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香港

踩入元朗

放假日,無落雨,妻返工,最好一個人踩單車,今次目的地是元朗。 踩入元朗這個念頭,早在跟車會從荃灣入錦田時已經有,不過那時是想從林錦公路入,後來偷懶,不想上斜,於是改由上水經青山公路,過新田、錦锈、南生圍外圍入元朗,這條路的好處是平坦,遠一點不是問題(亦不是太遠,不足50Km),問題是與林錦線一樣,都要踩馬路,而且有更多貨櫃車。 事前看了一篇文友的介紹,編定了一條路線,從沙田到上水一段,之前已踩過,心中有數,今次作了一點修改,少踩冤枉路,到粉嶺前一段不走大窩西支路,改走單車窩前的路,車更少踩得更爽。由粉嶺到上水,今次不會盲樁樁,兜咗去北區醫院,而是經新運路,不過計劃歸計劃,仍是有一些變卦,但大體還是去到彩園路。在彩園路尾的工業中心外,一群群的水客拉着一架架手拉車向着同一方向走,攞完貨後又往火車站走,蔚為奇觀,而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見有巡警對這些景況似習以為常。 從沙田出發,到上水彩園路這一段,大多都有單車徑,安全爽快,而從彩園路向北走,更是私家路,無車路平,更爽。踩多幾分鐘,沿途有從大陸輸水南下的大水管,到一個指示牌,便到了禁區了,從這裏左轉,便進入河上鄉。 河上鄉只是一個中途站,本來想找豆腐神,但無地址搵唔到,參觀完羅湖監獄(大門口)及馬術學校,見到隻大熊貓算是今次的意外收穫。離開河上鄉便是青山公路州頭段,從這段路開始,我都是踩行人路,因為實在無膽同貨櫃車爭路。到落馬洲前的行人路都幾闊,踩車都無問題,只是會唔會被抄牌而已。 離開落馬洲才是考驗的開始,因為這段行人路甚窄,馬路又車多,惟有一步一小心,去到新田油站,更要推車。到米埔村後,轉入新潭路,終於可以放膽在馬路上勁踩,爽!快樂時光特別短,在第二條行人天橋回去青山公路段,但駁回攸壆路,繼續爽下去,路的中段是錦锈花園的正門,本想在錦锈食午飯,但天下濛濛細雨,爭取時間,繼續上路。若睇Google Map,以為攸壆路會接壆圍南路,但事實是錯的,應該要在錦壆路左轉壆圍南路。繼續踩就會接回青山公路潭尾段,再過一小段路便接回單車徑,元朗不遠矣!如果不是落雨,還可以踩入天水圍,過足腳癮! 踩入元朗,比意料的距離短,不足50Km,但差在難踩在馬路上,故車速不能太快。風光亦不及鹿頸段,末段更南生圍始可搶回多點分數。 下個目標,踩入西貢。

荃灣踩入屯門元朗

昨日放假,巧合車會有活動,二話不說,將飯局從自家煮變為出街食,最重要是丟低老婆,踩足一日。 八點九在荃灣西站集合,等齊人影完大合照後,九點九出車。首段路是在青山公路,今次是踩單車後,首次踩有咁多車的馬路,上次踩汀角路入鹿頸因為是閒日,車甚少,更無乜大型車,但青山公路不時有巴士在身邊駛過,若是僅自己一個上路,一定無膽咁玩。因為車會有三十多人出車,所以其他車都會讓三分,甚至有一段路有幾個交警幫我哋開路。青山公路有起有伏,慢慢踩,風光好,約一個鐘便入到屯門三聖邨。 之後的路,全無印象,怎樣轉怎樣走,全是跟人,回家後看GPS Logger的資料才知自己怎樣從屯門走入元朗,再去錦上路站,然後入林村看樹屋,再上粉錦公路、荃錦公路,爬上一條稍斜的路,在解放軍軍營附近的雷公田食燉奶,再滑落荃錦公路,經錦上路回錦上路站,當時已經六點左右。整個行程約需八個半鐘,但真正踩的只有五個鐘,其他時間是等人食飯食甜品,所以踩62.5公里都唔係太辛苦。 今次跟車會玩,有幾大得着:一、去到一些自己唔識去、唔敢去的地方,大開眼界;二、膽子大了,在香港有些地方,無可避免要踩上馬路,第一次有大班人陪,可以慢慢改善技術;三、踩足一日,令架車踩得更加順,更習慣個新座墊。 希望下次車會能夠放假,再去開心過,而妻的Dream Bike快啲有貨。咁到時唔駛有車聚,兩公婆都可以自己去踩。

