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旅遊

德黑蘭睇真啲

若要居高臨下,睇清楚德黑蘭,Azadi Tower是不二之選。去Azadi Tower最好搭的士,Metro都得,不過那一個站落都要行餐死,亦可以在Metro Line 2總站落車轉巴士,咁就係Azadi Tower旁落車,但問題是你唔知應搭哪輛巴士(牌無英文,點估)。Azadi Tower入場費算貴,但物有所值。場內導遊會先帶你睇地庫展館,不過爾爾,毋須浪費太多時間,之後另一個導遊接手,搭電梯上Tower頂。德黑蘭風光,若非污染犀利,應該可一覽無遺,不過現在還見到舊機場Mehrabad International Airport。除了可遠眺市內風光,Tower內亦另有乾坤,在塔頂有樓梯落樓,當日導遊趕收工,自然唔主張我地行樓梯,但一於少理,這才可以欣賞Azadi Tower的內在美。塔底層還有些展館,怱怱忙忙看得不真。 好多人,包括《Lonely Planet》都強烈推薦在展開伊朗遊之前,務必到National Museum一看。去National Museum很簡單,搭Metro在Hassanabad站落車,然後沿大街往東走,沿途商舖都是賣裝修工具,大約走五分鐘便到一個街口,見到指示牌轉左,目的地已在望了。博物館只有一層,內裏的展品集齊全伊朗的精華,但有一些是複製品。展品本身好精采,但博物館對每個展品的說明做得不夠詳細,而且館內氣溫高了一點,可能不怕那些石頭會爛嘛。 離開National Museum往北走七、八分鐘,便到了Glass & Ceramics Museum。館內的展品普普通通,反而此博物館本身的古老大屋更有睇頭,而館方在展覽方式上亦花了不少心思,有時間可以一看。看完博物館,可以到對面街一個麵包店買個餅食,好鬼好味。伊朗的麵包店真的值得幫襯,真材實料,嗜甜者更對胃口。 好多人會將Tehran Bazar及Golestan Palace一齊睇,兩者毗鄰,在Metro Panzdah-e Khordad站落就見到。要特別留意兩者開放時間,後者只開到下午三時,而前者與其他Bazar不同,是沒有午休時間,但亦在下午五時收舖,比其他Bazar早。後者因摸門釘,只能望門興嘆,至於Bazar當然不可放過。叫得Bazar必然夠大,例必迷途,錯有錯着,在外圍找到一檔賣牛雜的店舖,雖然羶味勁,但勝在熱騰騰。 其實逛Bazar比看其他景地更能睇清楚一個城市,或更仔細一點,重點是「逛」,地點不重要。所以我搏命行,竟然又逛到幾條有趣的街。好似離開Glass & Ceramics Museum往北走,在Jomhun-ye Eslami Ave轉左,便是手機AV器材集中地,手機舖成行成市,還有不少人在街邊兜售舊手機,而AV舖以賣HD LCD為主。到Valisar Ave交界時轉往北行,這條街(上圖)多是賣衫,偶爾見到一、兩間舖頭是賣性感內衣,遺憾的是全用厚布遮了門口,未能一窺全豹。若果繼續向前走,便會見到幾個電腦廣場,轉左沿Enqelab Ave往西走,則是一系列書店補習社,皆因德黑蘭大學已不遠了。 總括而言,要睇清楚一個城市,行多啲喇! Azadi Tower門券:RL30000 National Museum門券:RL5000 Glass & Ceramics Museum門券:RL5000

德黑蘭三個旅行團不會去的地點

刨料資時,已將Imam Khomeini Shrine列為必看的地方,若沒有高梅尼,相信亦沒有現代伊朗,如此重要人物,他的靈寢就是如此簡單。去Imam Khomeini Shrine好簡單,就是搭Metro一號線到總站,只需RL1250(若是買雙程票更廉宜RL2250,即1.7港元),車程三十五分鐘左右,一出站就見到一個仍大興土木的清真寺就是目的地。其實這個地方從機場往德黑蘭途中必會經過,所以有些人會先搭Metro到此總站再轉的士,相信車資可以平一點吧! 圍着Imam Khomeini Shrine走半個圈,就找到正門,入口分男女,拉開入口的幕帷,除鞋交給工作人員,然後將隨身物品過X光機及簡單搜身,兵大哥是一個怕羞小伙仔,習慣性問他可否拍照,他禮貌的點頭。上圖左邊的便是高梅尼的靈寢,簡簡單單一個不鏽鋼加上綠色的玻璃,內裏有兩付棺槨,其中一付便是高梅尼的。很多伊朗人輕吻額頂不鏽鋼框,唸唸有辭。除了我影相外,還有不少當地人用手機拍照,有人坐在一旁打瞌睡,亦有小朋友在閒逛。 《Lonely Planet》是如此介紹Imam Khomeini Shrine:often covered with large carpets,and where families have picnics, kids roll coins along the floor and homeless men sleep. The ayatollah wanted his shrine to be a public place where people could enjoy themselves, rather than a mosque where they must behave with reverence.(第130頁)我相信毛主席紀念堂不會有這個情景出現,但我們真的看到有個女人帶着一個籃,似是在此開餐。高梅尼的遺願是如此與眾同樂,而不是以睥睨眼光看黎民,這全是看他的新聞所沒的感覺。 …

