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Oct 20

絳州大鼓

我是一個音樂白癡,五音不全,分不出甚麼樂器奏出甚麼音色,故此獨愛鼓,因為最直接、最原始,即管你是如何白癡都能聽出那一個音是由鼓打出來的。 昨晚去聽絳州大鼓,這是山西絳州鼓樂藝術團二十周年誌慶音樂會,以前幾次無走寶,今次早早賣票攞假,看完後發覺齋聽CD與現場看音樂會兩碼子事。 先看看表演的曲目:《楊門女將》、《老鼠娶親》、《啦呱》、《黃土》、《滾核桃》、《黃河船夫》、《黃土的訴說》、《晉南花鼓》、《狗攆鴨子》、《三晉鼓律》、《喜酒歌》、《牛鬥虎》及《秦王點兵》。 揭開序目的《楊門女將》是新的,亦令人眼前一亮,鼓手全穿上京劇的服飾,英姿颯爽,打鼓以外的動作多多,這是以前看紀錄片及聽CD時所沒有的。以此曲目揭幕自然夠氣勢,而接著的《老鼠娶親》只有六個人,卻另有一種跳脫活潑,特別是鼓手的眼神的動作,將老鼠又想熱鬧又驚貓表現得淋漓盡致,特別是最後一下貓叫,這是CD所沒有,卻又能表現這個曲目的點晴之作。 中場休息前的《黃河船夫》(上圖)又是另一驚喜之作,鼓鑼大敲之餘加上唱做,視聽之娛的極致,而我最愛的大鼓難得移到台前,一下一下的轟,鼓聲的震動從地台上傳來。不是我誇張,我是坐在台前第二行,焉能不會感到這個澎湃的鼓震。 中場後第一首曲目是《黃土的訴說》,簡簡單單只有一個大鼓,鼓手的身型外貌與周星馳身邊的肥仔聰一模一樣,敲鼓邊、磨鼓釘、擊鼓心,急緩交替,當然不會浪費大鼓的低沉特點,但這卻帶出另一個問題,我聽到三數下刺耳的金屬聲,疑是放大鼓的金屬架所產生的共鳴,令這節表演添上污點。 在整場音樂會中唯一沒有鼓的《狗攆鴨子》後,《喜酒歌》最有趣、獲得全場最多笑聲的一節,原來鼓襯鑼鐃、梆子外,加上嗩吶是那麼合拍。《牛鬥虎》只有兩個將鼓,這是一個最最原始直接的表演,將鼓的震撼加上絳州鼓法,當中的感覺只能在現場親會。 壓軸的《秦王點兵》,根本毋須贅言,揭幕是楊家女將,以李世民出征閉幕,同是一場大鑼大鼓的表演,卻是兩股不同的氣勢。 希望可以看看台灣優人神鼓(手中有他們的碟,只是聽了CD,而DVD卻束之高閣,慚愧)及日本鬼太鼓,看看三者之間的差異。 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