踩單車去鹿頸

落了兩日雨,都無踩車返工,昨日難得放假無乜落雨,天陰陰也出門,有雨也不怕,反而覺得無乜熱更舒服。 在Google Earth見到這條路,好有趣,從大圍到大美督這段路曾經踩過,無乜難度,而從大美督到鹿頸,曾經坐車去過,有少少印象,而鹿頸往沙頭角再出上水,很多很多年前去過,無乜印象了,但估計不會太難啩,於是揀這條線作第一次踩長途的試煉。 從沙田到大美督,順順利利,一粒鐘搞掂,還可以食埋午飯抖一抖。之後才是今日的戲肉,開始是一段400米的上斜路,早早見到警方的告示,不准踩上踩落,只准推車,我當然樂意遵守,因為無乜力踩上去。上完斜開始踩,再無推車,幸好是上的少,落的多,上斜路慢慢踩都可應付,而落斜的就刺激了,我估有四分之三條穗禾路,又長又多彎。所以從大美督往鹿頸,比逆方向行易踩。 從大美督到鹿頸茶寮,大約需時30分鐘,比我估計的快。閒日路上車不多,若是假日怕且上落斜要加倍小心。在鹿頸茶寮無休息,直接上路,這段路是今日最靚的(之前踩入大美督,見到八仙嶺在氤氳雲霧中亦很美),沙頭角海有不少白鷺,沿岸又有紅樹林,又踩又停,可以慢慢看,這就是踩單車的優勢。 離開鹿頸路,便是沙頭角公路,太多大貨櫃車及巴士,惟有偷雞踩上行人路,十多分鐘後又有單車徑了,之後依着路牌走,好容易去到粉嶺港鐵站。從大美督出發,到粉嶺港鐵站,需時個半鐘。 我踩單車,不是追求速度,除了是返工代步工具外,就是可以輕鬆優閒的邊踩邊睇邊食,昨日試踩,正合此意。

街邊有檔報紙檔

香港乜都興一窩蜂,有一輪興芝士蛋糕,於是街頭巷尾全是良莠不齊的芝士蛋糕舖,試問現在又有幾許仍營業,這現象又在台式飲料重現,拭目以待又有哪一商號經得起時間的淘汰。另一個例子是保育活化,於是北九裁判署、灣仔藍屋、大角嘴雷生春等歷史建築便成為你爭我奪的肥豬肉,但活化後的歷史建築還是以前的建築呢? 作者在自序如此說:近年,街頭巷尾都有人高談闊論文物保育,卻一方傾斜於百年古建,瘋狂地以活化為名,打造什甚地標式建築,留下一個粉飾得簇新,而失卻靈魂的軀殼任人「魚肉」;相反,大肆排斥具生活化及具地道特色的街頭文物,不禁要問,我們的社會是否「有病」?(頁12-13)我贊同人比任何事物重要,一幢新簇簇的古建築,若無人氣,於社會又有何相干。 報紙檔吸引我的,一半是職業習慣,一半是有趣。以書中的定義,不是所有賣報紙的都是報紙檔,如便利店、梗舖等便不在此例,報紙檔必須是在街邊,法例規定的六呎乘一呎半的面積(頁152)。當然現今街邊報紙檔,無乜幾個會守這個法定面積的規定,你去旺角百老匯(即舊國美)門口看這個報紙檔就知道,或許收檔會有六呎乘一呎半。 報紙檔為甚麼是六呎乘一呎半,又為甚麼會有向上發展的設計,作者鍥而不捨在一大堆發黃的文件中找到一個人名──保誠(John Browett)。此君何許人也,一名深水埗警區的警司也。他的故事,詳看第三章〈警司是報紙檔設計師〉及〈後記〉,特別是這篇〈後記〉,精采之至。 報紙檔面積的改變,立竿見影的影響就是報販陳列貨品的方法。報紙檔最初的貨品只有一種──報紙,所以1976報販爭取報檔的闊度是足以平放兩份報紙,加上層疊的鋪陳方法,報紙的報頭多是直的,要用橫的報頭以前不可行,現今已沒有這個問題了,便利店的報紙架任你睇,甚至睇完唔買都得。 其實現在買報紙毋須一定要去報紙檔,但假如街邊無咗報紙檔,有時可能會覺得好寡好無特色,作者更認為報紙檔的設計,「無時無刻因應社會變遷而改動,街頭攤檔設計緊貼社會脈搏,正好解說着或目證着一切一切」(頁181)。 書中有些報紙檔以外的資訊,如甚麼是大騎樓(頁66-67)、煙商在報紙檔的廣告費(頁160-162),甚至是報社、發行及報檔的拆價(頁209),這份碩士功課,殊不簡單,應可高分。地方志不一定是嚴肅的,有時從一個側面看一個社會的改變一樣咁有趣。

轉呀轉,睇民女

21世紀的香港,都有強搶民女的事發生,貽笑大方。最搞笑的是象牙塔中袞袞諸公的中立,焉能以身作則,公義是要瞓身捍衛,或者他們是示範瞓身獻媚。 這是六四紀念日第二個全景,仍是有瑕疵,你又找到嗎!

21年

是日無語,以歌代言。 都21年了,仲有乜好講,所以全程無跟嗌口號,亦無跟唱歌,好讚同《蘋果》昨日副刊專訪中所說,悼念不是僅六月四日。後生仔有咁諗法,欣慰欣慰! 今日都有玩360VR,先來一張只是水平全景,有瑕疵,張就張就。

轉呀轉,睇十字架

上山影全景,想就想咗好耐,付諸實行就未試過,因為怕辛苦,行山已經攰,再攞多個腳架相機就會攰上加攰,但好玩就要付出,惟有頂硬上。 先由近的地方開始。搭小巴上獅子亭影了一輯相,然後上山,上到分岔位不原路撤,而是往道風山走。這條路十多年前還是好爛,黃泥斜坡,未落雨已經滑到死,現今己變了石階,而且開始加建扶攔。 今次的全景,效果甚好,地上的腳架清得仔細,其他接駁位亦無穿崩,可以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