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日本

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Day 2

小摺外遊,有人會認為踩得比較辛苦,但其便利機動,非大車能及,特別在一些公共交通網絡完善便利的地方,今日便是一好例子。 今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開窗望天,Ok!天公不造美,綿綿細雨下不停,今日原本是挑戰旧東海道最高點箱根峠,高846m,比波波稍矮,但資料顯示坡度頗惡啃,計劃中是用半天踩這20km,時間應該很充裕,甚至還可以逛芦之湖。奈何雨下了一整晚,而且貌似還會落足一日,上山路段慢慢踩,下雨還不是問題,我擔心是由箱根落三島這段路,在YouTube找到這條片,看罷覺得天氣良好落山已有點膽戰心驚,若然是天雨路滑下踩小摺落山,更是挑戰難度。單車旅行,安全至上,毋須冒險,於是改變計劃,搭火車──駁腳一段路咁多喇! 由於搭火車,毋須太早出發,在火車站附近食一個悠閒的早餐,之後去了逛小田原城。前一日要趕路在小田原過夜,為的是小田原城的夜櫻,但昨晚又濕又凍,夜櫻看不成。今早雖仍細雨霏霏,但單車泊在民宿,輕裝出遊輕鬆自在。從民宿去小原田城,約十多分鐘路程,途中見到一批十多二十名長者,似是導賞團,他們兩、三人一排,沒有擠擁,沒有喧囂,靜靜地聽導遊的講解,最有趣的是,他們沒有打傘,只是穿上雨衣雨褲,不知是否怕打傘會影響其他人之故?這情況在途中多次遇見,旧東海道屢見一些導賞團或行山團,他們多是兩、三人一排行在路旁,不會阻礙其他人或車,而且一貫的寧靜,當然不是靜就是好,多年前去東京迪士尼玩,園中排隊的人雖多,卻靜悄悄的毫無氣氛,這是一種極端,但普遍而言,靜很多時都是與有禮、守規矩劃上等號。 往小田原城的人潮絡繹不絕,大家賞櫻的雅興仿似沒被雨天打擾,從路旁到城內的櫻花綻放,打着從民宿借來的透傘,在櫻花樹下走過,拍照出來的效果奇好(多謝C操刀)。若然要看小田原城的實景,又要多謝Google的Street View,最正的是實景竟是櫻花盛放時,睇完好似去了一趟旅行。資料說除櫻花外,小田原城的梅花也很出名,但我對城內的松樹更感興趣。我們沒有上天守閣,只是在外圍閒逛,在小賣部聽到正宗廣東話,納悶竟會在這個相對冷門的地方遇上香港人。十時多便回民宿,收拾行裝,搭火車去也。 正如上文所 講,人不識路,Google識,只要在谷歌輸入起點終點,揀選搭火車,於是要搭多久、哪個站轉車、車資多少等一目了然(上圖),相對要於日本實踐「路在口邊」這句諺語應該更便利。Google大神諭告從小田原往三島,需時約四十分鐘,中途需在熱海轉車,車資670円。揀選三島為終點,因為這是從箱根峠下來、最近原本規劃路線的地方,亦即是偷懶最少的選擇。 由於接近中午,入閘前在火車站買了四個便當,最初計劃在車上進食,但因時間較短,首程只有十多分鐘,即使轉車只是在對面月台,次程亦僅廿多分鐘,於是打算落車後在月台解決,怎知抵達三島時,赫然見到月台有立食的麵檔,熱食當然是首選,一人一碗麵,食完才出閘。便當?總會落肚,遲一點吧! 約一時半離開三島駅,在Google Map找了條最短的路,駁回原本計劃的縣道145上,這時發生一宗小意外,在過一段平交道時,我車上的手打氣泵因路面凹凸而跌下,妻因緊貼而閃避不及輾過,累她在天雨路滑下炒車,幸她身手敏捷,及時跳車,沒有大恙。從縣道145駁回縣道380,其實可一直踩下去,但因宗於原著,兜了路往縣道163,路面雖然較窄,但在民居間慢踩,更加有趣。 踩了約兩粒鐘,見路旁一幢民房前有排櫈,又有瓦遮頭,於是停下來小休,解決四個久延殘存的便當,踩車要又食又玩,才會踩得過癮嘛!