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台灣

Dec 11

掌生穀粒

這本書不單是講台灣米,還訴說一個個小農的故事。 與台灣米正式結綠,始於去年單車環島,途經花東縱谷,食了兩個便當──池上固然出名,但我更喜歡關山便當,當時即使還有數日行程,仍是買了幾包關山米上路。台灣米的圓潤,與香港慣食的纖幼泰國米,口感甚大分別。今年三月在台中一間郵局,赫然見到有關山米寄賣(台灣的郵局寄賣的產品,種類繁多,超乎想像,而且此局有的,彼局不一定會有,奇哉),二話不說,抬了四公斤回家。這四公斤報銷後,在大埔街市買了一包台灣米,口感卻大為遜色。看完《掌生穀粒》後,懷疑是自己煮飯出了問題。 《掌生穀粒》有三部分──〈種米的人〉、〈吃米的人〉及〈尋米的人〉。〈種米的人〉首八個是小農的故事,之後是三個「探源」,當中以第一個關於稻苗的故事最有趣。城市人有意或無意間,與大自然產生疏離,簡單如流汗都會覺得不好,俯身背天的米農卻明白甚麼是「看天吃飯」,「認真的農民從不怨天、也不認命,只感謝老天爺的別有用心」(頁34),而且「取自於土地,就要還給土地」。人與自然是相依相靠,鳥兒食稻毋須趕,皆因牠是幫手捉蟲的。又如另一種古老的自然農耕法,讓鴨下田吃蟲鋤草,禾苗便會長得健健康康,這便是有機,亦等如「與天地共好」(頁48)。所以才有萬安村村民所講的「生態要優先,種優質好米只是順便」(頁57)。 種出的好米,若然沒有一個懂食又懂煮的用家,仿如黃州肥豬沒有遇上蘇東坡,焉能成為一道佳餚。〈吃米的人〉的重點是食,食之前是煮,從洗米、落鍋、燜飯到收水(頁83至85),一絲不苟,但大前題是用在地當令的新鮮米,我想想自山的米缸,不禁潸然。除了用電飯煲外,書中特別介紹砂鍋,原因是煮一杯米份量,砂鍋效果遠勝電飯煲。至於雜菇炊飯、竹筍飯、糯米燉飯、山味飯、紫色甜菜頭飯,以至一鍋二吃的雞湯飯,請諸君依樣葫蘆、照辦煮碗吧! 《掌生穀粒》最後一節〈尋米的人〉,講的是一個品牌誕生的故事。上「掌生穀粒」的網站看看,發現他們的運作,全歸功於「一個網絡與宅配都非常發達、便利的時代」(頁112),於是「小農精神、獨立製作」的純米,從花東縱谷傳遍全島。至於裝米裝蜜的牛皮紙袋、紅花布的背後故事,甚至張大春的墨寶,自己找書看看吧! 看《掌生穀粒》時,經常聯想到《吳寶春嚴選 感心好食材》,兩者都是介紹台灣一些小農,他們用心用力,量少但質高。我不是美化台灣的食物,他們的食安一樣令人擔憂──起雲劑、胖達人、假食油,甚至劣質米充靚米等等,從今年的年度代表字是「假」便可見一斑。但仍有一群人,用心耕耘,加上時代的機遇,他們的心血比以往更易接觸到市場,可以安撫虛怯浮動的人心。 一碗白飯,箇中學問,宜慢食細嚼沉思。 最後一句,香港哪裏可以找到靚的台灣米?我好想食關山米呀! 推薦瀏覽 蘑菇──作者在介紹她創業時,曾向台灣一個生活美學自創品牌取經,看其網站,原來與香港有小小淵源,他們的產品在香港誠品有售。 吃台灣米懂台灣米──聯合晚報這篇〈說聞解字〉,已不只是精采兩字能評價了,這篇稿由糙米、胚芽米及白米的分異,到台灣米產業的歷史、產量、經典品種,到如何烹煮,大開眼界,獲益良多。 原汁源味──這是Roadshow的節目,介紹香港一些本土莊稼,甚為有趣。唔講唔知,原來香港除了每個周日的農墟外,還有本土農作物,好似元朗烏頭、有機火龍果(唔知係唔係喺古洞)等,值得支持本土貨。題外話,Roadshow是否換了製作公司,近期覺得其節目好多都好睇咗。

