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傳媒

Mar 27

政府Wifi綠壩化

早幾日帶兩位貓大人去灣仔SPCA做手術,等候期間到灣仔公共圖書館消磨時間,貪其有冷氣兼可上網。去到圖書館,方發現吾道不孤。 差不多十一點才到圖書館,幾乎搵唔到位坐,當中有唔少人都是帶Notebook上網,好似我隔籬個阿叔就是睇股市。環顧圖書館用Notebook的人,不少於20人,可見這個服務需求不可謂不少。 政府的Wifi通使用方便,而且地點亦適中,至少比PCCW所謂的6000個WiFi點實際,而且費用全免,這又比台北市的WiFly好,上網任用,不似台北只是免費30分鐘。 這並不代表政府的WiFi通無問題,它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太關心你了,它不問用家的年齡界別,一律不准上鹹網、BT網,甚至連上英國《太陽網》都唔得,咁太關懷備至了。點解資訊唔可以自由接觸,只要在使用前問一問用家的年齡,即使是刻意說大話,這只是該大話精的問題,點都好過現在的綠壩化嘛!

Feb 21

看不見的西藏

若言王力雄的《天葬》是正經嚴肅的討論西藏問題,那麼唯色的《看不見的西藏》便是一些小品,穿插生活點滴。切勿小覷這些小品,《天葬》討論的大是大非,你未必會動氣,反而一些小品會么心么肺,所以看《天葬》時劄記寥寥數字,睇《看不見的西藏》卻寫得滿滿一張字條。 忘了從何時開始,在公在私對兩大範疇特別敏感抗拒:一是宗教,二是民族。這兩個範疇忌作話題,皆因既無對錯,亦易動火。早幾日收到一段稿,話美國有一宗倫常慘劇,老竇將個女拋落河,稿中竟特別強調該衰老竇信奉伊斯蘭教,記者可能是依當地稿件直譯,但實在忍不住語帶火氣問審稿的他的宗教信仰與今次事件有甚麼關係,又為甚麼其他析新聞又不提主角的信仰,最後供稿死死氣的刪去這些多餘的東西。至於民族問題,更是一大禁區,看看每日的新聞,有多少人為此枉拋頭顱徒灑血。 《看不見的西藏》么心么肺的地方,就是作者將西藏好多現象,簡單概括地歸納在漢藏兩族上。以〈昨晚看了《天葬紀實》〉及〈在西藏發生的攝影暴力〉這兩篇為例,文中提到漢人的獵奇行為,對當地人及文俗的不尊重,我並不感得是因為他是漢人,反而只是關涉他個人修養,與種族,甚至國籍、性別無關。我們只可以探究甚麼環境、甚麼土壤,才可以培養如此「絕品」的人?多年前在九寨溝有如此的遭遇:我與AL在鏡海坐了大半個鐘,等的就是風靜的一刻,希望可以影到鏡海的特色,就是岸邊的風景如鏡般倒影在海子上。但在海子輪輪漣漪快靜止時,忽然有石拋在海子中,那刻我倆呆了,原來這是一班內地人所為,原因只是他們覺得有漣漪的鏡海是最美。他們明知我倆架起三腳架等拍照,亦如此作為,從此之後,所有內地同胞的古靈精怪,如你影相時會刻意站在你鏡頭搶你的位等等,亦見怪不怪了。其實攝影亦是行為的一種表現,我沒有深究那班人是甚麼種族、甚麼來歷,我只知他們的所作所為,只是反映他們的低質素而已。 至於蘑菇燈(頁30)、泰州廣場(頁46),就更簡單,這只是大陸官場文化的威力,無遠弗屆,與是甚麼民族全沒關係。這一點王力雄的書有詳盡的分析,毋須贅言。 不過,《看不見的西藏》比《天葬》更平易近人,《看》不會說一些枯燥的歷史,而是將作者生活所見所聞,娓娓道來。於是2005及06兩年的燃燈節(頁88至92),拉薩外弛內張,便是外人所不知曉,又如此具體反映當地的緊張氣氛。而作者對於青藏鐵路開通的擔憂亦非是無的放矢,特別是遊客一窩蜂的湧入,將西藏變成一種潮流時尚(頁192)。正如若當貓狗是寵物,等於會有失寵的一天,潮流時尚是會過期的,而且這亦非西藏的真面目。怱怱十數天的旅遊,並不能令人了解西藏,但以獵奇心態去旅遊更於事無補,留下的可能是作者在〈在西藏發生的攝影暴力〉所講的野蠻形象。 書中有幾處出現Edward Said的影子,如「黨用一種顏色就可以代表最強大的話語權。於是在這強大的話語權的控制、遮蔽和曲改下,西藏的傳統社會……(頁263)」、「歷來對西藏抱有兩種最典型的態度:妖魔化或神聖化……結果都一樣:使西藏失真,使西藏人失真(頁271)」,在頁291更直接引用《文代與帝國主義》:「帝國主義……是一種地方的暴力行為……無論走到哪裏,都立即開始改變當地的住所……逐漸把殖民地改變成一個新的地方……改變了的生態環境使人民脫離了他們真正的傳統、生活方式和政治組織。」 我又借用Edward Said在《文化與抵抗》中的一段話:……企圖操控記憶,讓人們的目光只專注在某一群受過這種歷史災難的人,以便從中得利。有些人堅定要把大屠殺轉化為一種世俗宗教,一種猶太人的專利品(頁114至115)。我不是說猶太人及西藏人無受過逼害,這些逼害更不應以任何原因而遭抹殺,但逼害他們的,是一個民族,又抑或是一個政權?這實在要深思熟慮。

