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大陸

大師之後再無大師──悼陳寅恪死忌

今日是陳寅恪死忌,43年前的10月7日,他在新傷舊患的煎熬下,與世長辭。 知道陳寅恪還是幾年的事,一看就迷上了。你問我他有甚麼學術成就,真的答唔到,曾在書局找到一本陳寅恪的著作,一言以蔽之──深。在旺角三聯看到有一套陳寅恪的叢書,900多元,唔知好唔好買,怕買咗之後睇唔明。 最近看了兩本講陳寅恪的書,加深對他的識認,知道他與香港有一段淵源,他在二戰期間曾攜家眷在香港九龍六個地方短住,今日專程到其中兩個位於九龍城的舊址看一看。一個是福佬村道11號,這是陳家在港第二個居所,當時是住在三樓;另一處是太子道369號,當時是住在三樓後座。前者不知是不是當年的舊居,後者肯定是拆了重建,但對陳家而言,這處應有不同的記憶,至少陳寅恪逃離香港最後的住處。 講翻我敬佩陳寅恪的地方,可以由他寫給王國維的銘文可窺一二: 士之讀書治學,蓋將以脫心志於俗諦之桎梏,真理因得以發揚。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斯古今仁聖所同殉之精義,夫豈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見其獨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論於一人之恩怨,一姓之興亡。嗚呼!樹茲石於講舍,繫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節,訴真宰之茫茫,來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時而不章;先生之學說,或有時而可商;惟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同火,共三光而永光。 在政治狂潮下,不是每一個人能板起腰,不是每一個人能不獻媚。這就是我敬佩陳寅恪的地方。 我期望明日有令人震奮的消息,從遙遠的北歐傳來。

遊戲官場

中學讀書時,好鍾意玩Wargame,此Wargame不是擎槍戴帽、跳跳躥躥、大汗淋漓的戶外活動,而是乖乖的坐在房內捉棋。我玩的Wargame中文名叫戰棋,是一種Boardgame,這又不同於後期用一隻隻錫公仔,用尺量度火力。戰棋是一粒粒丁方的紙卡,在一個個六邊形畫成的棋盤上對奕,牽涉的棋子可能數以百計,甚至千計,記得有一些棋事前疊棋子就花去三個多鐘,由此可見捉一盤棋要花多少時間。讀書時以棋會(學校真自由,容許我哋以戰棋為名成立一學會)名義,租班房捉棋,當時首選是地理室,貪其枱夠大,才足以放下至少一張報紙紙般大的棋盤,於是一個星期六便在無形的鋒火干戈中渡過。 當年有一戰棋協會引進外國戰棋,另有一些中文棋,有些是漢譯版,有些是自創,中文棋捉得最多是「莫斯科攻防戰」及「中途島戰役」,特別後者捉盲棋般考心思,更是箇中精采之處。英文棋玩過更多,皆因當時主要都是英文版,當中又以Rise and Decline of the Third Reich最好玩,亦最花精神,棋盤大牽涉戰役多,時間──不過是棋內的歷史時間,還是捉棋的時間──亦是最久,多次都是食完晚飯,家人瞓後,在廳中地上攤開棋盤,通宵達旦開戰。所以千萬勿以為捉戰棋兒戲,好勞心勞力呀! 講了咁多,關今次本書《遊戲官場》乜事?因為今次這本書似一本棋例書── 一本玩Boardgame的說明書,而這個Boardgame的名稱是陞官圖。書的副題是〈陞官圖與中國官制文化〉,寓學習於遊戲,只是這個這個陞官圖不同Wargame,後者棋盤無乜字,只是棋例特厚,反而陞官圖棋盤全是字,棋例只是中間那數百字而已,但千萬小覷這幾百字,無古字根底都會幾頭痕。所以作者花了兩個章節介紹講解這個陞官如何玩,甚麼叫德、才、功、良、柔及賍,又如何睇圖找官,茫茫字海找一個官對入門漢不是一件易事。 陞官圖以清朝官制為藍本,作者在書中第四章〈制度篇〉引用了魯金的研究,有很詳細的解釋,是本書最長的章節。作者推薦玩家一邊看《清史稿.職官志》一邊玩,認為會對清朝官制有更深刻認識,現今科技發達,當然毋須要翻書咁麻煩,台灣中央研究院有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只要玩棋㩒電腦,自可找到相關資料。 睇完這本書,唯一個問題是──究竟會否有人有興趣同我玩翻鋪?

