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土耳其

Apr 19

點解土耳其咁多貓?

離開土耳其,除了對他們的甜品念念不忘外,當地的貓群更是刻骨銘心,貓不但多到離譜,而且全不怕生,點解? 出發前找資料時已知道土耳其貓多,所以執背囊時特別將同事S送給阿哥阿妹的蟹柳帶在身邊,到伊斯坦堡時才明白貓之多之馴是多麼誇張。貓之多,遍及每一個街頭、每一個景點;貓之馴,在於任摸任逗,甚至投懷送抱。誇張?非也!我所講的只是實際十之一二。 在伊斯坦堡住在舊城區Sultanahmet,距藍色清真寺只是幾分鐘路程,這個區雖已甚旅業化,仍保留不少民居,貓咪悠然在石仔路閒晃,牠們似是野生的,但毛色整潔,圓圓胖胖,又似是家養的,總之是三步一隻,五步一群,總之是左近梗有一隻貓。有晚在Sultanahmet亂逛(壞習慣總是改不了,無地圖都敢亂行,斗膽),見在三隻貓在某戶民居的屋簷下蹲坐,似是開枱三缺一,又似等開飯,短短五分鐘(唔好問我點解咁無聊企喺路邊睇咗五分鐘,遊客梗係無聊嘛)竟多達七隻貓排排坐,起初以為是平常事,怎知屋內人也驚訝地攞相機出來拍照。兩幢樓外另一戶人家打開露台窗口,貓群以為有飯開,即刻走位麋集窗下,戶主呼朋招友看這奇景。 周街有貓好似冇乜出奇,假如景點都有貓就點都算奇景啩!在伊斯坦堡藍色清真寺,排隊進入寺內時,一隻肥貓坐在欄杆上閉目養神,對熙來攘往的人潮處之泰然,對自己成為攝影目標亦見怪不怪。當我祭出蟹柳時,這隻酷酷的門口貓亦不顧儀態的搶食。 景點內的貓,數目繁多,我認為牠們對人類甚寬容,不介意人亂闖牠們的家,鬧得亂哄哄的,悠然在花圃草地逛。但好似聖索菲亞大教堂中的貓大爺咁有款,實是少見,牠坐在米哈拉布所在的凹室射燈前取暖,與遊客有兩步之距,只有你望佢,佢唔踩你,詮釋甚麼是「我以天地為棟宇, 屋室為褌衣,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之豪氣。 周街有貓、景點有貓都未算出奇,咁登堂入室的貓又算唔算奇呢?在Goreme住在洞穴酒店,房間的窗對着小院庭,晚上打開窗讓空氣流通,怎知竟有一隻駐酒店大貓不請自來,從窗跳入房,人被貓嚇了一跳,貓卻左嗅右看,彷似查違禁品。抱起大貓送出房門,轉頭牠鍥而不捨再跳入房,今次還爬入床底,似打焦土戰,誓死不出,擾攘一輪,終送大貓出門,換來一夜安眠。故事還有下集,第二晚大貓再接再勵,再跳入房,人貓再戰一輪,這種Goreme回憶,不是人人都有啩! 若登堂入室是奇遇,那麼投懷送抱又是否艷遇?在藍色清真寺及聖索菲亞大教堂之間有一排排木椅,似是供遊人小休或拍照,當日雨雪霏霏,木椅濕透,只有一隻黑貓蹲坐其上,我不顧椅濕,坐下逗貓,片刻後可能滿意我手勢好,貓竟安坐我腿上享受人肉按摩,飛來艷福,貓癡當然不拒,樂了半日。 投懷送抱還不算最高境界,在伊斯坦堡的香料市場,有一隻金舖門口貓仲巴閉,安坐門前,就有人排住隊去幫牠搔癢按摩,我之前有一個當地麻甩佬,我之後則是一個青春少艾,這隻衰貓只是攤在地上,就有貓癡送上門服待。 之前話土耳其的貓多是肥頭耷耳,周邊的貓除了翻垃圾外,更有人餵,是一盒盒貓糧。至於駐景點、駐酒店的更是好伙食,以Goreme酒店貓為例,一片片羊芝士加烚蛋,營養十足呀!這亦反映貓群不怕生的原因,當地人普遍善待,當貓是社區的一份子,貓群怡然自得的生活,你行你的陽關路,他走他的獨木橋,河水不犯井水。相對而言,香港的街貓戒心較重,不太親人,似足香港人。

Apr 13

點解去土耳其

每年放大假外遊,都是早早決定去甚麼地方,但今次拖拖拉拉,都無乜心水,到二月頭才扑錘去土耳其。 之前已經諗去土耳其,但有點擔心會似伊朗,不過左想右度,還是揀唔到一個更好的選擇,難道放大假在家中放呆嗎? 我去旅行,第一個目的是離開經常接觸的人與事,希望可以刺激自己已日益遲鈍的感官,生活周而復始的重覆,對周遭的人和事會漸趨麻木,旅行是其中一個方法磨利自己的感官,這才會發現身邊還有好人好事。第二是希望不要看新聞,休息日雖不看報紙也會看電視新聞,離開香港就必定不會看到(但凡事都有例外,今次在土耳奇看新聞的時間不會比留港少)。第三,一年除了放大假,難得可以咁長時間見到妻,當然唔希望有無聊人無聊事騷擾二人世界,外遊是杜絕無聊人無聊事的最好方法。 土耳其吸引我的地方是源遠流長的歷史,求其揀一幢樓,可能都會過百年歷史,最搞嘢的是當地人不當是一回事,見怪不怪,點到你唔服。理論上,生活在這麼饒沃歷史土壤上的人,應該自有韻味,面目可愛嘛!古蹟人文風貌是最重要的,逛街若只是為shopping,似乎太寡味了。跨兩大洲的城市、帝國遺風的小鎮、名列世遺的奇石、旋轉舞的發源地、白皚皚襯灰頑石,及深山中的聖地,雖只有半個月,但穿巷過弄,食糖歎茶,樂在悠然,點都勝過鴨仔團的走馬看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