Dec 09

印度製造

不是第一次看索爾孟的書,上次是《伊斯蘭製造》,講的是現代伊斯蘭,特別是蘇菲教派,而今次《印度製造》的譯名,顯然是食正上次條水,方便讀者聯想。 全書分五部,第一部〈無秩序狀態中的和諧〉,從一個村莊的長老會議,講到植根社會基層的民主氛圍,但這並不代表印度是一個和詳的社會,至少有大印度主義的興起,它混合了印度的宗教、民族與文化主義(頁83),「它將永恆與現代併入主要思維的思考方式,一個將印度帶向物質進步、但是同時卻不放棄印度文化的印度國家發展模式」(頁85)。既然大印度主義將印度教放在主位,那麼國內的穆斯林及基督徒,即使在印度住了千年,仍然被視為邀請的客人,並且被要求尊重印度教的習慣和節慶,簡單而言,莊閒要分清。大家不要以為支持大印度主義的人是低下階層,反之是一班有學識、有財力的新興中產(頁88),有友自然有敵,而這個敵人便選上了穆斯林。 至於第二部〈種姓制度的精神內涵〉,種姓制度從來都惹人咎病,但如果一個制度真的是千瘡百孔,一文不值,便應早就爆發革命。作者引述一段話:種姓制度之下各階級的權威,是一項可以防止王公貴族們濫權的方式(頁64)。作者更認為,若非婆羅門種姓,印度的文明便無法源遠流長不間斷(頁137)。但作者強烈反對將種姓制度與馬克思的階級鬥爭論對號入座,並且引用甘地的方法,捍衛種姓制度有其用途,就是避免讓印度社會發展出西方式的個人主義,在社會層面是自私的,文化層面是貧窮的,最後在道德層面是讓人質疑的。(頁151)但這並不代表種姓制度無問題,獨立後政府便千方百計作出修正,這些平權措施能否湊效,又抑或是製造另一種標籤,就有待專家分析。 種姓制度的優劣帶出書中的第三部〈有尊嚴的經濟發展〉。作者溫故印度初期的國策,就是以社會主義的手段,達致國富兵強的目的,於是印度獲得原子彈的時間遠比印度人得到手錶的時間快速得多(頁189),作者以「貧窮的強權」來形容印度。而且種姓制度創造的不平等,在現代印度的中央政治政策更形惡劣。如果社會主義道路行不通,那麼經濟自由主義又是靈丹妙藥,答案是非也非也!作者反而提出一個建議──尊嚴經濟,這是來自印度色革命之父M. S. Swaminathan,他認為經濟活動評判標準不在於對整體國力追求,而是在於提升個人的自我尊嚴;他受到甘地思想的影響,認為應該是個人而不是國家才是評判發展的唯一標準(頁235)。Swaminathan提出一個結合社區及網絡的方案,讓村民收入增加之餘,毋須離鄉別井。作者認為,現代印度的城市太大,已超越負荷,鄉郊湧入城市的人多住在貧民窟,而這正是一切不安混亂之源──既沒有政府的照顧,亦沒有社區同級種姓的支援,這種生活,那有絲毫尊嚴。 從物質生活,轉入第四部〈諸神的容忍〉的宗教生活,在印度這個多神的國度,宗教衝突似乎不是外界所看般嚴重,即使登上傳媒的位置,細心分析,背後的推手政治多於宗教。印度的奇妙就在容忍這兩個字,並非獨尊其一,排斥異議,而是各自各精采,當中作者花了一章介紹一個織布工詩人Kabir,甚是有趣。 