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旅遊

病在西藏

去旅行最忌途中身體不適,今次去西藏更是高度戒備,出發前去睇醫生開藥,高山反應不能小覷嘛!結果還是病倒了,不過不是高山症,而是腸胃不適。 入藏前已找了這間青年旅舍,除了房租夠平外,最重要它另一個售點──在房中可以看到布達拉宮。其實旅舍還有一大特色,就是牆上塗鴉多。塗鴉內容種類繁多,感性為主,但仍一些有用的資訊,如上圖中的食經。牛排好不好食好主觀,但其中一句「不合廣東人口味」不甚順眼,於是決心一試。 其實雪域餐廳好出名,之前已諗住去,不過見完食經後真點去試而已。雪域做慣遊客生意,好多細節做得不俗,例如放下杯暖水,侍應好細心將杯耳轉到客人的慣用手,不過後來發現是個別侍應的功夫。點菜當然少不了牦牛扒,,另有一個驚喜,就是餐牌上的甜茶,竟是我倆鍾意的Masala Tea,味道夠正宗,要挑剔就是奶的比例高了些,茶味反而唔夠,不過這只是個人口味,自己煮慣較濃。晚餐的主角當然是牦牛扒,扒本身不俗,但衰在自己不留神,自自然然的將在香港的習慣搬到拉薩──牛扒五成熟,有血水更好。這是要付出代價的。 當晚開始腹瀉,每兩個鐘就要坐在馬桶上,如錢塘江大潮洶湧而出,毋須食高山症藥已能排水。這個情況維持了一日半,後來加上胃痛,痛到嘔,嘔了三次,本來已無乜食嘢的胃都空空如也。 雖然第二日似乎好轉,身體仍虛弱,雖勉強上路往山南,精神不振,沿途都無乜落車攞相機影相,真的浪費了租車錢。去山南那晚,在賓館食,等了45金鐘食卻只花了15分鐘,而且只是食了少少粥水。身體狀況實在不好,於是將5日的行程,修改成3日,於棄了珠峰。 出發前雖然不是太擔心高山反應,但還是配定藥,以備無患。搭火車經過唐古拉山口懵然不知,租車3日經過幾個逾5000米的山口,沒有甚麼高原反應,只感到大風好凍,唯一頭會痛的時候就是發嬲時,所以去珠峰應該無乜問題,只是擔心難搵廁所。 這個肚痾的故事還有下集,妻對那個牦牛扒都好有興趣,吸收我的慘痛教訓,加上其習慣,再食那個扒時是要十成熟,結果都要痾,不過只是痾了三次。三次對日半,這可能是全熟與半熟的分別。 提外話: 旅舍牆上的大字報,內容繁多,上圖只是我覺得最精采的一部分,除了食經外,請留意食經上那兩行字,好鬼正呀!

Home Sweet Home

夢寐以求的西藏行,竟是提早兩日結束。記憶中是第一次外遊提早回家的,可能太掛住兩隻貓,當然當地的氣氛亦很重要。 無論如何,狗竇比酒店好,無乜藍天的香港比天天天藍的西藏好。瞓醒便去接貓大人回家,咁比任何地方都好。

人在拉薩

現在身在拉薩,下午無所事事,正在風轉咖啡hea。 今日是第二日在拉薩,昨日晚上七時許在抵達,安頓後已上床搵周公。落火車到而家都無乜高山反應,步速還是與香港一樣,反而妻有點不適,幸好情況不是大嚴重。 昨日步入旅舍房間,未開燈就見到布達拉宮,嘩了一聲,不過布達拉宮的射燈準時九點熄了。今日還未去布達拉宮,明日上午可即場買票,但觀光時間只有三個鐘。 拉薩市面外弛內張,在一些敏感地方或大街,竟有解放軍設哨崗,欠的只是沙包而已。每個哨崗有四至五個兵哥把守,在小昭寺門口帶隊的更是一位中尉,另有一個兵哥在對面二樓荷槍把守,而大街有一隊三名兵哥來回巡邏。不過,市民似乎見怪不怪,只是我覺得出奇吧! 遲些有機會再在西藏上網再寫。