Jul 26

錢買不到的東西

早前立法會否決及擱置了三個堆填區的擴建申請,民間一片叫好。大家都知道堆填區是必須的,但最好NIMBY,那麼大家的垃圾應丟到何處呢? 這令我想起Michael J. Sandel的《錢買不到的東西》其中一段,討論核廢料貯存地點的爭議(頁145至149),可供袞袞諸公一個參考。 瑞士為了貯存核廢料,選定中部山區一個僅有二千一百人的小村莊,並舉行公投,結果51%居民表示接受。後來經濟學家加了一項有利條件:如果當局每年提供補償金,你會否接受?支持率竟然從51%下跌至25%,即使加大銀碼,結果仍維持不變。在一個以為錢是萬能的社會,竟不能以錢說服居民接受一些厭惡設施,因為「價格效益有時會因支持公眾利益等道德考量而產生混淆」。對上述的居民而言,接受核廢料反映的是公眾精神──我有份用核電,而我的社區被認為是最適合貯存這些厭惡的東西,我願意承擔這個重大責任。若然有金錢補償,感覺上是賄賂、買票。這只是一宗買賣,我便可以say NO。 這並不是代表可以將這些厭惡設施強加社區,高壓式管制會比金錢誘因更傷害公益精神(看看盛世神州就知道)。雖然現金補償通常被嫌惡,作者建議以公用財取代金錢,如公園、圖書館、社區中心等。點解這會比現金容易被居民接受?因為公共財肯定了該區的公民責任及共同承擔的犠牲。 書中的例子好似好遠喎,揀個近一點。台灣的核廢料是貯存在蘭嶼,台電為了補償當地居民,住宅用電全免費。於是後遺症是浪費,用電之多,冠絕全台。對於被指摘「邊反核廢場,邊大量免費用電」,當地人情願不要免費用電,也要核廢場搬走。另一邊廂,位於彰化的溪州焚化廠,為了補償區內居民,在焚化爐旁的溫水泳池給溪州、埤頭、竹塘等鄉鎮的民眾特惠價使用。 林鄭到屯門硬銷擴建堆填區,提出種種條件,仍然鎩羽而歸,這些小恩小惠已變成一種賄賂、一種交易,既然以前的承諾都做不到,新的又怎能相信?要社區再犠牲也毫無說服力。厭惡性設施不只是堆填區及焚化爐,還有前朝政府提出的18區骨灰龕,同樣令各區議會反彈。其實除了交稅及死外,必會製造或多或少的垃圾,既不准擴建堆填區,又不許建焚化爐,或許有朝一日大家只可以將垃圾放在家找個窿埋。曾蔭權2010年曾赴日本考察焚化爐的運作,而近月《信報》林行止不只一次提到北歐垃圾焚化發電的「錢」途,可見現今的焚化爐已不是一面倒的厭惡。問題是政府有沒有魄力及技巧去解釋及說服社會。 政黨在這件事的取態甚有商榷餘地,保險界立法會議員陳健波在7月11日的答問大會上所講,立法會已經區議會化(陳健波講得幾好,但在主流傳媒卻冇乜報道,可惜);又如林超英所講,一個全港的議題,以一個地區的思維去處理,他及後致函立會,指出箇中弊端。行政機關已是半廢,立法機關又自廢武功,我的感覺是:This city is dying。

