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伊朗

Jun 20

遮蔽的伊斯蘭

這本書看完了一段時日,看到近日伊朗的新聞,怱怱翻看一次,整理一些頭緒。 相對《東方主義》(Orientalism),Edward Said這本《遮蔽的伊斯蘭》平易近人得多。顧名思義,這書的主角是伊斯蘭,但這個伊斯蘭,是西方眼中的伊斯蘭,書的副題講得很清楚:西方媒體眼中的穆斯林世界。但我覺得英文書名更是有趣:Covering Islam: How the Media and Experts Determine How We See the Rest of the World。薩依德要評談的不只是傳媒,還有一大批「專家」。至於為甚麼中文版將Covering譯為遮蔽,而不是報道,序自有詳細解釋。 這書兩大主題都好吹引,一個是伊斯蘭,另一是傳媒的報道手法。一般以為傳媒是公正、客觀,其實這從來只是兒書上的傳說,不論中外,每個媒體都有自己的立場,只是你受不受。薩依德對西方傳媒報道伊斯蘭的手法,更是狠批得一文一值: 媒體對西方新聞閱聽者傳達的伊斯蘭教形象與傳達的過程,絕對談不上是天真或者務實的報道,而是使敵意與無知更為根深柢固。(新版緒論,頁97) 因為就像所有的溝通方式一樣,電視、廣播與報紙都遵守某些規與傳統,將事物以可理解的方式傳達。通常是這些規則與傳統──而不是媒體要描述的真實──塑造出媒體傳達的材料。(頁59) 媒體的目標諸如客觀性、真實性、寫實報道與精確性,都是具高度相對性的術語,它們表達的恐怕是意願而非可以達成的目標。(頁60) 薩依德對伊斯蘭世界在西方世界中被扭曲感到痛心疾首,而所謂伊斯蘭教,看似一件單純事物,其實卻是虛構加上意識形態標籤,再加上一絲半縷對一個名為伊斯蘭的宗教的指涉。而我感受最深的是,外人對這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認識太少,很多時流於表面淺薄,特別是去了伊朗一趙後,這種感覺更強烈。 伊朗在此書佔有很重份量,所有轇轕由美國德黑蘭領使館被佔領開始。伊朗的宗教政權得罪了全球唯一的霸權,於是鋪天蓋地的偏頗報道傾瀉而出,影響所及,全球的人看到的伊朗,真的是伊朗嗎?親身經歷,伊朗人不全是宗教狂熱分子,整個社會不只有宗教生活。一個活生生、有血有肉的社會為甚麼會沒有充分的介紹重視? 近日伊朗的風波,其中一個特色是,遊行示威被鎮壓的消息,全是當地人自己報道,雖然粗糙但真實,沒有外國人的有色眼鏡。假如,他日有關伊朗的短片圖片能持之以恒向全世界展示這個伊斯蘭社會的真貌,肯定比看美國的新聞來得真確及有心有肉。 題外話: 德黑蘭的高梅尼陵墓被炸,幸好只是入口有些微損壞。薩依德在增訂版中添加了對九一一事件的回應,他認為恐怖活動的邪惡在於,它會與抽象的宗教與政治理念以及過度簡化的迷思掛鈎,不顧歷史脈絡與理智。至於藥方呢,作者如是說:恐怖活動根源於不義,我們可以正本清源,使恐怖分子孤立、受到嚇阻、失去憑藉。炸聖墓,對解決問題無幫助,冷靜吧!