貓大人去寄宿

擾擾攘攘,終於到二月尾,雖然好唔捨得,還是要將阿哥阿妹放去愛協寄宿半個月。 今次外遊,是養貓之後第一次,心情忐忑。上策是有人上門執屎餵貓俾貓玩;中策是到友人家寄住,至少在途中可電話聯絡、WebCam看看近況;下策是到Cat Hotal等地住。第一,找不到人上門,鐘點亦信不過;第二,MO仔惡聲惡氣,住不得;M主動招攬,無奈他家有四──隻──狗,安全堪虞;最後一個,實在是下下之選,奈何前兩個方案都夭折了,惟有死死氣去找貓酒店,上周去愛協實地觀察,與妻都覺得是最壞情況中的最好選擇。 不知是否有靈性,又抑或是上次被MO仔嚇到,今朝兩位貓大人都掙扎不肯入袋。去到愛協,看完針紙正本,再填問卷,肯定沒有隱疾,便可以boarding,首先揀房(籠),然後逐一磅重。阿哥由上次1月2日的2.2Kg,加磅到今日的3.24Kg,而阿妹則由1.7Kg加到2.22Kg。 初來埗到,自然緊張,阿妹更嚇到不甚肯讓我摸,而阿哥不時頂我頭搥。磋跎再磋跎,最後還是要走,見到他們望住我哋走,心都實埋,希望他們唔好以為我唔要佢哋。返到家見到他們的飯碗水兜,立即鼻酸酸、眼濕濕,無哂心機執背囊,晚飯只係食咗半碗飯。 一想起還有兩個星期都見唔到阿哥阿妹,真係無乜心機去旅行。

風轉西藏

看完唯色的《看不見的西藏》加深了我的擔心──之前擔心三月入藏會好似上年一樣,敏感時刻會會食閉門羹;又擔心身體吃不消;又擔心交通工具難安排。看罷該書後更擔心西藏會否不歡迎我這個漢人遊客。幸好看完《風轉西藏》後又無咁擔心。 每個香港背包客,只要打算入藏找資料時,必定會看到Pazu的名字。而書的副題是《我在拉薩賣咖啡》,多麼能勾起人浪漫的聯想。「風轉」是Pazu在拉薩的咖啡店名字,而這本《風轉西藏》則是他在拉薩的生活點滴,當中當然是圍繞着咖啡店發生的事與情。 在拉薩的事,大部分都是俗事、煩事,如他找舖開業的過程(第4章)、舖頭裝修及張羅開張的辛酸(第5章),雖然可觀性高,卻不甚有趣。反而在拉薩的情,卻餘味無窮。 《風轉西藏》第6、7及8章似是一篇篇情書,有如霧又似花的中港情,又有藝術家在川藏之間的患難真情,亦有藏族俊男美女似斷還續的迷情,亦有橫越半個世界,在第三極上遇到的歐洲無花果戀情,一切都是在Pazu眼底下於咖啡館發生的。究竟是西藏這個地方容易滋生愛情,又抑或是外遊的人容易滋生愛情,毋關地方呢? 這本書另一有趣的地方是,它不是旅指南,不會介紹怎去搭青藏鐵路,不會介紹拉薩有甚麼景點,而是平實講一個香港人與他的泰國摯友在拉薩的生活,與各國各地的朋友的互動,當中最多的當然是藏人。 Pazu在書中並不多提及太政治敏感的話題,最明顯一次只是講到一個藏族俊男的話:「下輩子還想當藏族人」這句話,一直在我腦中盤旋。我去過很多國家,從來沒有聽過其他民族說同樣的話。尼瑪多吉(這個藏族俊男)是很典型的藏族人,熱愛西藏族,不喜歡外地人說西藏壞話,帶點豪氣,卻不失細心。西藏人對這塊土地的熱愛,像是超越時空,突破輪迴,所有人都相信,今生的事情,來世還會上演(頁169)。而第10章所講的,就是08年3月發生在西藏令舉世震動的事情,這對Pazu的影響,可以在跋中看到: 可能因為卓嘎、益新和身邊藏族朋友的原因,騷動事件發生後,我不單沒有對西藏失去信心,每天在勢不可擋的宣傳廣播下,反而更反省自己在西藏應有的角色。在空閒日子裏,我忽然發覺,原來開店以後,一直忽略了很多細節──沒有抽時間去了解身邊的朋友,沒有認真學習西藏文化,沒有好好練習藏語。一個外來人要融入當地社會,沒有比學習語言更直接了當。(頁236) 香港人看國事天下事,少了意識形態的框框,或許有人批評見識淺薄,但我覺得來得更直接實際,人與人交往,還要看甚麼條件背景家世嗎?Back to basic、以人為本才是最重要。

