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攝影

Apr 19

點解土耳其咁多貓?

離開土耳其,除了對他們的甜品念念不忘外,當地的貓群更是刻骨銘心,貓不但多到離譜,而且全不怕生,點解? 出發前找資料時已知道土耳其貓多,所以執背囊時特別將同事S送給阿哥阿妹的蟹柳帶在身邊,到伊斯坦堡時才明白貓之多之馴是多麼誇張。貓之多,遍及每一個街頭、每一個景點;貓之馴,在於任摸任逗,甚至投懷送抱。誇張?非也!我所講的只是實際十之一二。 在伊斯坦堡住在舊城區Sultanahmet,距藍色清真寺只是幾分鐘路程,這個區雖已甚旅業化,仍保留不少民居,貓咪悠然在石仔路閒晃,牠們似是野生的,但毛色整潔,圓圓胖胖,又似是家養的,總之是三步一隻,五步一群,總之是左近梗有一隻貓。有晚在Sultanahmet亂逛(壞習慣總是改不了,無地圖都敢亂行,斗膽),見在三隻貓在某戶民居的屋簷下蹲坐,似是開枱三缺一,又似等開飯,短短五分鐘(唔好問我點解咁無聊企喺路邊睇咗五分鐘,遊客梗係無聊嘛)竟多達七隻貓排排坐,起初以為是平常事,怎知屋內人也驚訝地攞相機出來拍照。兩幢樓外另一戶人家打開露台窗口,貓群以為有飯開,即刻走位麋集窗下,戶主呼朋招友看這奇景。 周街有貓好似冇乜出奇,假如景點都有貓就點都算奇景啩!在伊斯坦堡藍色清真寺,排隊進入寺內時,一隻肥貓坐在欄杆上閉目養神,對熙來攘往的人潮處之泰然,對自己成為攝影目標亦見怪不怪。當我祭出蟹柳時,這隻酷酷的門口貓亦不顧儀態的搶食。 景點內的貓,數目繁多,我認為牠們對人類甚寬容,不介意人亂闖牠們的家,鬧得亂哄哄的,悠然在花圃草地逛。但好似聖索菲亞大教堂中的貓大爺咁有款,實是少見,牠坐在米哈拉布所在的凹室射燈前取暖,與遊客有兩步之距,只有你望佢,佢唔踩你,詮釋甚麼是「我以天地為棟宇, 屋室為褌衣,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之豪氣。 周街有貓、景點有貓都未算出奇,咁登堂入室的貓又算唔算奇呢?在Goreme住在洞穴酒店,房間的窗對着小院庭,晚上打開窗讓空氣流通,怎知竟有一隻駐酒店大貓不請自來,從窗跳入房,人被貓嚇了一跳,貓卻左嗅右看,彷似查違禁品。抱起大貓送出房門,轉頭牠鍥而不捨再跳入房,今次還爬入床底,似打焦土戰,誓死不出,擾攘一輪,終送大貓出門,換來一夜安眠。故事還有下集,第二晚大貓再接再勵,再跳入房,人貓再戰一輪,這種Goreme回憶,不是人人都有啩! 若登堂入室是奇遇,那麼投懷送抱又是否艷遇?在藍色清真寺及聖索菲亞大教堂之間有一排排木椅,似是供遊人小休或拍照,當日雨雪霏霏,木椅濕透,只有一隻黑貓蹲坐其上,我不顧椅濕,坐下逗貓,片刻後可能滿意我手勢好,貓竟安坐我腿上享受人肉按摩,飛來艷福,貓癡當然不拒,樂了半日。 投懷送抱還不算最高境界,在伊斯坦堡的香料市場,有一隻金舖門口貓仲巴閉,安坐門前,就有人排住隊去幫牠搔癢按摩,我之前有一個當地麻甩佬,我之後則是一個青春少艾,這隻衰貓只是攤在地上,就有貓癡送上門服待。 之前話土耳其的貓多是肥頭耷耳,周邊的貓除了翻垃圾外,更有人餵,是一盒盒貓糧。至於駐景點、駐酒店的更是好伙食,以Goreme酒店貓為例,一片片羊芝士加烚蛋,營養十足呀!這亦反映貓群不怕生的原因,當地人普遍善待,當貓是社區的一份子,貓群怡然自得的生活,你行你的陽關路,他走他的獨木橋,河水不犯井水。相對而言,香港的街貓戒心較重,不太親人,似足香港人。

