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旅遊

伊斯法罕遺憾(下)

伊斯法罕除了伊瑪目廣場外,還有好些地方好值得去,LP就推薦一條Walking Tour(頁245),這條路比阿茲德的易掌握,我當然偷工減料,改從星期五清真寺開始。星期五清真寺的規模不會比伊瑪目清真寺細,但華麗的情度卻遠遠遜色,反而正因為它不夠華麗,更覺得它down to earth。有關清真寺的歷史,其他書都會有詳盡的資料,我看到的清真寺是一個與眾同樂的地方,好似我這類遊客的大有人在,頭「岳岳」四圍望的多的是;亦見好多當地的學生在拍照寫生,有男有女,性別界線不似外人看那麼嚴;當然還有人虔誠的禱告,大家各忙各,互不相干。 一如其他地方的大清真寺,星期五清真寺外是一個市集,適逄周四,人頭湧湧,這與周五真是天淵之別,周五的伊朗,雖不致無飯開,但九成店舖都會關門休息,比我們過農曆年還要靜,我就試過因錯過周四兌錢,搞到幾乎無錢買車票。周四的市集是睇人的好地方,或是一大班女人,或是闔府大小,齊齊出動去Shopping,這與香港或全球各地的沒絲毫分別。星期五清真寺外的市集比較Local,絕大部分遊客會光顧伊瑪目廣場外的市集,該市集亦是伊朗國內所見的較旅遊化的一個,要買手信紀念品開心果番紅花鳥結糖,真是不二之選,毋須回到德黑蘭才血拼,否則會好似我般後悔,有些手信在德黑蘭竟然找不到,失策! 離開星期五清真寺,經過簡陋的禽鳥市場,轉入一條小街,看兩個景點:Minaret of the Mosque of Ali和Mausoleum of Harun Vilayet。前者的宣禮塔,在街頭已經見到,而我在星期五清真寺遇到那班寫生的學生,竟然亦轉移陣地到這個小小的清真寺繼續做功課。高高的宣禮塔固然矚目,但Harun Vilayet陵墓外的壁畫更有特色,四個伊朗當代要人盡在此,當中當然包括柯梅尼(上大圖)。雖然這兩個地點不大,甚至有些簡陋,但我覺得這才是簡樸真實的伊朗。 沿着這條小路走,兩旁都是一些殘破的兩層高木房子,及街邊泊滿一些早應報銷的舊車子。之前看資料已知道伊朗多舊車,有兩個原因:油平及車貴,前者令車主毋須太介懷車太食油,橫豎用油成本太高;後者則不是每個車主都有能力換車,惟有將舊車修修補補、勉為其難繼續上路。現在經濟情況開始改善,逐漸多一些新車,不過仍是以中韓車為主。 走小路另一個收穫就是見到一些家電批發店,之前在德黑蘭的AV街看到一些貴價影音器材,而今次見的則是普通家電,如雪櫃洗衣機迷你HiFi等等,日韓牌子當然榜上有名,然而大陸品牌也廁身其中,更是大宗。嘿嘿!在大陸暗助伊朗發展核技術之前,相信大陸貨已攻佔這個龐大的市場。其實大陸貨在伊朗應該幾普遍,除了車及家電外,在遊客市集的紀念品、普通市場的家用品如髮夾毛衣插頭等,及巷弄間的鳳凰牌單車都有大陸客的蹤影。 