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養草

Dec 01

開Blog相

時間好似倒水般,剎那間又到今年最後一個月。 今年曾轉過兩個Theme,所以開Blog相便有兩種尺碼,而揀這兩個Theme,其中一個原因是貪其Header的相位夠大,而且任換,所以每個月換一次,一來保持新鮮感,二來曬一曬存貨,一舉兩得。 唔計五月特別原因有兩張,其他每月一換,熊貓曾出現兩次,另有一些當月的特色,如一月的年花、六月的六四集會、七月的七一遊行,而當中三個月是我的嗜好,包括黑啡、水草及行山。 不過,我相信今後開始,開Blog相應該會好似今個月一樣,貓氣沖天。今個月的肉掌,見到都想咬一啖。

Nov 25

貓與魚

放工看草,兩隻諸事貓又要一齊睇,於是抱在腿上,看看他倆又有甚麼反應,結果好大路──反應雀躍。 不知是因為閃閃吓又會郁的東西,又抑或是貓的天性,阿哥阿妹見到魚真的是雙眼發光,頭岳岳,手摸摸,好似想食消夜。當然是眼看手勿動,但妻在養貓前發過一個夢始終縈繞我心,話說有朝早,妻笑笑口對我說夢到家中有貓,不過在缸中浸死了,嘿!黑色幽默。現在真的有貓了,要好認真處理,將缸另一邊都用卡紙封去,等他倆無機會跳入缸,夢境便不會成真。 話時話,缸中的魚見到兩隻貓會點諗?會否嘲笑兩隻蠢貓有得睇無得食呢?

Nov 09

草缸最新進展

養草第一大要求就是要有耐性,等了三個多月,終於覺得此刻個缸好似看上眼了。 與剛反缸時比較,各款草都生得茂盛,而且都成型了,左邊的豹紋紅芋依然紅艷,而右邊的舊草更是茁壯,迷你寶塔每三周要大剪一次,剪出來的足以炒一碟菜做餸,相對而言,新買的迷你紅菊變得落落寡歡,原本放在中間的紅蝴蝶覺得與其他草格格不入,早就放棄了,將迷你寶塔分株移植,讓整體顏色更統一。至於日本簀藻及亞馬遜柳,生得比反缸前更誇張,亞馬遜柳橫生霸位,已經全起剪枝,而日本簀藻更是龐大,水草店員建議全起去蕪存菁,值得一試。至於縛在石上的珊瑚莫絲,亦被我狠狠的大修,拔出來的若拿去賣,至少有十多片,$$$$$$! 等得最久的是中間的迷矮,現今才比較有睇頭,開始在中間蔓延,雖與我之前計劃的還有些距離,但已有俗的效果。 這三個多月中亦換了不少硬件,最重要是燈,以前的滷仔燈雖光猛,但光譜不同,現在換了T5,表面睇光雖不大,但嘔泡卻大增。另外,濾筒亦換了,原因是之前的勁漏水,幸好M有一個可更換。 現在每日看着個缸,賞心悅目,遲些抱貓一齊睇,唔知佢哋鍾唔鍾意?

Jul 29

反缸

忍無可忍,終於反缸。 其實反缸之前,一切正常,甚至可以說是生機勃勃,但始終紅色水草會甩色,而且水草偏瘦削,左計右算,最大可能就是唔夠肥,另一大疑犯是燈的光譜出錯,後者要換燈,有點捨不得鹵素燈的透射力及製造出來的水影,所以再觀察一陣吧!於是剩下要處理的就是肥的問題。曾經想過加肥,但覺得不是治本之法,於是釜底抽薪──反缸。 對於反缸,心大心細,之前的缸已經成熟穩定,只是肥似不足,若果反缸的大動作會適得其反,以前曾出現的的問題如絲藻、黑毛藻等又一一爆出來,但始終想重新開始,即管博一鋪。 因為會保留大部分舊草及所有魚蝦,於是花了很多時剪草及撈魚,同時又留起一些舊水,希望可以中和反缸時新水的影響。之後開始剷起舊泥,這個工程又耗時又耗力,剷完泥便要洗缸,僅是這三個程序已花去三個幾鐘。 舊的剷走了,開始Set新的。之前的缸是M幫手的,那時懵吓懵吓,點解會咁做完全不明不白,經過一年多的過錯嘗試,今次起缸便有點頭緒了。首先加ADA PENAC W,據聞可以防止泥硬化,一來可以加長泥的壽命,二來亦可令草根健康。之後加基肥,這亦是今次反缸最重要的步驟,本來是想買ADA的但無貨,於是用了另一個大牌子Tropica。鋪好基肥後,便是到泥,今次有兩大改變,一是用二代黑泥,二是用足兩包共18L,原因是黑泥比之前用的一代啡泥有營養,二是之前僅用一包泥太薄,插草是不方便。搞掂這三步,工夫已算完成了一半,之後便開始加水及插草。 今次重新造景,加了好多石,反而之前的沉木無位已暫時抽起,左邊用之前的珊瑚莫絲大石,不過今次打斜橫亙泥上,當是右邊的界線,防止水紫蘿橫生霸佔其他草的空問,左邊種的是新草,分別是後草的窄葉鐵皇冠及放在前面的豹紋紅芋,後者是缸中最貴的草,而前者的紅紋一見鍾情,所以更要小心努力打理個缸,莫要浪費它的紅紋。右邊則微微向後升高,並加上兩層石,分隔兩前後草,後草用回之前的迷你寶塔,最初只有五株的迷氣寶塔,現在多到難以計算,今次另買一些迷你紅菊作陪襯,不知會否好似迷你寶塔般開枝散葉?在迷你寶塔前是日本簀藻及亞馬遜柳,這兩類草之前馬馬虎虎插在後面,所以現在看好有新鮮感。至於之前最多最厚的迷你矮珍珠,則放在左右之間的空位,希望等多三、四個星期後,會有一片綠色迷矮地氈在個缸的中間,好似一衣綠水分隔左右大陸。還有一些舊草,如紅唇丁香放在左邊,與豹紋紅芋為鄰,而稻穗則放在右後方,依傍著珊瑚莫絲巨石,至於我的摯愛雪花,今次則變成前草,放在細化器旁,之前有兩款竹,今次只留下紫竹,插在中間。另外,紅蝴蝶也保留下來,主要是想試試今次反缸後能否令紅草繼續紅,姑且留下來作一個指標。 反缸了近一周,暫時一切正常,水用了一日已重回之前的清晰度,目前亦未有草白化。起缸當日已加了枝裝鐵肥,現在每日也勁加ADA的ECA,希望力保紅草的燦爛艷紅。另外,開始加液肥,在魚街見到有舖頭株豹紋紅芋好鬼靚,細問方知是勁加肥之故,加肥當然要小心,否則爆藻就大件事了。 現在惟有靜靜坐下來,每日看新缸好鬼開心。

