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壁球

Jan 31

一個人上路

很久前看過一篇無聊報道,話說人吸入太多貓毛會影響性格,女的會變得姣屍燉篤,男的卻變得孤僻邋遢。我覺得這個研究幾有趣、幾準。 以前甚少做運動,最多的是打壁球,皆因壁球是一個幾自閉的運動,在一個密封的室內揮拍,最自閉的是它可以一個人打,波友遲到都沒有甚麼大不了。近期天氣凍,加上懶得約人開波,於是改玩一個更自閉的活動──自己一個人去行山。 嚴格一點不算是行山,這條路是在家後山,是其中一沙田徑,可以上到麥理浩徑城門水塘段,附近的街坊都是作晨運徑,家母生前亦是在此晨運。從家門到起點需二十分鐘,再走三十分鐘就到終點,走一程來回一個鐘四十分鐘,運動量不算太大,但已足夠出一身汗。 睡醒稍為收拾,中午時份一個人上山,正常的不會見到人,靜聽天籟,是一種享受。另一種享受是這條山徑,較幾年易行了。有些山友認為石梯破壞了環境,但我卻覺得有些地方石梯會比泥路好,好似從針草凹落道風山,以前真的好爛有危險,最近發覺已執得好靚,雖然行樓梯會較傷腳,但總比跣腳來得安全。 講翻個貓毛研究,我真的覺得一個人的日子幾好,而這應該與貓毛無關。不過,我唔介意吸多幾條貓毛,麻煩你俾隻貓我試一試!

Jul 07

無波打

為了響應京奧及香港協辦馬術比賽,香港的康樂設施從七月一日開始免費三個月。於是,我的噩夢從七月一日開始,因為我租不到場。 以往租壁球場,一點難度都沒有,皆因無乜人打壁球,所以有很多壁球場改變了用途(這在審計署的報告中亦有提及)。但在七月一日後,忽然所有打壁球的人跑出來,整個七月份,幾乎無場打波。 今日意外有吉場,時間是早上十一時至十二時,惟有早早爬起床打波。打完波後,看一看之後的場的使用率,在網上看十二時後所有場已經租出了,而大埔運動場原本有六個壁球場,其中兩個「轉型」做了乒乓球場,剩下四個場,在1210時只有一半的場有人報到。 有時真的對香港人無乜信心,今次有免費嘢用,自然有人生霸死霸。問題是這應該在最初規劃中估計得到的,亦應已想出應對的方法。究竟攞了場而甩底,會否有甚麼懲處,好似之後攞的場會被取消等。現在有場無人打,另一邊廂卻是有人無場打,黐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