伊斯法罕有兩景點比較少遊人去看,一個是Manar Jomban(即Shaking Minarets),另一個是 Ateshkadeh-ye Esfahan。佩瑜老師都有提及Manar Jomban,這個景點其中一個特色當然是這兩個會搖晃的宣經塔,售票處大大隻字寫為了安全之故,要由工作人員去搖個塔,每個鐘一次,所以錯過就要乖乖的等了。正因為要等,所以就出現這個景點第二個特色,就是外國遊客變了當地人的焦點,不是找你聊天,便是拉你合照,這個妹妹就是在這裏拍到的,我幫這家人拍了很多照片,他們還邀請我們去家作客。 至於Ateshkadeh-ye Esfahan更少外個遊客,它離開Manar Jomban兩公里,我們傻傻的走了廿多分鐘,其實可以搭去Manar Jomban同一輛巴士,往西約四個站左右,慳點腳骨力,留待上Ateshkadeh-ye用。Ateshkadeh-ye是在一個小山丘上的遺迹,它曾經是祆教的廟宇,現在只剩下泥磚頹垣,靜躺黃土上。十分鐘上山路不易走,但無敵景觀值回票價,這亦是其主要賣點。伊斯法罕全景盡收眼簾,Zayandeh River靜靜的在右面蜿蜒而過,Ateshkadeh-ye山下的公園成為當地人野餐勝地,蔚為奇觀。 至於何為「遺憾」,全因三件事。 在伊瑪目廣場附近有一個景點,叫四十柱宮,即Chehel Sotun Palace。這個由木造的宮殿,其實只有二十條柱,為何會叫四十柱宮,皆因另外二十條柱是水中倒影。不幸的是,當日殿前水池乾了,四十柱宮變回二十柱,我真想問售票處回水,至少退一半都好,此是遺憾之一。雖然無了二十條柱,但殿內的壁畫卻有驚喜。兩旁的小室留有舊時代的春宮圖,露點已是小兒科,公然宣淫更令人咋舌。其實伊朗在某些事情上的容忍度,比大家想像的高,春宮畫是其一,Jolfa區的聖堂是另一例。 Jolfa區是一個有趣的地方,它是伊朗境內少有的天主教教堂的地方,這個亞美尼亞人聚居的社區,多座教堂代表他們毋忘本源,同時又反映伊朗當局某個情度的容忍。這些教堂是一個重點必看的景點,但我約下午三時許到Jolfa區時,這些教堂全關門了,我望門興嘆,只可用相機遠遠的拍下教堂的屋頂,這是遺憾之二! 伊斯法罕除了這個世界文化遺產的伊瑪目廣場外,最有有名的就是橋,之前提過的三十三孔橋就是其中之一,Zayandeh River上還有幾條橋,但留在伊斯法罕的時間比原本的計劃少了一日,於是行程高度壓縮,竟然忘了去看橋,這真是一個難以接受的錯誤,特別是搭車去巴士站離開伊斯法罕時,經過Chubi Bridge才知自己漏了一個如此美麗的景點,搥胸悔恨,這是遺憾之三。 星期五清真寺門券:RL5000 Shaking Minarets門券:RL5000 Ateshkadeh-ye Esfahan門券:RL2000 Chehel Sotun Palace門券:RL5000 p.s. 原來這是第500篇,值得一記!