食完便當再上路,雨仍是不停下,在途中的便利店買了罐熱飲,補充能量。這段路似是工廠區,所以重型車頗多,又要從小路駁大路再轉入小路,要格外小心謹慎,在便利店休息後,便鏟過對面行人路,抄小路駁回縣道171,又是嗰一句,若然事前無規劃,又怎會知道踩得如此曲折呢? 來到吉原段,已差不多算是進入了富士市,但離開富士駅還有約半小時路程,相對昨日的趕路,今日路程短很多,時間充裕得多,即使是下雨,天仍是光的,心情自然沒有昨晚的躁動。從火車站到酒店,要穿過路軌下的隧道,這段路單車是要走行人路的,我們慣性的直踩直過,迎頭一個當地人嘰哩咕嚕說了一堆話,後來看到一個指示牌,估計那人是說這段上落坡要落車推吧!約30km踩了三個多小時,全程淋雨,約五點三左右到達酒店。 揀選這間酒店,除了一貫的靠近火車站方便搵食外,其溫泉亦是一大誘因。原本今日要踩箱根峠,相信必然很辛苦,睇日本車友的文章,知道有這間酒店,二話不說,就是這間吧!酒店職員見到我們仿似落湯雞,即刻遞上毛巾,真的很體貼,其中一名女職員更會普通話,可作簡單對答,一讚!至於房間,令人有驚喜──竟然有碌架床,雙人床外有張碌架床,雖然唔會瞓,但有充足空間吹乾行李,過癮。至於之前期望甚殷的溫泉,由於男女分浴,女士要在晚上七時前使用,她們回報很失望,評語是:未試過咁凍的溫泉。後來才知道由於鍋爐壞了,水溫只有攝氏37度左右,唉!期望愈大,失望愈大! 到火車站附近搵食,之前看到站前有條商店街,那時還有營業,但我們重來時,竟已全關門,這時不過是六時半。幸好還有多間食肆可供選擇,揀了一個和食,街上雖人丁寥落,但店內卻人聲鼎沸,可能無街逛,改在食店聯誼吧!食完飯再到便利店,買消夜、甜品及必須的牛奶,早點休息,繼續第3日的行程。 (想睇清楚路線圖,請按此。)

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Day 1

旧東海道之旅,首日目的地是小田原,距離約100公里,途中經過品川、鎌倉、平塚,沿途起落坡幅甚少,以為不會太困難,怎知我錯了。 七時許集合,先到酒店附近的便利店食早餐。日本的便利店,舖大貨多,速食類更是大宗,僅以早餐為例,從西式的麵包三文治,到日式的飯糰,應有盡有。入鄉隨俗,揀選了兩個飯糰,有米粒落肚,才有足夠體力,應付上半晝高運動量。 食飽飽後便踩去日本橋,即旧東海道東端的起點。在大都市內找路,特別是多橫街小巷的地區,西東南北難辨,幸好是在櫻花盛放的公園仔內翻查GPS,感覺特別好。其實從人形町往日本橋,路程僅1km,只要找到方向,片刻即到。 日本橋不僅是旧東海道的起點,還是其他往返江戶及京都的幹道終始點。從歌川広重的浮世繪中可見,當時的日本橋是木搭的,與現今的石屎橋面、銅製高燈迥然不同,唯一無變是車水馬龍,人潮如鯽。在橋頭其中一枝銅燈柱下,有一個国道路元標,它是日本多條主要幹道的起點,標示了與多個主要城市的距離。橋邊白中泛紅的櫻花,十多日後重回東京時,只見滿樹嫩綠。 離開日本橋,沿着15號國道南下在東京的心臟慢騎,早上八點的車不算太多,加上條路夠闊,毋須上行人路,靠左踩亦綽綽有餘,沒有在香港鬧市般緊張,銀座便是這樣悠閒地經過。 規劃路線時,不是硬性規定全走旧東海道,一來不可行,有些路段是行山徑、石仔路,單車愛莫能助;二來會與一些有趣的景點失諸交臂。所以如遇上有趣景點時,兜少少路也是樂意的,東京鐵塔便是此例。 增上寺是甚麼寺,恕我孤陋寡聞──不知道,當然有全能的Google,所有人都會學富五車,增上寺的資料自己去找找吧!兜去增上寺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東京鐵塔。做資料搜集時,無意間看到東京鐵塔前有一座寺廟,順藤摸瓜才知道這是增上寺,再加上寺廟是賞櫻熱點,鐵塔古寺櫻花,怎能不去。