Mar 30

武嶺,I’ ll come back

半年兩度上武嶺,一次失敗,另一次勉強算是成功。 去年九月尾攞了六日假,貪心的想將高雄、武嶺及花蓮一網打盡,結果第一天從香港到高雄往台中再轉駁巴士往埔里,全磋跎在交通上,第二日雖然成功上到富嘉的7-11,但第三日卻因花蓮打風,不敢從武嶺瀡落花蓮,惟有包車上武嶺,再往花蓮,途中加遊太魯閣,好不好玩已是另一碼子事,踩上武嶺的計劃以失敗告終。 今年三月無端端多了一個短假期,同樣是六日,不再貪心,以台中為中心點,橫豎上年環島沒有停台中。第一個半日及第二個上半晝閒逛台中,再用半日逛埔里,第三日上山,第四日攻頂,即日下山往埔里,搭車回台中,還有兩日在台中hea,規劃比上次的踏實可行。 人算不如天算,今次上山遇到下雨天,全程小雨霏霏,出發前忐忑片刻,還是決定不等天公放晴,一點點小雨對上山的人還不致有甚麼危險,最多是單車變了泥鴨,人變了落湯雞吧!上半天的進程甚理想,八時多出發,十一時許已到霧社食午飯,比上次早了一個多小時。那時還很樂觀的,以為可以三點前到富嘉7-11,會有充裕時間逛逛休息,又一次估錯了,我在五里坡附近爆呔,搞了近一句鐘,加上飛輪轉得很不順,白白浪費了很多氣力,與上次一樣,差不多五時才抵埗。 風蕭蕭,雨濛濛,加上海拔高,路經清境農場氤氳裊裊,五步之外一片蒼白,青青草原只聞喧嘩人聲而不見人蹤。從清境Starbucks到富嘉7-11,路途陡峭,為免第二朝一起步便要打硬仗,惟有今日鼓其餘勇,棄較旺的客服中心附近,而取富嘉一帶的民宿酒店,況且有7-11可解決早餐,一舉兩得。 富嘉一帶民宿選擇甚多,若非周末假日,應該毋須事前預訂。我倆本想住上次那間民宿,但他們唔做我哋生意,惟有改住7-11後一間新酒店,當晚都有香港旅行團入住,2150新台幣一晚,房間格調似九龍塘,另外單車要放在大堂旁的儲物室。晚餐在毗鄰姊妹酒店解決,750新台幣的套餐,三餸一湯,白飯任裝,菜多肉少,兩個人食有點多。食完飯逛全台最高的7-11,對的!逛7仔都昰山中一個消閒好活動。 早睡早起,五時許起身收拾行裝,除了糧水外,其他行李均存放在酒店大堂,將負磅減到最低,輕裝上武嶺,無謂增加自己難度。在7-11食了一大個杯麵早餐,六時許便出發。約半小時後,發現忘了買朱古力、香蕉等補給品,當時以為有四件18℃的木輪蛋糕,應該足夠,怎知我錯了,錯得很犀利。 上次包車經過這段路時,估計早段在翠峰停車場前的6公里,是今日相對較易踩的一段,怎知踩落才覺一樣咁惡啃,有些路段看似落斜,怎知單車瀡都無瀡,我還向妻呻單車壞了,斜路都唔識瀡,回頭看才知仍是上斜。在梅峰後這段才是真正的落斜,但快樂永遠是短暫的,片刻便到了翠峰停車場。 之前以為容易的,其實幾攞命;以為惡啃的,反而無想像中的難頂,又踩又推,好不容易才到鳶峰停車場,沿途風光,相信是很美吧。為甚麼說是「相信」?愈往上騎,霧氣愈大,舉目所見,白茫茫一片,經常只聞汽車引擎聲,近在咫尺才見到真身。加上漸漸氣力不繼,唞氣的時間都不夠,周遭的風光難免忽略了。 鳶峰是上武嶺途中最大的補給站,有廁所食肆,若沒有支援車,這裏便是最後一個機會回氣回力。我倆只是去了廁所,卻沒有食碗麵補充體力,結果問題快浮現。 上武嶺已預咗唔夠氣,愈高海拔,愈易索氣,踩了片刻,心便勁跳。幸好之前去西藏時已知自己無乜高山症,然而踩車的運動量,與尼泊爾行山有點不同,太快、太容易無氣。而今次的致命傷是無力,早餐的杯麵在出發後大半個鐘已消耗得七七八八,四件木輪蛋糕在這樣大的運動量下,顯得杯水車薪。而在鳶峰不祭五臟,令情況更糟糕。 以昆陽為分嶺線,之前的路,六成踩四成推,昆陽前著名的之字路在漫山迷霧中消失了,直至見到太魯閣國家公園的招牌,才知我們已過了這個嚇人的路段。昆陽之後這段著名「天堂路」,貌似不太陡峭,踩在其中方知好攞命,已是三成踩七成推。那時忽發奇想,假如我有朱古力、香蕉,假如我前一日無踩上清境,假如……太多假如了,這段望之生畏的天堂路,食完最後一件木輪蛋糕,仍是無氣無力,妻事後說那時以為我會暈低。武嶺前最後一段路終於稍為平坦,可以踩住到終點,此時已是十二點多了。 回程好簡單──包車。上山時愈踩愈擔心,路濕滑看不清,體力又透支,實在無信心平安瀡落清境,故此聰明的妻在途中打電話回酒店,租車在武嶺等。於是在武嶺影完相便舒舒服服上車,回酒店取回行李,直接落山到埔里公車總站,全程52公里花了個多小時,加上司機有趣的講解,盛惠3000新台幣。 搭車回埔里,看着來時的上斜路,不禁問妻這真的是我們踩過的嗎?有些路段坐車都覺得斜,我倆踩着小摺怎可能做得到?其實在上斜時,都有類似的感覺:看着面前的大斜路,心中不禁叫苦,但踩到該段叫救命的斜路時,發覺不是所想所見的困難,踩過之後回頭一望,斜路還是一條大斜路,只是似乎不太辛苦,這種感覺、這種經驗,不啻是給轉換環境的我一種啟發。 至於武嶺,今次只算是到了,但仍是不滿意──對自己的不滿意。I’ ll come back,下次一定會更好。

