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音樂

Sep 02

她出碟,我一定買

我都是閻奕格攞咗冠軍,在《蘋果》C1頭條睇過後才知有這個女仔,還是到早幾日心血來潮上Youtube找來聽,聽罷立即毛骨悚然──是好聽得毛骨悚然。 一個廿歲女孩,為甚麼會唱得如此好,難道幼承庭訓,在二胡及古箏的薰陶會有如此的唱功?當然不是無得挑剔(雞蛋中挑骨頭的挑剔),有時她玩技巧玩得過火,如用評判的話:太油了。反而唱英文歌真的無懈可擊,快歌固然好,唱慢歌一樣精采,與黃大煒合唱的好好正。 閻奕格有語言優勢,三語同樣流暢,國語歌中我最鍾意愛如潮水,前慢後Rock,一絕,完全是騷Quali之作。香港的甚麼巨聲等節目,選手多選唱國語歌,反而在台灣,閻奕格卻揀了兩首廣東歌,讓一切隨風及李香蘭,其中李香蘭更是在總決賽唱的,所以哩,不要妄自匪薄呀! 比賽完了,閻奕格返美國繼續學業,我估她遲早會入行的,不過不知是選台灣還是香港的公司吧,我有點私心,希望她會以台灣為基地,因為香港的太不堪了,但碟中一定要有廣東歌,如果一隻碟有10首歌,國語/粵語/英語的比例最好是5/3/2吧,騷騷Quali嘛!她年輕、靚女(我覺得她五官有點似曾美華,而且更細緻的),最重要是唱得,只要加上一點運氣(又抑或是適當的宣傳),應該會紅,至少我會買她的碟。 [pullquote align=”left|center|right” textalign=”left|center|right” width=”30%”]題外話[/pullquote]報紙話她為「港人爭光」,噴飯!她生於北京,三歲至十一歲在新加坡讀書,十一歲到十八歲在香港生活,十八歲後在美國讀大學,究竟是不是香港人,她自己都唔知道。其實又何必拘泥於是甚麼地方的人,只要是地球人就可以了。即使是火星人,唱歌唱得咁好都要拍爛手掌喇! [pullquote align=”left|center|right” textalign=”left|center|right” width=”30%”]延續八卦[/pullquote]這個地方有齊她的比賽歷程,要睇唔駛四圍搵,慳水慳力,多謝網主。 百度百科都好詳細,必看。

Aug 08

香港都有河蟹

早前有一宗新聞,傳媒似是煲得不算大,但我卻覺得好礙眼,想不到香港都會有河蟹。 不知道事件中的社工有甚麼動作,竟能令大澳鄉愿寫信給多位局長投訴一個小薯仔。投訴歸投訴,曾局長又竟紆貴降貴去處理這個投訴,效率不可謂不高。曾局長事後被傳媒追問時表示,向女青年會表達關注之意不是施壓,那與早前蘇副局長向入境處「响朵」,又甚至是與前曾司長以財政司司長辦公室信箋向醫學會質問同出一轍,即使曾局長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女青年會又怎會輕忽他的關注? 另一件礙眼的,就是曾局長以和諧作辯解的藉口。看看民政事務局的政策服務,其所謂社會和諧及公民教育中無清楚闡釋何謂社會和諧,我亦不知道該社工究竟做了甚麼不和諧的動作,但我相信對事情持有異議並不表示破壞和諧。若以和諧為名,要社會斂言消音,這種和諧不要也罷。 若真的是和諧,為甚麼胡佳、譚作人現在還會身陷囹圄。只有一把聲音的社會是不健康的,正如只是綠油油的互聯網是天方夜譚的。 與其高談闊論河蟹,不如去食鵝頸橋底的辣蟹吧!啤酒錢我的,蟹就你俾!

Mar 06

半斤點會有八両

放工坐車聽收音機傳來言首舊歌,感觸良多。 今日忙得人仰馬翻,已經忘了病了的人,只是全場最少工作的人卻長嗟短嘆,好似好多工作好忙,這才是最刺耳的。 從來認命,知道「就算有福都冇你享」,但給少少甜頭可以嗎? 《半斤八両》是1976年的作品,33年後再聽同樣有共鳴,是這首歌超時代,又抑或是打工仔在甚麼時間都是如此苦?

