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Nov 06

做貓奴,咁就4年了

    家中有貓,這四年的生活變化極大。 未有貓前,外遊極之簡單,話走就走;有貓之後,外遊時牽腸掛肚,擔心他們在愛協boarding不習慣、擔心在家無人掃背脊、擔心很多擔心。 未有貓前,家中極之寧靜,無乜人氣;有貓之後,家中變得很熱鬧,兩隻嘢無時無刻都忽然會傻叫,叫你去廁所執金,叫你半夜三點幾放新鮮糧。 未有貓前,床枕極之舒服,想起先起;有貓之後,床枕已不是我倆,阿哥瞓得極率性,老婆的枕頭一個屁股坐下搵周公,想入被窩時會用爪抓貓奴掀起被角,阿妹更公主得必須兩個貓奴平臥,讓她可以揀瞓哪個貓奴肚腩。 未有貓前,看書極之平常,攤開就看;有貓之後,看書變得不容易,書本變成阿妹的坐墊,書袋變成阿妹的小基地,更有甚者,一疊疊的書變成阻擋阿妹捐窿捐罅的路障,我看着這些路障,心有慼慼然,書啊書,難為你了。 但我已習慣擔心他們,習慣他們的喪叫,習慣他們霸我張床,習慣阿妹的重量,習慣睇書麻麻煩煩,習慣與他們一起生活。這四年過得真的不一樣,為奴為婢,最好多三、五、七年,是三+五+七年啊!

Sep 21

阿哥阿妹3歲喇!

  阿哥阿妹有兩個生日,第一個是針紙上的出生日子,不要問在簷篷拾來的貓點解有出生日子,總之在第一張針紙上是寫:2009.09.21,即是今日;第二個生日是11.06,這是他們踏入我家的日子,前者我當是舊曆生日,後者則是新曆。 簡言之,今日是阿哥阿妹的舊曆生日,各位阿姨大叔唔該乖乖奉上生日禮物,好好孝敬我家主人。 搵番以前阿哥阿妹的相,真的好幼齒,而家肥C大隻,最叻勞役我與妻。還有一段舊片,雖然鬆郁懞,但好過癮的。  

Apr 26

人肉貓墊

上回爆阿哥無儀態,今回則是阿妹奴役貓奴的鐵證。 不知幾時開始,阿妹一定要我瞓底被她踩、被她瞓,她唔似阿哥,好少入房跟我哋瞓,反而每朝知道我哋起床,必第一時間衝入房,踩上我心口,若我無撫摸她,必定喵喵叫,不摸不收聲。然後左踩右踏,找個舒服位置,樂滋滋的攤低,貓奴的工作未完呀,要繼續摸,呵大小姐入夢鄉。於是每日起身,例牌賴床多15分鐘,好好服侍大小姐。 大小姐的massage本來無乜所謂,衰在爪有點長,她還肯剪指甲,衰佬哥就好抗拒,即使熟睡中被我剪,最多三隻指甲就會驚醒走開,還一臉不爽,激氣!

Apr 25

我家大爺反哂肚

講土耳其貓有幾可愛,始終太遙遠,還是家中兩位大人最好!都好耐冇放他們的相,早幾日有一、兩張幾好,這是其中一張。 話說有一朝妻起身返工,我還是深度昏迷,而阿哥則老規矩的在床尾他的位置,他見事頭婆起身,第一個反應就是反肚。這是一個明確的訊號,就是要貓奴快快摸,好好按摩他的豬腩肉。 阿哥愈來愈多怪習慣,好似夜晚唔准我哋閂門瞓,這不是他要入房瞓,只是他要自由出入任何一個地方,瞓唔瞓房,或瞓房邊一個地方,由他話事。如果閂了門,他會出力抓門,又大大聲叫,保證你要開門。若他入房瞓,老憑瞓牀尾,妻為了遷就他,會打斜對角瞓入我的位置,於是好多時我上床時發現──我冇位瞓,真是無地位的實證,嗚嗚。

Apr 19

點解土耳其咁多貓?

