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嗜好

Apr 30

小摺瀨戶內跳島東遊記~Day 3 慢騎島波海道

今日行程本應很輕鬆,生口島出發,踩餘下的島波海道,去到今治市便搭火車到松山市,以為只需踩約卅公里,故此滋滋油油,慢慢踩,慢慢玩,怎知滋油到又要踩夜車。 與上次踩旧東海道一樣,在住宿上雖然以便利的商務酒店為主,但若有機會,都想住民宿、日式旅館,瞓下塌米米。生口島可以選擇的度宿點不多,特別是想靠近商店街,昨晚的日式旅館是唯二之選。住的房間間隔較單薄,隔壁女子組嘹亮的笑聲,隱隱約約聽到,估計這邊的鼻鼾聲亦能震動四方。 旅館當然有一泊二食,但無揀,一來擔心昨晚要遷就晚餐時間會很趕,現在看這個決定是對的;二來要慳儉,故今日的早餐便要在外面解決。在旅館門口設置行裝時,忽然有人從樓上窗口探出頭來,用廣東話打招呼,他們不但是香港人,還是車會的車友。話說昨日將相放上fb,有車友留言說亦在島波海道,但這裏那麼大,以為不會遇上,怎知會住在同一旅館,今早就隔着窗打招呼,更來一張selfie。世界雖大,但單車可以拉近很多人的距離,多奇妙!期間旅館老闆娘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甚至主動幫我們來張大合照,直至我們離開時還站在旅館門口揮手,這樣的待客態度,無得挑剔! 騎回昨晚晚飯的商店街,由於還是太早,未有食肆開門,惟有繼續往回頭路踩,因為記得昨晚曾經過一間便利店。在便利店門外的枱凳開餐,牛奶加飯糰,咖啡伴麵包,口味普普通通,但一定飽肚。陽光下進餐,目送多名日本車友,為甚麼今日好似特別多當地車友? 這段路沿着生口島西海岸走,當地對單車客甚體貼,在近海邊的行人路規劃成單車徑,視野一流,途中更有一個頗大的停車場,停泊了有不少旅巴、汽車,車友正在整裝。今日特別多當地車友,原來是周六,有些車友踩RB飛快的掠過,有些估計是假日車友,在行人路上匍匐而行。 今日第一站是多多羅大橋,此乃日本最長、世界第五長斜拉橋。由於今日行程太輕鬆,可以歎慢板,有影相位必定磨爛蓆,上橋前以大橋為背景,大擺甫士向大導致敬,令不少經過的車友側目;上橋途中,見到一個大檸檬的影相位,當然又大玩特玩;去到橋頭,景觀更是一流,焉能不大拍特拍。 未上橋已玩得不奕樂乎,橋上自然有更多精采的事。首先我們遇到兩名當地布友,他們見到那麼多小布亦有點意外,但仍點頭微笑打招呼,後來他們停在多多羅大橋第一個橋塔,拿起放在欄杆上兩塊木板,合力一拍,竟然傳來陣陣迴響,極之有趣,我們輪流拍板,更與日本布友合照。原來這個迴響大有來頭,名為「多々羅鳴き龍」,看網上日文資料,估計是由於高聳的倒V型橋塔,造成的迴音效果。 再往前踩,去到橋中心,便是廣島愛媛縣交界處。前日在安芸灘海道,錯過了往岡村島橋上的分界線,今趟不會再搞錯了。來到這個影相位,當然好似劉姥姥入大觀園,大玩特玩。期間見到一個當地小朋友,在母親陪伴下,踩着滑步車,橫跨縣線,勇往直前,所以不能小覷滑步車,小朋友的潛能更是無可限能,分分鐘可以踩贏很多大人。 去到橋尾大三島,從橋面滑下海邊,有近一公里,沿途樹蔭婆娑,雖多彎但不急,假日踩車者都可應付。大三島有一個很大的驛站,坐落海濱,遠眺多多羅大橋,景觀固然一流,無敵打卡位不止一個,其中一個自行車聖地碑,與台灣有點淵源。這裏還有補給,瓶裝鮮榨果汁、地道農產品、特色雪糕,當然有各式手信,要食要買,各適其適。在這個驛站停了近一小時,更再遇在旅館見到的車友,可見我們真的甚滋油。 繼續上路,這時只是踩了約12km,但已約上午10時半。往大三島橋的方向踩,見對面有不少當地車友,貌似是租車的假日車手。去到大三島,並沒有完全跟着地上的單車徑指示踩,而是轉入靠海的支路,這裏有一個船塢(船廠?),見到不少工人陸續走出來,看看車錶,原來已是中午時間,應該放飯了。 經伯方大島大橋到達大島,經過橋躉往前走時,發現橋下對出海中有漩渦,水流亦頗急,由於行程無去鳴門市,所以姑且當是鳴門漩渦吧。在規劃時,曾經找到大島上一間食肆放飯,但這裏距生口島旅館只有27km,以為會很早經過,所以只是留作參考,怎知我們太滋油,來到這裏已是中午12時,於是決定食飽才繼續下半場。 將車鎖在門外,食肆亦有備單車架,但見已有車友泊了,所以我們分批泊,有些鎖在停車架,有些則停車場靠牆位置,將車鎖在燈柱後。午飯時段,食客甚多,稍候片刻,獲安排一個獨立房間,在玄關脫下臭鞋,幸好大方桌下有暖坑,毋須屈膝。食很簡單,就是點其招牌海膽飯,或是海膽刺身飯。 食飽後開始下半場,首先是一段上斜,可能時間上的湊合,沿途有很多當地的JoJo與我們同一方向前進,有些人在峠位稍息,他們看到我們負重還毋須停下來,便直接往海邊滑下去,有點驚訝。我們反而遠眺來島海峽大橋,更覺興奮,落斜路當然毋須停嘛! 大斜路的盡頭,是一個頗具規模的驛站,人多車多,好不熱鬧。這個驛站甚大,停泊了不少旅遊巴,更多的是自駕遊,及絡繹不絕的單車客,站內不但有小賣部,還有不少路邊攤檔,燒烤或雪糕任揀。這裏得天獨厚,島波海道中最長的來島海峽大橋就在眼前,來島海峽大橋有多長?逾4km的橋面,橋塔一個接着一個,望不到邊際。 