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電影

Jan 20

驛路

很少看推理小說,對上一本已是多年前的《達文西密碼》,更少因睇完戲翻轉頭再看原著,因為文字經過影像重塑,或多或少會有改變,而這些改變差的居多,請看歷來金庸小說拍成電影電視,那有一個有好評。(題外話,曾睇過一個金庸的訪問,金庸說收好重的電視電影很重的版權費,皆因唔鍾意他們的改編,查大俠都有切膚感受)。但早前看完日劇《驛路》,立即到書局找來松本清張的原著看,因為我覺得電影好有「味道」一點都不似推理片,原著會否更有趣呢? 小說〈驛路〉不算長篇,只有廿頁紙,日劇版之特別出色,要歸功向田邦子的劇本改編,而這亦是兩名大師唯一一次合作。某個情度看,劇本版比小說好,至少內裏幾個女角──小塚百合子、福村慶子,甚至福村好子都是劇本比小說來得立體,而加添了呼野刑警的家庭背境及攝影興趣(小說是他年輕同僚的啫好,頁180),令刑警對男女主角有另一番深切的感受及同情。至於我,為甚麼會有那麼大的興趣?只因以下這段對白,我好想看這是劇本後加,抑或是小說原來的,答案是後者,不過日劇中由役所廣司這個熟男演譯,又好有一種麻甩的韻味: 我也這麼想,幸好我沒有離家後還能不讓家庭困擾的財富,只好照着現在的道路慢步前進了。其實,我還挺羡慕小塚先生。瞧,我之前不是說過了,高更有畫,而小塚先生是用喜歡的女人代替畫,但是啊,像我呢?什麼也沒有。因為什麼也沒有,只有忍耐着度過殘餘人生,別無他法,只能一直忍耐下去啊!(頁196) 這種感覺,有點似我看《飛天紅豬俠》,不是麻甩佬是好難體會的。 小說《驛路》是由八個短篇小說組成,當中以〈陸行水行〉最有學術性,似是推理小說,其實更似一篇講邪馬台國的學術文章。〈小官僚的抹殺〉則有社會背景,這種官商間千絲萬縷的關係,超越時空,不管是小說中的昭和,抑或是現在的平成,沒完沒了,只是在松本清張的筆下,看一個小官僚如何報恩的自我犧牲,更是精采。 松本清張有多篇小說改成戲,《驛路》中的〈白之闇〉便是其中之一,純以小說論,〈白之闇〉比〈驛路〉更加曲折,男女主角的心理變化更是詳盡。在日劇版中,女主角是由米倉涼子主演,不知能否將書中忐忑不安、欲迎還拒的心態表達出來? 看這本小說,另一個收穫是好似看一個旅遊指南,如〈白之闇〉中的松島、青森及行兇的十和田湖,又好似〈驛路〉中小塚去過的地方:福井縣的東尋坊、永平寺;歧阜縣的下呂溫泉、犬山;長野縣的木曾福島;京都和奈良;和歌山縣的串本;愛知縣的蒲郡等,我估搵個尋找松本清張的美景團,應該都有睇頭。 職業習慣,看到〈偶數〉中有這一段話,忍不住莞爾:報章一定會大肆報道,近期,就算只是重要關係人,報方的做法也會輕易將之視為犯人,報章的社會新聞作業方式通常是給與讀者刺激和亢奮(頁235)。呵呵!大家不要究責香港媒體,這是全球傳媒的通病。所以,我的口頭禪都無乜錯:報紙都好信。

Sep 02

愛在彩虹另一端

韓國女星張真英因胃癌去逝,終年35歲。 頗鍾意這個女星,全因這齣《明日戀愛預告》,或許正確一點說,我鍾意是戲中的張真英。戲中的永儀,溫和婉約,她的美,不是驚世駭俗,但令人看得舒服。 甚少煲劇,更少看韓劇,反而有睇韓國電影,皆因一齣過,容易看完,所以看全智賢的次數,多過宋慧喬。很多人說宋慧喬很靚,我反而覺得沈銀河美得驚心動魄。 張真英的去世,新聞另一個重點是她死前與男友成婚。她男友獲悉她病重後,不離不棄,還與她成婚,現實比戲還淒美。