伊斯法罕遺憾(上)

每次旅行,或多或少會有些遺憾。十多年前去絲路,到了北疆邊陲的阿勒泰,只因銀根短絀及怕坐吉甫車而過門不入喀納斯;上年去了大熊貓故鄉臥龍,只因時間看似緊迫而沒有留下來當義工,現在一個已沒有當年的原始古樸,另一個則毀於大地震,留下的只是一個一個遺憾。 從阿茲德到伊斯法罕(Esfahan)坐大巴,車程約四個鐘,於阿茲德早上九時許上車,停停行行兜兜客,下午二時許到伊斯法罕城東的Jey Minibus Terminal,打的到酒店安頓好已是下午三時許了。入住的酒店不是甚麼星級酒店,甚至有點舊,但勝在地點適中,從酒店的露台,在樹梢間隙外望,可以見到伊斯法罕其中一個主要地標──三十三孔橋(Si-o-Seh Bridge),在伊斯法罕四日,每天都會經過三十三孔橋三、四次,有幸看到這地標早午晚不同的風貌。看三十三孔橋要連Zayandeh River一齊欣賞,有人在橋旁划艇仔,生意不俗;有人在橋躉下的茶室打躉,生意更是火熱;但更多人坐在橋上曬曬日光/月光吹水。橋上沒有太多人工的裝飾,若要一窺全豹就要沿河走走,順道看看當地釣魚郎的工夫,不少人更在河畔草地野餐搵周公。 要數伊斯法罕最重要的景點,非伊瑪目廣場(Meidan Imam)莫屬。伊瑪目廣場是伊朗其中一個世界文化遺產,亦是今趟旅行其中一個重要景點之一。不過,可能是出發前看了很多相關的資料,情況與泰姬陵有點相似,就是到了場見到實景時,反而沒有了驚喜的感覺。若論波斯波利斯是一種沉澱歷史的樸實之美,那麼伊瑪目廣場則是一種華麗細緻的藝術之媚。一個長方形的廣場,三個重要的景點都在偏南位置,但要看廣場全景,就要往北面在Bazar-e Bozorg入口側的Qeysarieh Tea Shop,這亦是整個廣場中唯一一個可以上二樓的地方,茶室分戶內戶外,室內當然較暖和,大部分外國遊客都是選擇坐在室內,但要睇靚景當然要揀室外了,這還可以避一避濃濃的水煙味。茶室的消費不算太高,兩人份茶錢收RL20000,食份甜餅(一碟六件)就RL30000,若在黃昏時分到此歎茶,真的值回茶錢,難怪LP都極力推薦。 茶室可以看伊瑪目廣場全景,但要仔細品嘗箇中美麗,就要走近看了。羅特非拉清真寺(Sheikh Lotfollah Mosque)是我看過的最美的清真寺,有人稱之為藍色清真寺,真是極之貼切。這個清真寺沒有宣禮塔、庭中院,只有一大片藍──鈷藍湛藍品藍蔚藍波斯藍孔雀藍海軍藍,舉目皆藍。如遇到好天氣,午後陽光從圓拱型屋頂的窗櫺透入寺內,打在大理石砌的馬賽克牆上,那片藍加上一柱光,過濾寺外市集的擾擾攘攘。這個清真寺其實好細,可以怱怱一瞥,但這片寧謐卻令人佇足。 伊瑪目清真寺(Imam Mosque)是另一個佇足消磨的地方,它的大門雖與廣場平行,但入門後要靠右拐約四十五度,因為要朝看聖地麥加之故。能放在世界文化遺迹中的清真寺,自然不同凡響,建築固然宏偉,空間當然闊大,用料必然名貴,最令人意外的是竟然有駐寺導遊,而且還是青春少艾,Wow!當同行的南韓團(他們見到我也以為是同鄉)離開後,寺內回復清幽,悠閒蹓躂,輕踏回音石,借用靚廁所,在其後花園,坐在導遊偷閒的位子,曬曬晌午的陽光,暖暖凍僵的手腳,然後往下一站Ali Qaqu Palace。 若茶室是伊瑪目廣場制空點,那麼阿里卡普宮(Ali Qaqu Palace)則是另一個更高的位置觀賞廣場。Ali Qaqu Palace是廣場唯一一個景點有鷹架維修,但這無損它優越的景觀,可以正面欣賞藍色清真寺華麗的圓拱型屋頂,而伊瑪目清真寺則在其右,遺憾當時開始日落背光,影的相見不得人。Ali Qaqu Palace三樓平台正在修復中,其高聳的木柱仍原汁原味矗立,但論最有味的,當然要數上多幾層樓的壁畫。若非職員提點,我們不知道原來還有另一層開放,這亦是Ali Qaqu Palace最精采的地方,六樓本是音樂廳,牆壁天花的裝飾正好呼應這個功能。除了向上望外,還要往下看,Ali Qaqu Palace的樓梯全是馬賽克,顏色則有別以往所見的齋藍色,而是多了一點黃,搶眼! 阿茲德往伊斯法罕大車:RL35000 打的往酒店:RL30000 Sheikh Lotfollah Mosque門券:RL4000 Imam Mosque門券:RL5000 Ali Qapu Palace門券:RL5000

迷失在阿茲德的……(下)