去長隆睇熊貓

連休三天,一時興起,去長隆睇熊貓。長隆有十隻國寶,是海洋公園的兩倍半,其熊貓館分三部分,入門口先是紫竹苑,住了兩隻熊貓冬冬及明明,後者已有32歲,算是「貓瑞」了,這兩隻熊貓孤伶伶在自己的圈地內,主觀覺得牠們好瘦、好悶,冬冬更不停抓門,似是想入內籠。明明坐着吃竹筍,有些意外驚喜。 第二個館是重中之重,內有六隻熊貓,其中五隻是在同一個圈地內(上圖),一次看多那麼多熊貓,只是在臥龍多可以。長隆的設計與臥龍一樣都是沒有玻璃,只是在欄柵外有一道約一米的深坑,這對拍友真的很方便。當地遊人貫徹其豪邁的性格及自由的作風,在熊貓園區內大呼小叫,閃光燈閃過不停,那一刻真懷疑海洋公園的規則是多餘的。 第三館內分別有兩隻熊貓,但館內燈光偏暗,不過其戶外寬敞的空間卻優勝香港的千百倍,希望海洋公園將開設的新館可大幅提高熊貓的生活質素。 香江野生動物世界好大,要仔細看可以消磨一天時間,不過我的重點始終是熊貓,但還有些意外驚喜,就是白虎。看白虎,最精采的地方不是在動物園內,而是酒店內的雪虎園大堂吧,隔着大玻璃看六隻大白虎踱來踱去,雖然牠們就好鬼悶,但我就好有趣,謀殺了不少記憶卡。Header中的圖片,眾白虎抬頭望天,估計是到了投餵時段,看看幾時有餐到吧! 長隆酒店有新有舊,新翼的房間好靚,但還有很多細微的地方要執,好似電視接收不清、馬桶竟然無水、裝修味仍濃,至於酒店的餐廳水準,中規中舉。住長隆酒店有一個著數,就是看馬戲只要出示房卡就可以坐前排。這個馬戲意外的精采,不知是幸或不幸,相機無電所以無影相,卻可專心看馬戲,拍爛手掌,唯一一個挑剔的地方,就是不明將隻白獅白虎推出推入,但又無表演,活似一個布景板,浪費!

