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8, 2010 archive

窗邊

我家貓大人,極嗜睡,試過由下午三點半瞓到午夜十二點,這是妻親眼目睹的,期間只是起身轉位而已。 除了瞓,當然是玩,而且是極爛玩,兩兄妹廝殺過程,都好鬼狠。但動極都會思靜,好似上圖那一刻。 早在貓大入入門前,為防跳樓意外已在窗框縛上格仔網,現在格仔網變成他們的練身手的道具。在靜下來的時候,他們便坐在窗邊──睇街!假如陽光夠猛,還順便曬曬日光浴。 街有乜好睇?好幾次我同他們一齊站在窗邊,順着他們的目光看,冇乜特別,都只是街一條,隔離屋一間,但他們好似看得津津有味,連貓奴我叫他們都愛理不理。在那剎那,有一些錯覺,覺得阿哥清晰的雙瞳,帶有一絲的憂鬱。 不過,有一點肯定的是,阿妹一定冇憂鬱,只會有尷尬,因為我又在不適當時間影她,呵呵!阿妹,我無心的,鬼叫你咁銷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