來島海峽大橋另一個特色,是其螺旋型的上橋位,不少介紹島波海道的畫面,必然會以這螺旋單車道作重點。兜了一圈又一圈,在逐漸西斜的陽光照耀下,終於兜到橋面,跨越這逾4km的大橋,便花了近20分鐘,然後滑下十多層樓高的單車徑。嚴格而言,這已是完成了島波海道的行程,但不算是一個理想的句號。 落橋後往右轉上山去,經過一條隧道,到達來島海峽展望館,可以叫得展望館,位置必然優越,若然大島上的驛站是從海邊仰望來島海峽大橋,那麼展望館則是在山頭俯視大橋,兩個角度,兩個美態。有不少當地人驅車到來,可見這個位置真的不俗。 離開展望館,開始落山,我們沒有依着指示,從大路往今治市,而是在第一個彎位左轉,往Sunrise Itoyama去,這間酒店是專門接待單車友,其景觀亦是一絕,大橋盡收眼簾。這裏有兩點值得一提:一、廁所有靚相,全是來島海峽大橋四季日夜不同風貌,有些景相信非當地人磨爛蓆難以拍攝;二、酒店門口原來是租單車歸還處,看到有家長與小朋友在此還車,最有趣的是,家長還車之餘,還有頭盔一個,只見工作人員收回頭盔後,會向頭盔噴灑一些狀似消毒藥水。至於小朋友的頭盔應是自備的,估計是他踩車上學時配戴的。如果香港租單車時,亦有頭盔可以出租,這或許可提醒JoJo踩車其實有一定風險,亦需守一定規則,那麼單車徑或許會不太兇險。 離開Sunrise Itoyama,沒有回指示的單車徑,而是直接在門口轉左,滑下斜路,往海邊去。這段路車較少,途經一些小漁港,最後進入今治市。按原本的規劃,會去今治城打卡,由於時間已較遲而放棄。但有一個景點卻萬萬不能放棄,就是去血拼。來到今治,焉能不買其出名的毛巾,出發前已找資料,若時間許可便去參觀其博物館兼購物,否則只去另一個較近火車站的門市血拼。到達今治時,天色已暗,於是只去門市,由於該門市位於酒店內,我們將單車泊於一旁,酒店職員即出來,我們立即指手劃腳,該職員又仿似明白我們是來此購物,便沒有再干預。 當其他人只是略買一、兩件時,妻與我掃了兩袋,但見其他人一臉佩服。我知!只是第三日,又酒又毛巾,左右馬鞍袋已甚飽滿,還有六日怎麼辦?但無理由入寶山空手回,有問題自然有辦法,見招拆招吧! 規劃時已決定從今治到松山是坐火車的,所以直接去火車站,那時已是下午五時許,從早上出發到今治火車站,踩了約9.5小時共約50km,完全不是我之前講的約30km。從google得知有兩班火車,分別是1723及1745,前者是普通區間,後者是特急,遲發先抵埗,但要加錢,故我們揀了前一班,車資950圓。我們在火車站內匆忙的卸裝包車,忽然見到在多多羅大橋遇到的兩名布友,淺談幾句,他們知道我們去松山,指其實還有長途大巴可選。 總站上車,不是太多人,所以可以輕鬆揀位,但沿途有不少人上落,而且還有不少學生,星期六都要穿著校服。車程約一個半小時,到松山時天已黑齊,在火車站set好車,拿出燈具,踩最後約4km的路。 松山的住宿點,一波三折。最初定下行程、日子後,便立刻訂各點的住宿,其他地方有連鎖式酒店的都很順利,惟獨不知何故,松山市中心的酒店竟全滿。最初找到的,竟是遠離市中心的時鐘酒店,住時鐘問題不大,當是一種見識,開開眼界,但遠離市中心步行街、遠離道後溫泉區就問題大了。加把勁再找,忽然想起Airbub,於是一試,竟然找到一間屋!是的,我們8個人包起一間屋,而且位置極之優越——道後溫泉商店街中央。一輪溝通後,獲悉有位,二話不說,即刻拍板。 從火車站到道後溫泉,會經過松山城,當時正舉行晚會,見有樂隊歌手娛賓,亦有攤檔買小食,好不熱鬧。不過,無論是晚會,又抑或是松山城,我們都沒有停下來,有點可惜。之後穿過愛媛大學的校區,雖然已是天黑,但在驚鴻一瞥間,見到校園內一幢建築物,不期然想起《愛情白皮書》中「奔向明日會」經常聚會的建築,後來找資料,方知該場景是在東京,但那刻真的有這樣的聯想。 離開校園區,右轉入橫街,街燈不多,路面忽明忽暗,但見街的盡頭卻愈來愈光,這處便是今日的終點——道後溫泉商店街。進入商店街,推車片刻,便到包幢的門口,這個門口極不顯眼,其位處兩個商舖之間,用屋主之前傳來的密碼,打開門上信箱,取出大門鑰匙,穿過狹窄的通道,忽然豁然開朗,小小的庭院就在眼前。庭院種有幾株小樹,被兩棟半建築包圍:一棟是住宿的,地下有四張單人床,可以拉起布簾,各有私人空間,但大家笑說T及C最有親切感;二樓則是塌塌塌米,估計可供五至六人用,另有一個小小的廁所。另一棟是廚房及浴室,廚房設備齊全,基本油塩醬醋碗碟都有,理論上開鑊煮飯都得;浴室只有淋浴,有毛巾供應,但人多要慢慢輪候洗澡,洗衣機都是放在這裏,遺憾是沒有乾衣機,惟有洗後掛在房內,狂吹冷氣。另一個半棟是廁所,瞓地下的人半夜如廁便要走出來,幸好不是太冷,否則會好似上次旧東海道般在石垣屋摸黑冒寒上廁所,想起都會打冷戰。單車本可放在庭院中,但擔心夜深沾濕露水,故全擺入廁浴間。一切安頓妥當,放飯去也。 行出門口,便是商店街,更對正一間今治毛巾專門店,呵呵呵,在今治睇漏買漏可以補鑊。街上除了穿著浴衣、手挽小竹籃的遊人多外,還有很多很多貓,為蹲在溝渠蓋,或睡在機車上,牠們對街上眾多遊人視若無睹,是牠們見慣大場面,又抑或是這裏特別友善?轉過街角,再行多兩步,便是道後溫泉本館,我們就近食飯,並商討明天的行程。飯後自由活動,血拼的血拼,浸溫泉的浸溫泉,明日的節目相信會更精彩。

