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環保

Nov 01

吳寶春嚴選 感心好食材

認識吳寶春,是由大半年前《信報》一個專欄開始。三月環台經過高雄時,專程去他的麵包店,嘗一嘗世界冠軍級的麵包是甚麼的味道,當時與兩款攞獎麵包緣慳一面。九月再過台灣,特別揀高雄出入,終於食到桂圓酒釀麵包,真的名不虛傳。在高雄機場見到不少人都是一袋袋的陳無嫌鳳梨酥作手信(我當然是其中一個),妻卻在等上機時見到這本《吳寶春嚴選 感心好食材》,既然有Boarding Pass有折扣,不妨一看,獲益良多。 在推薦序中,方知道這書是由吳寶春之前為中時《旺到報》寫的專欄「寶春師傅的百寶箱」整輯而成。顧名思義,全書的主角是食材,最重要這是台灣本土食材。這26款食材絕大部分都與吳寶春的麵包有關,例如書中頭四個介紹的食材,分別是鳳梨、桂圓、荔枝及玫瑰,便是他店內三大招牌包 / 酥的靈魂。 既然是麵包的食材,書中有不少造麵包的小撇步,如荔枝麵包(頁32)、南瓜麵包(頁98)、葱包(頁137)及我最愛的香蕉麵包(頁154),當然這多是一個概念,沒有一個準確的份量,但相信對有經驗的人,或多或少有點啟發吧!以南瓜包為例,加糖烤焗添芝士蛋黃攪拌再焗,便會造出鬆軟綿密濃郁的南瓜餡,看完口水流,趁萬聖節後南瓜又多又平,買幾個回家跟着試造。 除了造麵包外,書中還有幾個食材DIY,如玫瑰花瓣醬(頁41-42)、芒果乾(頁77)及百香果軟糖(頁90)。物盡其用,削下的菠蘿皮,原來可以變成環保清潔劑(頁20)。其實,環保這個概念貫徹整本書。 書中所講的環保,是所有食材的種植方式──有機耕種。不用化學農藥、不使用除草劑,農稼更是食得放心。這種耕種模式,難以量產,成本高、市場窄,正如葱農說: [notice]消費者不相信有機,常覺得假有機明明有噴藥卻騙人,再加上要消費者花比較多的錢,去買有蟲洞或賣相很差的有機蔬菜,心態不容易接受,消費大眾還有待教育,否則永遠只有注重健康的少數人,以及種菜的農民知道有機蔬菜的好。(頁141)[/notice] 改變觀念永遠是最難的,你會否花10蚊買一磚有機豆腐?蘑菇不是雪白的,你會否幫襯?人習慣了外觀漂亮廉價的食物,營不營養反而不是第一考慮。當然現今行銷手法亦令人詬病,掛上有機的招牌而掠水,香港又是否有真的有機蔬菜? 吳寶春介紹這些小農時,曾提及一個微風市集(頁147),其實香港有一個類似的市集,這就是農墟。我承認,近如大埔的農墟我都無幫襯,但對「無飯」夫婦而言,一周只開一日的墟點去趁呀? 有機產品另一個大難關是市場窄,吳寶春便利用這些食材,加上他的名氣,希望做到「共生共好創三贏」。全書的食材有一個共同的特色──在地,即是全在福爾摩沙內,這亦是食物里程(Food Miles)的精粹。台灣的宅配辦得如此成熟,只要再配合團購,即使是一般小市民,應可享用這些食材。 [pullquote align=”left|center|right” textalign=”left|center|right” width=”20%”]題外話1[/pullquote] 書中有兩款食材很吸引我,一是可可(頁166-173),二是無花果(頁198-205)。台灣都可以種可可?無花果不是中東、地中海地區專有嗎?我是朱古力怪,無朱古力不歡,原來屏東有一個地道朱古力店,有機會必定一試。至於無花果,家中還有從伊朗大量購入的乾貨,煲湯淨食兩皆宜,但新鮮的無花果卻未食過,書中介紹這一個農場,唔知肯唔肯宅送到港呢? [pullquote align=”left|center|right” textalign=”left|center|right” width=”20%”]題外話2[/pullquote] 光華新聞中心搞了一個台灣月,以剛過去的星期六及日微光生活綠市集作頭炮,市集內有幾個台灣展商,當中有吳寶春的玫瑰供應商玫開四度,而書中介紹的蜂農山野家亦有擺檔,玫瑰醬我無買,反而山野家的蜜糖及黑糖各買了一款,好味!台灣月有很多活動,電影音樂講座,各適其適,但昨日我方發現吳寶春今晚竟也有一個講座,談他的小農哲學,唉!失之交臂,可惜!