Jun 18

伊朗是平的

可能是巧合,但更似是命運,每個我出遊的地方都會有些動盪,或大或小,必有事發生。上年一月去了四川,結果五月有大地震;去印度之後,Agra就有市集爆炸;去尼泊爾後,大規模示威令九五之尊皇位不保。今次,輪到伊朗了。 現在的伊朗,似是進行一場綠色革命,但這個革命,外人不應太天真的以為是東歐、中亞等地般變色的革命。Mousavi與Ahmadinejad的分別並不是一種簡單的二元論,正邪保守改革的對比只會在電視肥皂劇中出現,我覺得當地的選民只是在一個好差及無咁差之間作選擇。 這場革命的主角不是兩個政治人物,而是千千萬萬捍衛自己權利的伊朗人,我到此刻仍對旅途中遇到友善、聰明的伊朗人給極高評價,即使大家的宗教不同,但有些價值、渴求是沒有迥異的,而他們在今次風波中展現的風骨,可令炎黃汗顏。他們善用互聯網這個工具,將當地的最新訊息傳遍全世界,國家機器如何箝制亦是徒勞。這亦是《世界是平的》其中一個重要論點,在互網聯下,國境已模糊了,世界已趨平坦。 這個情況亦發生在中國大陸上,在互聯網還未普及時,你以為鄧玉嬌會獲釋?成都巴士爆炸會如此圖文並茂?人肉搜查令貪官庸官公費旅遊官無所遁形?鐵幕既然生鏽了,惟有找個老翻的綠壩來,這類網絡警察能否奏效,拭目以待。 伊朗當地勇於嘗試,警告網民不要亂散播製造動亂的消息,並開始拆除衛星電視天線,藉此控制資訊的流通。這令我想起早前看過一齣伊朗電影《德黑蘭傷心街角》,主角就是幫人安裝這些衛星電視天線,在漫畫《我在伊朗長大》中亦有類同的情節,由此同見,這真是伊朗國情,跨越廿多年都沒有改變。

Apr 08

茱麗葉愛可蘭

電影節場刊介紹是甚麼文代衝突,看罷這齣戲,覺得有一點點吧,但更多是婆媳衝突,而戲中的喜與悲亦是在此滲出。 一班伊朗麻甩佬由道貌岸然的老細帶隊,去曾被譽為中東巴黎的貝魯特開會,公幹為名,旅遊為實。地中海的主人翁半夜偷偷地去「搵食」,偶遇夢中情人──外貌甜美,又諳波斯話,兼尊重伊斯蘭文化,所以一見鍾情,三見訂情,先斬後奏成婚了,氣得老媽搥胸慟哭,這亦埋下婆媳水溝油的伏線。 茱麗葉真的愛可蘭經,愛得有點固執,愛得有點不近人情,於是氣得親朋戚友七孔生煙,激得道貌岸然的老細半暈,於是她的生活空間,無論是家是職場都滿是敵人。不過,最令她心碎的是其耳仔軟的老公,竟然不是同一陣線的戰友,甚至為求振夫綱,精神打擊這個過埠新娘,背後最開心的當然是婆婆老闆。沒有愛的家,惟有夜半留書遠走。 人是犯賤的,失去了多知道珍惜,於是千里迢迢到黎巴嬾尋妻,但貝魯特芳蹤杳杳,於是冒險轉去遭戰火蹂躪的黎南地區,終在廢墟中的清真寺裏見到愛妻,故事亦在此告終。跟住點?看官自己聯想吧! 文化衝突似乎講得太沉重,過埠新娘本身是一個文化轉變的象徵,一個文化移植在一個新的土化土壤,對舊文化(新娘本人)及新文化(男人的家庭等)都是一個挑戰,需時間去適應,文化之間不一定只有衝突,兩者可以互相滲透互相學習,更可以互相享受,好似茱麗葉烹的黎巴嬾菜便是一例。 我都好想一試黎巴嬾菜,香港有冇得食呢?

Mar 28

德黑蘭傷心街角

很少看電影節的戲,今年心血來潮,想看印度及伊朗電影,於是拿著假紙,逐日夾那一場可以睇,昨日的《德黑蘭傷心街角》便是其中之一。 僅看戲名已有一定期待,以為可以重溫德黑蘭的風貌,若以此論戲,就有點失望,因為它不是一個旅遊節目,德黑蘭對兩個主人翁而言,充滿挫折.惟有家火璀璨的德黑蘭,才會比較平易近人,若以風景論,德黑蘭的夜景是我最大收穫。 撇除看風景這個要求,戲中兩個小人物在一個大城市討活尋愛情,搵食固然艱難,要半夜三更去調校鑊型衛星天線,始終犯法嘢唔好咁揚;相對搵食,找愛人更難,對身無長物的小人物更是難上加難,所以不管是25朵倒吊玫瑰,又抑或是87顆瓶中星星,都不過是朵朵失意,顆顆寂寥的烙印。 戲名翻譯是一個學問,英文名是《Lonely Tunes of Tehran》,很貼合戲中兩個主角的心情及生活,但中文戲名《德黑蘭傷心街角》好似稍欠不足,傷心就有,點解要是街角?兩個主角瞓街就有!