即使沒有櫻花,僅是塔與寺已值得到此一游,這與台灣環島在台北總統府前留影同一道理。 踩離15國道,兜入小路,先見到芝大門,再往前踩,很快便見到增上寺,當日不知是甚麼節日,很多和服婦人,三五成群穿越三解脫門進入寺內,過了大門,大殿後的東京鐵塔就在眼前。我們沒有停留太久,德川將軍家墓等都無看,影完相繼續上路。 重回15國道,人潮漸多,特別是經過品川駅,人群不斷從駅內湧出,巴士靠左埋站,路面交通繁忙,在這一段路才有一點大都市味道。過了品川駅,便會告別15國道,左轉入小路。旧東海道是古要道,在城市發展時,反而變成了支路,新建的交通幹道,多是在其旁加建,於是今趟旅程,很多時候是偏離主幹道。這對不是趕時間的單車客而言,是一件好事,這些支路不是甚麼偏僻失修的道路,反之它們有更大的人氣──路的兩旁全是小商店雜貨舖,全是與居民生活息息相關,簡單而言,踩旧東海道,看的就是日劇中橫街巷弄的風景,毋須太擔心大型車從後呼嘯而過,亦毋須吸太多汽車廢氣。 進入品川宿路段,少了上班族,多了阿公阿婆、家庭主婦,他們踩着單車出入,有些媽媽車,前面一個菜籃,後面一個Baby Seat,即使是逆線踩車,亦毫無問題,另有一些長者踩電動單車,後來在東京百貨公司看,發現一輛電動單車約十多萬円,這已包了前後兩個座位,又或者前面是菜籃,另有一粒後備電,車速可以逾20Km,望落好吸引。香港法規有時幾落伍,容不下這些電動單車,有了這類車,老人家或接小孩出門的主婦便毋須太吃力,廿多公里的單車有幾快吖,單車徑的JoJo仲兇險呢! 這段品川宿,有兩個景點值得一遊,一個是荏原神社,嚴格是神社前的紅橋,我們沒有入神社參觀,反而神社前的紅橋極之誘人,且櫻花盛放,第一日睇櫻花特別興奮,謀殺了不少菲林。另一個景點是品川寺,其梵鐘、銅製地藏菩薩固然有趣,特別是地藏菩薩失而復得的故事甚為曲折,但我感興趣的是,原來東條英機等14名二戰甲級戰犯的靈位,在1978年移入靖國神社前,都是擺放在品川寺,至於為甚麼會放在品川寺,我懶得再找資料,不過,這已足以令我停下來看看這百年古寺。 繼續向南踩,經過鈴ヶ森刑場重回15號國道,雖是主幹道,車多但路闊,靠左踩在車路上問題仍是不大。不久便到達多摩川,過橋時不要踩車路,而是橋旁的行人路。在日本,幾乎所有橋旁都有一路讓單車及行人共用,單車毋須與四個轆爭路,這在一些較舊的鐵橋特別重要,舊鐵橋多是單線行車,而且較窄,單車踩車路會較危險。在今次旅程中經過很多河堤橋樑,發覺當地多是善用河邊緩衝之地作休憩用地,如多摩川旁的棒球場,最佳例仔是京都往大阪的淀川,沿途用地花款之多,目不暇給,差點想玩埋一份。 過了多摩川六鄉橋,轉右入小路,去到生麥事件附近的麒麟啤酒廠再接回15號國道,約踩了1Km,便要過對面行人路,因為預備轉右進入青木町,從神奈川站前進入旧東海道。這段路又是在主幹道之旁,毋須太擔心四個轆,踩得甚舒服。去到天王町站,已是十一時多了,這裏有旧帷子橋遺迹,是其中一個宿場,現今只剩下一塊塊鋪在地上的木板,以標示古橋的位置。 若論首日最惡啃的路段,非権太坂莫屬, 這段路不是高,只是太急升及短暫,坡度變得陡峭。翻查地圖,如果跟大路國1走,同樣是斜坡,交通卻繁忙得多,権太坂雖斜卻車少,慢慢搖車亦無後顧之憂。而且辛苦是有獎賞的,這段路有一個叫境木地蔵的地方,估計是供奉地藏菩薩的,但在櫻花盛放之際,變得嫵媚。 境木地蔵已是這段路最高點,稍息片刻,便開始落斜。很多時候落斜比上斜更要花神,特別是在品濃坂比較窄的住宅區,顧車又顧人,而且有一個巧妙之處,就是是抬車過橋,這是正宗旧東海道,若是順着斜路走,會去到國1,那便過不到對面的旧東海道。點解會識找這段路?又是要多得日本網友的提示,再上Google的Street View,反覆檢查才不會錯過這條橋。