Continue reading

伊朗,估唔到咁……

出發之前是有些擔憂──言語不通、伊朗人會好酷、水土不服、治安、衛生等等,搭了十一個鐘飛機,在降落德黑蘭前,妻開始戴頭巾,一切謎底終揭曉。 熱心熱情,估唔到伊朗人咁熱心熱情。第一日在德黑蘭時,搭地鐵去Azadi Tower,在車廂內有位兵大哥雖然不諳英語,但獲悉我們目的地,竟熱心帶我們去轉巴士,還囑咐司機叫我落車,然後揮揮手便離開。另一次,我們在德黑蘭迷路了,遇上一個女孩子,不但教我們下巴士,還與我們一齊乘Shuttle Taxi,帶我們回到酒店。半個月旅程中,常遇到熱心熱情的當地人,不要被他們酷酷的外表欺騙,只要講一句Salam(即Hello),手放胸口點點頭,必定會得到相同的回應,甚至有不少「飛來蜢」──問你從何處來、做甚麼工作,及最多人問鍾唔鍾意伊朗。有時去到一些景點,自己反而變成景點一部分,被不停邀請拍照,上圖在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便是一例,有些熱情的,更會邀請我們到他家作客。如此熱心熱情,若非親歷其景,實難以想像。 潮爆性感,估唔到會與伊朗人扯上關係,但他們真的好Yeah。姑勿論黑頭紗及Chador是否壓制女性,但這片黑布下的風光必然綺媚。逛德黑蘭Bazar(圖)時,看到不少賣內衣的店舖,店員不少是俊俏小伙子,這些內衣款式已算普通,Valiasr Ave上某些店舖有更大膽的貼身衣裝,比Victoria’s Secret的毫不遜色。此外,當地人結婚也穿西式緍紗,而且毫不吝嗇,曾經見過一個新娘,北半球賣大包,看得我目定口呆,不是被大包骾喉,而是為他們的大膽情度嚇親。這可能只是偶一為之,但平常生活亦不是外界想像「清教徒」,以披頭紗為例,不是每一個女士都將縷縷青絲包得密不透風,反而是整個瀏海讓你看得清清楚楚,更有甚者,在這片瀏海花心思,駁髮染髮幾成指定動作,天生麗質加上後天整容(特別是隆鼻,男的女的,整得不亦樂乎),再配一抹艷妝,肯定令你眼前一亮。密實娘姑,是可以嚇親你的。 安泰昇平,估唔到會咁適用形容伊朗。伊朗的治安,百分百比大陸好。在深圳,背囊會掛在胸口,入黑後不會行橫街窄巷;在伊朗,背囊真的是背囊,我亦秉承少走同一條路的原則,大街小巷亂走,即使入黑亦照行如儀。曾見一個當地人,將手袋放在位上便落長途巴講手機,如此放心,大開眼界。去印度時,入清真寺、印度教寺、地鐵,甚至銀行,搜袋搜身是例行工作,保安之嚴,恍如去機場禁區,今次去伊朗,搭地鐵自出自入,影相更是半偷雞半明目。如此安全,行街當然無問題,行街是看一個地方最直接的好方法,邊行邊食的樂趣,更非搭的士、點到點所能享受。原來HD電視已經進軍伊朗,南韓品牌如LG及SAMSUNG最多人買,但日本品牌似有從後趕上之勢。論日常家電如雪櫃等,大陸品牌應是大宗。手提電話亦是一大商品,諾基亞N90、N80,甚至有款是與蜘蛛俠Crossover的(不熟悉手機型號,只是大概)都有得買,價錢一點也不便宜,據聞平均一部手機要500美元,開台費約50美元。至於電腦、Notebook等亦跟上世界主流,Core 2 Duo成行成市。有次搭地鐵,見到有人玩PSP,逛街舖PS3、XBox360都有得買,老翻電影遊戲碟任揀。邊個話伊朗只有宗教狂熱份子?狂換手機的人就多的是。 夜夜笙歌,估唔到會出現在伊朗。正如《Lonely Planet: IRAN》第122頁所説:Nightclubs, dream on,但這並非等於伊朗無夜生活。當然,伊朗的夜生活不算好夜,以各地Bazar為例,因為要遷就祈禱時間,若你下午一時至五時多去,一定望門興嘆,大部分商舖約六時許才營業,做兩個多鐘才休息。至於各大城市的Downtown,因為周五是伊斯蘭教的祈禱日,所以周四晚最熱鬧,十點幾仍是人山人海,到周五變得水靜鵝飛,比我哋大年初一還要靜。若要論夜生活,右圖的食肆真的值得推薦(《Lonely Planet: IRAN》第277頁),它叫Sharzeh Traditional Restaurant,位於設拉子(Shiraz)市集附近,太早去都無用,當日若非有人入內我都找不到,雖然話八時半營業,但九時許才開始落單,再等廿多分鐘才有得食。咁有乜好搞?食餅聽Live Band是也。它專做遊客生意?非也,當日所見,除了我們之外,只有一團約十個外國人,其他全是當地人,而且愈夜愈好生意。食飯聽歌兼聯誼,男女老幼,與我們的生活模式沒有兩樣。 伊朗之行,再一次印證自己孤陋寡聞,以往先入為主的印象,是如此的平面、冇血冇肉。所以,「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是無錯的。

