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電腦博客

Dec 02

大樹與幼稚園

今日在網上看到這篇文章,很震撼!(先看那篇文章內的圖片,萬二分精采。) 依循文章的鏈結,找到這間在東京都立川市的藤幼稚園,不諳日文的我,只是被網頁上幾行英文吸引:Our Policy, Kids First, Help me, Do it myself。環看周遭的小孩,幸好大部分都正正常常,有正常的自理能力, 但似乎怪獸家長與港孩才是主流。 其實為甚麼塑造出一批批怪獸家長及港孩?為甚麼小朋友要應付無休止的功課與操練?為甚麼每日玩耍一小時都似是天方夜譚?知識固然重要,但所有知識是否全在書本中?是否經過考試才是知識? 踩車時常看到三五成群的青少年,一字排開的將兩邊的單車徑都霸佔去了,既令自己陷險境,又令別人不便,為甚麼連基本的常識都不知曉?其他地方的小朋友會否有不同? 日本這間幼稚園應該幾有趣,從google map上看,圓形的校舍已甚為奪目,查看資料,應是由專業人士設計,而樹屋亦是同一公司經手,從google street view可看到樹屋的外貌,但仍不及小朋友的笑臉精采。 小朋友不是一張張笑臉嗎?如果他們只有一臉為考試而煩惱的面容,這會否是大人世界的問題嗎?

May 24

爪下亡魂~~驚心下集

昨日看到這個網站(←←←貓奴必看,無貓都可以睇),細閱之後,再做問卷,發現我有七成八機會成為下一個爪下亡魂。唔信?有下圖證。各位貓奴,你想唔想知自己會否被貓大人處死,按上圖去做問卷吧! 再回想之前兩位貓大人所作所為,好可能是做預演──怎樣謀殺貓奴,抓Plasma既是演習,又是警告。 救命呀!我要立遺囑呀!

Dec 16

Blog有怪事

昨日忽然發現,原來用IE看此Blog,竟然會在文下有間線(上圖),但這個情況在Firefox中並沒有出現,點解? 另外,用Firefox看樓下〈親暱〉的片時,會見到當中有兩隻貓的模擬對白,這在IE中亦失蹤了,點解?

Dec 01

開Blog相

時間好似倒水般,剎那間又到今年最後一個月。 今年曾轉過兩個Theme,所以開Blog相便有兩種尺碼,而揀這兩個Theme,其中一個原因是貪其Header的相位夠大,而且任換,所以每個月換一次,一來保持新鮮感,二來曬一曬存貨,一舉兩得。 唔計五月特別原因有兩張,其他每月一換,熊貓曾出現兩次,另有一些當月的特色,如一月的年花、六月的六四集會、七月的七一遊行,而當中三個月是我的嗜好,包括黑啡、水草及行山。 不過,我相信今後開始,開Blog相應該會好似今個月一樣,貓氣沖天。今個月的肉掌,見到都想咬一啖。

Nov 15

貓愛鍋

相信所有愛貓人,或是愛逛Youtube的人,都應該看過上面這條短片,我的觀後感是,若我可以整番鍋就一流,同埋貓奴點解咁叻,可以令貓兒自動入鍋呢! 日前妻在她學校圖書館借了這本書《貓愛鍋》,解開好幾個謎團。其實看完這條片時,已在網上找到這位貓奴的Blog,但限於對日文一竅不通,只是看相為樂,看完書才有一個大概認識。 以Blog上的相為例,其Header上的黑白貓叫1號,與另一隻全金毛貓垮褲同是這個農家的始祖貓,至於另外四隻,即是貓鍋片中的那幾隻爛瞓貓,原來是在河上一個紙盒拾到的。這四隻貓當中,以棉花糖大佛最好識,全身白毛僅頭上一撮黑毛,牠就棉花糖大佛,據貓奴說這撮黑毛是胎毛,觀乎最近的相,已退得七七八八。另一隻三色貓是阿滿,而兩隻金中有白的就是笑笑及喵五郎。 很難想像家有六貓的生活,現在我家那兩位大帝狂飈時已極熱鬧。此外,書中有段文字深得我心,現原文照錄: 在和1號、垮褲和其他兄弟姊妹的玩耍中,也學會了嬉戲時出手的輕重,現在會把爪子收起來,扒抓個幾下就滿足了。從家人的手腕等被抓傷的次數能了解到牠們的成長速度。 對於傷痕越來越少這件事雖感到欣慰,可是卻也有點落寞。因為不計一切要和人嬉戲玩耍的小貓所展出的熱情其實是很窩心的。不過,考量到現實,還是希望牠們快快長大。(頁40) 短片中的小貓,現在變得肥C大隻,而我腳上的抓痕還是舊的未退,新的又來,但想到他倆的熱情,又捨不得罵,抓多幾下沒啥損失。

Sep 11

乖獅克里斯蒂安

上面這段短片,很多人都睇過,都感動過萬千心靈,但背後的故事卻不明所以,點解隻獅子撲上去是親熱打招呼,而不是開餐呢?那兩個長髮男子與獅子又有甚麼關係?諸個疑問,看完下面那本書就明白。 《乖獅克里斯蒂安》書名怪怪的,看英文才恍然大悟──《A Lion Called Christian》。短片中兩個長髮佬是Christian的主人Athony Bourke 及 John Rendall,他們是澳洲人,但與Christian相遇的地方卻是英國倫敦,仔細一點應該是英國倫敦位於Knights Bridge的Harrods百貨公司內,當時只有三個月大的小獅子是百貨公司內一件待沽的貨品,你無睇錯,百貨公司有獅子買,而且售價對初出茅廬的小伙子而言亦非不可負擔。至於點解叫Christian,據書中的解釋是,他們「喜歡其中的反諷意味──羅馬帝國時期基督徒曾被餵過獅子,同時這也算是一種提醒:我們和我們周圍的人可能會面臨危險」(頁4)。 這隻小獅崽生活在倫敦至70年8月,當時牠只有一歲,但已長大到不是一個城市小花園可以容納,機緣巧合下牠可以去到肯尼亞,參與一個放生計劃,經過一段適應時間,兩個澳洲人忍痛告別他們的大貓。時隔一年,他們再赴肯尼亞,探望Christian,時間是71年7月。放生了一年,無人擔保獅子還會認得兩個主人──除了他倆外。於是,大家在Youtube便看到這個感人的一幕,其實一年之後,即72年8月他們也見過Christian,只要留意短片一有些圖片Christian的鬃毛甚長的就是此段時間拍的。這亦是最後一次人獅相聚。 題外話,短片中除了Christian外,還有幾隻獅子,短片的字幕介紹是Christian的妻子,其實並不完全正確,片中的小獅子亦不是Christian的兒子,這一群獅子是一個無血緣的獅群,而幾隻獅子乸亦在一年後離開Christian,跟其他野生獅子走了。所以,所有美麗的片段,就留在團聚那一刻吧! 這本書很薄,一日看完,有興趣可以外借,只要一杯Double Expresso就得! 又題外話,我想起德國柏林動物園的北極熊明星Knut,牠的故事可能更悲慘,因為對他愛護有加的護理員Thomas Doerflein早逝,唉。

Sep 04

我的志願……

特別推薦2分3秒。之前看新聞是有格仔的,現在是無格仔,若以貌取人,這名小朋友個相都有幾分似做官的。 究竟是甚麼的社會風氣,又抑或是甚麼的家庭教育,才會得出這個志願? 童言無忌,亦是最真最到肉的。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