過了橋再踩一段路,見到一間食肆有不少人幫襯,那時已是一時多了,於是停車放飯,完成首個半日的行程,只踩了約40Km。 首日另一重要行程是鎌倉。為了遊這個三大古都之一,在戸塚站離開旧海道,向南拐往鎌倉。本來心中預算是午飯是在鎌倉解決,因為這裏距離東京剛好約50Km,以環台的腳程計算,理應綽綽有餘,怎知今次嚴重滯後,去到鶴岡八幡宮已接近下午三時,所以之後的行程,完全是趕路。 從戸塚往鎌倉,盡量走最短的路,途中經過資生堂的工場,由於女士們有要這個品牌,竟然也成為一個景點。拍完照繼續上路,正常是會接縣道302再到縣道21,不過我嫌車多路窄,地圖一翻再翻,發現一條捐山窿的路,於是膽粗粗試一試,即使錯了也可以即刻改踩大路。細心策劃、大膽嘗試是有回報的,這條小路是行得通的,更有不少當地人齊齊踩,順風順水去到圓覺寺。由於時間緊絀,圓覺寺、建長寺,甚至八幡宮,都沒有停車入內參觀,可惜! 離開圓覺寺後,無可避免要踩縣道21,路窄已是一個問題,最煩是鎌倉實在太旺,旅遊車一輛接着一輛,愈接近八幡宮,交通愈擠塞,雖然偶爾會比四個轆快,但路窄車大要格外留神。離開人多車多的若宮大路,本想去看一看《彼布利亞古書堂事件記事簿》在鎌倉的實景,怎知走錯路口,便直接往湘南海岸去。雖然只是下午三時許,天色已變暗,於是修改行程,著名的的貓島江之島掠過不入,島上的貓貓有機會再嚟探你哋T_T。最可惜是急於上路,無法在《男兒當入樽》主題曲(約58秒開始)一個平交道口停下拍照,唔知鎌倉有冇單車租,下次可以慢遊古都。 在湘西海岸,起初還是在行人路踩,不過太麻煩,於是學當地車友般在路邊踩。過了江之島,有沙灘邊有一條單車徑,當然想嘗新,雖然已在單車徑豎起竹柵,以阻擋沙粒,但單車徑上仍是鋪滿沙,單車甚為難行,於是踩了不足1Km轉出國道134,這時竟然開始落雨了,此刻是下午五時許。 戲肉從此刻開始,雨愈落愈大,在平塚附近的便利店買了雨衣,剩下的20公里便是穿着雨衣打水戰。規劃路線時,過夜的地點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平塚,這便會踩少20Km,另一個現今的小田原。選小田原是知道小田原城的夜櫻很出名,另外第二日行程要上箱根峠,我想踩少20Km,以最佳體力攻頂,以為第一日踩多這20Km小兒科,怎知我計算錯了──計漏了沿途櫻花璀璨,謀殺菲林之餘,亦謀殺了不少時間;計漏了落雨及寒冷,加上有不少時間踩行人路,結果愈踩愈慢。 從平塚至小田原這20Km,過程甚模糊,只記得濕、凍、趕,只是拍了片,相片全欠奉,感覺有點似環台時夜奔鹿港。到達小田原,已是晚上八時後,101Km踩了12小時。民宿雖在橫巷中,但不算難找,而且靠近火車站,即使太夜,搵食亦不難。 みやこ旅館是看日本車友的網誌找到的,再在其他網站覆查,覺得可以一試,4000円一個人,我們要了兩間雙人房,浴室廁所都是公用的,但甚為乾淨整潔,老闆娘見我們有「私家車」,特別開後門(其實是民宿主人私家出入口)讓我們泊單車在玄關內。當晚除我們四人外,還有幾房客人,似是上班族出差。唯一要挑剔的,就是民宿無洗衣機,不過已太晚,都不會洗衫了,只想早睡,預備明日的挑戰,希望天公造美。 (想睇清楚路線圖,請按此。)

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Day 0

