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六四

Jun 04

今晚請去維園

今日請去維園悼念24年前犠牲的人。 有些事時時做、每年做,可能會變成一種習慣,忘了它的意義,忽然出現了爭拗,就會令人反思習以為常的事。 只要不是開工,六四去維園,已是過去23年必然的事。今年有聲音說要杯葛燭光集會,理由是大陸的事,不關香港事,簡略而言是港獨,而他們其中一個發難的藉口是支聯會今年的口號「愛國愛民,香港精神」。 老實講,聽到這個口號的反應是:戇居。支聯會的單純願望是可以與大陸當局爭話語權,況且23年前曾經用過這個口號,以為仍行得通。但袞袞諸公忘記了有些詞語與超市的罐頭一樣,都有保鮮期,過期是會變質的,特別在大陸,可能未出廠已經不宜食用。或許這正是大陸的強項,任何事經過他們的洗禮必然變質,前有和諧,後有校長。前車可鑑,愛國這個詞焉能輕率使用。相信有點常識的人都知愛國≠愛黨,但正常點的人都會好抗拒用愛國這個詞,否則隨時變大中華膠,在如此情緒化的大環境,抵俾人插。 但用錯詞語、喊錯口號,並毋改鐵一般的事實:對不公義說不是我們共同的態度。容忍不公義,對不公義視而不見,等同幫兇,這23年來香港人堅持的,不公義就是不公義,不管你是否權貴,這個準則是沒有絲毫寸退的空間。至於本土派所說的大陸的事,不關香港人事,實在錯得徹底,危牆之下,豈有完卵,有個烏糟邋遢的惡鄰居,你又怎能奢望會有一個良好的居住環境? 本土派另一個要求是,毋須到維園悼念六四死難者,甚至提出一個「遍地開花」的論點,又批評支聯會搞的燭集會千篇一律,無乜變化。前一個論點,早幾年已有人提出,不過只是大家不滿多年流於公式化,某程度上我都贊同──有心的話,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可以悼念,不過今年出現了爭論,我有些改變,覺得要騷一騷Quali,話俾北大人知,香港人的態度24年都無變;後一個論點,在論壇上已被毛孟靜駁得體無完膚,不過話分兩頭講,每年聽到蔡耀昌哭喪般讀悼辭、學聯代表講一些左抄右拼、左氣衝天的演辭時,真的有衝動要走人(好多時學聯出場,我便起身去彩虹食甜品了)。其實可不可以不要有人在台上講嘢喊口號,主角不在台上,而是坐在地上千千萬萬的人,送花圈、致悼詞,多餘的,大家靜靜的舉起手中的燭光,看當年的新聞片,聽天安們母親的公開聲明,沉默的力量一定會比喧嘩大。 今年支聯會有4款T發售,其中一款以《孤星淚》中《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為主題,在眾多版本中,我最鍾意文首這一個,因為當中的歌詞雖然有點賣弄,但夠鏗鏘。

Jun 04

我沒有忘記

    記憶很奇怪,昨天發生的事、遇見的人,今天可能忘得一乾二淨。 有些事、有些人,卻烙入骨髓,挫之揚之,不會忘掉。 第二十三個年頭,立此存照,仍信天理還在。

Jun 04

六四不是洪水猛獸

(8964 from sofunny on Vimeo.) 早前下任特首潛在熱門人選談到下任特區政府的重要工作時,不避嫌的說到廿三條立法,指廿三條不是洪水猛獸,我有不同想法。 當查豆腐渣工程不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時,廿三條就可以立法。 當為生病孩子討回公道不再是尋釁滋事時,廿三條就可以立法。 當上網不再有「404 NOT FOUND」時,廿三條就可以立法。 當真理不會被銅鈿收買時,廿三條就可以立法。 當六四平反時,廿三條就可以立法。