Apr 11

孔夫子

這是今年看電影節最後一齣的戲,今年揀戲以伊朗、印度為主,另加一齣講大陸政治的片,其實還想看安東尼奧尼的《中國》,可惜它實在太長,睇完就無法上班,於是惟有割愛,轉睇《孔夫子》。 《孔夫子》講的是孔子當魯相前後,到他辭官去國,漂泊14年後回魯至辭世的一段生平,以為會有大量引用他哲學、《論語》的語句,怎知估錯了,所以妻不是太難消化。歷來稱夫子為至聖先師、萬世師表、素王等等,已被升上神枱,戲中其中一段無用的片段,說亂世的黎民盼望聖人降世,免其苦難,但亂世下的聖人,有甚麼作為?況且寄望一個聖人亦不切實際,制度上失誤,匹夫焉能力挽。 戲中除了孔子一角矚目外,子路更是搶眼,其中一段「君子死,冠不免」,幾時睇都是如此動人。戲中子路著墨不少,故此甚立體,若用回那段棄置顏回用貧的片段,顏回都會是一個甚搶的角色,畢竟顏回是夫子最愛的弟子之一。 片末有如此一段歌:孔子孔子,大哉孔子。孔子之前,既無孔子。孔子之後,更無孔子。孔子孔子,大哉孔子。送給同道人。

Apr 08

茱麗葉愛可蘭

電影節場刊介紹是甚麼文代衝突,看罷這齣戲,覺得有一點點吧,但更多是婆媳衝突,而戲中的喜與悲亦是在此滲出。 一班伊朗麻甩佬由道貌岸然的老細帶隊,去曾被譽為中東巴黎的貝魯特開會,公幹為名,旅遊為實。地中海的主人翁半夜偷偷地去「搵食」,偶遇夢中情人──外貌甜美,又諳波斯話,兼尊重伊斯蘭文化,所以一見鍾情,三見訂情,先斬後奏成婚了,氣得老媽搥胸慟哭,這亦埋下婆媳水溝油的伏線。 茱麗葉真的愛可蘭經,愛得有點固執,愛得有點不近人情,於是氣得親朋戚友七孔生煙,激得道貌岸然的老細半暈,於是她的生活空間,無論是家是職場都滿是敵人。不過,最令她心碎的是其耳仔軟的老公,竟然不是同一陣線的戰友,甚至為求振夫綱,精神打擊這個過埠新娘,背後最開心的當然是婆婆老闆。沒有愛的家,惟有夜半留書遠走。 人是犯賤的,失去了多知道珍惜,於是千里迢迢到黎巴嬾尋妻,但貝魯特芳蹤杳杳,於是冒險轉去遭戰火蹂躪的黎南地區,終在廢墟中的清真寺裏見到愛妻,故事亦在此告終。跟住點?看官自己聯想吧! 文化衝突似乎講得太沉重,過埠新娘本身是一個文化轉變的象徵,一個文化移植在一個新的土化土壤,對舊文化(新娘本人)及新文化(男人的家庭等)都是一個挑戰,需時間去適應,文化之間不一定只有衝突,兩者可以互相滲透互相學習,更可以互相享受,好似茱麗葉烹的黎巴嬾菜便是一例。 我都好想一試黎巴嬾菜,香港有冇得食呢?