Jan 24

伊朗點解上唔到Facebook

在伊朗,從電腦到電腦遊戲及互聯網,都是意料之外的先進豐富,曾於德黑蘭逛過一個電腦商場,完全無失禮,硬件跟得上香港。至於上互聯網,並不太難,不少酒店都可以上網,街頭亦有不少網吧,亦曾在某個景點的紀念品店,見到店員上網謀殺時間,甚至連總統都有自己的網誌,反映這個大趨勢,是難以抗拒的。想起《我在伊朗長大》中講到衛星電視起初打入伊朗,對當地的衝擊,與當前互聯網的普及,影響不相伯仲。對資訊的掌握、國際的觀點,再非完全由單一機器所能控制,但亦不能太樂觀,國界的樊籬在互聯網上消失了。這條界線可能不是太清晰,但肯定是存在的,至少在Facebook前就有一個鐵閘,閘住在伊朗登入的人。 第一次在阿茲德德的旅館嘗試上Facebook,報告行蹤,怎知登入失敗,以為只是這個旅館電腦有問題,後來回到德黑蘭再一試,發覺原來是通盤封殺,毋關地點城市。實在不明白點解要封殺Facebook,究竟Facebook有甚麼東西過不了關,難道交友,特別是異性間的朋友是不被容許?真後悔當時疏忽,忘了試試能否在伊朗上鹹網(至少是中文的),看看當局的封殺網是不萬無一失。 伊朗當局的媒體的控制,一點都不兒戲,上面講的互聯網是一例,至於主流的電子及文字傳媒更不在話下。若果想知道女士包頭何謂正宗,請收看當地電視的新聞報道。從女主播到天氣女郎,其瀏海是密密實實的包在頭巾之下,身體除臉孔及手掌外,全都被包實,這就是正宗女性的服飾吧。當然這只是正宗的服飾要求,在伊朗的電影中卻非主流。搭長途巴時看了幾齣伊朗電影,戲中的女角的服飾,除了多了一條頭巾外,與其他地方沒啥分別,而且頭巾的要求亦非如新聞女主播般嚴緊,旅途中所見的女孩子,亦多是輕輕鬆鬆的披在頭上。除了服飾規條非如外人所想般緊外,男女之間交往互動亦似甚頻密,手拖手的偶有所見。題外話:伊朗電影原來幾有趣,並非全部嚴肅沉重之作,至少看到其中一齣是講一個花心男偷腥無好下場,可惜忘了叫甚麼名,否則可以極力推薦。 伊朗的電視,乏善足陳,一來無英文,唔知講乜,二來類型少,來來去去都是座談會的節目,救命!不過都有些意外,至少有英國波直播,我就睇過兩場,包括一場利記敗於熱刺腳下的盃賽。相對電視節目,文字傳媒似是多姿多采了,在報攤的報紙雜誌選擇甚多,絕大部分都是波斯文,頭條多是當地新聞,但奧巴馬當選美國總統仍可登上A1頭條。除了這些嚴肅報紙外,一些體育報亦佔大宗,那段時間多以伊朗國足的消息最熱,全彩印刷,編排雖有點老套,亦毋損其可觀性。至於雜誌,種類更多不勝數,五花八門,五顏六色,僅看封面已是一大樂事,純以封面推測,大部分是綜合性雜誌,即是八卦雜誌,另有些以小朋友為封面,不知是否兒童雜誌,而體育雜誌亦佔一定份量,其中一份更以成龍、李少龍為封面,殺死人呀! 伊朗有幾份英文報紙,雖然話過放假不看新聞報紙,但實在太好奇,終於買了一份十一月十二日的Iran Daily,每份RL2000共12頁,當日的頭條是奧巴馬當選後首次舉行的記者會,大題是「Obama Foreign Policy LITTLE SEA CHANGE」,主相則是美國股市,乃射入內版經濟新聞,而A1另外三單新聞分別是馬來西亞的安馬、以色列及糧食援助加沙地區,涵蓋面不過不失,至於封底則是文化新聞,如藝術展、書展開幕及伊朗電影。曾看過幾日後另一份英文報紙,發覺其新聞多是外國幾大主要新聞社,如美聯社、法新社和路透社,亦採用不少BBC的稿。所以,雖然說伊朗反美反西方,但這並不代表完全封殺西方資訊,當然這亦非全盤接受西方的論點。 除了西方的新聞外,外國的娛樂亦逐漸打入伊朗,電視電腦遊戲便是一例。Xbox360及PS3都有得買,配件補品如手掣、靚機殼等等都甚齊,有次坐地鐵時見到一個青年打PSP,好似玩GTR,那時真的想上前問他借來玩玩。在德黑蘭,有店舖專門賣電子遊戲,款式甚齊,PC、PS或Xbox都有,曾經問一位店員有冇Winning Eleven試玩。除了正版遊戲外,伊朗的老翻生意亦不細,左邊兩隻PES及FIFA,令我眼前一亮,想不到伊朗會見到這兩個「好朋友」,遺憾是無人可對打,唔知現在用Xbox360玩FIFA,會否有伊朗波友呢?

