鐘,未夠五點已入住酒店,還有足夠時間逛街,這是踩東海道以來首次逛街。時間早固然重要,豐橋市較以往多個宿點大,市面亦較興旺,看其他車友寫的網誌,知道豐橋夜生活好似甚精采。酒店亦是接近火車站,因利乘便,在附近搵食,奇怪的是甚多串燒店,最後揀了一個連鎖式中華料理,甚為普通。飯後還有時間逛火車站的百貨公司,在超市掃了不少貨,至於有沒有去火車站外圍的酒吧?只有10℃的夜晚,早點沖涼睇電視吧!   (想睇清楚路線圖,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