轉呀轉,再睇碧峰峽熊貓基地

這是第二張熊貓基地的360VR(←←←有嘢睇呀),拍攝地點是基地正門。 若論外觀,碧峰峽無疑較核桃坪靚,僅是正門已贏幾條街,但主觀覺得還是舊的好,至少門口的河,臥龍澎湃得多。 在核桃坪及碧峰峽基地外,都有地方進餐,碧峰峽的我無試過,只是見到食肆外有竹椅,可以坐下慢慢歎茶,至於有冇得住就不清楚。而核桃坪的住宿,一言以蔽之,貴!膳食就普普通通,貪其近熊貓基地。 而家再睇,當日去碧峰峽熊貓基地都是太匆匆忙忙,急着回成都,應該坐低飲杯茶食碗飯,望多兩眼才打道回府。

轉呀轉,睇碧峰峽熊貓基地

在熊貓基地磨爛蓆,其中一個原因是要影360VR,這是其中一張。 看雜誌時方知道,整360VR時還有一個副產品,就是上圖的圓形有趣相,功夫不多,姑且作開版相。整這類星球相,高樓大廈的效果會更跨張搞笑。

碧峰峽熊貓基地

上月有四日假,偷閒上了成都,趁機去了碧峰峽,碧峰峽有乜睇?當然唔係遊山玩水,只是為了四隻腳的大熊貓。 香港海洋公園四隻熊貓都是來自臥龍,正確一點是,臥龍是全球最重要的熊貓研究中心,可惜的是,在08年512大地震中破壞嚴重,當然還有一隻大熊貓在地震中罹難,經研究後,認為在原址核桃坪重建不可行,於是搬家往雅安碧峰峽。 去碧峰峽熊貓基地(正式名稱:中國保護大熊貓研究中心雅安碧峰峽基地),相對臥龍是方便的,毋須去茶店子客運站,車程亦毋須四個多鐘。在新南門上車,準七時半開車,車資45元,車程約兩個半小時,終點是雅安汽車站,這是一個極簡陋的站頭,去碧峰峽的車是停在旅遊汽車站‎外,這兩個站相距約10分鐘路程,不是太難找,出發前上Google Map找資料看一看,應該不會迷路。往碧峰峰的車是貨Van,應是坐10人的,當然超載是毫不意外。車資5元,車程約20多分鐘,推薦坐左邊靠窗位置,因為上山路的風景全在左邊。行行重行行,落車後便見到碧峰峽的售票處。 嚴格的說,碧峰峽本是是一個4A級的景區,與以前臥龍不同,熊貓基地只是碧峰峽景區一部分,所以買入場券時一定要講清楚,如果只是去熊貓基地,只需118元,這已包景區內的所謂環保車車費。環保車普普通通的疏落,途中有幾個站,但熊貓基地是大站,永無落錯。 參觀熊貓基地有一大疑問,就是基地有食飯時間(12:00至13:30)。計一計車程:成都07:30出發,約09:30到雅安,雅安往碧峰峽的車10:00開,10:20到售票處,等景區的環保車,約10:40開車,10:50到基地正門。如果食飯時間謝絕參觀,咁就大鑊了,難道千里迢迢來到熊貓基地,只是看得一個鐘就要走?好彩,職員話無話硬性規定要清場,這段食飯時間園內的穿梭巴會停駛、無職員看舖而已,當然要低調低調,不要太喧嘩,如果嘈到拆天,緊俾人趕。嘿嘿嘿!無職員看檔,咁即係可以爬入去攬熊貓? 相對臥龍,碧峰峽的地方較大,分為三大區:白熊坪、熊貓幼兒園及豹子山,另有熊貓繁殖場,但謝絕參觀。所以不要吝嗇10元,幫襯基地內的穿梭車,無謂浪費時間在行路上,我就是一個反面教材,好彩毋須被趕出去,否則就揼心。三大區以熊貓仔這一部分最精采,因為十多隻熊貓仔放在一起,試問全世界哪一個地方可如此奢靡?雖然參觀時大部分熊貓仔都是搵周公,但精靈活潑的熊貓仔是可遇不可求。睇熊貓不要懶,多走幾步,在熊貓幼兒園後有一條石階,要看清楚看多幾隻熊貓就要請移玉步。 睇完熊貓仔,當然要睇大熊貓,遺憾的是太部分熊貓都午休,只是睇到三、四隻大熊貓,其中一隻更是元龍高臥,瞓到肚腩向天,這正是七月Blog頂的開Blog相。幸好老天爺可憐我,叫其中一隻熊貓大人表演爬樹──是四、五層樓的樹啊,爬上爬落,身手敏捷,超感動。 碧峰峽基地地方夠大,所以比臥龍識做生意,至少有兩個舖頭賣紀念品,但好嘢不多,且欠缺基地特色,這始終較成都熊貓基地遜色。若然嫌從成都來匆匆忙忙,可以住碧峰峽大門,因為售票處本身是酒店招待處,價錢貴不貴、房間好不好,不知道。 左磨右磨,磨到下午一時一刻才離開,雖然不是睇到好多熊貓,但至少沒有遺憾。當年在臥龍,一念之差不留多一日做義工,以為以後還有機會,怎知四個月後一場大地震將臥龍送進歷史。在碧峰峽見到十多名洋青年,換上制服做義工,真令人羡慕。若我的子侄輩話要去做義工,我必舉腳支持、出錢出力玉成,但哪個會好似我咁大癮?