Jan 21

玫瑰水之鄉背後的兵戎

在伊朗最後一站是卡尚(Kashan)。之前往設拉子,因交通安排在德黑蘭多留了一天,故此行程變得較緊湊。本想放棄卡尚,但妻說:「若不去卡尚,這與一般旅行團有啥分別?」就是這一句話,即使來去怱怱,亦要看一看這個玫瑰水之鄉。 從伊斯法罕到卡尚,車程只需三個鐘,順風順水,途中只有兩個檢查站。在卡尚甫落巴士,便被的士大佬包圍,人還是渾渾噩噩之際,幸好同車一個加拿大女子一齊講價,終於找到一個往酒店價錢最平的的士大佬。在眾多的士大佬中,他應是最聰明一個,因為他懂得拋磚引玉,這程車雖然平,但之後拉生意成功,結果包了他的車兩日。 卡尚最重要的景點是Abyaneh,的士大佬亦是第一時間兜搭生意,包車去這個小山城。因為時間緊湊,所以安頓行裝後便立即出發,風塵僕僕,連食飯的時間亦欠奉。往Abyaneh車程約兩個鐘,起初沿途風景乏善足陳,約一小時後就發覺氣氛變了,變得緊張,因為見到不少坦克陣、高射炮陣,在分岔口及制高點更有兵員駐守。這裏就是新聞上曾提到伊朗其中一個核設施,我看到在沙漠中有一個戒備森嚴的大門,門外是一群建築物,燈火通明,這種肅穆緊張的味道,是在整個旅程中少見的。或許是我睇錯,亦因為唔想博,我見到路邊有牌警告禁止拍攝,所以眼中所見沒有拍下來。 過了這一連串兵家重地後,便開始入山區了,氣溫亦愈來愈低。司機大佬給我們兩個鐘,勉勉強強夠用喇!這座千年小山城,其赭紅的建築固是特色之一,但最有趣的還是一班阿姆。有別於伊朗其他地方,Abyaneh的婦女所披的頭巾,並不是死氣沉沉的黑色灰色,而是白底印上燦爛的紅玫瑰,一朵朵紅玫瑰穿梭於赤紅巷弄,造就了Abyaneh最誘人的景致。可能太遲到Abyaneh,山城靜悄悄的,與的士大佬車上的書迥異,書中山城甚熱鬧,老的嫩的,濟濟一堂,現在所見的,只是阿姆慵閒的坐在街邊談天曬太陽,襯上三、四隻貓咪,悠然自得的閒逛,周遭靜得安詳,誰說一定要熱烘烘的才是好地方? 之前怱怱上路,連午膳都未食,天寒地凍,加上飢腸轆轆,惟有飲多兩啖水頂肚,閒逛Abyaneh時竟見到一個整餅房,兩位大嬸在土窰旁不停彎腰忙碌,一個個熱辣辣的大餅新鮮出爐。大嬸見到我們拍照,熱情的招呼我們,還請食大餅,對餓得發慌的遊人,感動的豈只是一個餅? 卡尚市內還有其他景點,好似一系列的古老大宅及市集,但時間緊逼,一個上午去了三個大宅,現在看相都無法肯定孰此孰彼,據聞這些修復中的大宅,將來會改裝成酒店,對保育而已好壞難料。在芸芸大宅中,唯一一個較有印象的是Fin Garden,因為它並不是歸類為古老大宅,位置亦較偏離市中心,而縱橫庭院中的水池亦令人念念不忘,在乾燥的沙漠地區,維繫一個如此滂沛水池,真是少一點錢也不行。 卡尚的市集不可錯過,此市集不算大,一條直直的主路不會令人迷路,該有的店舖不會缺少,衣履日用品金器式式俱備,茶室都有兩間──地踎式及復古式,適隨尊便。玫瑰水當然是一門大生意,奈何我對這種近乎香水的液體有點抗拒,嗅一嗅亦吃不消,故只看(嗅)不買。當中有兩間店舖值得一書,一間是賣甜點,觀其人潮絡繹不絕,應是當地名店,店主見我們四圍「八」,請我們嘗嘗新鮮出爐的Fat Free餅,結果當然是他們推銷成功,而我們行裝中多了幾盒餅;另一間香料店則以大石磨令人眼前一亮,撲鼻的香味宛如生招牌,告訴顧客其香料是如此質優,我亦買了幾袋回家,其蒜粉磨得極細滑,佩服! 伊斯法罕往卡尚大巴:RL30000 打的往酒店:RL20000 包車往Abyaneh:RL220000 Khan-e Borujerdi門券:RL3000 Khan-e Tabatabei門券:RL3000 Khan-e Ameriha門券:RL3000 Fin Garden門券:RL5000 包車往各古老大宅及巴士站:RL100000 卡尚往德黑蘭大巴:RL30000