Sep 19

我在港島大馬路踩單車

我雖然敗家地買了架單車,並不代表我有膽量及技術在大馬路──特別是港島最繁忙的大馬路──踩單車,我只是參與了綠色和平的無車日單車行。 恰巧我是綠色和平的會員,恰巧我剛買了一輛單車,恰巧我加入的一個單車會約人,恰巧我又放假,於是晨咁早去踩單車。 老實講,如果賣點唔係在港島大馬路踩車,這次感覺真的普普通通,主要是單車與汽車爭路。港島區即使是星期日上午,都是好繁忙,無端端無咗一條行車線,自然會大塞車;單車友在大馬路踩車,雖然少了提心吊膽,但汽車的廢氣仍是免不了。於是在途人好奇的眼光、司機藐藐的眼神下完成15Km的路程。 車程不長,等同我踩返工單程的距離,但因為人多車多陪老婆,花了個多小時。由此計算,從中環到北角,不過是7、8Km左右,以中等速度踩單車只需半個鐘,與你搭地鐵,上上落落,左擠右擁花的時間相差無幾,如果有適當的配套,加上適當的宣傳,用單車通勤並不是紙上談兵。 其實香港政府的規劃思想甚落伍,口頭上講環保、可持續發展等等,但在政策上卻背道而馳,道路的使用者,以汽車為先,行人次之,單車敬陪末席,甚至被趕絕。對政府而己,單車只是優閒玩意,星期六日得閒無嘢做的運動,與城市規劃、生活態度無關。我相信,香港鬧市的敏忙程度,點都唔會勁過倫敦、台北啩? 下次踩單車,都是用細機影相方便一點,又或者大細機都帶,今次無乜機會影,齋戴機無影,蠢!

Mar 05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

作者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口中的熱平擠,是指全球暖化、全球市場扁平(即他上一本書的主題)及人口爆炸,當中又衍生了五個錯綜互動的問題,分別是:能源供需失衡、產油國獨裁、失控的氣候變遷、能源匱乏和生物多樣性消失。作者用了兩大部共八章解釋以上諸多問題,如果只是羅列問題而沒有答案,這本書便不值得推薦。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中的第三、四部共九章,就是推介在這個熱平擠的世界中,如何應對糾正過錯。首先,綠閊、環保等不是一個潮流、一個派對,沒有一條輕鬆便利的捷徑走,甚至短期會為此付出更多金錢。但與此同時,作者提出一個好有趣的概念,環保對大機構或個人而言,並不只是被動的省錢,其實可以主動的去賺錢。在第10章中提到Smart Grid,極富啟發性,姑勿論這個輸電網絡是否能在短期落實,但讀者可以細思現在大家所用的每一度電,是否只可以單向、劃一價呢? 看這一章我聯想了香港的情況。香港經常糾纏在兩電的投資及與此掛鈎的收費上,但好似甚少認真討論兩電如何改善加強能源效率,即以同樣的煤,發更多的電及排更少的廢氣,更絕的是引入脫鈎政策(Decoupling Plus)。政府亦只是頭痛醫頭,沒有一個完整的能源政策,好似不見其鼓勵利誘兩電聰明發電、開發新能源,與此同時,又鼓勵利誘公共運輸工具用更環保的能源,如巴士公司引入混能車就有獎,同時減少其優惠油,蘿蔔棒子並用。政府見步行步並不意外,觀乎最近財政預算案,就是一個典型例子,當中只有一小節冠以綠色(綠色經濟),並且只是在拓展經濟新領域下一個小節。 其實政府可以擔當一個更重要的角色(第12章),而企業對環保節能亦毋須太抗拒,因為這可能是競爭利器,甚至是在海嘯中生存唯一法寶(第14章)。剛在《三聯生活周刊》看到一篇有關飛利浦的報道,飛利浦去年綠色產品的銷售額,已佔總銷售額25%,在其EcoVision4報告中提到,可持續發展(當年董伯伯亦有提到,不過現在好似八萬五般,無提即已無了)是飛利浦的戰略計劃,這是一宗大生意大商機(早前買了一個雜嘜慳電膽都要22元),又可以賺一個好商譽,何樂而不為。 作者特別闢了一章談論到中國,第15章章目是〈紅色中國能否成為綠色中國?〉。全書都有一個憂慮,擔心新興國家如中國及印度,現今有能力改善其生活,而且以美國為榜樣,咁就大件事。作者認為,美國從來都是一個壞榜樣,若中印有樣學樣,地球的資源捐耗便會加劇。幸好中國的專制竟對地球有「貢獻」,因為可以由上而下推行一些政策,不似歐美般在議會上虛擲時間,《三聯生活周刊》今期介紹的天津生態城可算是一例了。作者甚至樂觀預測,這個環保浪潮會帶動中國的民主: 要有效達成目標,需要一個某種程度司法獨立的系統,這樣法院才能懲處國有的工廠及電廠。此外,也需要更自由的媒體,能不受限制的報道製造污染的來源,即使是國有企業也不放過。還需要更透明的法規,這樣從事公民運動的人才知道他們的權利,並能自在的面對製造污染的違法者,不論對方有多強大。(頁416) 我就不太認同,如果北京政府有如此寬鬆就不是北京政府,而且當中有更多問題是牽涉到地方利益,即使中央有甚麼本意是好的政策,落到地方都會變樣變質。 從來覺得環保不是一個潮流玩意,它只是一種反映一個人對周遭環境、將來的態度,若你有小朋友,你當然希望他們能活在一個比你好,或至少不會比你現在差的環境,但當前好多人卻令環境變得愈來愈糟,這等於透支了原本屬於子孫的資源(請看這篇精采的演講),作者在此提出保育倫理,這是要我們做大自然的管家兼受託人,意即人類應養成自我約束的習慣,以表達對自己所居住的地球的尊重,以及對未來世代的尊重。有心人互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