玫瑰水之鄉背後的兵戎

在伊朗最後一站是卡尚(Kashan)。之前往設拉子,因交通安排在德黑蘭多留了一天,故此行程變得較緊湊。本想放棄卡尚,但妻說:「若不去卡尚,這與一般旅行團有啥分別?」就是這一句話,即使來去怱怱,亦要看一看這個玫瑰水之鄉。 從伊斯法罕到卡尚,車程只需三個鐘,順風順水,途中只有兩個檢查站。在卡尚甫落巴士,便被的士大佬包圍,人還是渾渾噩噩之際,幸好同車一個加拿大女子一齊講價,終於找到一個往酒店價錢最平的的士大佬。在眾多的士大佬中,他應是最聰明一個,因為他懂得拋磚引玉,這程車雖然平,但之後拉生意成功,結果包了他的車兩日。 卡尚最重要的景點是Abyaneh,的士大佬亦是第一時間兜搭生意,包車去這個小山城。因為時間緊湊,所以安頓行裝後便立即出發,風塵僕僕,連食飯的時間亦欠奉。往Abyaneh車程約兩個鐘,起初沿途風景乏善足陳,約一小時後就發覺氣氛變了,變得緊張,因為見到不少坦克陣、高射炮陣,在分岔口及制高點更有兵員駐守。這裏就是新聞上曾提到伊朗其中一個核設施,我看到在沙漠中有一個戒備森嚴的大門,門外是一群建築物,燈火通明,這種肅穆緊張的味道,是在整個旅程中少見的。或許是我睇錯,亦因為唔想博,我見到路邊有牌警告禁止拍攝,所以眼中所見沒有拍下來。 過了這一連串兵家重地後,便開始入山區了,氣溫亦愈來愈低。司機大佬給我們兩個鐘,勉勉強強夠用喇!這座千年小山城,其赭紅的建築固是特色之一,但最有趣的還是一班阿姆。有別於伊朗其他地方,Abyaneh的婦女所披的頭巾,並不是死氣沉沉的黑色灰色,而是白底印上燦爛的紅玫瑰,一朵朵紅玫瑰穿梭於赤紅巷弄,造就了Abyaneh最誘人的景致。可能太遲到Abyaneh,山城靜悄悄的,與的士大佬車上的書迥異,書中山城甚熱鬧,老的嫩的,濟濟一堂,現在所見的,只是阿姆慵閒的坐在街邊談天曬太陽,襯上三、四隻貓咪,悠然自得的閒逛,周遭靜得安詳,誰說一定要熱烘烘的才是好地方? 之前怱怱上路,連午膳都未食,天寒地凍,加上飢腸轆轆,惟有飲多兩啖水頂肚,閒逛Abyaneh時竟見到一個整餅房,兩位大嬸在土窰旁不停彎腰忙碌,一個個熱辣辣的大餅新鮮出爐。大嬸見到我們拍照,熱情的招呼我們,還請食大餅,對餓得發慌的遊人,感動的豈只是一個餅? 卡尚市內還有其他景點,好似一系列的古老大宅及市集,但時間緊逼,一個上午去了三個大宅,現在看相都無法肯定孰此孰彼,據聞這些修復中的大宅,將來會改裝成酒店,對保育而已好壞難料。在芸芸大宅中,唯一一個較有印象的是Fin Garden,因為它並不是歸類為古老大宅,位置亦較偏離市中心,而縱橫庭院中的水池亦令人念念不忘,在乾燥的沙漠地區,維繫一個如此滂沛水池,真是少一點錢也不行。 卡尚的市集不可錯過,此市集不算大,一條直直的主路不會令人迷路,該有的店舖不會缺少,衣履日用品金器式式俱備,茶室都有兩間──地踎式及復古式,適隨尊便。玫瑰水當然是一門大生意,奈何我對這種近乎香水的液體有點抗拒,嗅一嗅亦吃不消,故只看(嗅)不買。當中有兩間店舖值得一書,一間是賣甜點,觀其人潮絡繹不絕,應是當地名店,店主見我們四圍「八」,請我們嘗嘗新鮮出爐的Fat Free餅,結果當然是他們推銷成功,而我們行裝中多了幾盒餅;另一間香料店則以大石磨令人眼前一亮,撲鼻的香味宛如生招牌,告訴顧客其香料是如此質優,我亦買了幾袋回家,其蒜粉磨得極細滑,佩服! 伊斯法罕往卡尚大巴:RL30000 打的往酒店:RL20000 包車往Abyaneh:RL220000 Khan-e Borujerdi門券:RL3000 Khan-e Tabatabei門券:RL3000 Khan-e Ameriha門券:RL3000 Fin Garden門券:RL5000 包車往各古老大宅及巴士站:RL100000 卡尚往德黑蘭大巴:RL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