Jul 29

屎坑大帝~~續集

貓曆元年,屎坑大帝攜同御妹,紆尊降貴入住貓奴蝸居。 元年八月,邊城進入暑熱時份,貓大人開始識歎冷氣,反肚瞓更是常態。 普天之下,莫非貓土,率土之濱,莫非貓奴。貓奴大脾,固然是床,貓奴肚腩,更是好枕。蝸居寸土,貓毛為記,領域之內,任貓闖蕩。私有屎坑,據為己有;擴而佔之,首選面盆。夏日炎炎,清涼透身。貓奴洗手?奴才自理。 擱筆之前,多送一相,正襟阿哥,甚有貴氣。若戒多嘴,益顯可愛。

Jul 23

屎坑大帝

自從天氣轉熱後,阿哥便開始這個霸屎坑的習慣。理論上,貓瞓的地方應該是最舒服的,但左睇右睇,屎坑有乜舒服? 馬桶被貓大人據為王座後,每次如廁,都要三催四請,請大人稍移玉步,屢次換來一副臭臉。不但如廁,沐浴刷牙,都要在貓大人監視之下進行。又唔係用佢哋啲嘢,有乜好睇喇? 從此之後,馬桶蓋必須闔上,否則八卦的貓必然抵不住誘惑去攪屎坑水,今日草缸換水時打開馬桶蓋時,阿哥便太八卦而失足跌入屎坑,嘩!好彩當時的水是乾淨的,唔係就多咗一隻屎坑貓了。 唔知係唔係貓有預知天性,好耐無試過下午時間阿哥會出廳瞓,現今我寫他糗事時,他竟睡在我腳上,好似提醒我小心下筆,呵呵呵~!

Jul 22

轉呀轉,再睇碧峰峽熊貓基地

這是第二張熊貓基地的360VR(←←←有嘢睇呀),拍攝地點是基地正門。 若論外觀,碧峰峽無疑較核桃坪靚,僅是正門已贏幾條街,但主觀覺得還是舊的好,至少門口的河,臥龍澎湃得多。 在核桃坪及碧峰峽基地外,都有地方進餐,碧峰峽的我無試過,只是見到食肆外有竹椅,可以坐下慢慢歎茶,至於有冇得住就不清楚。而核桃坪的住宿,一言以蔽之,貴!膳食就普普通通,貪其近熊貓基地。 而家再睇,當日去碧峰峽熊貓基地都是太匆匆忙忙,急着回成都,應該坐低飲杯茶食碗飯,望多兩眼才打道回府。

Jul 21

轉呀轉,睇碧峰峽熊貓基地

在熊貓基地磨爛蓆,其中一個原因是要影360VR,這是其中一張。 看雜誌時方知道,整360VR時還有一個副產品,就是上圖的圓形有趣相,功夫不多,姑且作開版相。整這類星球相,高樓大廈的效果會更跨張搞笑。