Feb 14

情人節有乜好快樂?

今日搭「校巴」時,聽到電台有DJ以情人節做話題,節目完時竟近乎失控的大叫「情人節快樂」,那刻真是冏了! 自問是節日盲,若非工作關係要做乜乜節日專題,否則不會理會,橫豎都要開工,有甚麼好慶祝。始終認為,月餅不一定只在八月十五才食,食稯毋須等端午。同一道理,若然你的情人一年只是在二月十四才將你拱如珍寶,就真的好可憐。 芸芸節日中,情人節可說是銅鈿味最濃郁的一個,若然經濟差會令這個節日返樸歸真,那麼金融海嘯都有一些正面效益。每一件事或每一份情,只要經過過份的吹噓就會變質,失去了原來真貌,母親節、父親節及情人節皆是此類。 難以想像有人會叫「盂蘭節快樂」、「重陽節快樂」!

Oct 20

絳州大鼓

我是一個音樂白癡,五音不全,分不出甚麼樂器奏出甚麼音色,故此獨愛鼓,因為最直接、最原始,即管你是如何白癡都能聽出那一個音是由鼓打出來的。 昨晚去聽絳州大鼓,這是山西絳州鼓樂藝術團二十周年誌慶音樂會,以前幾次無走寶,今次早早賣票攞假,看完後發覺齋聽CD與現場看音樂會兩碼子事。 先看看表演的曲目:《楊門女將》、《老鼠娶親》、《啦呱》、《黃土》、《滾核桃》、《黃河船夫》、《黃土的訴說》、《晉南花鼓》、《狗攆鴨子》、《三晉鼓律》、《喜酒歌》、《牛鬥虎》及《秦王點兵》。 揭開序目的《楊門女將》是新的,亦令人眼前一亮,鼓手全穿上京劇的服飾,英姿颯爽,打鼓以外的動作多多,這是以前看紀錄片及聽CD時所沒有的。以此曲目揭幕自然夠氣勢,而接著的《老鼠娶親》只有六個人,卻另有一種跳脫活潑,特別是鼓手的眼神的動作,將老鼠又想熱鬧又驚貓表現得淋漓盡致,特別是最後一下貓叫,這是CD所沒有,卻又能表現這個曲目的點晴之作。 中場休息前的《黃河船夫》(上圖)又是另一驚喜之作,鼓鑼大敲之餘加上唱做,視聽之娛的極致,而我最愛的大鼓難得移到台前,一下一下的轟,鼓聲的震動從地台上傳來。不是我誇張,我是坐在台前第二行,焉能不會感到這個澎湃的鼓震。 中場後第一首曲目是《黃土的訴說》,簡簡單單只有一個大鼓,鼓手的身型外貌與周星馳身邊的肥仔聰一模一樣,敲鼓邊、磨鼓釘、擊鼓心,急緩交替,當然不會浪費大鼓的低沉特點,但這卻帶出另一個問題,我聽到三數下刺耳的金屬聲,疑是放大鼓的金屬架所產生的共鳴,令這節表演添上污點。 在整場音樂會中唯一沒有鼓的《狗攆鴨子》後,《喜酒歌》最有趣、獲得全場最多笑聲的一節,原來鼓襯鑼鐃、梆子外,加上嗩吶是那麼合拍。《牛鬥虎》只有兩個將鼓,這是一個最最原始直接的表演,將鼓的震撼加上絳州鼓法,當中的感覺只能在現場親會。 壓軸的《秦王點兵》,根本毋須贅言,揭幕是楊家女將,以李世民出征閉幕,同是一場大鑼大鼓的表演,卻是兩股不同的氣勢。 希望可以看看台灣優人神鼓(手中有他們的碟,只是聽了CD,而DVD卻束之高閣,慚愧)及日本鬼太鼓,看看三者之間的差異。 伸延閱讀

Sep 10

一個人住

剛收工坐「校巴」時聽到這首歌,感觸良多。 第一次聽這歌是十多年前在中甸(現在叫香格里拉,好陌生的名稱)一個旅舍中,當時被困在中甸,百無聊賴,又天寒地凍,於是窩在被竇,看著Channel V播這首歌。 有時雖然屋內還有其他人,但更多時候覺得只有自己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