在阿茲德,第二件令人迷失的就是天氣。在設拉子及波斯波利斯時,陽光璀璨,雖見當地人都穿長袖衫亦不以為然,到阿茲德後亦一如既往,輕衣一襲四處逛,怎知我錯了,並了解到甚麼叫一雨成冬。 阿茲德除了市內的舊城區外,最值得看的全在城市,我地包了車連司機兼導遊到城外玩一日,上車時已開始細雨霏霏,亦以為是小事一件,但出到城外時就發覺自己錯得多離譜。當日第一站是Saryazd,甫下車寒風冷雨撲面來,四周空蕩蕩的,雖有些地方曾稍作修復,但昔日的繁華,淪為了今日的頹亘敗瓦,本來應該多逛一點、影多兩張相,但實在太凍了,草草拍了三、四張相就上車,白白浪費了這個地方。 到第二站Kharanaq時,天氣更是惡劣,看見車頭玻璃似是結了霜,風瀟瀟兮雨水寒,站在嶄新的Caravanserai內,寒氣仍是從心內滲出來。Caravanserai雖已修復了,但徒具空殼,這個旅館不是空空的,就是在天窗下曬地氈,反而上天台遠眺Kharanaq的風景來得更有趣。Kharanaq有逾千年歷史,當中很多地方只剩下一幅土牆,除Caravanserai修復了之外,Shaking Minaret是一個有趣的景點,其有趣之處是你可以爬入塔內搖,大前提是你爬到入去,體型健碩一點都無法塞入這條窄長的樓梯內。據妻子說(呵呵,我如此健碩,當然爬不上去),塔頂的風光真的不賴,不過因人奀力細,搖不動這個泥磚塔。經過一輪折騰,加上雨過天灰矇,身上的寒氣才有點消退,但到了一個叫Old Bridge的灌溉渠的地方時,因為空曠之故而寒風颯颯,妻大膽走過橋看看,而我則站在橋下看她。 離開Kharanaq,下一站便是今日的重點Chak Chak。伊朗並不是由始而今都是信伊斯蘭教的,其前身波斯是信祆(音軒,切記是從「天」旁)教,又稱拜火教,即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明教,而Chak Chak則是祆教的聖地。據說在公元637年一位薩珊(Sassanid Empire)的末代公主逃難至此,因為缺水,公主用手杖輕搞石壁,水便從壁上冉冉而下,一點一滴,淅淅瀝瀝,而Chak Chak就是形容這個聲音。走上幾段之字形斜坡,再行四、五十級樓梯,推開一個無鎖的鐵閘,終於見到Pir-e-Sabz Fire Temple,這是Chak Chak重中之重,兩度沉重的大門鋪上一大片的金屬片,上面有兩個波斯戰士迎面佇立,入廟前要除鞋,另因地濕之故,大肚腩導遊忠告連襪都要除,赤腳走在又濕又凍的石地上,真的由腳心凍到上心口。 稱之為廟其實並不準確,正確一點是一棵大樹撐在山洞內,於洞口加上兩度大門而己,內裏沒有堆金砌銀,沒有穿鑿附會,樸實無華的只有一大一小的火爐,拜火教的聖火就在此了,水沿著洞壁洞頂點點滴滴流下來,職員見有客到特別為我們在大火盆內添油,令火勢更旺盛。這裏與市內的Fire Temple Ateshkadeh一樣,毋須入場費,只是自發添香油錢而已。安坐廟內,靜聽淅瀝水聲,內心莫名地安靜了,或許這與簷前雨滴、水敲盤石一樣有安魂的效果吧!但安靜的心難敵驛動的行程,遑論勁寒的天氣,本來正常是五點多才回城,我們未夠三點便回到酒店,沖個熱涼入被窩取暖。 假如之前兩個迷失是空間與溫度的問題,最後一個迷失就是甜品。之前在德黑蘭及設拉子經常食到的Kabab,在阿茲德竟然蹤杳。但最令人惦念的,是阿茲德的甜品,在Amir Chakhmaq Complex附近有兩間店舖,其中是買雪糕,口味之古怪,匪夷所思,當中以開心果雪糕最正,坐在雪糕店內,邊看著電視邊一啖啖的品嘗異地特色,可一不可再的經驗。另一間甜品店,LP沒有介紹,但見人頭湧湧,當地人都大盒小盒的離開,店內更掛有現今最高精神領袖 Ali Khāmene 光顧時所拍的照片。我買了一盒雜錦,當中有開心果、椰絲、杏仁味,雖然極甜,但正是這個甜味,不單留在齒顂,還在方寸中留香。當日入貨時,有一個美國旅行團(唔知他們點入境)在店內,請他們食無不豎起拇指讚好。不論你的政治立場偏見,味道,是可以打通人的心脾腸胃。 包車:RL250000 Kharanaq Caravanserai門券:RL3000 Kharanaq Shaking Minaret門券:RL3000 Chak Chak捐獻:RL5000

迷失在阿茲德的……(上)