Apr 20

小摺瀨戶內跳島東遊記~Day 2 小京都 ‧ 島波海道夜奔

今日目標清晰,是瀨戶內海大名鼎鼎的明星──島波海道。很多人會在尾道出發,一日踩完約80Km的路程,將瀨戶內的明媚風光囫圇吞棗一日看完。我們在竹原出發,將島波海道分兩日踩,慢慢消化這裏的風光與人情。 一夜好眠,瀝瀝雨聲隔着厚厚的窗簾布變得朦朦朧朧。在酒店加錢食早餐,發現地上雖仍濕漉漉,但雨已停了,甚至有一抹陽光穿透烏雲。既然天色還可,H微恙已癒,便繼續行程,踩去尾道。由於昨日入黑才抵埗,所以原本想改變行程,如果下雨便搭火車,即使踩亦會放棄某些景點,但從竹原往尾道約40Km的路上值得瀏覽的風景已闕如,所以朝早在竹原的景點繼續保留。 選擇竹原過夜,除了這裏是廣島至尾道的中間點外,還因為竹原有「安藝小京都」的稱謂。日本古代時期, 廣島縣的西部名為安藝國,而小京都的來源,據維基百科如此說: 小京都是指有著與京都府京都市類似古老風貌的城鎮。從室町時代(十四世紀至十六世紀間),各地的大名大多會將自己居住的城市建設成類似京都的風貌,此詞應運而生。 據悉,日本有一個組織全國京都會議,負責審議批核加盟市町,姑勿論這個組織的認受性,但要獲得小京都的稱謂,便須保留保育有京都特色的古建築,若能將與此相關的歷史與當下的民生融合,這個稱謂才有意義。 安藝小京都的古舊建築集中在竹原町並み保存地区,距酒店不遠,八時許離開酒店,片刻即到,除了一組貌似學生的在拍片外,遊人稀疏,店舖未開。這些古舊建築,有前身是釀造醬油的,有現今仍經營的酒造,酒造門簷下的杉玉顯示仍有酒出品,奈何太早了,無機會淺嘗。 在古樸石板街盡頭,是一座小小的神社,神社後一戶民宅剛巧開門打掃,屋內一頭頸項綁了長繩的肥貓,爬在屋前車上,女主人見我逗貓,竟捉着肥貓任玩,更娓娓介紹屋前神社,雖不懂她的話,但對陌生如我如此有禮,真的記憶猶深。至於肥貓,原來只是這個舊區其中一員,有一個貓眼看安藝小京都網站,值得瀏覽。 在舊區消磨了近一小時,便要出發。這段路大部分時間是沿着海岸線,但入三原市管轄區前,有一個山坳位,要花點力氣。入三原市前一排火彤彤的楓樹豎立河堤上,甚是搶眼,當然要拍照兼休息。離開三原市,正常是跟着車路上橋跨越火車軌,我可以避得就避,兜入後街靠着漁港,在橋下穿過,直往工業區。支路終有走完的時間,駁回185號國道,這段路有一點特別深刻,一排舊屋佇立縣道旁,對面的是國道高高的橋墩,雖然並非人人都是雞蛋,但對着這面高牆會否住得舒服?若然是《空間大改造》,又會如何改造?另外,這段可能是接近工業區,亦可能是靠海主要幹道,特別多大型貨車,故此曾經踩上行人路,但行人路日久失修,甚為不平坦,踩得不暢順,還是回馬路小心踩來得快捷,結果約11時許便到達尾道。 尾道曾經興旺,亦曾經中衰,對車友而言,認識這個山城,就是島波海道,因應這個兩個轆潮流,城市重綻光彩,當中最耀目的,應是ONOMICHI U2。U2集單車舖、單車旅館、精品店、食肆於一身,前身是建於昭和8年(1933)的碼頭貨倉,隨城市中落而荒廢。後來一班有心人圖重振城市昔日光輝,兼令當地人有多一些工作機會,於是以這個舊貨倉為試點,並搭上單車熱潮,建立了U2。U2不是社企,勉強而言只是活化舊建築,它們自負盈虧,所以其精品店、食肆絕不「社企」(這篇文章有更詳細分析,值得一看)。 單車舖是台灣的Giant分店,除了一些島波海道的特色精品,還有單車租賃,車種各適其適,而且甚為新淨,雖然車資不算便宜,但若只是踩島波海道,自備單車便有點勞師動眾,可以在此租車,甚至可以異地還車(好似要另加收費)。出發前已被指定為必逛景點,自然會留久一點,兼放下一點盤川,睇夠買夠影夠又唞夠,便放飯去也。 去到原定的食肆,發覺單車要泊在遠離視線的轉角位置,於是改變主意,往火車站找到一間合意的食肆,正將車泊在對面商場門口,怎知有個狀似工作人員的大叔指手畫腳,不知何故阻止我們停泊。惟有再改,在車站另一邊找到一間連鎖食肆,二話不說,偷雞將車鎖在門外易拉廣告架後與售票機搏鬥一輪後,便排排坐在櫃檯前。套餐有飯有烏冬,兩者都是大大碗,再加上煎餃,大滿足! 飯後自由活動一小時,身為資深飯桶酒鬼的貓奴,來到尾道務必再留一會。尾道除了山多寺多,還有貓多,據介紹有條貓之細路,滿布大大小小的貓公仔,更有一間私人的招財貓美術館隱於其中。奈何單車跟身難上山,留待日後再去尾道時慢慢瀏覽,今次目標只是招財貓酒館。正式而言,這間名為向酒店的小商店,有各種清酒燒酎,甚至洋酒售賣,但當中以招財貓酒最招財,酒是地道的廣島酒,招紙則出自招財美術館繪師的手筆。店外店內皆有巨大醒目的招財貓木繪畫,流連其中,樂而忘返,想買的酒,似是沒完,惟有忍手,只掃兩支,旅程首日,已袋兩樽,實在誇張。 尾道市立美術館於3月18日至5月7日有一個「貓展」,在一個貓城辦貓展,觀眾竟然又是貓,還要是不請自來,真是難為了「實Q」。 買酒後回碼頭會合大隊,便搭街渡過向島,船不大,座位甚少,絕大空間可放很多單車,當日便有很多單車一齊過海,在向島上岸位置,比規劃時更要深入,街渡仿似在城門河般的河道航行了近一分鐘(在Google看到這張相,是在船拍攝碼頭的方向,很有趣),上岸便見到靠近行人路的地上髹了一條藍色線,依偱着這條藍線踩,即使沒有事前規劃,亦不會迷途,當然可以不跟藍線踩,但代價自負呀! 在向島的藍線,其實就是377號縣道,車不多甚好踩,加上我們要趕路,所以踩得不慢,甚至原本規劃去向島毗鄰的岩子島,看巖島神社鳥居,但昨日已近距離看了宮島的鳥居,岩子島這個迷你版便顯得可以留待他日再去,今日留多些時間去後面的重要景點。 島波海道第一個重要景點,當然是因島大橋,一如之後海道所有橋,由於要遷就較「大眾」的坡度,都會經過一段蜿蜒曲折的單車道,才會到達大橋。因島大橋是島波海道第一條橋,固然印象深刻,最有趣的是單車車道並不在橋上,而是在橋下。來到如此有特色的地方,自然要忙於拍照拍片,各式設計畫面玩得不奕樂乎。因島大橋長1.34Km,除了維修的工作人員外,竟然真的有人步行,正常而言,行人毋須過橋費,單車則收費若干,T指尾道單車舖會向租車客派免費券,慳回500圓車資固然好,最重要的是毋須預備大量零錢,怎知去到橋尾,發現毋須繳費,呵呵呵,直接過冚了布的收費站,爽!(回來找資料,發現這個優惠從2016年4月1日開始,2018年3月31日完結。) 到達因島,正常的是依着藍線走,但有不正常的劃線人,當然會間中不按牌理出牌。因島有兩個重點——岩本寺及大山神社,兩者都與單車有密切關係。由於岩本寺位於島的東南方,大山神社則在西南方,所以規劃時決定依着東海岸踩,先去岩本寺,然後攀越島中較高的位置往大山神社。 規劃只是規劃,臨場還是有很多變化,最大的變數是時間。這刻已是三時二十分,發覺難以兩個寺廟兼去,要作取捨——取大山神社,捨岩本寺,但仍然走東海岸。在出口處轉右,發覺搞錯方向,即使落了斜仍然回頭往左走,但後來發現繼續踩可能會更好。 沿着海岸踩,起初一切正常,還見到不少民居,即使房子疏疏落落,大致仍是海邊的平路,後來去到分岔口,看到本因坊秀策圍棋紀念館的指示牌,有一刻衝動,想兜去一看,因為這個地方,對《棋魂》粉絲是有特別意義。藤原佐為擊敗塔矢行洋後消失,進藤光為了尋找他的影蹤,曾去到佐為曾依附的虎次郎,即本因坊秀策的故鄉墓地一看,這段劇情全在動畫第61集,這集更曾出現尾道駅及因島大橋,當時看動畫沒有甚麼感覺,現在重看,很有親切感。 歲末年初有一單新聞,網上有一個神秘棋手59連勝(另有一局因對手斷線而判和局),中日韓不少頂尖棋手都是其手下敗將,當時不少人立即聯想《棋魂》中的Sai,呼喚尋找佐為,可見一本漫畫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 離開這個區,房子逐漸消失,路況逐漸陡峭,雖然不算高,卻來得急——急上急落,最慘烈的是不僅上一次,而是上幾次,愈踩愈是無言,大家不約而同地認為將車會的King of Mountain比賽搬來了因島,而且還負重十多公斤來考驗自己。途中見到路邊有個牌寫着椋浦峠,心中打了個突,為甚麼會有峠?奈何人已在山中,勢成騎虎,惟有繼續向前踩。現今重審這條路線,其實可以有其他選擇,無論是哪條路(選擇1或2),都比我們踩的好,至少短一些。 到達大山神社已是16:50,神社售買繪馬御守的地方已拉閘,見到有客到才拉開白布讓我們選購,一身便裝的住持見到我們更換裝合照。這神社為甚麼會與單車拉上關係?神社供奉的主神是大山積神(原來長崎軍艦島的端木神社及高松的金刀比羅宮都是供奉同一主神),祂既是山神,亦是海神,這是否與交通牽上關係?不曉得,只知被稱為單車神社後,才被車友認識。 離開單車神社時,天色開始昏暗,前後燈又要出動,連續兩日都要摸黑上路,而且今日的路程比昨日還長,約13Km。由於已是放工時間,小島的交通一點也不輸蝕大城市,甚至上生口橋時,有不少電單車在身邊飛馳掠過。在生口橋上時,還會停下來拍照,但下橋到達生口島後,便專心致志的趕路。 沿着生口島北海岸踩,由於車多兼行人路甚寬闊,加上不少當地人都是在行人路踩,所以我們便跟着他們踩。這段路有一個很出名的雪糕專門店,不少介紹島波海道的文章、車友的遊記,都會提及這個店舖,但我們經過時已經打烊,遙見舖內的人仿似結帳清潔。 這段路我讓其他人先行一步,我與妻在後面踩,起初妻在前,怎知在一個路口位,她看不到路壆撞了上去,雖然炒了車,但反應夠快,及時跳車沒有大恙。我被她嚇了一大跳,之後改由我帶路,怎知一不離二,我的GPS又無電了。昨日雖然亦是無電,但只剩下一小段路,而且不太複雜;今日卻距目的地還有一段距離,自己又記不清楚,惟有沿着大路踩,幸好不久再遇大隊,而且已接近目的地了。 經過一條已經大部分店舖打烊的商店街,便到達生口島西邊,今晚入住是一間日式旅館,所有單車放在大門玄關處,換上拖鞋,帶着行李上房。今晚訂了三間三人房,女子組一間,我與H及K一間,神與J一間,房內已鋪了榻榻米,靠窗位置是一個小廳,放了兩張扶手椅,我飯後坐在椅上寫日記,舒服得睡着了。房內只有一個馬桶坐廁,浴室在樓下,穿過木走廊到盡頭處,淋身清潔乾淨後,浸在熱熱的浴池內,真的很舒服。 晚飯回到商店街,沒有幫襯新潮的居酒屋,反而揀了很街坊的烤肉店,英語不太靈光的店東,指手劃腳的捧上大大盤的肉,大大杯的酒,肚漲微醺,踏着月光回旅館。  

