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Our Blog Our City

Dec 05

芒草‧蓮塘‧被規劃

這片位於禾徑山大樟樹附近的芒草,永遠成為歷史,因為它已被蓮塘口岸工程夷平了。 蓮塘是甚麼地方?蓮塘口岸工程又甚麼傢伙?相信香港人十居其九都會被問到口啞啞,亦以為與己無關──山旮旯邊個會去?這就大錯特錯了,特別是踩車的人。 今年踩車經過大窩東時,無論在單車徑傍(這個google street view是11年拍的,單車徑都未有)見到的高架橋工程,抑或是入村的山邊平整工程(這張傳單有相關工程介紹),都不以為然,以為又是無止境的丁屋,到日前在打鼓嶺方發現我錯了。 打鼓嶺與大窩東相距甚遠,兩者又有甚麼關係?原來一切都是蓮塘口岸工程。先看這張工程平面圖,大窩東便是「擬建粉嶺公路交匯處」,而打鼓嶺禾徑山的地盤則是在「擬建長山隧道」出口及「擬建坪洋交匯處」之間。至於上圖芒草的位置,大約是「擬建長山隧道」出口往北少許。 禾徑山路與玶洋路之間,全是一些村屋、豬場、棕地等,除了大樟樹及雲泉仙館外,想不到有甚麼理由會來這個地方,正由於「無用為大用」之故,這裏才能保留彈丸綠地,車友才可以看到遍山芒草的景觀。年初向隅的車友以為還大把機會看到這個在互聯網上以「坪洋 芒草」為關鍵字的秘境,現今驀然發現芒草山丘變成工地,誰可保證良辰美景常在? 近年政府工程超支已成常態,即使立會拉布只不過是單挑風車的憨騎士,徒勞無功。有時以為這些與己無關,卻原來是極度貼身的問題。每次經過坪輋、打鼓嶺地段,都難以想像這裏需要發展一個個新社區──不管是高密度的,還是低密度的,所以陰謀論才會有其市場,若非「被規劃」,又怎會要在這片鄉郊大興土木? 我只是從感性角度看,各位,愛在當下呀!

Oct 12

禾徑山村老樟樹

  與車友安排節目時,講到北區坪輋附近有一棵靚樹,上網找資料,發現原來《蘋果日報》上月曾介紹。 看罷整篇稿,發現有一個問題,他們是搭小巴在雲泉仙館前落車,從九記士多行入村,文中如此說:沿路的村屋,有些已倒塌;路過的田野,長着遍山的野芋。兜兜轉轉,終於來到禾徑山村……這幾個兜兜轉轉,真的可圈可點,指示極不清楚。上網繼續找資料,發現有網友的圖輯中有長山古寺,這與《蘋果日報》的指示有很大出入,《蘋果》講的是坪輋路,而長山古寺是在禾徑山路,從沙頭角公路看,是兩個相差1.5公里不同路口。我用Google Street View掃一次禾徑山路,在接近打鼓嶺堆填區前,有一個路牌指示往禾徑山,於是不走坪輋路,試一試禾徑山路。 已不是第一次走禾徑山路,從鹿頸往雲泉仙館,要走一段沙頭角公路,這段路任何時間都有大巴大貨櫃大旅巴,騎馬路與騎爛爛的行人路一樣危險,所以去到禾徑山路(地圖A點)時可以轉右,見到路牌指往坪輋時,轉左走五洲路(地圖B點),這段路雖然曲折一點,勝在車少很多。而今次找樹之旅,是見到五洲路不要轉左,繼續往前走,直至看到禾徑山的路牌才轉左,去到掘頭頭時,見到右邊有條小路(地圖C點),剷入去便見到老樟樹。這種走法,比《蘋果日報》教的直接,即使無車/單車,慢慢行肯定不會迷路。 第一眼看到這幾棵樟樹,好震憾,樹幹粗壯固然驚人,其樹冠橫亙的英姿,更是壯觀。宮崎駿卡通中的樹群仿似成真,僅欠史前機械人的遺骸,及逃避追捕的童顏巨乳美媚。據悉兩百歲老樟樹不在古樹名木冊內,有論說是因為它們在私人地方之上,所以不在名冊之列,這好似不太合理,社山村老樟樹同是風水林,亦是在私人地方,卻在名冊內。不過,幸好老樟樹不在名冊內,位置亦偏僻,人迹罕至,或許可以安享天年。