魂魄仍縈繞波斯波利斯之際,又要轉移地點,往阿茲德(Yazd)去也。 從設拉子往阿茲德,大部分會選搭大巴,但若要看途中Abarqu兩個景點冰屋及古樹,就要包車了。冰屋(Ice House)有大有細,這與屋主的身家成正比,最大的高20米,呈雪糕筒型,此建築又反映當地人傳統智慧,藉着晚間低溫,潑水成冰,然後放入冰屋,冰屋內是一個圓錐型深坑,雪糕筒型屋頂雖開了天窗,但無捐屋內低溫,冬天蓄冰夏天享,不過當日參觀的已變成垃圾房。 若冰屋是半休止的建築,那麼4000年的古柏樹就依然綠意盎然。第一次看到這棵古樹並不是在LP上,而是伊朗外交部的新聞稿,一棵樹可以上政府網頁,真的唔少嘢。第一眼看到這棵樹的感覺是「嘩!好高」,並且立即聯想到宮崎駿的《天空之城》及《龍貓》中的樹王,真的!雖然樹冠非闊大型,但已足以遮蔭,當日便見到一班鬼佬席地野餐,其樂無窮。古柏樹望似一棵,細看才知它由多棵樹幹合抱,雖有枯洞仍無損生機。在古柏樹四周,塵土飛揚,似是大興土木,不知是否堆砌配套設施。作為設拉子及阿茲德之間的中途站,食午飯之餘還有一棵靚古樹,真值得一停。 包車的好處,就是有景睇,兼有餐好飯食,不會好似搭大巴般要咬乾糧。午飯離開Abarqu後,是一段段又上又落、曲曲折折的山路,全程七小時,雖然坐到屁股痛,但中途可隨時落車舒展肋骨。據聞,若可以湊足四個人,亦可以包一輛的士,價錢約每人25美元。包車另一好處,就是可以直接到我計劃入住的旅館──大名鼎鼎的Silk Road Hotel。若非有人帶路,入Silk Road Hotel前的小巷真的要三思。不過,睇完房後發覺不是太合適,因為房內的廁所實在太細,惟有去Silk Road Hotel的姊妹店Orient Hotel,兩者除了價錢有異外,分別不算太大。若要認真計,Silk Road Hotel內的貓比Orient Hotel的平易近人,甚至到有點老實不客氣,樓下的為食貓便是其中一例。 在阿茲德,最容易令人迷失的,當然是在逛舊城的時候。《Lonely Planet》是如此形容這個節目:Get Lost in Yazd Walking Tour, Duration: three to five hours, depending on how often you get lost(頁262)。如果真的跟足LP的指示去逛舊城區,那麼百分之一百會Lost in Old City。逛完星期五清真寺後從側門出,然後左拐右轉,毋須三個路口就會迷路。恍如盲頭烏蠅般前撞後碰,找了半個鐘都找不到目的地,在一所女校前看地圖時,剛巧是放學時候,天下女生一樣嘈,幸運遇到兩個女生主動帶我們走出這個迷城,其中一個女生雖然已有一支筆作禮物,竟還覬覦我掛在相機袋的匙扣,反而另一個女生不停制止同學。小女生帶我們回到星期五清真寺,惟有重新走一次。 當局可能知道舊城區實在太易迷途,所以在星期五清真寺外有牌指路,毋須跟着LP走,而且指示清晰,應該不會迷途了。走了十多分鐘,便才到Heidarzadeh Coin Museum、Khan-e Lari及Alexander’s Prison。當中以Heidarzadeh Coin Museum最好睇,這個錢幣博物館是在一幢當地古老大宅內,除了展示不同時代的錢幣外,其將古老大宅修復更是可觀,廚房的灶頭儲物室柴房標示得一清二楚,你還可以站在風塔下感受這個傳統智慧在夏天是如此此重要,高高的塔將風冷卻導入屋內,甚至直通地庫,所以地庫也是涼颼颼的,而Silk Road Hotel的大房設在地庫估計也是這個原因吧!Khan-e Lari的賣點是古宅,但整體修復說明都不及Khan-e Lari。至於Alexander’s Prison就更不堪,除了外表還可以呃到人外,內裏實在太殘舊,只是地庫改裝成茶座較有趣。 我的迷途之旅還未完結。依LP的規劃,這個逛舊城行只是走了一半,下半程是找一個綠白框的鐵門,爬上天台憑高遠眺蒦城區,但左尋右覓作不見這個鐵門,有個單車老伯(他騎的單車是Made in China)見我們看地圖,竟自告奮勇帶路。原來這個鐵門曾經路過,就是上午那所女校附近,兩個女生帶我們曾經過的,只是當時並無留意。看完後便是離開舊城區,因擔心天黑(已四時多,太陽伯伯就快落山了)所以不依LP走,怎料又不知走到甚麼地方,摸了一輪才回到Amir Chakhmaq Complex。 包車(從設拉子往阿茲德):US80 …