Nov 01

吳寶春嚴選 感心好食材

認識吳寶春,是由大半年前《信報》一個專欄開始。三月環台經過高雄時,專程去他的麵包店,嘗一嘗世界冠軍級的麵包是甚麼的味道,當時與兩款攞獎麵包緣慳一面。九月再過台灣,特別揀高雄出入,終於食到桂圓酒釀麵包,真的名不虛傳。在高雄機場見到不少人都是一袋袋的陳無嫌鳳梨酥作手信(我當然是其中一個),妻卻在等上機時見到這本《吳寶春嚴選 感心好食材》,既然有Boarding Pass有折扣,不妨一看,獲益良多。 在推薦序中,方知道這書是由吳寶春之前為中時《旺到報》寫的專欄「寶春師傅的百寶箱」整輯而成。顧名思義,全書的主角是食材,最重要這是台灣本土食材。這26款食材絕大部分都與吳寶春的麵包有關,例如書中頭四個介紹的食材,分別是鳳梨、桂圓、荔枝及玫瑰,便是他店內三大招牌包 / 酥的靈魂。 既然是麵包的食材,書中有不少造麵包的小撇步,如荔枝麵包(頁32)、南瓜麵包(頁98)、葱包(頁137)及我最愛的香蕉麵包(頁154),當然這多是一個概念,沒有一個準確的份量,但相信對有經驗的人,或多或少有點啟發吧!以南瓜包為例,加糖烤焗添芝士蛋黃攪拌再焗,便會造出鬆軟綿密濃郁的南瓜餡,看完口水流,趁萬聖節後南瓜又多又平,買幾個回家跟着試造。 除了造麵包外,書中還有幾個食材DIY,如玫瑰花瓣醬(頁41-42)、芒果乾(頁77)及百香果軟糖(頁90)。物盡其用,削下的菠蘿皮,原來可以變成環保清潔劑(頁20)。其實,環保這個概念貫徹整本書。 書中所講的環保,是所有食材的種植方式──有機耕種。不用化學農藥、不使用除草劑,農稼更是食得放心。這種耕種模式,難以量產,成本高、市場窄,正如葱農說: [notice]消費者不相信有機,常覺得假有機明明有噴藥卻騙人,再加上要消費者花比較多的錢,去買有蟲洞或賣相很差的有機蔬菜,心態不容易接受,消費大眾還有待教育,否則永遠只有注重健康的少數人,以及種菜的農民知道有機蔬菜的好。(頁141)[/notice] 改變觀念永遠是最難的,你會否花10蚊買一磚有機豆腐?蘑菇不是雪白的,你會否幫襯?人習慣了外觀漂亮廉價的食物,營不營養反而不是第一考慮。當然現今行銷手法亦令人詬病,掛上有機的招牌而掠水,香港又是否有真的有機蔬菜? 吳寶春介紹這些小農時,曾提及一個微風市集(頁147),其實香港有一個類似的市集,這就是農墟。我承認,近如大埔的農墟我都無幫襯,但對「無飯」夫婦而言,一周只開一日的墟點去趁呀? 有機產品另一個大難關是市場窄,吳寶春便利用這些食材,加上他的名氣,希望做到「共生共好創三贏」。全書的食材有一個共同的特色──在地,即是全在福爾摩沙內,這亦是食物里程(Food Miles)的精粹。台灣的宅配辦得如此成熟,只要再配合團購,即使是一般小市民,應可享用這些食材。 [pullquote align=”left|center|right” textalign=”left|center|right” width=”20%”]題外話1[/pullquote] 書中有兩款食材很吸引我,一是可可(頁166-173),二是無花果(頁198-205)。台灣都可以種可可?無花果不是中東、地中海地區專有嗎?我是朱古力怪,無朱古力不歡,原來屏東有一個地道朱古力店,有機會必定一試。至於無花果,家中還有從伊朗大量購入的乾貨,煲湯淨食兩皆宜,但新鮮的無花果卻未食過,書中介紹這一個農場,唔知肯唔肯宅送到港呢? [pullquote align=”left|center|right” textalign=”left|center|right” width=”20%”]題外話2[/pullquote] 光華新聞中心搞了一個台灣月,以剛過去的星期六及日微光生活綠市集作頭炮,市集內有幾個台灣展商,當中有吳寶春的玫瑰供應商玫開四度,而書中介紹的蜂農山野家亦有擺檔,玫瑰醬我無買,反而山野家的蜜糖及黑糖各買了一款,好味!台灣月有很多活動,電影音樂講座,各適其適,但昨日我方發現吳寶春今晚竟也有一個講座,談他的小農哲學,唉!失之交臂,可惜!