旅程第一天是轉移日,沒有安排特別行程,雖是0940的航班,抵達東京已是下午三點,在機場搞東搞西,再搭車出市區,相信已入黑了。其實計劃中是預留些時間,準備要去單車舖幫愛車急救! 抵達成田機場,拿了寄艙的單車,第一時間看一看愛車有沒有外傷。單車每搭一次飛機,都覺得架車會「折壽」,這就是帶車去旅行的代價吧!由於在香港已兌了日圓,所以毋須花時間換錢,反而去郵局攞SIM卡搞了一輪。出發前在網上買了b-mobile,選擇在機場郵局收件,以便第一時間更換SIM卡上網。由於ANA的航班是停在T1,而T1的郵局是在離境大堂那一層,所以岀了入境大堂後要上一層,然後轉往右手邊,郵局應該不太難找。 向郵局職員遞上b-mobile的回覆電郵印刷版,在收條上簽個名,便可收取一個A4大小的掛號文件袋,一張小小的SIM卡要如此大的包裝,認真穩陣。網上訂卡時,切記要小心選擇手機的SIM卡的類型,如「三叔」的便與「愛瘋」的不同,揀錯了便用不着、退不得,最慘是無得用。同行三人均用「三叔」,只要跟着內附文件的指示,按部就班,換卡易如反掌;至於用Window Phone的我,就要花了點時間找一找,因為文件只有Android及iOS的設定,Windows 8又一次被忽視了。 搞掂SIM卡,便搭機鐵N’EX直往東京市內,JR聲稱打了折扣,只需1500円。在火車上看着日漸西斜,車廂內不是太多人,但兩三個大喼已將行李架塞得滿滿,車程即使只有約一小時,竟然仍有女車務員推着餐車推銷飲料零食。 列車到東京駅已是七時了,適值放工繁忙時間,駅內人頭湧湧,原計劃是行去酒店,理論只有約兩公里的路程,無乜問題,但忘了要孭着近20Kg的單車行裝,那一刻布仔B Bag有轆仔的優點表露無遺,手拉始終比孭在肩膊上舒服,由出閘行到路面,搞了半個鐘,已經叫苦連天,即使見到滿街夜櫻,極之興奮,但仍是打的去酒店。 酒店位於人形町,貪其接近起點日本橋,等等!人形町有點耳熟喎,想一想才記起這是阿部寬的《新參者》的背景地方。晚飯在酒店附近解決,順道逛一逛,發現阿部寬無處不在,無論是書店內外、食肆門口都會見到《新參者》宣傳品。其中在街角的重盛人形燒店,在第一集已經出場,一盒1300円,饀多皮薄,好食到不得了。奈何出發前無再重煲劇集(已是多年前看過,忘得七七八八),不但忘了人形燒除了有豆沙饀外,原來還有用來送酒的無饀人形燒,更忘了去對面街角的水天宮,諻論阿部寬食不到的鯛魚燒。 撇除《新參者》的元素,盛放的櫻花令人形町變得不平凡,特別比較十多日後重回東京時,櫻花已盡落,人形町彷佛重回人間,或許要阿部寬才能令巷里添上一點星味。櫻花為一個地方劃上一捺色彩,在東海道沿途反覆出現,這已是後話了。

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衣食住行

衣 以為四月出車,氣溫不會太低,之前到日本氣象廳找資料說約攝氏16度,出發前一周在Livedoor上跟進最新的天氣預測,於是帶的衫輕薄為主,快乾衫兩長一短,另加一件背心,單車褲兩條,再加一件風褸,一對涼鞋穿足14日,總之將行裝重量減到最低。怎知人算不如天算,首先打水戰,第一日傍晚開始落雨,需要在便利店買簡便斗篷,之後雨勢持續了兩日,行程亦需更改。落雨直接令氣溫急降,之後即使雨過天清,艷陽高掛,仍然感不到暖,真的!從未試過踩車時個身無熱過,更甚者是兩、三點後,太陽漸西斜,立即感到凜烈寒風刺骨,入夜後趕路更是難捱。後來看電視新聞,方知道原來是「天氣異常」(我不諳日文,只見這幾粒漢字),四月北海道仍鬧雪災,我們每朝2、3度出發亦不算太過份吧! 衣履少,自然要勤於清洗,沿途入住的酒店絕大部份都有洗衣、乾衣機,洗一機衫平均200円,而乾衣約100円30分鐘,每次需1小時才可乾透,故此每次洗衫需預留近兩小時。洗衣粉有些酒店會供應,亦有散裝發售。   食 相對上次台灣環島,今次東海道之旅少了地道美食,至少少了專程去找品嘗地道美食,歸根究柢又是語言不通之過。上次規劃路線時,會為了美食而修改,這些美食指南全是根據當地人的網誌得來的;今次規劃路線雖有參考當地人的網誌,但全靠睇相加地圖對比,但飲食網誌不懂找,亦不懂看,於是今次真的踩到邊、食到邊。 