Continue reading

波斯……真係好多貓

遊伊朗,多驚喜,數當中之最,非貓口眾多莫屬。 以往外遊,除了日本較多機會見到貓迹外,其他地方都是貓蹤杳杳,但今次在伊朗,家貓野貓多的是,反而狗較少見。 若講玩貓玩得最開心,當然首選阿茲德(Yazd)的Silk Road Hotel,幾隻看門貓自出自入,毫不怕人,上圖的為食貓便是其中之一,牠趁我離開去廁所時食我口水尾,真斗膽!

Persepolis

此Persepolis非漫畫《我在伊朗長大》,而是波斯帝國的古首都波斯波利斯。 今趟伊朗行程中,會看到三個世界文化遺產,其中兩個會一日之內看哂,一個是Pasargadae,另一個就是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 在設拉子包了一輛車連導遊,早上八時出發,原本導遊安排Perspolis是第一站,好處是早上人比較少,但我已預備另一個上午再遊Persepolis,所以改變行程,先去最遠的Pasargadae,車程約兩小時,正常是行高速公路,但導遊先生知道我愛影相,改行舊路。舊路並不等於路況差,只是無高速公路般又直又快而已,換來的是亮麗的農稼景象,路旁的樹添上一捺鵝黃,近看崢嶸的山巒,訴說歲月的故事。 若以中國大陸的標準,Pasargadae是很簡陋,在景點外沒有店舖兜售各款紀念品,景點內亦沒有甚麼奢華的裝飾建設。如果本是爛石一堆,它現在仍是一堆爛石,適當的修復是有的,但不會有甚麼人工的雕砌。Pasargadae最出名的是居魯士(Cyrus the Great)之墓,車停在售票處已可遠眺五層高的墓地,是如此直接坦蕩蕩放在你眼前。與之前看的圖片比較,居魯士之墓四周的鷹架已經少了很多,估計距全部拆除不遠了。一代梟雄的靈寢就是如此簡單,他的豪言「Do not therefore grudge me this little earth that covers my body」,為樸實的白色大理石添上光彩。居魯士的偉大固然是釋放巴比倫之囚,但Cyrus Cylinder的前瞻及偉大,放諸現今亦不見落伍。Pasargadae還有其他景點,但論可觀性真的不及居魯士之墓,Private Palace有些浮雕都甚有趣,修復了的大柱令人不禁聯想這個波斯起家的宏偉。 是日第二站Naqsh-e Rostam,距Pasargadae約個半鐘,但去波斯波利斯僅需約10分鐘車程。之前的藍天白雲,到達Naqsh-e Rostam時已變得烏雲密布,沒有陽光,溫度驟降。簡單而言,Naqsh-e Rostam是看四個波斯皇帝的靈寢,他們的靈寢是在懸崖上開鑿一個洞穴,看資料相時以為不甚之之,怎知見到實景才感受到靈墓位置之高,若沒有工具是無法爬上的。其十字型的外觀固然矚目,但靈墓四周的浮雕更是精采,Faravahar放在顯著的位置,下方是恭敬的皇帝,而托起皇帝的侍從人數,就反映該皇帝統治下的領域有多大,亦由此推測此靈寢的哪一個皇帝。在靈寢右方是Kaba Zartosht,有說是拜火廟,亦有說是一個日規或是藏寶室,四四方方的外型,兀突的深埋地下,與四個皇陵有點不襯。 