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新聞

Feb 21

以後飲茶可唔可以叫香片?

北大人神經繃得緊緊的,一個似是網絡無聊的耳語,認真得無以倫比,弄得草木皆兵,茉●莉●花這個敏感字更不會在神州大地找得到。這便是崛起的泱泱大國的信心吧! 神經兮兮的上綱上線,那麼《茉●莉●花》這首民謠會否變成大毒物?宋祖英以後會否唔准唱?咁江哥哥會否好失落?咁以後去茶樓飲茶,會否唔准飲香片,否則反黨反革命,要坐11年監呢?

Nov 23

天問

泱泱大國,經濟一流;銀彈四射,萬邦腳軟。 銅鈿無敵,用家無品;惟利是瞻,忘情失理。 國之四維,不張不舉;訴之公義,無法無天。 屈子問天,天緘默矣;眾生筮卜,卜龜難言。 等而下之,助紂為虐;穿鑿粉飾,欲蓋彌彰。 書生無用,四權河蟹;鳳鳥河圖,杳渺迹稀。  何惡輔弼,讒諂是服?  比干何逆,而抑沈之?  雷開何順,而賜封之?屈原《天問》 近看新聞,難免動氣,想起《天問》,以抒己懷。 達明舊歌,亦有共鳴,互勉同道,毋忘毋棄。

Jun 07

轉呀轉,睇民女

21世紀的香港,都有強搶民女的事發生,貽笑大方。最搞笑的是象牙塔中袞袞諸公的中立,焉能以身作則,公義是要瞓身捍衛,或者他們是示範瞓身獻媚。 這是六四紀念日第二個全景,仍是有瑕疵,你又找到嗎!

May 15

點解明日我投票

昨晚,香港特區首長曾蔭權十點幾發表聲明,表示「鑑於這次立法會補選的特殊性」,所以不會在明日立法會補選中投票。擾擾攘攘了幾日,醜婦終要蒲頭,食君之祿,當然要擔君之憂,一個中央欽點的行政長官,與他的政治任名的人才,作一個如此政治決定,自然無所謂對錯(政治上從無對錯,只有合不合適),不過,對一個如此向北看,卻不守着香港核心價值的行政長官,只會一肚子火,本來不想投票的人都會有不同的決定。 在中國這片土地上,還勉強可以稱得上有民主的地方,只有香港,所以民主、自由、法治是三大重要基石,所以破壞基石的事與人都應圍而攻之。梁愛詩本是一個好人,但她是特區歷任律政司司長中最差的一個,原因就是有法不依,胡仙事件是一例,23條立法是一例。 老實講,即使是殖民地時代,香港都只是有自由無民主的地方,所以97年後,不過是從一個殖民地政府過戶到另一毎殖民地政府而已,對民主不應有強求,所以要直選特首,從來只是天方夜譚,阿公都無民主直選,香港解可能有直選。不過,香港點都有局部直選,愈是稀罕的,愈是彌足珍貴。民主的精神是,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論點,但我必定維護你說的權力。民主另一精髓是,一切按本子辦事,只要規矩定下來,大家都要遵守。所以功能組別既然存在大家都無辦法,阿公要咁玩就咁玩,反過來議員玩程序辭職補選,都是按本子辦事,唔可以話有你在議會玩功能組別分組點票,唔准人哋玩辭職補選。 曾蔭權今次最差的是,他開了一個好壞的先例,一個非民主產生的行政首長,是可以如此明目張膽反對一個民主制度的重要程序。阿公唔鍾意民主,自然視任何民主程序如仇雔,但曾蔭權如此低莊鼓吹不投票,又怎能對外說你是代表一個「亞洲國際都會」,不投票是國際特色? 對五區總辭,我從來覺得多餘,因為這於事無補,況且反對只會原地踏步,對阿公更有利。我更反對有人綁架泛民,綁架議題,更反對以所謂「公投」的名義處理這次補選,名不正則言不順,補選就補選,公投就公投,兩者之間無一個等號,你只可以說以投票率及得票率,話自己有多少人贊同你的議題論點。正因為你名不正,落人口實,只會令大家的關注,從政制改革轉移到一場無謂的補選。 不過,這場補選都有點用,它好似一塊照妖鏡,妖魔鬼怪全現形。第一個妖怪是不借出地方作票站的鄉愿,他們可能就是曾蔭權口中所說認為補選是無必要的「主流意見」。第二個妖怪當然是一班土共,連當年先輩燒死林彬如此豐功偉業都唔敢認,真是不敬。第三個妖怪是綁架議題的癲狗,有破壞冇建設。 我明日投票,就是想出聲,即使是一道好小好小的聲音,告訴當局這才是主流意見,想告訴當局,第9組的霍震霆並不代表文化出版界。 題外話: 唔搵唔知道,政府出了兩個廣告玩針對,不過政府唔驚人告他侵權?此外,他們揀了「信」及「行」,真是可笑。 先看「信」: 放下口舌之爭,建立互信,同步向前。←←←政府宣傳句子 信者,人言為信。若言者非人,何以立信?況且互信早喪,焉能令人信服。 再看「行」: 每個人都有勇氣踏出一步,總行得到。←←←政府宣傳句子 行者,彳亍也,左步為彳,右步為亍,左右協調是為行。我這個Blog名中的「彳」及「亍」就是這個解釋。若是勉強,是為拖也,況且行不行,不是勇氣問題,而是同不同道的問題。