Oct 07

小摺大環島~~沒有終點

  兩輛小摺,環島13日,從北往南,由西拐東,走了近1010公里,爆了1次軚,搭了1次火車、2次的士,入了N次警局──添水,去了N次油站──幫襯廁所,食了N餐地道美食,亦了卻一個心願。 騎得不快,但以小摺的速度看一看福爾摩沙的人和事,不再侷限於北市,甚至不再侷限於城市,感受島上另一種風土人情。 有人問:騎小摺環島難不難?我覺得不難,至少在體力上不難,只要你在香港踩開車,縱橫往返新界東西,面不改容;上鹿頸獅子亭,氣定神閒,環島便難不到你。我覺得最難的,反而是心態上,踏出第一步是最艱辛,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之後自然的水到渠成。 以台灣作單車旅遊第一站,是一個不俗的開始,從台北到台北,只是這趟環島的終結,但單車旅遊才剛啟動。不只是旅遊,單車若能融入日常生活中,才是終極目標。如果單車只是一年兩三次,走在單車徑上,就真的是大材小用了。

Sep 25

小摺大環島第13天~~回到起點

    3月31日 基隆→情人湖濱海大道→富貴角燈塔(最北點)→三芝→淡水→台北  81.4km 踩呀踩,終於踩到最後一日,大番薯只剩下東北角這個海岸線,希望最壞的事昨日已出現,今日順順利利的騎完餘下的80公里。 在酒店舒舒服服的食個豐富早餐,是13日行程中的第3次,但沒有滋滋油油的歎,仍維持例牌8時半出車,今日唯一的不同是預備打水戰。 起床時已見陰霾滿天,雨粉霏霏,心想環島竟不打水戰,好似不太合理,13日中只有首天有少許雨,今日以水戰作謝幕,都算是一個完整的環島經驗吧! 在酒店門口整理行裝,布仔車前袋、雀仔車頭相機袋的雨褸終於出動,燥底的我亦難得加添風褸。理妥衣裝便推車過對面馬路,往台北進發。     今日又不按常理出牌,大路的當然是走台2,這段路好處是夠旺,補給容易,但要微微上山。我不是想逃避這段上山路,而是想早點靠海。這又是在找環島資料時偶然看到一個台灣大叔的環島車誌,他與車友堅持環島路線要靠海走,來到高雄便是走情人湖濱海大道。之前我想走這條路,只是不知是否可行,現在連這條路的名堂都有了,自然更放心。 往濱海大道,有點曲折。從酒店出發,要先上立交橋往基隆港方向走,接中華路及文化路,這是一個小山丘,再接回協和街,左兜右轉,去到湖海路。老實講,若然不是有GPS,又在google street view反覆檢查,這種在異地穿街過巷的走法,有點過分。 走了20分鐘,從湖海路滑到海邊,外木山漁港便在眼前。這是情人湖濱海大道的起點,行人路鋪了紅磚,看不到甚麼指示牌,不知行人路是否單車徑,反正路上車不多,所以直接踩在機車道上。天雨路滑,專心踩車,冇乜影相,若想看情人湖海濱大道的靚景,推薦這個網誌,拍得很美。 這條海濱大道的終點是大武崙漁港,看google map以為是一條倔頭路(地圖A點),以為要上一條大斜路駁回台2(地圖A至B點),在google street view看着這段大斜路,真的好打擊我走這條海邊路。原來人同此心,之前那位台灣大叔車友也遇上這個問題,他的解決之道是~~推車。在他的網誌中,大武崙漁港的倔頭路有一個小泥坡,只要推車一會兒,便回大路,抬車過欄杆便可進入台2。網誌圖文並茂,終於令我放心,情人湖海濱大道是可行的。     9時10分去到漁港盡頭,發現網誌提到的泥坡不見了,換來的是更靚的觀光行人棧道,如此天時,人蹤杳杳,當然是偷雞上棧道,片刻便見到台2在欄杆另一邊了。慳水慳力去到台2,沿途又有靚景睇,此刻又有似單車徑的棧道踩,爽呀! 理論上,上到大路見到台2,應該抬車過欄杆踩回馬路,但橫豎棧道無人,於是繼續偷雞。