幸好日本的便利店極為發達,店內的食物選擇甚多甚好,上至便當意粉,下至飯糰麵包,各適其適,踩到無電隨時可以補給,若然要熱食,可以試下關東煮。一如台灣的便利店,店內有廁所任用,雖然油站都有廁所,但今次旅程絕大部份時間都是幫襯便利店,所以便利店的重要性不可或缺。便利店另一重要用途,就是每晚的消夜及牛奶都要靠佢! 除了便利店,吉野家等速食店亦可供選擇,吉野家毋須冗言,港人甚熟悉,今次亦有幫襯松屋,早餐來一大碗牛丼,食得飽飽的,踩得特別有力。早餐主要求飽肚,晚餐盡可能食得豐富一點,踩咗一整日,無謂虧待自己嘛!   住 今次東海道之旅,與台灣環島最最大的分別是,每一晚的住宿點都是出發前已預訂了,原因有二:一、撞正櫻花盛放,恐賞花人潮致酒店緊張;二、語言不通,憂踩到邊才搵地方住有困難。於是每日為了這個住宿點,要努力趕上進度,始終不想入夜仍要趕路,特別之前講過,入黑後氣溫驟降,於是又黑又凍的趕路,印象深刻。其實若然解決語言問題,又不是甚麼大時大節,可以考慮踩到邊,住到邊,彈性會較大。 今次旅程中,有兩晚住民宿,這是看當地車友的網誌,憑圖靠估找來的,誤打誤撞竟然都感覺良好。至於其他酒店,有些是經樂天預訂的,有些是直接在酒店網頁處理。前者與同十多年前不同,預訂時已扣數,可能現今多人「甩底」吧!至於後者,可以到酒店才付款。我選的酒店,盡量接近火車站,貪其較旺,晚一點都方便搵食。當然都有揀錯的例子,容後再談。   行 單車與上次環台的大致一樣,不再重覆。雖然主要行程只有7日,但竟然都爆軚,今次爆的是妻的Brompton,可能是打氣不足,外軚內櫳的鐵絲將內軚刺出「沙窿」,惟有內外軚一齊更換。總之又是那一句,去幾多日都好,外軚真的不能不帶。另一樣必需品是鏈油,打了兩日水戰,赫然發現車鏈生鏽,真的要換另一款鏈油了。至於其他基本維修工具,毋須長氣再講。由於會參觀有不少景點,愛車會泊街,車鎖當然不可或缺,我們帶了至少四條威也,又粗又長,鎖頭更是份量十足(多謝艾力),觀光時都會比較放心。 車要落油,人亦都要落油,我指是太陽油及「豬油膏」(Emulsifying Ointment),雖然低溫曬唔暖,但不代表紫外線弱,加上寒風凜烈,又習慣穿涼鞋踩車,爆拆極嚴重。不過,我懶得搽,於是變了陰陽面,上半截戴了太陽眼鏡,力保不失,下半截無搽太陽油,又無戴面罩,所以曬燶了。爆拆的地方,除了大小腿外,最嚴重是足踝,旅程後期隱隱作痛。所以,不要懶、怕煩,人與車一樣,要勤於上油。 單車旅行,難免與火車拉上關係,除了大阪返東京外,還搭了三程火車,日本單車上火車,必須或摺疊、或拆轆及入袋,我仍是用以前的車袋,貪其可以上膊,不過行裝太多,重得要命。妻用大垃圾袋笠車,又竟然過到關。T及C則用加茂屋的車袋,收疊簡潔,使用方便,睇到我口水流,應為妻購置一個。不管是垃圾袋,抑或是加茂屋車袋,小布的轆仔仍然外露,出入閘時職員無攔阻,估計少少部件外露還可以斟酌。相對新幹線,三程區間火車的空間較充裕,只要不是上落班的非繁忙時間,將四架單車放在車廂前後位置仍綽綽有餘。有一點要留意,中途可能要轉車,好彩的是同一個月台,唔好彩的則要上落樓梯,孭着單車,再抽起行李,甚為吃力狼狽。至於近期熱話的「厚多士」,在新幹線食便當食得津津有味,當地人亦照飲照食,固然毫無問題,只要不遺下垃圾,至於在區間火車,僅得卅多分鐘,食乜嘢呀,落車再食罷了。 搭火車點知邊個站落?路在口邊固然得,但現今科技昌明,只要上網Google便一目了然,只要輸入上落的車站,Google大神便會諭告,你要搭多久,中間在哪站轉車,清清楚楚。Google Map亦至關重要,雖然出發前已規劃路線,但在突發情況下,會修改路線,於是又要靠Google大神打救。這個時候要有兩件法寶:一、RideCase 及 Mount,方便邊踩邊看手機;二、一張可上網的電話卡。 現今無得上網,分分鐘慘過無飯開。