Jan 17

伊斯法罕遺憾(下)

伊斯法罕除了伊瑪目廣場外,還有好些地方好值得去,LP就推薦一條Walking Tour(頁245),這條路比阿茲德的易掌握,我當然偷工減料,改從星期五清真寺開始。星期五清真寺的規模不會比伊瑪目清真寺細,但華麗的情度卻遠遠遜色,反而正因為它不夠華麗,更覺得它down to earth。有關清真寺的歷史,其他書都會有詳盡的資料,我看到的清真寺是一個與眾同樂的地方,好似我這類遊客的大有人在,頭「岳岳」四圍望的多的是;亦見好多當地的學生在拍照寫生,有男有女,性別界線不似外人看那麼嚴;當然還有人虔誠的禱告,大家各忙各,互不相干。 一如其他地方的大清真寺,星期五清真寺外是一個市集,適逄周四,人頭湧湧,這與周五真是天淵之別,周五的伊朗,雖不致無飯開,但九成店舖都會關門休息,比我們過農曆年還要靜,我就試過因錯過周四兌錢,搞到幾乎無錢買車票。周四的市集是睇人的好地方,或是一大班女人,或是闔府大小,齊齊出動去Shopping,這與香港或全球各地的沒絲毫分別。星期五清真寺外的市集比較Local,絕大部分遊客會光顧伊瑪目廣場外的市集,該市集亦是伊朗國內所見的較旅遊化的一個,要買手信紀念品開心果番紅花鳥結糖,真是不二之選,毋須回到德黑蘭才血拼,否則會好似我般後悔,有些手信在德黑蘭竟然找不到,失策! 離開星期五清真寺,經過簡陋的禽鳥市場,轉入一條小街,看兩個景點:Minaret of the Mosque of Ali和Mausoleum of Harun Vilayet。前者的宣禮塔,在街頭已經見到,而我在星期五清真寺遇到那班寫生的學生,竟然亦轉移陣地到這個小小的清真寺繼續做功課。高高的宣禮塔固然矚目,但Harun Vilayet陵墓外的壁畫更有特色,四個伊朗當代要人盡在此,當中當然包括柯梅尼(上大圖)。雖然這兩個地點不大,甚至有些簡陋,但我覺得這才是簡樸真實的伊朗。 沿着這條小路走,兩旁都是一些殘破的兩層高木房子,及街邊泊滿一些早應報銷的舊車子。之前看資料已知道伊朗多舊車,有兩個原因:油平及車貴,前者令車主毋須太介懷車太食油,橫豎用油成本太高;後者則不是每個車主都有能力換車,惟有將舊車修修補補、勉為其難繼續上路。現在經濟情況開始改善,逐漸多一些新車,不過仍是以中韓車為主。 走小路另一個收穫就是見到一些家電批發店,之前在德黑蘭的AV街看到一些貴價影音器材,而今次見的則是普通家電,如雪櫃洗衣機迷你HiFi等等,日韓牌子當然榜上有名,然而大陸品牌也廁身其中,更是大宗。嘿嘿!在大陸暗助伊朗發展核技術之前,相信大陸貨已攻佔這個龐大的市場。其實大陸貨在伊朗應該幾普遍,除了車及家電外,在遊客市集的紀念品、普通市場的家用品如髮夾毛衣插頭等,及巷弄間的鳳凰牌單車都有大陸客的蹤影。 伊斯法罕有兩景點比較少遊人去看,一個是Manar Jomban(即Shaking Minarets),另一個是 Ateshkadeh-ye Esfahan。