Jul 20

碧峰峽熊貓基地

上月有四日假,偷閒上了成都,趁機去了碧峰峽,碧峰峽有乜睇?當然唔係遊山玩水,只是為了四隻腳的大熊貓。 香港海洋公園四隻熊貓都是來自臥龍,正確一點是,臥龍是全球最重要的熊貓研究中心,可惜的是,在08年512大地震中破壞嚴重,當然還有一隻大熊貓在地震中罹難,經研究後,認為在原址核桃坪重建不可行,於是搬家往雅安碧峰峽。 去碧峰峽熊貓基地(正式名稱:中國保護大熊貓研究中心雅安碧峰峽基地),相對臥龍是方便的,毋須去茶店子客運站,車程亦毋須四個多鐘。在新南門上車,準七時半開車,車資45元,車程約兩個半小時,終點是雅安汽車站,這是一個極簡陋的站頭,去碧峰峽的車是停在旅遊汽車站‎外,這兩個站相距約10分鐘路程,不是太難找,出發前上Google Map找資料看一看,應該不會迷路。往碧峰峰的車是貨Van,應是坐10人的,當然超載是毫不意外。車資5元,車程約20多分鐘,推薦坐左邊靠窗位置,因為上山路的風景全在左邊。行行重行行,落車後便見到碧峰峽的售票處。 嚴格的說,碧峰峽本是是一個4A級的景區,與以前臥龍不同,熊貓基地只是碧峰峽景區一部分,所以買入場券時一定要講清楚,如果只是去熊貓基地,只需118元,這已包景區內的所謂環保車車費。環保車普普通通的疏落,途中有幾個站,但熊貓基地是大站,永無落錯。 參觀熊貓基地有一大疑問,就是基地有食飯時間(12:00至13:30)。計一計車程:成都07:30出發,約09:30到雅安,雅安往碧峰峽的車10:00開,10:20到售票處,等景區的環保車,約10:40開車,10:50到基地正門。如果食飯時間謝絕參觀,咁就大鑊了,難道千里迢迢來到熊貓基地,只是看得一個鐘就要走?好彩,職員話無話硬性規定要清場,這段食飯時間園內的穿梭巴會停駛、無職員看舖而已,當然要低調低調,不要太喧嘩,如果嘈到拆天,緊俾人趕。嘿嘿嘿!無職員看檔,咁即係可以爬入去攬熊貓? 相對臥龍,碧峰峽的地方較大,分為三大區:白熊坪、熊貓幼兒園及豹子山,另有熊貓繁殖場,但謝絕參觀。所以不要吝嗇10元,幫襯基地內的穿梭車,無謂浪費時間在行路上,我就是一個反面教材,好彩毋須被趕出去,否則就揼心。三大區以熊貓仔這一部分最精采,因為十多隻熊貓仔放在一起,試問全世界哪一個地方可如此奢靡?雖然參觀時大部分熊貓仔都是搵周公,但精靈活潑的熊貓仔是可遇不可求。睇熊貓不要懶,多走幾步,在熊貓幼兒園後有一條石階,要看清楚看多幾隻熊貓就要請移玉步。 睇完熊貓仔,當然要睇大熊貓,遺憾的是太部分熊貓都午休,只是睇到三、四隻大熊貓,其中一隻更是元龍高臥,瞓到肚腩向天,這正是七月Blog頂的開Blog相。幸好老天爺可憐我,叫其中一隻熊貓大人表演爬樹──是四、五層樓的樹啊,爬上爬落,身手敏捷,超感動。 碧峰峽基地地方夠大,所以比臥龍識做生意,至少有兩個舖頭賣紀念品,但好嘢不多,且欠缺基地特色,這始終較成都熊貓基地遜色。若然嫌從成都來匆匆忙忙,可以住碧峰峽大門,因為售票處本身是酒店招待處,價錢貴不貴、房間好不好,不知道。 左磨右磨,磨到下午一時一刻才離開,雖然不是睇到好多熊貓,但至少沒有遺憾。當年在臥龍,一念之差不留多一日做義工,以為以後還有機會,怎知四個月後一場大地震將臥龍送進歷史。在碧峰峽見到十多名洋青年,換上制服做義工,真令人羡慕。若我的子侄輩話要去做義工,我必舉腳支持、出錢出力玉成,但哪個會好似我咁大癮?

Jul 12

波終人散貓安樂

忙忙碌碌過了一個月,世界盃終於落幕了。今年完全無乜心想講波,皆因工作時間突變,連尾場都要在公司睇,加上天氣太熱了,懶懶懶,只想睇,唔想寫! 夏日炎炎,家中貓大人都是慵慵懶懶,晚上妻開冷氣還好一點,下午他們陪我吹風扇,熱到瞓地磚。唔知係唔係熱出病,阿哥屁股傷了,在屎眼的四點及八點方向流血,起初以為家裏有甚麼尖物弄傷了他,後來醫生話這是肛門腺發炎,醫生擠了一些油,替傷口消毒,再打一針,承惠441元,另有一個星期消炎藥。最初幾日阿哥還乖乖的食藥,後來卻掙扎,唔知是否動物的天性,知道已經好了,加上他屙爛屎(前所未有),見他傷口好得七七八八,於是便停藥。上網找資料,知道以後要定期清潔,即使好似醫生講,有些貓一生都唔會有事,但阿哥就要小心一點。 天氣熱,妻放縱的讓貓大人入房歎冷氣瞓,結果我收工時無貓等門,最多是阿哥坐在房門睨了一眼,回身入房繼續歎冷氣。放假早早上床瞓時,還被妻投訴、貓怒睥,話我瞓了阿妹瞓開個位,嗚嗚!明明張床我瞓,幾時變成咁無地位。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