Oct 10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127分之5

先看一些硬數字。 據官網統計,2015年5月共有31,078名朝聖者抵達Santiago,當中步行佔87.17%,而踩車的有3,943人(12.69%),平均每日有127名車友完成朝聖之旅,所以我們踩車去朝聖,不算是異類,只不過我們的小摺較搶眼而已。題外話,原來騎馬的有42人,另有3人坐輪椅。 另外,逾66%的人是取道Camino France,可見這條路的配套必定很足夠,毋須擔心基本需要。至於出發地點,Sarria排首位(6,883人,22.15%),其次是Camino France的起點Jean P. S. Port(4,400人,14.16%),我們出發的Burgos則有552人(1.78%),由此可見朝聖者為了滿足最低要求的100km,多在Sarria出發,但單車不適用,至少要在Ponferrada出發才有200km(以Camino France為例)。 在Santiago de Compostela買了一隻指環,上面有很多與朝聖之旅有關的象徵──貝殼、箭嘴、葫蘆,另有一個字「Ultreia」,上網看方知道這與Buen Camino一樣,是朝聖之旅另一重要的問候、祝福語,其直接意思是向前(onward),但我更喜歡其伸延的意思:Keep going and walk further。 單車旅行,其實並不辛苦,只不過是用不同的交通工具。其他方式的旅行,是點與點之間的轉移,兩點之間的過程可能沒有甚麼印象,而單車旅行,對我而言,是將很多點連成線,每一刻都是在旅行中。 單車旅行,其實並不困難,只不過是用多一點精力毅力。事前花點精力規劃張羅,過程花點毅力跨州過市,又不是去比賽,用自己的節奏,走自己感興趣的路,看一些屬於自己的風景,樂事也。 最後,車友們,千里之行,始於足下。Ultreia!