若說Pasargadae居魯士之墓及Naqsh-e Rostam是美味的前菜,Persepolis則是豐盛的大餐。若只是一日行程,留在Persepolis只有半天,可能是上午,又可能是下午,食午飯的地方應該是在Persepolis附近。如此重要的世遺,山水迢迢來到,只留半天怎足夠,況且遇上天氣不佳更是令人氣結,所以找旅行社時已同時安排另一個半天,兩個半天,勉強可以逛一逛。亦幸好有另一個半天,食完午飯後,Persepolis烏雲還未散去,雖無艷陽煎熬,但影相卻若有所失。 Persepolis是波斯帝國的明珠,在設拉子時碰到從北京到伊朗公幹的中石化員工,他們形容Persepolis似北京的圓明園,一時三刻有點怪怪的感覺。遊圓明園已是十多年前的事,雖然兩者外表都是一堆頹垣,但兩者相距逾兩千年,兩千年前精緻的手工,豪邁的造型,成就超越時空,圓明園雖美亦難抗衡。 進入Persepolis是一度Grand Stairway,它不似吳哥的樓梯,要你匍匐而上,氣喘心顫,反而是一細級一細級,氣定神閒。步上皇宮,先入眼簾的,肯定是萬國門(或正式稱Xerxes’ Gateway,上大圖),一對巨型有有翼公牛鎮守大門,震攝朝拜者,穿過萬國門,是幾條修復了的石柱,柱頭是背對背屈膝的公牛,而波斯波利斯的象徵──鷹首獅首像亦在不遠處。 若要看波斯波利斯的全貌,非要爬上半山的位置,在波斯波利斯後有兩個半山的陵墓,Tomb of Artaxerxes II的位置較正中,若有一個Wide Angle應該可以拍個全景。我比較鍾意Tomb of Artaxerxes III前的小山丘,位置雖然較斜,但毋須用Wide Angle,即相不會太變型,而且較見到Persepolis的深度。要爬上這兩個山腰位置,當然要多一點時間,所以若只有半天怎足夠。 波斯波利斯當然要仔細看,將個頭放近浮雕看,特別是Apadana Staircase的浮雕,精采之處是一個個被臣伏的國家,派出使者,千里奔波帶著土產,來到波斯波利斯,樓梯就是向世人炫耀這個豐功偉迹。只要你看得仔細,這個使節來自哪個國家,有甚麼貢品,好似印度就最好認,衣衫特別嘛!貢品中以獅子、大象最明顯。這幅國寶級浮雕現在一個大簷篷下,免被日曬雨淋,對國寶是好,但影相就無咁靚了。 但若論最愛的浮雕,非獅子噬公牛莫屬。有說獅子是代表生意盎然的春天,替代了冬寒肅殺的公牛。這個浮雕在Persepolis隨處可見,但完整無隙的不多,靚靚的都被人摸得光滑。現在Blog的Header圖片便是猏子噬牛。 在Persepolis內並不是所有地方都是頹垣爛石,當局修復了其中一個地方Haremsara,展現當年建築的特色,並闢作博物館,但收費與Persepolis一樣,有點物無所值,不過是在包車費內,所以一看無妨。博物館旁有個小賣部,看到一本好正的書,講伊朗的古迹現況及修復想像圖,做得好仔細,一分錢一分貨,該書索價160元美金,得個恨字。 包車一日司機連導遊(包景點入場費):US90 包車半日:US30 Pasargadae門券:RL5000 Naqsh-e Rostam門券:RL5000 Persepolis門券:RL5000 Haremsara(Museum)門券:RL5000