9時15分進入萬里鄉,這裏有一個觀景台,可以去廁所,然後剷出停車場接回台2。         離開觀景台,很快進入萬里鄉市區,九時半到萬里隧道。若要去野柳,便在隧道前的分岔路轉右,從地圖看,兜去野柳除可加遊一個景點,還可避開萬里隧道。我都不明為何無將野柳列入景點中,可能估計時間不夠,想在食晏前去上午另一個重要景點。 沿着北海岸的台2走,近11時到石門區,又據網友推薦去食糭,踩了兩個多鐘需要補充體力,這個劉家糭好好生意,糭子不是太大,一人一個剛剛好,店家在門外更擺放茶水,任人添飲,真的好體貼。           食完糭繼續出發,約十一時半離開台2兜入老梅路,這一刻竟懷疑迷途了,GPS的指示失準,在小巷中搵路,又要上陡坡,穿越小路後才路牌,指示富貴角燈塔的方向。今日上午最重要的節目,是去台灣本島最北的富貴角燈塔,從路口到燈塔的路,理論上是不准踩單車,我倆繼續偷雞精神,見人少又踩過去,不過這裏特別大風,要小心謹慎。十二時終於到最北點,富貴角燈塔比最南點附近的鵝鑾鼻燈塔細,黑白相間亦比紅白相間的鵝鑾鼻平實,今日風大有雨,遊人稀疏,反而比鵝鑾鼻更有一番天涯海角味。 現今再看地圖,肯定當時是走錯路,不應太早轉入老梅路,這不會走少一點路,亦不會更易找到路,反而應繼續走台2,到楓林大橋才轉右,直行見到分岔口再轉右上斜,便見到一個小小的泊車位,往富貴角燈塔的入口就在這裏。離開時毋須走回頭路,只要兜落漁港,可以在這裏食晏,在一排排海鮮檔中有一條沿海邊的路,直出台2,出口路旁有一個甚麼婚紗廣場,專拍婚紗照,風景不俗。在這裏看到廿多輛單車,不少台灣車友周六聯群出動,或者這裏在台2旁的食肆不俗吧!       我們選擇三芝食午飯,在三芝前有一段小斜路,已經踩得甚為麻木,12時45分到達三芝老地方,上午踩了43公里,與之前多日差不多。老地方又是看網友推介,招牌菜是小籠包(當地人叫湯包),店舖生意好得很,人多去貨快自然新鮮,新鮮焉能不好味。除了小籠包外,還有我最歡喜的肉圓,肉圓的情況有點似年輕時逛大陸時,每到一個地方必叫一碟糖醋里脊,每個地方的味道都不同,愈食愈覺得有趣,現在肉圓亦一樣,唔知有沒有人會寫個肉圓龍虎榜,比拼各地肉圓的優劣。   從三芝到淡水大街這15公里,乏善足陳,或者應這樣說,旅程去到尾聲,歸心似箭,落雨收柴,耷低頭就踩,這段路好多地方都無乜印象,唯一記得的是有很多台灣車友,或三五成群,或獨行俠在旁疾飛,被road bike放星星都好應該。 我們兩時許進入淡水區,這裏明顯地人多車多,而且與車並駕落斜,要外小心,原本規劃的路線,去到現場發現是窄路落斜,臨時改去漁人碼頭方向,落到海傍才轉往大街,由於指示不清,直行變轉彎,在過十字路口時與妻幾乎互炒,險呀! 2時45分抵淡水捷運站,環島之旅幾近完結,從這裏開始,只是北市規劃沿河的單車徑,理應輕輕鬆鬆,現在更似四點九、等收工。天下所有單車徑,至少是香港及台北,是否都一樣咁危險?天下的JoJo都是一樣咁狼死,結果在靚靚的單車徑上,為了顧及自家安全,加上途中一些路段先天的限制,特別狹窄,結果無暇欣賞沿河明媚的風光。 由於第一日不是走海線,所以今日見到大名鼎鼎的關渡大橋特別開心,因為關渡宮就在眼前。環島第三日在鹿港天后宮求了一串手珠,之後全程都順風順水,雖然好似有點迷信,但禮多人不怪,來到台灣三大媽祖廟之一的關渡宮,當然要入內還神。           從關渡開始,是一個cool down過程,不是身體的cool down,是心態的沉澱。13日恍似一蹴即過,13日前在YMCA出發,13日後的4時15分返回台北車站,環島之旅結告一段落。   …