Oct 09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8 安抵終點

小摺朝聖之旅去到最後一天,恍似高潮後的收官,平平無奇,但在一個移動的過程中,遇上移動的旅人,卻會留下一些磐石般的記憶,也許這便是單車旅行給人的驚喜吧! 今日只需踩約60km的路程,毋須太匆忙,而且昨日的痛苦經歴記憶猶深,今日繼續昨日下半晝的決定——不踩支路小路,只行主道幹道,所以心情甚輕鬆,七時許才收拾行裝,告別庇護所,去市中心食早餐。這個早餐甚豐富,而且其餐單竟主打韓式口味,由此可見南韓朝聖者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 食完早餐,第一件事是兜入舊城區,今次不是去影甚麼地標建築,而是去裝水。昨日在舊城區打躉時見到一個水龍頭,在庇護所又沒有斟水,所以打完水才出發。 整體而言,今日前半截是踩N-547,完全毋須分心。寬闊的大馬路,蔚藍的無雲天,不少時間車輛稀疏,即使有車都會盡可能遠離我們駛過,況且路旁還有充足位置讓我們踩踏。途中只是在油站稍作小休,去了廁所、吃點小食,而朝聖者亦是在兩旁的行人路步過,所以我們踩N-547亦不是遠離原本的規劃。 這段路經過幾個小鎮,我們都沒有停下,去到約15km外的Arzúa亦以為沒有甚麼分別,領頭的J及C都已過了某個舖位,忽然T叫停,原來她眼利看到路旁有一間單車舖,其櫥窗擺放了一套Camino版的單車衫,在出發前已在網上揀中了一件同類型的車衫,但價錢不菲,加上相信來到當地會有更多選擇,今日有幸遇上,當然不會放過。單車舖只有一名技師當值,忽然見到一班如狼似虎的購物狂,有點手足無措,手忙腳亂地將所有單車衫褲的倉底貨全上繳,讓我們揀選,結果我們五個人只有三個揀到適合的尺碼,令人失望。技師忽然說在Santiago de Compostela主教堂旁的分店,應該還有更多尺碼的衫褲供揀選,還幫我們拍照電傳給那邊的同事,特別打點,這刻令我們滿懷希望,最後卻是另一個故事了。 我們在門口收拾戰利品時,巴西車友剛巧經過,他們停下拿着一個香港的襟章,嘰嘰喳喳說了一輪,我們起初以為是J在路上遺失,他們拾獲送回給我們,原來是早兩日J踩得太快了,在我們看不到的遙遠前方,送了一個襟章給巴西車隊,今日他們專程來回禮。這面巴西旗,證明人比單車重要,小小的摺車不會輸蝕給MTB,「路遙知馬力,日久見神獸」!! 預備再起程之際,忽然傳來「仆」的一聲,原來是我的雀仔前軚又爆了,今次是無辜辜爆了內軚,幸好還在單車舖前,問店內技師借用較順手的工具,怎知他說讓他來處理,由於我有後備內軚,他更是分文不收。 終於可以出發了,之後專心踩車,中途已沒有再多停留,約十二時許左右到達A Salceda,那時已踩了28km,烈日當空,路旁有一間餐廳,於是停下來食午飯,又熱又累,簡簡單單的沙律、肉丸便是一餐。 飯後繼續踩N-547,這段路乏善足陳,但去到一個迴旋處,便是今日其中一個提神點──不是迴旋處多車,而是在這個迴旋處會很容易迷路,稍一不慎便會出錯位,入了不能踩車的高速公路A-54。找資料時已知道步行的朝聖者是在N-547左邊路旁走,故此在規劃時已反覆看地圖,發現來到這個迴旋處時要兜一個圈,回到對面線才能切入路旁的泥路(即是片中0’50″至2’10″的一幕),再駁入村路。 今次我們無搞錯了,兜圈過程中其他司機亦很禮讓,順利的轉入村路,終於多一點不同的風光,多些小村落,多些樹蔭,亦多些短而急的斜路,斜得令當地的車友亦龜速前進。這裏發生一段小插曲,一隊MTB的當地車友,在我們前面緩緩上斜,J以他一貫的速度前進,很快的逐一超越這些車友,他們有些人狀似不服,想追上J,奈何車大輕裝的無法追到車小重裝的。還是那一句:三成在車、七成在人啊! 在進入Santiago de Compostela前,有一個很特別、不容錯過的位置Hill of Joy,它位於Santiago de Compostela外圍,在這個山丘上可以俯瞰Santiago de Compostela,這裏還有一個很大的雕塑,在遠處看到這雕塑,便知道離終點不遠了,亦代表這趟單車朝聖之旅已到尾聲。 從Hill of Joy到Santiago de Compostela已是一條斜路,愈近城市愈是多車,彷彿提醒我們終於重返人世間。我們穿梭舊城區,主教堂如一幅巨牆近在眼前,遊人閒逛巷弄中的小店舖,各式紀念品永遠在你視線之內,但我們心無旁騖,直往主教堂旁的朝聖者辦事處,抵埗時已近下午五時許了。 長長的人龍,從辦事處的庭園排到大門外,當中有不少單車友,如早前在Ponferrada遇見單騎上路的巴西女子,餘暉下的庭園雖滿是人,但並不喧鬧,工作人員仔細控制人潮,又指示我們單車可以泊在庭園一角。靜候一刻,進入辦事處,奉上「集郵」滿滿的朝聖者護照,職員會詢問你的國籍、從何處出發、步行或踩車等,以作統計之用,然後給回一張寫上名字及抵埗日期的證書(Compostela)。後來發現,除了這張證書外,原來還有一款證書,上面詳列你從何處出發、走/踩了多少公里、何時到達Santiago de Compostela,如此美觀,當然乖乖送上€3。申辦這個證書是在門外右邊另一個辦事處,由於只有一個職員處理,又要字體工整,所以要耐心等候。 辦完證後,另一個重要任務是買火車票回馬德里,初時以為要踩去火車站,抵埗後方發現原來在辦事處外已有火車站的服務點,可以直接買票,簡直是便民德政。從這圖可以看到,左邊是進入朝聖者辦事處的門口,中間是買火車票的服務點,而右邊的櫥窗則是辦有里程的證書的辦事處。 我們入住的酒店離朝聖者辦事處只是兩、三幢建築物之距,取其地利之便,但不知甚麼緣故,酒店竟沒有我們的記錄,花了不少時間,等他們的職員從另一地方趕來才解決。安頓後當然立刻去逛街,怎知在樓下遇到穿着便服、一臉輕鬆的比利時車友,相信他是早一日抵埗,這刻相遇,當然來個擁抱慶祝。閒聊時提到我們不知有沒有機會看到主教堂內的Botafumeiro,他問身邊的朋友,竟獲知今日稍後的彌撒會有Botafumeiro,於是匆匆告別,去望彌撒。 主教堂其中一面的高塔正在維修,其實出發前看Google Street View時已知道,不過抱着小小僥倖的期望,希望看到已拆棚的教堂。入到教堂,找有利位置,發覺在祭台兩翼的長凳都貼了一張字,上網查看,估計是預留給朝聖者的,好體貼。彌撒開始,不知神父講甚麼,因為不知他是說拉丁文抑或是西班牙文,等了一刻,終於萬眾引頸期盼的場面到了,八個穿着長袍的人,拉起已縛好的巨型香爐,只是拉了兩、三次,香爐便在教堂兩翼左搖右擺──它就在我們的頭上飛翔,這種感覺絕非看片所能感受。我將Botafumeiro的過程,原裝放上網,自己看片吧! 之前在Arzúa的單車舖曾表示於Santiago de Compostela的分店有更多尺碼的單車衫,他更將我們的相傳給這邊的店員,叮囑他們預備。我們按圖索驥找到了,因為門口見到一個公仔穿着這件單車衫,問題是除了公仔上的單車衫外,店內已沒有其他存貨!Camino France是一條主要的朝聖之路,人流不絕,故此商機亦不少,但觀乎這八日經過的地方,除了一些較大的城鎮,大部分鄉村仍然純樸,所以才會出現有生意不會做的情況。    

