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嗜好

嚇死人的紅樓夢

剛在網友處看到這段片,嘩嘩嘩,嚇死人! 所謂嚇死人,不是片中的魑魅魍魎,而是其中的聒噪大觀園,若非早知是紅樓夢的片花,還以為是甚麼群鶯亂舞青樓恨的鹹片。怱怱兩分鐘,勉強可以估到誰是黛玉寶釵,雍容華麗、孤芳機靈的各適其份,但分不到誰是湘雲、誰是晴雯,遺憾! 鏡頭分場、拍攝手法當然比廿多年前的新穎,但希望不要過分追求美而流於黃金甲夜宴之弊端就好了!

一個人上路

很久前看過一篇無聊報道,話說人吸入太多貓毛會影響性格,女的會變得姣屍燉篤,男的卻變得孤僻邋遢。我覺得這個研究幾有趣、幾準。 以前甚少做運動,最多的是打壁球,皆因壁球是一個幾自閉的運動,在一個密封的室內揮拍,最自閉的是它可以一個人打,波友遲到都沒有甚麼大不了。近期天氣凍,加上懶得約人開波,於是改玩一個更自閉的活動──自己一個人去行山。 嚴格一點不算是行山,這條路是在家後山,是其中一沙田徑,可以上到麥理浩徑城門水塘段,附近的街坊都是作晨運徑,家母生前亦是在此晨運。從家門到起點需二十分鐘,再走三十分鐘就到終點,走一程來回一個鐘四十分鐘,運動量不算太大,但已足夠出一身汗。 睡醒稍為收拾,中午時份一個人上山,正常的不會見到人,靜聽天籟,是一種享受。另一種享受是這條山徑,較幾年易行了。有些山友認為石梯破壞了環境,但我卻覺得有些地方石梯會比泥路好,好似從針草凹落道風山,以前真的好爛有危險,最近發覺已執得好靚,雖然行樓梯會較傷腳,但總比跣腳來得安全。 講翻個貓毛研究,我真的覺得一個人的日子幾好,而這應該與貓毛無關。不過,我唔介意吸多幾條貓毛,麻煩你俾隻貓我試一試!

圍城

這篇文壓在倉底四個月,終於提起精神作一個了結。 與老F消夜,慶祝他重生。搞離婚過程的壓力,實非旁人如我者所能體會,唯一可以做的是做理性的分析及感性的發洩筒,其他的都要他自己去承擔處理。我在旁看得有點唏噓,十多年前大家還是死靚仔,無憂無慮,他結婚時亦有去觀禮,怎知他離婚竟又在旁,世事真難料。摸住茶杯底吹水,他自言必會再搵過個,套用他的話,一個人好難過。 老F站在城外,帶點迷惘。身邊有些過來人,從城中出走,表面無傷無痛,內裏的情況只有他們自己知曉,不過他們亦心口一個勇字再往城中闖,痛定思痛,再處理同一件事,應不會再犯同一過錯吧!始終一段關係,不會只有一個全錯、另一全對,不能再作伴必是雙方出錯,又或在一個錯誤的時機遇上了,未能好好把握住那段姻緣。 《圍城》廿多年前看過,除城外城內的譬喻外,其他都忘了,方鴻漸最後情歸何處亦記不起。舊書重看,經過多年歷練,很多感覺都變了,特別是對人情對感情的體會,更不是當年的黃毛小子可比擬。 錢鍾書的幽默,有時來得辛辣,甚至分不出幾時是幽默,幾時是刻薄。例如孫柔嘉於三閭大學方鴻漸的房內哭後,洗面補妝,「鴻漸一驚,想不到孫小姐隨身配備這樣完全,平常以為她不修飾的臉原來也是件藝術作品」(頁229),究竟這個藝術作品是一種幽默,還是刻薄,真很難拿揑。 方鴻漸這個小男人,面皮薄,講大話心先虧,修身固是未夠道行,治家更是不知所謂,對女人更是一籌莫展。不計在郵輪上有霧水之緣的鮑小姐,曖昧的蘇文紈,全是方拖泥帶水而令女方表錯情,摯愛的唐曉芙,又因方半途放棄而錯斷姻緣,至於結髮的孫柔嘉,全是方難抵輿論而錯成伴侶。人生的際遇姻緣,恍似方鴻漸的祖傳老鐘一樣,永遠在不當時機出現。掩卷細想,若方鴻漸真的娶了唐曉芙,就可以舉案齊眉?柴米油鹽永遠比風花雪月來得真切。 三聯這本《圍城》附錄了楊絳的《記錢鍾書與〈圍城〉》,值得細讀,楊絳作為錢鍾書作品的第一個讀者,其注釋解話,與《圍城》一樣同堪玩味。 一個人真的好難過?我覺得是你怎樣處理獨處時的寂寥而己,一個人在途上是一種有趣的經歷。