Continue reading »

Sep 16

小摺大環島第12日~~終於爆軚

  3月30日 宜蘭→礁溪→頭城→石城→舊草嶺隧道自行車徑→福隆→龍洞→鼻頭(爆軚,打的)→基隆 59.5km 去到旅程尾二日,仍然維持早起床早出發的好習慣,七時許已食完早餐,七時半左右開車。第一站是先到火車站拍照,這幢紅磚建築,即使在早上背光時段,不是太好拍照,仍然很美。昨日逛火車站時,剛好是放學時間,學生三五成群,分赴南北,好不熱鬧。       在火車站磨到八時二十分正式出發,滋滋油油,順風順水,九時抵達礁溪,兜去火車站,雖然無法舒舒服服浸一浸礁溪出名的溫泉,也想試一試火車站前的浴足池,奈何見到浴足池清潔消毒中,無晒水。礁溪有很多酒店旅館,多以溫泉作招倈,若然不在宜蘭過夜,可以考慮停礁溪,浸一浸溫泉紓緩疲勞,應該會幾有趣。 離開礁溪不遠,很快到達台9及台2庚分岔,若繼續走台9,亦即是北宜公路,便可即日返回台北。這段路甚惡啃,又是一大段上山路,捷安特的9日團,便是從北宜返台北,好處是早一日完成環島,缺點是放棄了北面海岸。這個大番薯欠了一角好似有點遺憾,況且我又不趕時間,無理由要辛苦捱多段上山路,又要留憾嘛! 除了北宜公路外,還有走雪山隧道的國道5,又或者叫北宜高速公路,理論上叫得高速公路便與我無關,單車都上唔到,所以唔使理。但當日雪山隧道竟封管保養,於是我覺得台2的車特別多,唔知兩者有沒有關係。       我倆沒有走北宜公路,而是轉往台2庚往頭城走,騎一小段路,便接回台2,亦即是北部濱海公路。其實離開宜蘭時,可以往東走縣道,早一點接台2,但一來想去礁溪,二來這段台2不夠旺,所以無揀選這條路線。 走不了多久便在頭城找到在對面馬路的阿宗芋冰城,這個又是在網友推薦的地道美食,招牌菜是芋頭雪糕,對的,早上九時半食雪糕好似有點過分,但犒賞環島的自己,理由很充分呀!在阿宗芋冰城隔籬,有一檔三星葱燒餅,據聞是姊妹店,以三星葱作招倈,好吸引,不過可能太早還未營業,緣慳一面。 食完雪糕,離開頭城,未夠十時便到達蘭陽博物館。若你在google map找蘭陽博物館,會發現位置不太準,去到實地踩方知道應是在往鳥石港的路口轉右,其實亦是一條路好易認,鳥石港有些海鮮店,當日早上亦拍了幾輛旅遊巴,估計是旅遊點之一吧!博物館外形奇特,仿似一個三角朱古力,背後的故事,可以看看它的官網,今次門前掠過,只是怱怱拍照,有些遺憾。       台2對向太平洋,沿途看到海傍有不少民宿,樓高兩、三層,地面有車庫,有點時鐘酒店feel,若然你有車,這些不在鬧市的民宿,頗有情調,住得幽靜,如果踩車踩過龍,唔知能否偷雞臨時租這些民宿? 已經忘了在途中哪一個位置看到這棵枯秃的大樹,只是看到它光秃的樹幹,心中有一股難言的感覺,忍不住停下來,走過對面馬路,見到圍欄上的通告,方知這秃樹是大溪老雀榕,回來找資料看見以前還是茂密的樹冠時,更感難過。 踩了三個鐘到了石城,這裏路旁有一個咖啡室(地圖A點),還有一個觀景台,極目可見遠處的龜山島。我倆沒有幫襯咖啡室,只是在這裏問路,它不過是一個地標,提示你已經走過了轉落舊草嶺隧道自行車徑的入口(地圖B點)。       舊草嶺隧道自行車徑又是一個活化報廢設置設的好例子,將火車隧道變成單車徑,從石城往福隆,如走台2要14公里,隧道只是約3公里。走這條隧道,主要考慮是貪新鮮,想看看這條橫跨宜蘭縣及新北市的單車徑,放棄的不是十多公里的台2,而是台灣最東端的三貂角燈塔,但衡量這條隧道較獨特,而燈塔還有一個可以去,所以惟有忍痛放棄。舊草嶺隧道自行車徑閒日可以讓人步行,周六、日及假期才是單車專用,所以閒日在隧道內要格外小心。 