Sep 29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7 小摺Off Road

單車旅行,各適其適,有人即場找路,驚喜不斷;有人事前規劃,安心穩陣。我是後者,因為這不會浪費太多時間在找路上。現今網上有不少資源工具,令事前規劃更趨容易,但虛擬畫線,有時差之毫釐,謬以未必是千里,但至少會有點麻煩,有點勞累。 上一篇提到,從Sarria往Santiago de Compostela約有100Km,所以不少短程朝聖者便以此為起點。規劃已決定將這百多公里分兩日踩,加上路途大致平坦,所以毌須太匆忙趕路。六時許起床梳洗時,已見大房差不多人去床空,我們滋油地在庇護所食早餐。昨日逛超市時已買齊料——大袋麵包、大支果汁,有肉有罐罐罐頭,除欠一杯熱飲,其他必食得飽飽,出發時已近八時了。 Sarria出發,若然跟朝聖者走,起初一段鄉村路,看Google Street View知是小屋樹蔭,好不怡人,不過之後要駁一截路卻沒有Google Street View,擔心路況不佳,那時再走公路便會兜了一個大圈。計算一輪後,橫豎都要兜路,不如在出發之初便踩公路,路程雖多了一點,但相信可以用速度補回。我們首先從庇護所的市外圍進入市區,再從北邊離開,在一個街角處見到指示牌,發現當地都是將步行的朝聖者與單車客分開,他們走他們的鄉村徑,我們踩我們瀝青路,在LU-633用力上山。 順風順水便接回朝聖者的路,在這個分岔位便有不同的選項。最初規劃時由Google自動選路,是一條沿着LU-633踩的路,很正常、很正路的選擇,唯一的問題是這並不是朝聖者走的路。翻看其他資料,知道朝聖者是走這條穿梭鄉郊村落的支路,而在Google Map中見到是有路可踩的——即使是Google沒有建議,Google Street View亦沒有顯示。左思右度,決定踩入支路,希望可以徜徉鄉郊村落、呼吸清新空氣。怎知我計算錯了。 離開LU-633的初段,路況正常,朝聖者亦絡繹不絕,以為一切如早前一般,去到Peruscallo後一個分岔位,有位大叔說了一句Buen Camino,很主動的指示我們向左走,雖然不是我們規劃的路,不過以為會很快接回原本的路,所以不以為然的跟着大叔的指示踩。 拐了一個彎,路況忽然轉差,由碎石路變成半邊大石板,半邊小溪澗,心中雖有點愕然,但認為會很快駁回好路,所以咬緊牙關又抬又推過溪,終於勉強可以踩了,方發現已接回規劃的路,即以為的好路根本沒存在,心中一寒,前路雖是甚爛,但不能走回頭路,勢成騎虎,惟有繼續踩下去。 好不容易接回車路,立即上Google Map找,發覺要轉出大路甚麻煩,惟有硬着頭皮繼續原本規劃的路去。車路極短,爛路極長,這段路較之前的更爛,有一段路是完全被水浸透的泥漿,見到車軚全陷入爛泥中,後來我將車放在路旁草叢,回頭幫妻推車,甚至要妻拆下頭袋,她孭袋,我孭車,才可以較易捱過這段路。這段路對小摺是絕對不宜的,只有MTB才較易應付,當日我們真的見到一隊MTB駛路,而且還是輕裝上路,他們沒有行李,都要踩得甚吃力,所以我們推推抬抬都很正常吧! 又有一段車路,終於可以真的踩車了。這段車路的盡頭是Morgade,從Peruscallo到Morgade的2.5Km,我們用了近45分鐘。這裏的庇護所人氣甚旺,可能是這段路對朝聖者亦不是易應付,所以不少人在此歎茶小休,更見到幾個昨日與我們住同一間庇護所的南韓人,我們起身時已不見了他們,可想而知他們是多麼勤力及快速,真令我汗顏! 離開Morgade又是一段off road,幸好這段off road不是很長,很快駁回車路,不過已遠離規劃的路,無所謂,只要方向是對的、只要是落山的便無問題,終於依傍湖泊的Portomarín已在眼前山下了。在一個分岔口見到不遠處的朝聖者,看到他們走的路好似還可以,思索應否走他們的路之際,一輛私家車停在我們身旁,司機叫我們不要走朝聖者的路,指之後有一段路單車是走不到的,囑咐我們繼續踩車路。出門遇貴人,當然要聽話,跟着車路踩,發現竟然是原本規劃的路。 好不容易終於到達Portomarín,從Peruscallo到Portomarín的16Km,踩了2小時20分鐘,從Sarria出發到Peruscallo只是踩了約24Km,進度比原先估算大大的落後。原先規劃的午飯,是在20Km外Ventas de Narón的一間庇護所,而這20Km是另一段上山路。之前那段off road不但花了不少時間,而且飲了不少水,又無法補給,現今要上20Km斜路,真的很擔心呀! 在Portomarín休息補充體力,又與一個單拖上路的巴西女車友合照後便繼續上山路,雖是上斜,但馬路寬敞極之好踩。俗語云:柳暗花明又一邨,踩了約10Km竟然見到路旁有一間餐廳,感覺恍如沙漠中見到綠州,二話不說、毫無懸念,即刻停車開飯。在規劃時這20Km斜路是完全沒有補給點,所以才將放飯地點定在上完斜的庇護所,現今突然多了一間餐廳,當然無任歡迎,回來再查看Google Map,發現餐廳在2012年的地圖上已存在,這樣的錯漏當然無所謂。 這餐在Gonzar的午飯,自然不會虧待自己,牛扒、薄餅等等少不了,飯後更要食甜品定定驚,補夠水亦補夠體力,對下半晝的旅程忽然疑慮盡掃。首先是餘下的10Km上斜,心情輕鬆地完成;去到N-540的迴旋處,依着規劃小心的轉入另一條村路,這時終於回復正常——正常的路況、正常的節奏。 不過,上半晝不正常的狀況太嚇人,所以我們決定下午的路段,不管原本的規劃,只會在大路踩,絕不轉入支路小路。於是剩下的路程便會努力「集郵」,這段連接N-540與N-547的支路,有不少小村落、庇護所,補水「集郵」甚方便,而且沿途有不少樹蔭,路況與上午天淵之別。其中在Ligonde有一間庇護所很有趣,它位處村尾,我們到達前已遙看一大班朝聖者圍着一個小提琴手在門前跳舞,好不熱鬧。 在庇護所小小的大堂內有一塊小小的黑板,給各地的朝聖者報上自己的原居地,「香港」竟然是第一次出現,意外驚喜!其實我們肯定不是第一批到這裏的香港人,只是不知甚麼緣故他們沒有留下簽名,但這小小的虛榮夠我樂上一陣子。與庇護所職員閒聊時,他們對我們以小摺朝聖甚感驚訝,更借小布來試踩,玩得不亦樂乎。 去到N-547後,我們心有雜念,直剷去Melide,用了約1小時踩近20Km,下午五時許便到Melide。原本想入住位於市中心的旅館已客滿,於是四處找落腳地,有些旅館沒有五張床,有些則太雜亂不想住,找了半個小時,惟有踩回入市的地段,找了一間聲稱供單車友入住的旅館,只有兩間大房,我們揀了其中一間,起初都預咗有其他人會入住,怎知主持安排其他人先住滿另一間大房,最後變相我們包起了一個可住二、三十人的大房。 我們當然不會放過任何逛街的機會,雖然安頓後已近六時,不少店舖已關門,但仍有些店舖營業,至少我們在一間皮具店收穫甚豐──妻與T竟然買了一雙手製皮鞋,天啊!還有一天要踩車,怎麼安置雙鞋? 大城食晚餐選擇多,我們揀了一間食八爪魚的專間店,除了八爪魚外,還有聖子、燒雞、沙律,以一頓豐盛的晚餐補償今日的辛勞,實不為過矣!