點解去伊朗

自從年初睇完熊貓後,已決定去伊朗。點解要揀伊朗? 周遭的人知道我去伊朗,普遍的反應是「嘩!好危險喎!」就是這些反應,更促使我去伊朗,不是獵奇犯險,而是想看看繼承璀璨波斯歷史的伊朗,究竟是一個甚麼樣的國家。 翻看世界(或精確一點是西方)主流媒體對伊朗的報道,全都是一些政經新聞,而這些新聞塑做的伊朗,只是石油暴發戶、宗教狂熱者、人肉炸彈客等的集中地,現實中的伊朗真的是這樣嗎? 香港的媒體更是不堪,對西方的觀點毫不反芻照單全收,於是一個簡化、平面化的文明古國呈現在號稱有國際視野的香港人眼前。出發前找資料,發覺除了《Lonely Planet》、《土東‧伊朗手繪旅行》及《噴泉、市集、石榴樹—盛夏伊朗紀行》等書有詳盡有用的資料外,香港的不是不甚了了,就是過時片面,較好的已是幾年前亞視拍的《尋找他鄉的故事》其中一集。 「報紙都好信」是我的口頭禪,所以一趟伊朗行,讓我看看這個有血有肉、立體的伊斯蘭國家。

土東‧伊朗手繪旅行

計劃年尾去伊朗,現在已開始睇資料,之前看《我在伊朗長大》及《波斯人:帝國的主人》都是這個緣故,而《伊斯蘭製造:尋找現代伊斯蘭》則是對伊斯蘭這個宗教的興趣,而伊朗剛剛是箇中的代表而已。若論真正的旅遊資訊書籍,真的令人頭痛。 孭背囊去旅行,當然首選背囊友的聖經Lonely Planet,但現在的是2004年版本,不太新。至於中文的,更是少之又少,台灣的Mook曾經有一本,但甚是雜碎。另有一本是大陸中國旅遊出版社的書,資料好似都幾好(只曾在書店翻一翻)。而《土東‧伊朗手繪旅行》則是一本幾另類有趣的旅遊資訊書。 這本書有趣的地方就是它的編排方法,看看這一頁例子,就知道它幾有趣。手寫的字加上作者親繪的圖,起初還要點時間習慣,但看慣了反而比一般印刷的有親切感。此書須是作者的遊記,帶有濃厚的個人怠覺,但當中亦有不少實用的旅遊資訊,特別是女性去一個伊斯蘭國家入鄉隨俗的避忌。在食方面,正如上述的例子,可知作者盡量圖文並茂;至於伊朗境內的無酒精的啤酒及假可樂,更是一絕,而伊朗的主食饟(nun)講得清清楚楚(頁177),包保你無食錯。在住方面,作者的刻苦,真的令人佩服,不過當中有些經驗值得留心。至於行方面,因為作者是從土東過伊朗,再經土耳奇回國,故此有些行程不盡適用,但仍可作個參考。 作者在途中曾遇上不快事,甚至要上庭作證,但她仍認為好人比壞人多,而當地人的慍情令遊人戀戀不忘。作者在書末如是說: 自到台灣之後,有機會,我一定要好好替伊朗說幾句公道話,否則大家一聽到伊朗,只會想到那些西方媒體欲加之罪的形容詞,這麼美麗、善良的國家只是想走一條他們自己的路,不同於西方的路罷了,如果,你仍然用那些帶偏見的形容詞來形它,可不可以請你多去了解它。 這亦是我不滿西方主流媒體報道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