從風涼水冷的隧道,走出去陽光明媚的艷陽下,真的有點不習慣,在隧道口的廁所洗個面,依着路上的指示,十二時二十分到福隆火車站,站前的面當店食了一個簡單的午飯。上午踩了約42公里,跟以往多日差不多,但下午的規劃卻大出意外。               半個鐘後出發,火車站前警局入水,之後有兩個選擇,一是走龍門自行車道,之後再駁回台2,另一是直接走台2,無謂再兜來兜去。前一個選擇的吸引之處,是可以走一走在地的單車徑,當作一個旅遊點,又兼且龍門吊橋好似幾有趣,不過看完很多資料,都發現單車徑會經過一個露營營地,即使只是踩車經過都要收費,若不繳費又要怎麼樣兜路,好似好麻煩的,所以還是走台2吧。 約一個鐘後,看到台2蜿蜒上山,龍洞隧道便在山腰處。在隧洞口回氣兼等無乜車,才一口氣闖入隧洞,由於之前沒踩蘇花公路,所以無踩隧道的經驗,在隧道內充斥隆隆回音,幸好這刻不算多車,掠過我倆的車都偷位過對面線,所以不是太貼,但已夠緊張。衝過隧道後,是接二連三的落斜彎位。不知何故,這段路特別多碎石,而且愈近路邊,愈多碎石,落斜轉彎遇上碎石,要打醒萬二分精神,但有些事你幾小心都難以避免。       過了龍洞隧道後一連串彎位,下滑到海邊,很快便見到鼻頭隧道,今次沒有等,只是順勢踩過去,出了隧道見到地上有碎石,還有碎玻璃,心中邊罵邊謹慎的踩過去,怎知發覺前轆失控,立即知衰。搖搖擺擺的把車停下,在行人路上拆下前轆,起初只見內軚穿了,換了打氣後才發覺不妥,內軚穿了反而事小,原來外軚被割開了一個約三個手指寬的洞,即使換了內軚都會谷爆。在這一刻,很後悔嫌麻煩沒有帶備外軚,現在欲換無從,而且噩夢還未完結。 爆軚位置是在鼻頭漁港對出,時間約下午二時,於是推車泊在停車場五聖宮旁,問食肆拿了電召的士的電話,等了廿多分鐘,的士到了,要司機去基隆的單車舖。可能司機不太熟悉,去了一間單車舖便放下我倆,單車舖的職員好友善,但幫不到我,因為他們沒有birdy 18寸軚,即使打電話去市內其他單車舖,竟然全都沒有貨,心中一寒,難道來到最後兩日都無法完成環島? 在這一刻,當然不會放棄,立即想出計劃B:先在基隆找酒店安頓好,然後拿對前轆坐車回台北換。雖然辦法很笨,亦很花時間,但至少可以繼續行程,完成環島,毋須功虧一簣。那時貌似老闆的男子回店,獲悉事件因由,忽然想起基隆有一個牙醫,都是雀友,打電話一問,確定他有一條軚可以讓給我,老闆說要等牙醫雀友放工回家後才拿到那條軚,可能要七時後才可以換妥,這刻已經很感動,所以這點點時間一點都不介意。       基隆住在華帥海景飯店, 已忘了為甚麼揀這一間,1950NT一晚包早餐,普普通通、正正常常的一間商務酒店,極近火車站,但對我無用,我都唔搭火車。另一好處極近觀光夜市,但逢 夜市叫得觀光,但不太對口味,不過解決晚餐就無煩惱。然而單車還未修好,心仍有戚戚然,在夜市邊逛邊等電話,馬馬虎虎食了一餐,近八時終於可以拿回前轆, 放下心頭大石,單車舖只是收回軚錢,卻不收工錢,多謝。 現在回想,覺得今次是不幸中的大幸,首先,爆軚是我的車,不是妻的,否則會更麻煩,因為我不太熟悉怎處理,而且雀仔比小布易搞;其次,妻未試過爆軚,所以她可能不知怎操控忽然而來的搖搖擺擺,特別是落斜轉彎途中,今次爆軚是我,最少是自己驚就已足夠。 爆軚彷彿是環島必然節目,我都不能免俗,幸好這亦是唯一的一次。這種經歷,一次都嫌多呀!另,從鼻頭至基隆這段約24公里的路,與蘇花公路一樣,都是一種遺憾,有朝一日,I’ll come back。   …

Continue reading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