May 11

西藏一年

如果去西藏之前看過這本書,我相信整個旅程必定有不同的安排、迥然的感受。奈何這書是三月二日才出版,嗟夫! 《西藏一年》算是BBC相關片集的Documentary,當中有些人物只是簡筆輕輕帶過,反而在片內有較詳細的介紹,如白居寺的次成喇嘛及次平小喇嘛。另一方面,書中對一些人物的描細卻更見細膩,如仁增一家。片集的影像固然令人眼前一亮,但我偏好此書,因為我覺得文裏行間的感情更打動人心。 西藏叩長頭是一件平常的事,作者如此形容:他們口誦着六字真言,用身體在大地上丈量着他們的虔誠,牢固自己關於輪迴的信念,並用這種方式修福積德,祈願在輪迴的路上獲得一個美好的未來(頁71)。我更鍾意以下這三句:他們用自己的身體丈量着大地,丈量着自己的虔誠和信仰,丈量着通往來生的輪迴之路(頁116)。作者講到共妻這個話題(第8章),她將她所見所感寫了出來,詳量不帶評論,但在文尾卻以央宗的要求作結,言簡情盎。題外話,亦是看罷這一章,才明白封面的大相背後的故事。 作者雖不是藏人,但她帶着這一份細膩及尊重,去看西藏的人與事。西藏的天葬對很多外人是一件獵奇的事,作者認為「如果不對不同的殯葬習俗作深入的瞭解,誤解與偏見自會在所難免,隔閡漫捲開去,必產生難以跨越的鴻溝」(頁68),所以即使攝影隊獲得家屬允許,仍然遠眺拍攝,為的就是對死者及當地文化習俗的尊重(頁73)。之前唯色在書中提到這些天葬片段,全是一些無涵養的人的行徑,無關種族。又題外話,早前玉樹地震,有記者問救援人員救了甚麼族的人,我立即爆了一句粗口,罵這個記者無見識無常識,為甚麼要將救援扯上族裔,難道救人前問他是藏是漢嗎?凡事都如此二元化,是將事情簡單了,又抑或複雜了呢? 作者能夠在藏拍攝一年,算是稀奇,可能當年的氣氛比現今寬鬆,但這亦不是代表可以暢所欲言,所以通篇沒有著墨政治,但有些地方若有所指,又似不女經意的彈你一兩句。以大陸醫療事,書中說到央宗兒子升學問題,二仔對醫生的評價,正正是大陸醫療問題的癥結(頁94至95),當中那句「只是想盡辦法讓你掏出身上的最一文錢」最到肉,而這個醫療體系病入膏肓的地方,竟是一個鄉下醫生要借錢睇病(頁197),觀微知著,你真要祈禱不要在大陸生病。作者下了如此狠的注腳:救死扶傷、為人民服務只是鑲在醫院牆壁上漂亮的裝飾(頁201)。 書中有一小節,作者輕輕帶過,但我很在意。話說一句小小的村幹部,發現建學校的承包商偷工減料,簡單一句是豆腐渣學校,她怒斥說:你想過沒有,你的貪心可能會要了孩子們的命,那你就得下地獄(頁156)。我相信作者不是先知,不會知道有不少稚子無辜死在豆腐渣校舍內,亦由此可見腐敗的情況是如此的普及。謹此將這一段獻給5.12汶川枉死的學子。 嚴格而言,第11章〈罪惡即是懲罰〉是全書政治味最濃的一章,講的就是那段「是非顛倒的年代」(頁219)。既然有人認為宗教是鴉片,以宗教為生活主軸的西藏自然不會有好日子過,但這慘況亦不是西藏所獨有的。作者這個外人對兩個被逼還俗的喇嘛互相攻訐很在意,但當事人如此答:不恨。恨有什麼用?只能帶來更多的痛苦,而且恨本身就是惡,會帶來惡報。人遭受的所有苦難其實都是命。(頁223)我沒有那麼豁達,相信亦有很多人沒那麼豁達,所以這樣豁達的人才更值得尊重。 看《西藏一年》時,忍不住聯想王力雄,想得更多的是唯色的書。觀者可以找這兩本書看看再思量,對恨應持甚麼態度。 講翻轉頭,這書是以江孜為中心,而我去西藏時,江孜只是一個書上一個城市名,只是在這個小城食了一個午飯,匆匆忙忙在宗山堡下拍了一張相,一切都是如此水過鴨背。其實整個西藏行都是水過鴨背,租車的感覺只是在車上消磨了很多時間,車上看西藏實會水過鴨背.這完全違背我一向旅行的宗旨做法。看完這本書,真的很後悔,或許再給自己一次機會看清楚西藏。 BBC之五集《A Year in Tibet》: The Visit 睇片按此 Three Husbands and a Wedding 睇片按此 Faith, Hope and Charity 睇片→123456 Monks Behaving Badly 睇片→123456 A Tale of Three Monks 睇片→123456