Sep 19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6 踩贏大車

在朝聖路上,無論是步行的朝聖者,抑或是踩車的異國車友,對我們的小摺甚是好奇,可能他們認為小輪不能作如此長途的旅行,況且沒有支援車,行裝全在車上,全車近30kg,又怎能踩得快?嘿嘿嘿!我們又不是比賽鬥快,用小摺看世界也許會更精采,而且小摺也有快的時候,特別是上斜! 今日摸黑在Villafranca del Bierzo出發,六時許去車房取回單車時,天還是一片靛藍,街燈仍勉力綻放暈黃。見到愛車仍健在,心頭大石頓然放下,將車推回酒店,放上行裝,用白開水伴送SOYJOY後便出發。小鎮仍在熟睡中,靜悄悄的恍似只有我們五人,穿梭石板路,依靠河畔山腰的支路走,那時已見到不少朝聖者比我們更早出發。拐了一個大彎,駁回N-VI幹道,兜這一個圈,是避開一條隧道,況且兜圈可令坡度不太犀利。N-VI是依傍着高速公路A-6,今日上午會與A-6形影不離,因為不少時間我們會在A-6的高架路下經過。 踩了約一小時,到達Trabadelo,見到一間餐廳在路旁,有朝聖者坐在門口,於是停下來食早餐。早餐還是老模樣──酥餅、牛角包、朱古力冬甩、法包,最重要是一杯熱咖啡,在這個寒冷的早上,一杯熱啡暖身,感覺特別好。 補充體力後繼續上路,仍是沿着N-VI,踩了不足半小時便跟隨朝聖者的足迹,轉入支路N-006A,這段路已經不斷的上斜,有幾個位甚是陡峭。途中我們一對踩協力車的外國男女車友,他們狀似甚為吃力,當然喇,車那麼重,家檔又全在車上,但旅程毋須急躁,一步一步終會到終點。 若然是踩車,其實是毋須轉入N-006A,因為之後終會駁回N-VI,但轉入支路一來貼近朝聖者的路徑,二來會多一點人氣,經過Ambasmestas、Vega de Valcarce等小鎮,方便補給,三來沿途多點樹蔭,無咁曬。重回N-VI亦是今早最惡啃的開始。 這段N-VI幾乎是在高速公路A-6下,A-6的高架橋腳經常在眼前出現,這些動輒十多層高的橋腳提醒我們還有多少斜要踩,有幾個位真的幾乎要下車推。好不容易來到一個位,我們竟然會高過A-6的路段,這份滿足感真的很大。踩多廿多分鐘,便到達今早另一個大站Pedrafita do Cebreiro。 Pedrafita do Cebreiro是一個交通要衝,所以規模不小,但我們沒有入鎮,而是在外圍一個大停車場小休,去廁所、吃小食,補充體力後便繼續上路。如果昨日的十字架是今趙第一個高點,那麼今日便要挑戰兩個高點,路狀有點似麥記的M,而今日第一個高點便在Pedrafita do Cebreiro不遠處的O Cebreiro。 沿着LU-633向上踩,以為只是4km,理應很快踩完,結果要近50分鐘才到達海拔近1300米高的O Cebreiro。到達今日第一個頂點,自然振奮,嘻哈拍照後,便兜入O Cebreiro。最初只是想看這裏的草屋頂建築,怎知先入眼簾的是兩輛大旅遊巴,毫無異議這裏必然是一個熱門旅遊點。草屋頂建築找不到,反而見到一座很有味道的石砌教堂,我們分批入內參觀,單車泊在教堂外,反而變成一個景點,不少人對我們以小摺上路嘖嘖稱奇。其實只要經常踩車,事前有詳細規劃,加上志同道合的好友,踩車旅行殊非難事。 O Cebreiro除了有教堂外,還有餐廳及售賣紀念品的小商店,雖然那時還未到12時,但我們仍決定早點開飯,順便可以血拼血拼,旅行點可以只得踩車,食與買都很重要嘛!可能當地人習慣,亦可能是餐廳實在太缺人,我們與眾多光顧的朝聖者一樣,要很有耐心的等待上菜,我們點的菜已不複雜(當然亦沒有甚麼複雜的菜式可點),奈何餐廳人手實在太缺了,食客急也急不來。話分兩頭,我好似亦見不到有哪個食客急,或許朝聖者的心態已與其步伐同步了。 食完飯、拼完血後,繼續下午的行程──更用力的行程,目標是M字另一個高點,這段路看似簡單,踩時才發現地勢起伏,這段路真的斜得要命,不但我們叫苦,一些踩大車的外國車友還比我們辛苦,所以我們也能「超車」,雖然對方「眼甘甘」亦只能目送我們先行一步了。 去到Padornelo終於大致完成今日的上山路,可以享受又爽又驚的下山路了。經過昨日的磨練及爆軚,今日的路況明顯較易,筆直寬闊的馬路,斜度亦沒有昨日般陡峭,一字以敝之:爽;奈何昨日才爆軚,無論如何仍要勒着單車,在收放之間開始漫長的下山路。 這段路仍有一小段上斜, 發生今日,甚至是整個旅程最有趣的事。不知何故,這時忽然多了很多車友,有一對男女,及一隊四人的巴西車友,他們全是踩MTB,但在這條上斜路中,大車不見得有優勢,J仍是一貫的帶放,巴西車隊只能埋頭慢踩,我們更是遙看他們。至於最後巴西車隊能否趕上,就不得而知,因為之後便是近14Km的落斜路,我完全是「食塵」。 一路順風安抵Renche,來到這裏小休片刻,之後其實可以繼續沿着LU-633,直往今日的目的地Sarria,但找資料時發現這段路有多個版本,而共通點是不再走LU-633。我自然以此規劃,只是踟躕走哪一條路,終於決定在Renche走一條村路駁上LU-P-5602,原意是希望不要只是走大馬路,兼且可以欣賞異地鄉郊的風光,怎知我計算錯了。 首先,這一小段村路極之陡峭,斜幅之大,連J都要推車,短短2Km路要多次落車,真的估不到呀!其次,以為可以欣賞鄉郊景色,規劃時竟忘記我們之前已在鄉郊踩了多日,在審美疲勞下,多美的風光也沒有動人的感覺。不過,幾次推車換來之後約13Km的鄉郊路,四個轆甚為稀少,即使是審美疲勞亦不能抹殺其令人心曠神怡的景色,加上是爽爽的落斜路,約一小時後便到達Sarria。 進入Sarria後,見到旅館庇護所便入內查看,不是已客滿便是不合心意,在抵市中心原本規劃入住的地區前,見到一間頗新的庇護所,雖然單車可鎖在貨倉內,但能夠包起一間八人房,於是拍板住下來。 安頓後仍是陽光璀璨,當然不會浪費時間,逛街去也。之前曾說過若要在終點Santiago de Compostela拿取Camino的認證,便需要至少步行100公里、或踩車騎馬200公里,而Sarria距Santiago de Compostela約100公里,所以不少人便以此為起點,作一個短期約三、四天的朝聖之旅,由此亦可見Sarria不是一般的細小城鎮。 欣賞一個地方有很多方法,我的方法是去街市──不是甚麼觀光市場、遊客夜市,而是實實在在、當地人光顧的街市。我們在Sarria雖無去街市,但超市卻不會錯過。普遍而言,沿途庇護所附近,必定有一些商店辦館超市,讓朝聖者補給生活必須品,在Sarria的超市便見到不少入住庇護所的同路人,他們多是買料如麵包、凍肉等,回庇護所開餐。我們亦有樣學樣,不過是預備明天早餐。 我們的晚餐幫襯一間貌似甚有歷史的河畔餐廳,偶遇昨日在十字架見到的韓國團,原來我搞錯了,他們不是韓國人,而是會講廣東話的加拿大人。他們過來搭訕,自我介紹時煞有介事的說:我們是加拿大人。他們是參加了一個英國教會辦的朝聖團,7日走120Km,邊走邊坐車。朝聖有很多方法,各適其適。 今日拍片不是特別多,但有些片不能刪剪,惟有分兩集推出。強烈推薦看第二集,J沒有入鏡,因為我追唔到佢。