Apr 05

紅日風暴

這齣戲是講的是中國共產黨建國後第一個大型政治運動──反胡風運動。導演本人就是其中一個受牽連者的家屬,她盡量訪問被打成胡風反革命集團的人及其遺屬,從而重塑這件被稱為冤獄的案件。 老實講,《紅日風暴》不及前兩齣看的拍得美,技巧更是欠奉,似是將一本書逐章逐節搬上大銀幕,但你對歷史紀實片還有甚麼要求,最重要的還是當中的資料夠翔實。大陸的政治運動,對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一代甚陌生,昨日入場的觀眾反而是年輕佔多數,對他們而言,這個國民教育,較聽幾分國歌、參加甚麼學術交流團來得更深刻、有效。 看這個沉重的題材、嚴肅的紀實電影,理應是一片緘默,最多是片終是大力鼓掌(昨日當然都有),但出乎意料之外是,有好幾個地方竟然會有笑聲,甚至是擊節拍掌大笑。那段是說胡風集團其中一人賈植芳在復大掃地時,聽到「王帝」駕崩了,即刻回到房內對另一個正寫檢討的人說:「紅太陽落山了。」對方回了一句話:多行不義必自斃。這一刻,全場拍掌。我想,若是三十多年前,全場人可以拉去打靶了。我反而對胡風其中一句話印象深刻,他在平反後託他兒子探望路翎,得知路翎因被監禁而精神失常,感慨的說:這個政治制度真的會折磨人。由胡風平反到現在已廿多年,這個制度有否改變?對異見者是否寬容?看官方寸自有評論。 伸延閱讀: 人民網:「胡風反革命集團」冤案大紀實連載 南方周末:牛漢眼裏的胡風

Apr 04

帶手榴彈的男孩

這是一個戰區男孩與他親如兄弟的驢子之間的故事。沒有那一頭驢,男孩不會越過爺爺千叮萬囑勿靠近的廢村,不會攀過山頭、越過哨崗,更不會差點做了小烈士,更更不會重遇失蹤三年的父親。所以這頭驢點只是父親遠行前所送的禮物咁簡單。 齣戲的早段拍得如斯如畫,雖然生活困苦,但男童一家安貧知足,惟有沉重的債務縈繞心頭,特別爺爺辭世,債不能再拖,啞母終要變賣家檔,死守家徒四壁的房子,除了是求一瓦遮頭,更重要是給遠遊人一個回家的指路燈。男童即使知道家中貧苦,但始終不捨親如兄弟的驢仔,百計千方討回,結果帶出戲的後半截,亦是戲名中的「手榴彈」的來源。 男童遇到驢仔的新主,他是一個行商,為了討回驢仔,男童不但越過爺爺叮囑不要靠近的廢村,更攀過高山,跨過兵哨,亦因為這個便利,被有心人用作偷運軍火的工具,還教唆他做烈士,用手榴彈襲軍營,就在擲出的一刻,竟然見到失蹤三年的父親在軍營內,原來烈士的天堂與俗世的團圓樂竟然是一念之差。 有人問男童他家附近的山是誰的產業,他問母親,母親不知;問行商,在嬉皮笑臉下是一顆睿智的答案──不是哪一個人擁有這座山,反而是山擁有我們這些人,有朝一日我們終會重歸這座山。對我而言,我只是想在這座雪山蹓躂。 題外話:從來對做烈士的人不抱甚麼惡感,因為一個人會做烈士自有其因由,但大前提是他(她)要了解自己的選擇,切切實實明白其前因後果。不過,戲中的男童幾乎做了烈士卻全不符合這些條件,簡單而言是搵笨。

Mar 28

德黑蘭傷心街角

很少看電影節的戲,今年心血來潮,想看印度及伊朗電影,於是拿著假紙,逐日夾那一場可以睇,昨日的《德黑蘭傷心街角》便是其中之一。 僅看戲名已有一定期待,以為可以重溫德黑蘭的風貌,若以此論戲,就有點失望,因為它不是一個旅遊節目,德黑蘭對兩個主人翁而言,充滿挫折.惟有家火璀璨的德黑蘭,才會比較平易近人,若以風景論,德黑蘭的夜景是我最大收穫。 撇除看風景這個要求,戲中兩個小人物在一個大城市討活尋愛情,搵食固然艱難,要半夜三更去調校鑊型衛星天線,始終犯法嘢唔好咁揚;相對搵食,找愛人更難,對身無長物的小人物更是難上加難,所以不管是25朵倒吊玫瑰,又抑或是87顆瓶中星星,都不過是朵朵失意,顆顆寂寥的烙印。 戲名翻譯是一個學問,英文名是《Lonely Tunes of Tehran》,很貼合戲中兩個主角的心情及生活,但中文戲名《德黑蘭傷心街角》好似稍欠不足,傷心就有,點解要是街角?兩個主角瞓街就有!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