遠征設拉子

離開德黑蘭,往南部古城設拉子(Shiraz)。原本計劃是搭飛機,看資料僅Air Iran一日就有五班機,機票亦不是太貴,只是RL3950000(即39.5美金左右),最重要是機程只有約兩個鐘。我周二去到德黑蘭,第一時間去買機票,但旅行社話全部爆棚,即使是其他航空公司都一樣,最快要到周五才有位,Air Iran仲誇張,Book到下旬。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搭巴士,車程是14個鐘! 人老了,骨頭硬了,要坐14個鐘真的好攞命,但無得揀,惟有安慰自己慳番一晚酒店錢。伊朗的長途巴甚新(當然有舊巴士,但正常的遊客不會揀嘛),資料說首選Volvo,我搭的是Scania,即使是以前劣評如潮的Benz車亦不俗,公路狀況更是無可挑剔,與香港的比較毫不輸蝕。長途巴晚上七時開,約凌晨二時到伊斯法罕(Esfahan),早上約九時到設拉子,中途當然會停車,讓司機乘客去廁所伸展肋骨,其中一個中途站甚有規模,內裏還有祈禱室。車程長固然辛苦,但最令我吃不消是車廂內太熱。當地人可能怕凍不怕熱,空調不是無開,就是噴暖氣,14個鐘車程我只穿一件T恤,這個情況在之後幾程長途巴都一再發生。 巴士準時到逹設拉子,安頓好行李,預約了明日到Persepolis導遊,便開始市內遊。第一站是位於市中心的Agr-e Karim Khan,起初以為它有點似印度德里的Red Fort,但逛完才發覺規模分別極大。Agr-e Karim Khan很多地方仍在修復中,當中以其中一個城樓因澡堂的去水系統引致地陷而變成斜樓最有趣(上圖),其他地方已經印象不深刻了,若果他日可以容許遊人上城牆就更好,難得有一個高點看設拉子嘛。 在Agr-e Karim Khan對面是Bagh-e Nazar,又是另一個古老建築,建築物本身比園內Pars Museum的展品更有趣,六角形的建築,漂亮的瓷畫,周遭是一株株橙樹,還有三、四隻悠閒的肥貓,當是行程中暫休的好地點。 伊朗遊其中一個重要景點,當然是每一個城市的Bazar。設拉子的Bazar在Agr-e Karim Khan附近,要逛好方便,但逛的時間好重要,若要看景,早上就最好,晨光剛好穿過Bazar頂的氣洞,一個個光柱甚漂亮:若要看人,就要下午五時許了,當地人慣在下午祈禱後才出動,所以想看人生百態下午五時後喇!逛Bazar例牌迷途,要找某店舖是有點難度,此Bazar大部分店舖是做當地人生意,遊客要血拼,無問題,這類店舖集中在一個庭院內,豐儉由人,但若想買一些波斯波利斯的石頭擺設鑰匙扣等,就不要忍手,價錢與伊斯法罕應相差不遠,最重要是我在德黑蘭找不到,我還大安旨意,以為在德黑蘭乜都有,回到德黑蘭才好似癲佬般搵手信,失敗! 在Bazar附近有幾個景點,當中以Madraseh-ye Khan最有趣,理論上它不是一個旅遊景點,而是一所學校,所以門口並無任何指示,搵了幾次都是過門而不知,幸好有一名貌似教士的人入內,職員見到我地,便對我地點頭招手,小費少不了,但外貌破爛的Madraseh-ye Khan,庭院甚為整潔,兩株大大的椰棗樹,熟透的椰棗吸引不少雀鳥啄食。另一個Masjed-e Vakil(Vakil清真寺),下午四時後參觀較好,日落西斜,倒影照在庭院的水池中,甚是漂亮,而四十八條柱的Paryer Hall更是表達甚麼叫簡單就是美,若能安坐庭院,靜看虔誠禱告,淋浴落日餘暉,感受市集中的寂寥,或許是一種奢侈。在Masjed-e Vakil旁是Hammam-e Vakil,前身是一座古老浴堂,據聞曾改建成餐廳,但因廚房對古老建築破壞太大而關閉,最近才重開,並變成一座地毯博物館。一如其他好多地方,建築物本身比它的展品更有趣,我無去德黑蘭的地毯博物館,但設拉子的一定不甚精彩。 有說在伊朗有兩本書是家家必備的,除了可蘭經外,另一本就是Hafez的詩集,他的地位有點似中國的李白杜甫般家傳戶曉,它的詩所有伊朗人必會誦讀。他的墓就在設拉子,白色的大理石橫亙在白色的石亭中,四周一株株參天的松柏,人潮如湧,很多人以摸Hafez的墓為樂,使我想起在成都文殊院中的福字,逢人必摸。原本我只是一個遊客,四處走走看看,怎料不知不覺成了風景的一部分,有不少人與我聊天拍照,其中一個大叔是從伊拉克來的,向我極力推薦巴格達,說巴格達不是外傳般混亂危險。 Bagh-e Eram的入場費比波斯波利斯貴上好多倍,其中一個原因是它是私人的。應該怎樣形容Bagh-e Eram?如果你不是太疲累,又是在春天到此閒逛,它會是一個吸引的大公園,園中的大屋不是最有趣的地方,即使不少明信片以此為對象,我反而覺得園中的植物更是誘人,不管是不同形態的松柏,還是高高的椰棗樹,又或者是不同的花卉,加上一大片玫瑰園,春天應該好美。奈何我當日太疲累,又已是深秋時分,Bagh-e Eram的美大打折扣。 若論美,設拉子的外圍,才是今趟伊朗行的重點。 往Shiraz長途巴:RL1050000 Agr-e Karim Khan門券:RL2000 Pars Museum門券:RL3000 Masjed-e Vakil門券:RL5000 Hammam-e Vakil門券:RL3000 Hafez Tomb門券:RL3000 Bagh-e Eram門券:RL4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