Sep 09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5 終於爆軚

單車旅行有趣的地方是,即使事前規劃如何仔細詳盡,永遠有些情況是不可避免,其中之一是爆軚,問題只是爆多少次,及哪一個中招。今趟旅程很幸運,只是爆了一次軚,而中招的則是我。 每朝早都是例牌的早起,今早只是食了一條SOYJOY,七時許便出發。其實單車旅行早睡早起,不會懶床,貪早不摸黑,生活節奏比香港上班放假時還要規律,這或許是做運動的意外收穫吧!不在旅館食完早餐的原因,只是希望爭取早上不太熱的天氣(事實是有點凍),踩多一點路,特別今日是整個行程的重中之重──挑戰行程中最高點。 離開旅館,穿過兩旁滿是矮灌木、紫野花的田野,車路旁是泥路,已有三兩成群的朝聖者。若然講規律,我們遠遠不及這些朝聖者,見到他們孭起大大的背囊,我們的馬鞍袋顯得輕鬆。昨日進入Santa Catalina de Somoza時,其實已離開主幹道,轉踩LE-6304,今日繼續踩下去,途中經過一些村落,靜悄悄的躺在晨光之中,只見村中的教堂鐘樓頂,一個個鸛鳥巢顯得特別搶眼。 踩了約一個半小時,到達Rabanal del Camino,見到旅館便停下稍息食早餐,這個早餐算是豐富了,有雙蛋煙肉薯條、番茄意粉,及我的至愛──西班牙蛋餅,餐後還有朱古力酥餅,夫復何求!我們坐在戶外用餐,看着之前被我們超越的朝聖者陸陸續續到埗,有些與我們一樣,解下背囊小休,亦有人繼續上路,其步速真令人佩服。 進入Rabanal del Camino,其實等於駁回主幹道LE-142,這段蜿蜒山路,似難非難,坡度不大,只要有耐性,不急於短線衝刺,終會上到山頂。邊踩邊欣賞兩旁的風光,一簇簇紫紅的野花,點綴在鮮黃的小花中,煞是好看。 在攻頂前還有一個休息點Foncebadón,在這要衝之處,當然有一個庇護所讓所有人小休,放水的放水,寬衣的寬衣,連雪條都有得買,夫復何求?這裏還有一個有趣之處,就是不少當地驅車至此,然後整裝,或三五成群,或扶老攜幼,行山去也。若然香港有如此藍天綠山,暖日清風,我可能會多一點行山吧! 從Foncebadón到山頂不足3Km,路開始有點巉峭,而且七人車、十四座等開始多,代表這個地方除了朝聖者外,還是有不少旅行團的重要景點。真的!這裏很重要,對每個朝聖者而言,在Cruz de Fierro的十字架,是一個毋容替代的地標,因為每個人都會在這裏放下一塊石頭,在電影《The Way》中主角於十字架下有這段禱文: Dear Lord, may this stone a symbol of my efforts on the pilgrimage that I lay at the feet of the cross of the Saviour, weigh the balance in favour of my good deeds that day when the …

Continue reading »

Older posts «

» Newe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