離開土耳其,除了對他們的甜品念念不忘外,當地的貓群更是刻骨銘心,貓不但多到離譜,而且全不怕生,點解? 出發前找資料時已知道土耳其貓多,所以執背囊時特別將同事S送給阿哥阿妹的蟹柳帶在身邊,到伊斯坦堡時才明白貓之多之馴是多麼誇張。貓之多,遍及每一個街頭、每一個景點;貓之馴,在於任摸任逗,甚至投懷送抱。誇張?非也!我所講的只是實際十之一二。 在伊斯坦堡住在舊城區Sultanahmet,距藍色清真寺只是幾分鐘路程,這個區雖已甚旅業化,仍保留不少民居,貓咪悠然在石仔路閒晃,牠們似是野生的,但毛色整潔,圓圓胖胖,又似是家養的,總之是三步一隻,五步一群,總之是左近梗有一隻貓。有晚在Sultanahmet亂逛(壞習慣總是改不了,無地圖都敢亂行,斗膽),見在三隻貓在某戶民居的屋簷下蹲坐,似是開枱三缺一,又似等開飯,短短五分鐘(唔好問我點解咁無聊企喺路邊睇咗五分鐘,遊客梗係無聊嘛)竟多達七隻貓排排坐,起初以為是平常事,怎知屋內人也驚訝地攞相機出來拍照。兩幢樓外另一戶人家打開露台窗口,貓群以為有飯開,即刻走位麋集窗下,戶主呼朋招友看這奇景。 周街有貓好似冇乜出奇,假如景點都有貓就點都算奇景啩!在伊斯坦堡藍色清真寺,排隊進入寺內時,一隻肥貓坐在欄杆上閉目養神,對熙來攘往的人潮處之泰然,對自己成為攝影目標亦見怪不怪。當我祭出蟹柳時,這隻酷酷的門口貓亦不顧儀態的搶食。 景點內的貓,數目繁多,我認為牠們對人類甚寬容,不介意人亂闖牠們的家,鬧得亂哄哄的,悠然在花圃草地逛。但好似聖索菲亞大教堂中的貓大爺咁有款,實是少見,牠坐在米哈拉布所在的凹室射燈前取暖,與遊客有兩步之距,只有你望佢,佢唔踩你,詮釋甚麼是「我以天地為棟宇, 屋室為褌衣,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之豪氣。 周街有貓、景點有貓都未算出奇,咁登堂入室的貓又算唔算奇呢?在Goreme住在洞穴酒店,房間的窗對着小院庭,晚上打開窗讓空氣流通,怎知竟有一隻駐酒店大貓不請自來,從窗跳入房,人被貓嚇了一跳,貓卻左嗅右看,彷似查違禁品。抱起大貓送出房門,轉頭牠鍥而不捨再跳入房,今次還爬入床底,似打焦土戰,誓死不出,擾攘一輪,終送大貓出門,換來一夜安眠。故事還有下集,第二晚大貓再接再勵,再跳入房,人貓再戰一輪,這種Goreme回憶,不是人人都有啩! 若登堂入室是奇遇,那麼投懷送抱又是否艷遇?在藍色清真寺及聖索菲亞大教堂之間有一排排木椅,似是供遊人小休或拍照,當日雨雪霏霏,木椅濕透,只有一隻黑貓蹲坐其上,我不顧椅濕,坐下逗貓,片刻後可能滿意我手勢好,貓竟安坐我腿上享受人肉按摩,飛來艷福,貓癡當然不拒,樂了半日。 投懷送抱還不算最高境界,在伊斯坦堡的香料市場,有一隻金舖門口貓仲巴閉,安坐門前,就有人排住隊去幫牠搔癢按摩,我之前有一個當地麻甩佬,我之後則是一個青春少艾,這隻衰貓只是攤在地上,就有貓癡送上門服待。 之前話土耳其的貓多是肥頭耷耳,周邊的貓除了翻垃圾外,更有人餵,是一盒盒貓糧。至於駐景點、駐酒店的更是好伙食,以Goreme酒店貓為例,一片片羊芝士加烚蛋,營養十足呀!這亦反映貓群不怕生的原因,當地人普遍善待,當貓是社區的一份子,貓群怡然自得的生活,你行你的陽關路,他走他的獨木橋,河水不犯井水。相對而言,香港的街貓戒心較重,不太親人,似足香港人。