中年危機

我的中年危機,並不如才子般結構性。近來,發覺自己眼朦、胃淺、心態變,方知自己都有中年危機。 眼朦,一切從旅行開始。一向自豪視力好,特別看書甚濫也毋須戴眼鏡,更是值得一書,但旅行時看《Lonely Planet》的地圖時,真的投降了,地圖內一些細字看得不清不楚,究竟是“l”,抑或是“i”。回來驗眼後方知有散光加遠視,咁即係唔係老花呢?戴了眼鏡後,看得真的清楚了,無以前咁容易眼攰。無近視的人,是否特別容易早一點有遠視? 胃淺,是一次消夜後發現的。減肥後已盡戒食消夜,但有時有些消夜是推不掉的,雖已提點自己要少食少飲,坐下卻拋之腦後。以為還是以前的我,一支紅酒加一大杯啤酒,還有不知多少的肉,結果個胃不舒服了兩天,真的不復當年勇了。 心態變,則從打機上看到。之前放工還會打機,早輪玩Warhammer,怎知愈打愈無癮,對MMO愈來愈無耐性,不是說Warhammer不好玩,反而Warhammer是一個近年少有的好Game,但人老了真的無法每晚去追level。不過,這不並代表還有甚麼事要忙,旅行的相還未處理,文章還有一半未寫,但每個晚上渾渾噩噩的度過。 歸納而言,人非常態不變,不論是身體機能還是心理,一些平時細微的變化,在某個臨界點終於爆了出來。於是,面對轉變,惟有適應,現在開工看書都會戴眼鏡;消夜嘛,少食為上,真的要食,不要再鯨飲吧;至於消遣,不玩MMO了,不過FIFA或WE仍可以玩,一盤一盤清的耐性還是有的。 至於近期鬧得熱烘烘的才子捨玉女戀肉女,我都好有興趣,至少比早排美人嫁金龜、舊愛呷乾醋好看,皆因美人始終要看嫩的,否則才子怎會棄家中玉女要老蘭肉女。才子口中的中年危機,係男人都好有興趣,不過好似佢咁有一手好文筆,能如此文過飾非,就不是每個男人做得到。整個鬧劇,最大得益就是媒體的娛樂版(有排做唔憂無頭條)、大眾市民(唔關你我事但又熱衷其中)及蕭定一(他旗下的女以前都無乜機會上頭條,今次趁機抽水,叻仔)。至於玉女,她男人長期出現中年危機都咁忍,旁人又怎可置啄;而祖國的肉女,一個典型的善用天生資本發揮到最大效益的例子,嘿嘿!仲有冇多啲肉照睇呀?

Warhammer Online

最近公餘忙甚麼?忙打機囉!打的就是Warhammer Online: Age of Reckoning (WAR)。 WAR是DAOC同一間公司製作的,其實聞樓梯響了一段時間,面世的日期亦遲了半年有多,但作為WOW Killer,它是值得期待的。公仔畫面靚已不是一個MMORPG成功的唯一因素,其創新的遊戲方式才是最重要的,WAR毋負粉絲的期待。 以往的MMORPG升級是為了打裝備或是打國戰(RVR),但打RVR無去到最高LVL就免問,無謂當點心嘛!但WAR有趣之處是,你任何LVL都可以打RVR,這還未計打KEEP的國戰。除了RVR外,還有做QUEST,這不是普通的QUEST,而是PUBLIC QUEST,兩者之間既是獨立,亦有重複,你還可以同時打RVR,正如M所說──好鬼忙呀! 今次例牌揀奸的,而且還是樣衰衰的Greenskin,角式是例牌的Huntingcat,叫得Hunting自然是揀遠攻的Squig Herder,片中那個被隻怪吞了後去打城的就是他了,夠樣衰嘛?