出發前找資料,起初計劃租WiFi Router,參考這位網主細心的分析,諗住租DOCOMO的4G,但由於日子不短,費用動輒過千元,於是改為考慮B-mobile旅客版的SIM卡,若以價錢計,未必化算,但若是長途旅行,則比租WiFi Router抵。這SIM卡有兩款──1GB及14日,前者速度快,但限用量,後者速度稍遜,但兩周內任用。今次實地試驗,若然不是上網控,只是基本的打卡、搵路,1GB兩周內都夠用,傳相過相等事,晚上到酒店用WiFi處理吧!另外,在網上找到這個免費WiFi秘笈,供諸公參考。

日本7-Eleven永無止境的創新

一個飯糰的體積由119毫升增至143毫升,有甚麼特別?三文治的包裝塑膠紙,厚度由30微米改成40微米,又有甚麼奧妙?擺貨架變成金字塔型,上窄下闊,又有甚麼原因? 以上問題的答案,盡在日木的7仔。之前看網上文章,以為日本的便利店,Lawson及FamilyMart比7-Eleven大,看完這書後,才知錯了,為甚麼有這個錯覺,原來7仔雖有逾一萬四千個店面,但開店地區只有日本40個都道府縣(行政區),反之另兩間便利店則在全日本遍地開花(頁46),這與7仔的經營策略有關。 7仔由美國移植日本之初,是打着新式中小型零售店的旗號(頁110),希望吸引同一地區的小商戶,如酒舖、米糧行、蔬果店加盟,可以高密度開店,創業時更集中在東京江東地區。有人擔心高密度開店,會出現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情況,總部卻認為便利店的商品非常生活化,並不適用於半徑數百公尺的傳統單位商圈概念,而且更可藉此阻擋競爭對手搶地盤,提高加盟店的團結力量(頁46)。 7-Eleven能夠成為零售之王,秘密就在加盟連鎖(FC)體制。在FC契約中總部與加盟店的地位相等,兩者共生共榮,總部與加盟店分利潤,計算方法可參考書中頁52至54。加盟店的經營,很大程度依靠總部的店面營運顧問(OFC)提供指導,但指導並不是干涉店長日常的運作,OFC的角色及工作模式,第7章有詳細介紹。 外行領導內行,向遭人詬病,但日本7-Eleven能夠闖出一片天,正在於能夠擺脫框框,創造一個全新的物流系統。話說全日本首間7仔開張初期,每日多達70輛貨車送貨,這不是店舖很大,可以展銷很多商品,亦不是店家生意火紅,要不斷補充貨源,這只是每輛車送的貨量太少、太散,以當時16小時營業計算,平均每14分鐘便一輛車送貨,店主每日理貨已疲於奔命。最初的解決方法,是由一間公司送多間公司的貨,後來再將所有貨物集中在一個地方,由中央收單後集中配送。這個現今看來很理所當然的方法,當中牽涉不同公司的利益。中央配送貨物後,另一個重要的革新,是貨車的改造(頁147~149),一來可以控制配送的進度,二來可調整司機的駕駛態度,一舉兩得。 全書最有趣的,莫如第4及第9章。對一般人而言,並不關心便利店背後的運作,最關心的只是可以買到的商品。日本7-Eleven即食食物種類繁多,一個百來円的飯糰,原來大有學問,以前量產型的飯糰,是將炊好的飯急速降溫,然後將飯打鬆,再送入定型機中加餡料定型成飯糰,這種造法最大的問題是,在真空急凍中,米粒間的空氣跑掉了,失去了蓬鬆感;幾經研究,發現先定型,後降溫,飯糰的口感才能媲美現造的。三文治的包裝膠紙加厚,也是為了減緩麵包的乾燥速度,在這個厚度下,水份流失極少,口感自然不會乾巴巴。至於上窄下闊的貨架,一改以往貨架上下同樣深度的弊端,讓顧客較易看到放在最下層的貨物,加上層架微微向前傾斜,令貨品自動向前送,前排永無貨品空缺,方便顧客揀選。 至於店內的櫃員機,背後的故事盡在第10章,完全是日本7-Eleven時時諗計、日日創新的縮影。台灣的7仔,較似日本,貨品、服務的種類均多元化,反觀在不夜城的香港,7仔較黯然失色,點解?