Apr 01

遊土耳其~外傳

未有正傳,先有外傳,非我所創,唔講外傳,又點會明正傳的有趣。 年度大假又到期要銷,決定出埠。自從養貓後,外遊最大的問題是怎安置兩位大人,到目前為止,愛協的寄養服務是最好的安排,上兩次都是幫襯他們,雖然不便宜(幾乎是半張去土耳奇的機票),但始終是交給專家好一點。 送兩位大人去愛協,起初好順利──入箱毋須一分鐘,在的士上好安靜,問題是去到愛協時阿妹失常了。去到陌生的地方當然會緊張,阿哥一馬當先出箱去探索一番,雖然騰騰震,都算出了箱,但阿妹誓死不出,安撫了一輪,抱着她逐個籠看,與其他住客打招呼,怎知傻阿妹發惡「兇」群貓。最慘的是,回到籠內竟然當阿哥是路人甲乙丙,肥哥埋身時竟出連環無影手,打到阿哥倒後褪。我都是第一次見到肥哥被瘦妹打低,又呵又氹,阿妹還是好緊張,但奴才要走,惟有懷着忐忑上路。 人在外地時,仍是不放心,於是找人打電話去愛協問一問大人的情況,得知他倆已適應了,但不肯食我帶去的自備乾糧,所以愛協餵罐頭。我聽罷固然開心,另一方面認為兩位大人竟然識呃罐頭食。他們到目前為止只是食過三罐罐頭,而且還是有特別原因才有罐頭食,現今卻食得不亦樂乎。妻笑笑口說兩隻嘢真聰明,幫我慳荷包,寄養費是包膳食的,不食白不食。我只是擔心他們食慣了罐頭,回家後不肯吼乾糧。此外,愛協職員表示,兩位大人可能會瘦了,因為罐頭的營養不及乾糧,這一反我過往的認知,以為罐頭一定營養足,甚至過量。 快樂的時光特別快過去的,落機即刻開工,要第二日才去接兩位大人回家。去到愛協見到他們龍精虎猛,不過真的瘦了一個圈,阿哥個肚腩仔唔見咗,阿妹就更是瘦兮兮。兩隻嘢見到我,只是睥了一眼繼續自由活動,最多是阿哥頂我頭鎚要我摸,但一見我攞個箱出嚟,即刻哥飛妹走,阿哥真的飛起,想跳翻去籠入面,但他睇唔到已閂了玻璃門,當然是「嘭」一聲跌落地。而阿妹則快快腳的走開,一付打殺都唔入箱的姿態。搞了一輪,用了少少暴力,終於全部入箱。 返到屋企,兩隻嘢巡場咁巡,仲要鬼殺咁嘈,好似唔記得佢哋是住係邊。最後要貓奴瞓低,俾佢哋踩心口,才記起這個私家肉墊。至於乾糧,他們好善忘,有乜食乜,無投訴點解無罐頭,乖貓。上次他們去寄宿,學識怎樣用抓板,今次寄宿,學識怎樣叫,係好長氣、好大聲、好完整的喵喵叫,唔似以前咁叫一、兩個單音。每次寄宿學識一樣嘢,究竟好唔好呢?究竟會唔會學壞呢? 回家一周,重返正軌(我指兩位貓大人,貓奴?落機即返工,點會有問題),食得瞓得叫得,仲好似增了一點磅。我諗緊,下次外遊,好唔好再放去寄宿,愛協職員話年紀愈大,愈不適宜寄宿,識認地方之故,今次阿妹初期的失常,令我擔憂,所以最好的還是不去寄宿,留在家中,由某人來餵糧執屎尿,但這個某人又會是誰?頭痛! 外外傳 除了貓外,家中的草缸都令人擔心。理論上個缸全自動,運行應無問題,上幾次都順順利利,但今次出事了。洗缸時發現全缸死剩四條魚,連最老臣子、捱過幾次大劫的飛狐都難逃劫數。同時發現出埠前剛打氣、夠用至少兩個月的CO2,竟然在兩個禮拜用哂,所以魚的死因是中一氧化碳毒的,而草卻茵茵向榮。原來用來調控出氣的電子氣閥壞了,開了唔識閂。於是要花錢換個新氣閥,又重添全缸魚,煩!

Jan 01

新年希望快樂

新年有乜願望? 希望貓大人唔好太黐身。希望貓大人身壯力健。希望可以早日踩到100公里。希望可以踩上大帽山。希望中六合彩。 希望快樂事多過不快樂的事。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