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遠方回來


難得人齊。
原本計畫去燒烤,不過實在太凍了(好似不足十度,近年少見),惟有將用炭燒的食物,改用鑊去炒,味道還可以,最重要是大人細路毋須食西北風。
相識相知逾廿載(正式的與祥識了卅年,嗚嗚,好命苦呀),由讀書考試溝女結婚到移民生兒育女,時間就好似倒水般,去得無影無蹤。轉眼間,四十大關已逼在眉睫,人生還有幾多個二、三十年?
夫子曰:朋者,同志也;友者,同道也。
死黨們,互勉之!!

契女


大小朋友

恩恩話鍾意叮噹嘛,於是忙中偷閒(忙的人是恩恩,下午要上課,中午撥冗陪契爺食飯… …嗚嗚嗚),奉上小叮噹作聖誕禮物,又匆匆忙忙在大叮噹前留影。遺憾的是,當日只有這張相影得較好,對不起呀Circle!


結婚五周年

五年,不是一個短日子。
一千八百二十六日中,有開心的,有激氣的,整體而言,是開心比不開心的多。可能是工作性質的關係,始終覺得仿如參辰,相聚的時間太少,見得最長的日子,應該都是放大假出外旅行的日子了。
又或許是見得少,每次見的時候,都覺得有新鮮感。就是這點新鮮感,每天都有新感覺,將戀愛的感覺點點滴滴的積蓄下來,再加上我乙水你,你乙水我,一世夫妻就這樣過了。
其實我好易乙水,食到老婆的甜品,日日可以抱緊老婆,已是好開心了。
下個五周年都應該浸下溫泉踏下雪。

開宗明義


維園愛心熊

世上諸事萬物,皆有其起始,此欄亦然。

先解欄名。

左步為之彳,音戚;右步為之亍,音促。兩者合二為一,是為行也,解作緩步慢行之意。這兩字實非老作,只是一些古字(甚至是一些行將入木的字了)。

山與水,實毋須冗言,倒是想起一句佛偈:參禪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禪有悟時,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禪中徹悟,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其實一切都好簡單,山水於我,仍是一個參禪之初的階段,特別是要行千級梯的山,如神山、針山或孖崗山。

《 彳 山 亍 水 》中,無所不談,談書,談歌,談心,更多談山說水;講貓,講天,講地,更多講是評非。而每一帖,必有一相(或多張相),無他,愛影相嘛!不是拍得好,亦不是有甚麼技巧,只是鍾意這些相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