佩瑜老師都有提及Manar Jomban,這個景點其中一個特色當然是這兩個會搖晃的宣經塔,售票處大大隻字寫為了安全之故,要由工作人員去搖個塔,每個鐘一次,所以錯過就要乖乖的等了。正因為要等,所以就出現這個景點第二個特色,就是外國遊客變了當地人的焦點,不是找你聊天,便是拉你合照,這個妹妹就是在這裏拍到的,我幫這家人拍了很多照片,他們還邀請我們去家作客。 至於Ateshkadeh-ye Esfahan更少外個遊客,它離開Manar Jomban兩公里,我們傻傻的走了廿多分鐘,其實可以搭去Manar Jomban同一輛巴士,往西約四個站左右,慳點腳骨力,留待上Ateshkadeh-ye用。Ateshkadeh-ye是在一個小山丘上的遺迹,它曾經是祆教的廟宇,現在只剩下泥磚頹垣,靜躺黃土上。十分鐘上山路不易走,但無敵景觀值回票價,這亦是其主要賣點。伊斯法罕全景盡收眼簾,Zayandeh River靜靜的在右面蜿蜒而過,Ateshkadeh-ye山下的公園成為當地人野餐勝地,蔚為奇觀。 至於何為「遺憾」,全因三件事。 在伊瑪目廣場附近有一個景點,叫四十柱宮,即Chehel Sotun Palace。這個由木造的宮殿,其實只有二十條柱,為何會叫四十柱宮,皆因另外二十條柱是水中倒影。不幸的是,當日殿前水池乾了,四十柱宮變回二十柱,我真想問售票處回水,至少退一半都好,此是遺憾之一。雖然無了二十條柱,但殿內的壁畫卻有驚喜。兩旁的小室留有舊時代的春宮圖,露點已是小兒科,公然宣淫更令人咋舌。其實伊朗在某些事情上的容忍度,比大家想像的高,春宮畫是其一,Jolfa區的聖堂是另一例。 Jolfa區是一個有趣的地方,它是伊朗境內少有的天主教教堂的地方,這個亞美尼亞人聚居的社區,多座教堂代表他們毋忘本源,同時又反映伊朗當局某個情度的容忍。這些教堂是一個重點必看的景點,但我約下午三時許到Jolfa區時,這些教堂全關門了,我望門興嘆,只可用相機遠遠的拍下教堂的屋頂,這是遺憾之二! 伊斯法罕除了這個世界文化遺產的伊瑪目廣場外,最有有名的就是橋,之前提過的三十三孔橋就是其中之一,Zayandeh River上還有幾條橋,但留在伊斯法罕的時間比原本的計劃少了一日,於是行程高度壓縮,竟然忘了去看橋,這真是一個難以接受的錯誤,特別是搭車去巴士站離開伊斯法罕時,經過Chubi Bridge才知自己漏了一個如此美麗的景點,搥胸悔恨,這是遺憾之三。 星期五清真寺門券:RL5000 Shaking Minarets門券:RL5000 Ateshkadeh-ye Esfahan門券:RL2000 Chehel Sotun Palace門券:RL5000 p.s. 原來這是第500篇,值得一記!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