又再執缸

好久無放個缸的相上卜,皆因無乜好寫,亦因為懶。這四日卻與個缸惡戰,大執一番。 上圖是星期日執缸前拍的,好似無乜嘢喎!其實中間的迷矮已離泥半浮半沉,而右邊的稻穗高到好似一叢亂草。早一段時間每晚收工後,都要花上半個鐘將浮起的迷矮插回泥中,亂草般的稻穗也很刺眼,於是星期日早上執缸。 首先,將半浮半沉的迷矮全剷起,份量竟可盛滿一個貓兜(這個兜是自奉的──我的湯碗),養了近五個月,若以街上一盆盆計,保守估計都有十多盆($$$$$)。第二,將形狀較靚的稻穗頭剪下來,其餘的連根拔起,棄之!粗略估計,還有十多二十個頭抛了($$$$$)。第三,將之前已洗好浸了一晚的石放在適當位置,然後再將迷矮及稻穗插回去,便算大功告成。怎知人懶真的無好結果。 全因捨不得,所以將所有迷矮插回去,但量實在太多,加上懶沒有一小撮一小撮的插,所以插得不是太穩,這幾日都不斷一大片的浮起來,每晚繼續插草工作,苦!於是趁今日放假去魚街買草後再執一次,並且大刀闊斧的丟了九成迷矮(嘔血~~~),一小撮的逐點插,下圖中間部分禿禿的就是這個緣故。除了再插迷矮外,還買了幾種新草:鋪在石上的是珊瑚莫絲,在石後的是紫竹調及小竹葉,莫絲想試好久了,現在有石自然要試一試,而後兩款貪其似竹,無熊貓攬都可竹頂頂癮。另外,還買了穀精試一試,不過相信會與噴泉太陽一樣,甚難成功。 今次執草意外的執到之前被迷矮淹沒了的噴泉太陽,雖然是小小的,不過生命力好似好頑強,姑且看看會否修成正果。至於點解要執缸,皆因是右圖的大和藻蝦作怪。早前生藻,經多方推介,買了大和藻蝦回來食藻,牠們好盡責,缸中的藻食得一乾二淨,甚至有死魚亦啃得屍骨無存,問題是牠們太愛拔草,加上迷矮實在太厚,結果被連根拔起,引起無窮的煩惱。現今有多隻藻蝦好似生卵,若果成功開枝散葉就大鑊了。 導我玩草的M預備搬屋後轉玩鹹水,主因是養鹹水魚毋須太花時間打理(養珊瑚另計)。真的,養草真的是不能懶,亦不能心急,否則問題煩惱會更多。

無波打

為了響應京奧及香港協辦馬術比賽,香港的康樂設施從七月一日開始免費三個月。於是,我的噩夢從七月一日開始,因為我租不到場。 以往租壁球場,一點難度都沒有,皆因無乜人打壁球,所以有很多壁球場改變了用途(這在審計署的報告中亦有提及)。但在七月一日後,忽然所有打壁球的人跑出來,整個七月份,幾乎無場打波。 今日意外有吉場,時間是早上十一時至十二時,惟有早早爬起床打波。打完波後,看一看之後的場的使用率,在網上看十二時後所有場已經租出了,而大埔運動場原本有六個壁球場,其中兩個「轉型」做了乒乓球場,剩下四個場,在1210時只有一半的場有人報到。 有時真的對香港人無乜信心,今次有免費嘢用,自然有人生霸死霸。問題是這應該在最初規劃中估計得到的,亦應已想出應對的方法。究竟攞了場而甩底,會否有甚麼懲處,好似之後攞的場會被取消等。現在有場無人打,另一邊廂卻是有人無場打,黐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