Apr 29

牛屎‧野豬‧無聊人

每日看新聞,已經好少有心情波動,太陽底下無新事,新聞本質無變,來來去去的都是三篤屁,但日前有一單新聞,看完條題就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不是該新聞有甚麼駭人聽聞,而是當中的無聊低智,令人噴飯。 行山的精髓是接觸大自然,而不是看任何人工加建物,所以任何山路若非必需,不要加建改建,因為有很多先例政府好心做壞事,愈改愈差,當然有做得好的地方,如從城門水塘行落沙田道風山的路段便是此例。總之,是人去適應自然,不是改變自然去遷就人。今次這單噴飯新聞最荒謬的地方就在此。 地質公園是麥理浩徑第一段,這段車路是起水塘時遺下的,有天文發燒友會半夜三更坐的士到東壩觀星,亦有山友打的到此才開始上山往浪茄。荒車野領有段車路,極不自然,這只是人貪方便,馬路不但不是馬行,更不預牛行,見到牛屎更大驚小怪。老實講,行山見到牛屎有乜怪,見到人屎仲惡頂,況且牛屎如此乾淨,點解比香港好多公廁乾淨得多。如果因有牛屎在馬路上就投訴,咁你估隻牛會否投訴人打擾破壞大自然的安寧?投訴已如此白癡,最離譜是有人跟住癲,盡顯低智。 從牛屎到另一單新聞,近日好似野豬驛馬星動,多外遊,遊到人住的市區,結果──當然無好結果。人與自然的互動,愈來愈單方面改變,若野豬入市區被趕被誤殺是自討的,那麼在梅子林的地方出沒都有問題,野豬可能真的無語問蒼天:點解人咁霸道?

Apr 02

高原焗蟹

去西藏,記得帶Notebook。如果你是搭火車,55個鐘無電腦又怎可消磨。如果你是龍友,有電腦可以幫你存相,兼可做早前工夫。如果你是個網精,一日不能不上網,你就即管帶Notebook去西藏,因為至少在拉薩上網都不是問題,而且多是免費。 出發前都估唔到拉薩的WiFi咁方便,住在第一間的青年旅舍,房間雖無WiFi,但其頂樓餐廳及五樓的茶室都有免費WiFi供應,頂樓餐廳的食物水俗不過不失,而且夠大碟,一邊食飯,一邊睇住布達拉宮,一邊上網,一樂也。此外,市內有不少餐廳都有免費WiFi,如Pazu的風轉咖啡,及一間名為驢窩的餐廳,只要你幫襯,幾乎可以任你坐。老實講,無可能全日出動去逛街,既然要搵地方Hea,不如搵可以免費上網的地方打躉。 上得網自然會看看mail,睇睇新聞,BBC去得到,有點意外,《蘋果》無試,無謂嘥時間,反而估唔到睇唔到《明報》,咁鬼正經無乜立場的報紙都「河蟹」了,唔通三月份特別與別不同。 這兩個月,在Great Fire Wall內的網絡新聞,一個接一個,最精采是谷歌南遷。這新聞可以純屬商業,不過事件中的主角太敏感,指控亦太嚴重,實在不難以純商業來評論。內地喝狼奶大的人將事件聯繫上治外法權,又似乎太上綱上線,做生意要守當地法律,理所當然,問題是這些法律是否合理,若然是利潤放中間,道義當然可以放兩旁,現今Google另有選擇,損失的是生機勃勃的神州市場,得到的似乎是更多的尊重。然而,Google將來會否為錢屈膝,難料呀! 在這件事中,另一個被談論得最多,就是被譽為Google在大陸最主要競爭對手百度(好似太俾面Google喎,百度贏咁多),其頭頭李彥宏在百度i貼吧上如此說:百度應該進軍香港嗎?粗略看過四、五頁跟貼,普遍讚好,原因卻是民粹得很。即使好似當中有人說,何必要「追殺」Google,但我覺得百度來香港,將如它在日本一樣,因為香港用家自由慣了,毋須別人教乜嘢睇得、乜嘢唔睇得。地域不同,民情有異,內地成功的,在彈丸之地不見得會開花。 以神州事事關心、件件過問的標準,蕞爾小島上的網絡仿如無掩雞籠。神州才俊當然獨具慧眼,在早前於深圳IT峰會上輸誠,認為監管是有必要的,當中的出位言論更是矚目。管得多是好嗎?放長雙眼看吧!上世紀的Iron Curtain都穿窿,相信歷史會有驚人的重覆!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