第八日的蟬

這是繼上次松本清張《驛路》,另一個看完電影後再追看小說的例子,但今次有一點不同,除電影、小說外,還看了六集電視劇,這是角田光代的《第八日的蟬》。上次《驛路》小說與電影各有千秋,今次則小說比電影及電視版更值得一看。 《第八日的蟬》小說的結構好有趣,前半是野野宮希和子的日記,以第一身角度述說她與薰從1985年2月3日到1988年9月19日的生活,並以希和子被捕那一日作一個過渡;後半部是以2005年回復惠理菜身份的薰為視點,中間補回20年前逃亡的細節,及希和子被捕受審的情況。返回親生父母身邊的薰並不見得幸福,全家的生活都被「那個女人」破壞了,親子間的疏離無法彌補,薰亦步上「那個女人」的覆轍,戀上有婦之夫及懷孕,對家人說: 你們想問孩子的父親是誰?孩子的父親啊,爸,是個跟你一樣的人,是個不願當父親的人。但我還是要生,我用不着去拐走那個人的小孩,我會一個人把孩子生下來。我們母子會相依為命,今後我們兩人──(頁271) 薰後來踏上回憶之路,重返大豆島,一步一步找回被刻意遺忘的往事片斷,薰在岡山港候船室如此想: 活到第八日的蟬,可以看見別的蟬無法看見的東西。也許並不想看,但是,我想那不全然是糟得非要緊閉雙眼不可的東西(頁303-304)。 其實,我根本甚麼也不想恨。無諭是對那個女人,我的父母,或對我自己的過去。憎恨雖令我輕鬆,卻也將我囚困在狹仄的場所。恨得越深,那個場所便越壓迫我(頁304)。 電影與電視版改編有好有壞,改得好的地方不是太多,當中以野野宮希和子與薰在大田島的影樓拍照這段,電影比電視版改得好。小說中只有上影樓拍照,希和子還盤算下周可以取相,怎知數日後便落網,終身無再踏足小豆島,而薰亦無見到那一張相。電視版中薰經過影樓外,見到放在櫥窗內的照片,才憶起往事。這一點都不合理,希和子已成為全國名人,影樓老闆焉能不識,又怎會放在櫥窗張揚?唯一無改小說的希和子沒有再到影樓。至於電影版,薰與希和子十多年後唯一一次的交會便是在這個影樓,不過是希和子早了五年到影樓攞了唯一一張與薰的合照,而薰則想起當年那個沒有血緣的媽媽是如此愛她。電影亦以此作結局。 小說的結局完全不同,希和子與薰的交會是同時同地──就在薰重回小豆島於岡山港的候船室,一個坐在薰身後、毫不顯眼的歐巴桑,竟然就是希和子,當希和子心中呼喊薰的名字時,薰竟恍惚聽到有人叫她,驀然回首卻無所得,而希和子只見到在陽光剪影下的薰。至於電視版剛好相反,希和子不是在岡山港呆坐消磨時間,而是在港口商店打工,當她見桌上的蟬追出去找薰,薰回頭那刻只見到夕陽剪影下的希和子。 在奈良旅館一幕,看電影還不覺得有問題,一看小說(頁292-296)發覺問題大哉,原本是薰解放心鎖的一個重要時刻,在電影中反而變成是千草訴心曲,效果差天共地,若然沒有這一幕,薰又怎會完全接受千草,又如何認真的看待自己的過去。至於電視版,一點印象也沒有,失敗。電視版另一個敗筆就是千草這個角色,筆墨太少,演譯浮淺,反而電影版中的小池榮子演譯入木三分,甚至比小說更出色。 至於希和子這個角色,電影版的永作博美在廁所中剪掉一把長髮那一幕,極度震撼,加上知道時日無多,在影樓拍照一幕,更令人鼻酸。電視版的檀麗,很久以前已覺得她很嫵媚,特別是她一系列啤酒廣告,但她在劇中演得太用力了,放鬆一點的話,不會比永作博美遜色多少。 我看《第八日的蟬》另一個原因──可能係最重要的原因──是這個故事與《Mother》有點相似,而且《第八日的蟬》電視版與《Mother》幾乎是同一時段播放(前者是2010.3.30至5.4共六集,後者則是2010.4.14至6.23共十一集),但《第八日的蟬》卻未能繼承小說的威力,收視遠不及《Mother》。 三齣戲都各自捧起了一個童星,《第八日的蟬》電視版是小林星蘭,電影版是渡邊木實,而《Mother》則是芦田愛菜。渡邊與小林比拼,渡邊小勝,她亦於去年成為日本最年輕的電影金像獎新人獎得主,甚至獲封天才子役。然而若論天才子役,當今恐怕難有人能與愛菜匹敵。《第八日的蟬》電視版與《Mother》同時公演,小林星蘭完全被愛菜KO,看看同期的廣告約便知曉。小林星蘭不是不可愛,看她咪嘴便萌死人,但比拼演技實在輸了不止一條街。至於渡邊木實,即使拿了一個新人獎(《第八日的蟬》電影版同年還奪得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女配角),限於框架所限,小時候的薰不及長大後的惠理菜重要,飾演薰的童星表演的機會不多。反之《Mother》中的繼美卻貫穿11集,甚至戲份愈來愈重,愛菜可以盡情發揮,集集狂放淚彈,而且笑中有淚,強顏歡笑更惹人憐愛。 洋洋灑灑寫了那麼多廢話,這句才是重點:愛菜是最最最好的子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