Dec 01

開Blog相

時間好似倒水般,剎那間又到今年最後一個月。 今年曾轉過兩個Theme,所以開Blog相便有兩種尺碼,而揀這兩個Theme,其中一個原因是貪其Header的相位夠大,而且任換,所以每個月換一次,一來保持新鮮感,二來曬一曬存貨,一舉兩得。 唔計五月特別原因有兩張,其他每月一換,熊貓曾出現兩次,另有一些當月的特色,如一月的年花、六月的六四集會、七月的七一遊行,而當中三個月是我的嗜好,包括黑啡、水草及行山。 不過,我相信今後開始,開Blog相應該會好似今個月一樣,貓氣沖天。今個月的肉掌,見到都想咬一啖。

Jun 04

64.20

家有白事,諸事煩憂,方寸不寧,擱筆一月。 但,有些事有些情,即使是片言隻語,也要留下這刻感覺。 這段日子,奔波勞碌,看到某些胡鬧的新聞,雖然不想月旦,但不代表沒有意見,港大的前學生會長、曾特首等等的言論,實在太放屁。 今日放假,是早在一個月前安排好,只不過當時不知道六四後的一日竟是設靈日而已。坐在球場,百感交集,我沒有喊口號,亦沒有唱歌,其實即使不是在維園,我亦會以自己的方式去悼念。我坐在球場,只是希望表達一點,我沒有忘記,有些基本原則,不會因時因地而迥異,我堅持的,只是一點良知。而這點就是陳某人、曾某人放棄了。 還要堅持多久?我是一個悲觀的人,想起陸游的詩:家祭毋忘告乃翁!

Apr 22

畢業論文

早前執書,無意找到當年畢業論文,見紙張泛黃,於是重打一次,藉機再讀當年的功課,結果覺得慘不忍睹。 小時候作文,有一個壞習慣,勁喜歡用生字怪字,那時在字典辭淵左找右覓,就是要搵一些連怎樣讀都不知的僻字。畢業論文的名稱是《戴厚英「三部曲」的思想內容及其人物形象》,嘩!好似好勁,所謂的思想內容是講戴厚英書中的人道主義,於是當年找了很多現在一定不會看的書來解釋人道主義,唉!現在看一點都唔明自己講乜。將一堆文字堆砌起來,真難為當年審核這論文的老師。 雖然那份功課是堆砌青澀,但其中心思想卻沒有改變,就是對人的重視,或換另一個說法,是對非人的抗拒。人道主義中有一個好重要的元素,就是異化(Alienation),簡言之,人是一切的目標,而不是一種工具。在大陸政治運動泛濫的歲月,人變成整人的工具,而人非人的異象到今時今日亦舉目皆是,時代沒有進步,我關心的,十多二十年竟然仍存在,可悲。 講翻份功課,過了那麼多年,終於明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道理。其實這有點像女人細個扮熟女,老了要做小甜甜一樣,這是人必經的階段吧!

Mar 27

我想買這件T

英國《泰晤士報》報道,一名大陸博客突破封鎖,挑戰禁忌,在一篇名為《今年流行的T恤》中放了這張相片(右圖),只要你是有心人,將這件T上的羅馬數字VIIIIXVIIV拆開,便會會心微笑。 我不知這個網誌曝光後,還可維持多久,而相中的男子會否被秋後算帳,但竟然有個有心人,就好應該幫他揚開去,不過,唔知這件T是否一件商品賣的廣告? 封殺網站,似乎是內地當局的殺手鐧,他們以為封了就是眼不眼為乾淨,以為他們不想見光的人與事便沒有存在過,最近封了Youtube便是一例。其實有乜好封,以為真的睇唔到,西藏片睇不兩次都唔改變到現實,草泥馬之歌聽多兩次都唔會有乜損失。 昨日有新聞話上海將規劃成國際金融中心,新聞訪問當地人,好豪氣的說一定可以取代香港。要取代香港嘛,以現在的情況,硬件完全無問題,要贏香港話咁易,只要有錢就得,但軟件喇?若果大陸的軟件真的可以媲美香港,我都會好開心,不過這並非易事,至少在現今的體制下是好難的。 講番件T,該博客加了如此的註腳:不明白的好好琢磨,明白的什么也不要说了。一個地方要如此慎言,還是香港這個「鬥」嗡的地方好。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