21年

是日無語,以歌代言。 都21年了,仲有乜好講,所以全程無跟嗌口號,亦無跟唱歌,好讚同《蘋果》昨日副刊專訪中所說,悼念不是僅六月四日。後生仔有咁諗法,欣慰欣慰! 今日都有玩360VR,先來一張只是水平全景,有瑕疵,張就張就。

高原焗蟹

去西藏,記得帶Notebook。如果你是搭火車,55個鐘無電腦又怎可消磨。如果你是龍友,有電腦可以幫你存相,兼可做早前工夫。如果你是個網精,一日不能不上網,你就即管帶Notebook去西藏,因為至少在拉薩上網都不是問題,而且多是免費。 出發前都估唔到拉薩的WiFi咁方便,住在第一間的青年旅舍,房間雖無WiFi,但其頂樓餐廳及五樓的茶室都有免費WiFi供應,頂樓餐廳的食物水俗不過不失,而且夠大碟,一邊食飯,一邊睇住布達拉宮,一邊上網,一樂也。此外,市內有不少餐廳都有免費WiFi,如Pazu的風轉咖啡,及一間名為驢窩的餐廳,只要你幫襯,幾乎可以任你坐。老實講,無可能全日出動去逛街,既然要搵地方Hea,不如搵可以免費上網的地方打躉。 上得網自然會看看mail,睇睇新聞,BBC去得到,有點意外,《蘋果》無試,無謂嘥時間,反而估唔到睇唔到《明報》,咁鬼正經無乜立場的報紙都「河蟹」了,唔通三月份特別與別不同。 這兩個月,在Great Fire Wall內的網絡新聞,一個接一個,最精采是谷歌南遷。這新聞可以純屬商業,不過事件中的主角太敏感,指控亦太嚴重,實在不難以純商業來評論。內地喝狼奶大的人將事件聯繫上治外法權,又似乎太上綱上線,做生意要守當地法律,理所當然,問題是這些法律是否合理,若然是利潤放中間,道義當然可以放兩旁,現今Google另有選擇,損失的是生機勃勃的神州市場,得到的似乎是更多的尊重。然而,Google將來會否為錢屈膝,難料呀! 在這件事中,另一個被談論得最多,就是被譽為Google在大陸最主要競爭對手百度(好似太俾面Google喎,百度贏咁多),其頭頭李彥宏在百度i貼吧上如此說:百度應該進軍香港嗎?粗略看過四、五頁跟貼,普遍讚好,原因卻是民粹得很。即使好似當中有人說,何必要「追殺」Google,但我覺得百度來香港,將如它在日本一樣,因為香港用家自由慣了,毋須別人教乜嘢睇得、乜嘢唔睇得。地域不同,民情有異,內地成功的,在彈丸之地不見得會開花。 以神州事事關心、件件過問的標準,蕞爾小島上的網絡仿如無掩雞籠。神州才俊當然獨具慧眼,在早前於深圳IT峰會上輸誠,認為監管是有必要的,當中的出位言論更是矚目。管得多是好嗎?放長雙眼看吧!上世紀的Iron Curtain都穿窿,相信歷史會有驚人的重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