至於最後一部〈來自印度的信息〉,一章是說印度在西方的烙印,並且狂批西方所謂印度教熱及藏傳佛教,只知皮毛(頁345);而另一章則談甘地主義,分析現今印度出現的暴力事件,並不是印度的劣根性,反而是在追求現代化的後遺症。在此作者提出甘地主義這條藥單,認為甘地主義是一種兼顧著方式與目的的道德觀點。 寫到這處,發覺自己好長氣,而是愈來愈長氣,所以以上的可以不看,這些全是寫給幾年後的自己看,皆因那時應已忘了此書的內容,可以當作自己的劄記。以下的才是此書最有趣的地方。 現今講印度,必然與中國一齊評論,這是外國的主流,亦是印度及中國的主流,否則不會有奧巴馬在訪華回國後,首個國宴會留給印度總理的出現。這書亦不能免俗,而且是重印輕中,例子更俯拾皆是。在序言中談到中印的經濟發展,中國的政府是一個很有權力的單位,而民間的公民社會卻幾乎不存在,反而印度大部分的經濟發展是遍布在全國的中小企業之綜合成果,這種發展模式,反映印度的社會和民主思維(頁19)。而以這個社會特性推論,印度雖然因它的民主而發展緩慢,但長期而言,它似乎比起專制的中國更能夠預測出其未來的發展方向(頁23)。不過,最狠辣的批評在此: 中國經過共產黨的統治之後,文明只留下了庸俗、粗野以及沒有禮貌的道德與知識(頁139)。 不知你是否贊同呢?現今神州大地,鍍金鑲玉,then?

Nov 27

中文解毒

以前一齣港產片中有這兩句對白:唔滾唔知身體好,唔賭唔知時運高。看完這本《中文解毒》後,禁不住改寫成:唔刨唔知讀書少,唔寫唔知沙石多。 《中文解毒》的副題是〈從混帳文字到通順中文〉,細看全書,平時接觸的,真的是混帳居多,而自己寫的更是飛沙走石。陳雲狂鋤的先是洋化中文,不過插得最多的是共產中文,大陸中文的文法固然冗贅,但歸根究柢的是簡體字,陳雲認為簡體字一字多義的先天缺陷,無端令文章多了很多冗字。 平日接觸好多大陸文稿,日子有功,姑勿論一些內地的專用詞語,其又長又臭的寫法唔多唔少都會明白,但自己理解力愈強,愈容易讓這些文稿過關(自己懶改也是一個原因),有些突發稿情文並茂,先不論合不合理,但肯定是廢話一籮,虛字更多。政情稿更高難度,官方全是八股文一堆,這情況在台灣方面也一樣,首先各地有各自的政治生活術語,照字搬紙,讀者不會太明瞭,轉用香港地道用語,有時會打折扣。曾經有一個老細(仲是出糧那種),婉勸少用香港地道用語(當日用了「撻死」這個詞),他說報紙不只是在香港賣的,若用了香港地道用語,其他地方如東南亞、中台等地的讀者就難以消化。這是一個老報人的考慮,但我認為各地(次)文化是會交流的,廿多年前去大陸叫「埋單」是無人明白的,現在卻無問題便是一例。 陳雲反對共產中文,認為普通話的中文並不簡潔,反而廣府話更簡而清。另外,他堅持稱繁體字為正體字,這是一個政治正確的問題,他認為中文字以繁體為正,簡體是歪道,詳情可看書中的〈正體〉、〈簡筆〉兩文,但背後的精神嘛,就要看一看早前《蘋果》一篇陳雲的專訪。共產中文有甚麼問題,可以看〈共產中文「進軍」香港〉一文,便有詳盡剖析。 反對某個政權,有千萬個理由,可能是政治立場迥異,也可能是公義不彰,但文化上的敗德,影響更是深遠,更令人憂心。 此書可推薦給契女睇,即使她只有小五,相信早熟的她會睇得明的。