Mar 16

我個草缸

應承要影的相,遲遲未交出,愧疚! 與以前相比,現在的草無咁高,因為剪後草剪到火滾,實在無咁多耐性。木與石的位置有點改變,希望原本在右邊的長石無乜孤單。在矮石上的珊瑚莫絲快高長大,趁勢分家,其中一份放在橫亙的石上。長石前的稻穗曾經很茂盛,現在只剩下這一撮了。但數孤零零的,雪花最淒涼,一度極大堆頭的雪花,現在只剩下一株,可喜的是死剩種開始重生,再開枝散葉,一開三開五,希望他日盛況能再現。 至於矮石後的紅蝴蝶,是目前唯一的後草,真的好粗生,反而要它保持紅色更有難度,暫時只有加鐵條補一補。那亦是我想大執重鋪個缸的原因,下次要改用黑泥,但一想到重執的麻煩就拖得就拖。

Jul 09

又再執缸

好久無放個缸的相上卜,皆因無乜好寫,亦因為懶。這四日卻與個缸惡戰,大執一番。 上圖是星期日執缸前拍的,好似無乜嘢喎!其實中間的迷矮已離泥半浮半沉,而右邊的稻穗高到好似一叢亂草。早一段時間每晚收工後,都要花上半個鐘將浮起的迷矮插回泥中,亂草般的稻穗也很刺眼,於是星期日早上執缸。 首先,將半浮半沉的迷矮全剷起,份量竟可盛滿一個貓兜(這個兜是自奉的──我的湯碗),養了近五個月,若以街上一盆盆計,保守估計都有十多盆($$$$$)。第二,將形狀較靚的稻穗頭剪下來,其餘的連根拔起,棄之!粗略估計,還有十多二十個頭抛了($$$$$)。第三,將之前已洗好浸了一晚的石放在適當位置,然後再將迷矮及稻穗插回去,便算大功告成。怎知人懶真的無好結果。 全因捨不得,所以將所有迷矮插回去,但量實在太多,加上懶沒有一小撮一小撮的插,所以插得不是太穩,這幾日都不斷一大片的浮起來,每晚繼續插草工作,苦!於是趁今日放假去魚街買草後再執一次,並且大刀闊斧的丟了九成迷矮(嘔血~~~),一小撮的逐點插,下圖中間部分禿禿的就是這個緣故。除了再插迷矮外,還買了幾種新草:鋪在石上的是珊瑚莫絲,在石後的是紫竹調及小竹葉,莫絲想試好久了,現在有石自然要試一試,而後兩款貪其似竹,無熊貓攬都可竹頂頂癮。另外,還買了穀精試一試,不過相信會與噴泉太陽一樣,甚難成功。 今次執草意外的執到之前被迷矮淹沒了的噴泉太陽,雖然是小小的,不過生命力好似好頑強,姑且看看會否修成正果。至於點解要執缸,皆因是右圖的大和藻蝦作怪。早前生藻,經多方推介,買了大和藻蝦回來食藻,牠們好盡責,缸中的藻食得一乾二淨,甚至有死魚亦啃得屍骨無存,問題是牠們太愛拔草,加上迷矮實在太厚,結果被連根拔起,引起無窮的煩惱。現今有多隻藻蝦好似生卵,若果成功開枝散葉就大鑊了。 導我玩草的M預備搬屋後轉玩鹹水,主因是養鹹水魚毋須太花時間打理(養珊瑚另計)。真的,養草真的是不能懶,亦不能心急,否則問題煩惱會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