Sep 09

出貓 一

昨日看到這個報道,竟然有人話要在09年9月9日,即今日要貓在互聯網上消失,豈有此理! 我一於大唱反調,我──要──出──貓!而且要連環出貓,出到夠為止。 打頭陣的當然是MO仔。 另,Youtube這個短片看得很不爽!嘿,這個世界可以無人,焉能無貓!

Aug 16

打炮.冇狗用

昨日看到《蘋果日報》頭條時,立即忍俊不禁,第一個感覺是:「咁都得?幾時會把x都用在題內呢?」 「冇狗用」是一個事實,但亦好相信是一個粗口,這與「杏加橙」同出一轍。現今的媒體立場鮮明,即使是看剪報看不到報頭,都應該不會估錯是出自哪份報紙。我覺得這不好,但死黨L卻認為幾好,他以朝早的免費報紙為例,他指其中一份標榜自己不偏不倚(L有講是哪一份,但我忘了,自己又無睇,所以講唔出)的報紙,淡而無味,反而另一份卻立場鮮明,姑勿論贊不贊同,至少有一種意見可供參考。L以一個普通讀者講出其意見,有趣!想不到媒體有立場竟不是壞事。 講番條「冇狗用」的題,它還不算高手,因為它只是玩諧音,我講另一條更勁的題,保證拍案叫絕。話說瑪嘉烈公主於1966年訪港,落機後從九龍過香港島,當時還未有海隧,即使有隧道都會依慣例在尖沙嘴坐船過海,港府亦在尖沙嘴鳴放11響禮炮。第二日有一份報紙(不知是《明報》,還是《成報》)的題如下: 「打炮十一響 送皇妹過海」 嘿嘿!不明這條題精采之趣,看看我這篇文章的題就知道嘛! 以下的是據聞,未經證實。起題的編輯被當局請去飲茶,好彩飲完杯茶就無下文。起題起到有茶飲,都算威盡。以下的不是據聞,肯定是事實,那個才高八斗的編輯之後做了老總,化名寫副刊專欄,就是「公關小姐珠珠」是也,專欄內的大編輯其實就是夫子自道。 題外話: 查台灣國語辭典條訂本,他們對「打炮」的解釋,是如此有趣。究竟還有甚麼研議? 另,這個網站有一些珍貴圖片,值得一看。遺憾的是看不到老總的題。

Aug 14

Google Earth上的災難

論最近搶眼的新聞,台灣雨災必列三甲。 想不到一場風會引發如此嚴重的雨災,心中有不少疑問,為甚麼南台灣災情會如此嚴重,那些小林村、六龜鄉、太麻里鄉等地方又在何處,香港媒體這方面的報道不太詳盡,於是在Google Earth上找一找,方知道這些重災區都是在山谷的河溪旁,於是山洪暴發,溪水驟漲,加上泥石流前後夾攻,欲逃無從。 看Google Earth學台灣地理,竟另有發現,原來有不少人將各地水災災情的最新情況放上Google Earth,於是出現了上圖的情景,密麻麻的字,反映當地災情之嚴峻。一條字一個災情,見者心酸。 互聯網宛如叮噹的如意門,足不出門亦能知天下事,想禁制?早啲瞓吧!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