Jun 20

踩去深涌

早前看到妻的車友介紹深涌,上網找資料,方知道是一個熱門的單車路線之一(上google用「深涌 單車」找一找就知道有幾熱門),於是趁今日上午有空檔去一轉,探一探路。 沙田入馬鞍山到泥涌,之前去西沙茶座食下午茶已踩過,不乜問題,問題是西沙路。之前已經想踩西沙路,但一個人上西沙路,始終有啲驚,路窄車不少,即使是閒日早上,車來車往,惟有偷雞踩上行人路,好彩無俾人捉,行人路亦無乜人,路面狀況亦不太差,無乜食轆的地方,從泥涌到水浪窩,雖有暗斜,只用了20分鐘,比我估計的少。若是行山經水浪窩去馬鞍山,便是從這裏出發,西沙路旁有個公廁,好好認。 公廁旁有條路落榕樹澳,順着條大斜路落好快見到一個閘位,閘後是集水區,按法例是不准踩單車,又再學人偷雞踩入去。這條路好好踩,偶爾有對頭車,企嶺下海灣盡收眼簾,約20分鐘便到榕樹澳。若唔想踩這一段路,應該可以打的,但我估無乜人唔會唔踩這段乜靚風景乜舒服的路吧!入榕樹澳前有一個幾靚的公廁,過橋後有一個茶寮及打野戰的場,之後靠左轉,過了一排無乜僭建的村屋,留意指示,不太難搵去深涌的路。 入深涌的路鋪了石屎,雖然窄了一點,但慢慢踩都不難應付。途中不少路段都是在海邊,間中有些上斜,不要只顧睇風景唔睇路。踩啊踩,若見到深涌碼頭,即代表深涌已不遠了。過了碼頭,轉一個彎便豁然開朗,三兩間舊村屋在一大片草坪後,沒有遊人如我般閒,靜悄悄的,只有剷草聲。出發前找資料,知通在深涌有地方開餐,不過一個只開周五、六及日,另一間則周中無休,但我去到卻發現兩間都無開,而唯一一戶有人的,卻不是正式做生意,幸好這個兼職士多有水賣,橫豎都食唔落,飲水只足夠。從榕樹澳到深涌,約需30分鐘。 回夠氣便原路撤,上西沙路前的大斜路,認真攞命。回馬鞍山時,不再踩行人路,而是直接踩車路,貪回程多落斜,踩行人路無乜暢快。踩車路當然危險一點,但勝在夠爽夠快,毋須20分鐘便回到泥涌。之後踩返火炭才是戲肉,烈日當空,真懷疑自己會中暑,所以中午12點幾時真的不宜在路上。 看深涌的資料,曾經幾乎變成高爾夫球場。有大地產商已買下不少地,而且已進行了初期工程,後來遭反對,政府亦重新規劃,並在上年12月核准大綱草圖,估計高球場計劃應該夭折,但這並不代表發展商會死心。與當地人閒聊,知道他們受聘於發產商,公司規定草坪的草要定期剪短,由左到右,剛好一個循環,日日要剷草無停手,除了用人手剷外,還有兩部剷草機幫手。雖然高球場開唔成,可能改變計劃開Spa水療度假中心,唔知真定假了,值得跟進留意。 入深涌必須經西沙路,而西沙路逢星期日及公眾假期是不准單車進入,所以要在閒日或周六方可在陸路入,又或者駕車在水浪窩附近泊好才踩入榕樹澳深涌。另一個選擇是搭在馬料水往塔門的街渡去深涌,閒日只得兩班,六、日及公眾假期則有三班。若果夾得好,星期六可以早點踩入深涌,玩一輪食埋得Lunch(周六深涌農莊有開),然後搭1430的船回馬料水,還有氣有力的話,就去石湖墟食紅豆冰,或河上鄉食放題豆花。 諗係無用,身體力行吧,不過首先要在星期六放假,整個七月只有一個周六放假,唉! 下面是今日的路線圖,詳情可按此。 題外話: 今日看到這單新聞,方知西貢另一個靚地被入侵,其實政府上年9月已刊憲規範白腊的發展,不知今次會否是另一個大浪灣的翻版?

May 30

河上鄉放題豆花又貴咗

星期日艷陽高照,雖要返工,但不踩車實在浪費,於是近近地踩一轉,去河上鄉食豆腐花。 屋企出發,例牌走吐露港單車徑,到大埔駁大埔路大窩段,計劃去龍躍頭文物徑,因時間關係到祭五臟,於是兜去聯和墟食午飯。飯後繼續上路,在北區臨時農產品批發市場(都臨時咗好耐了喎)旁的小路,過橋入村去老圍、鄧公祠。今次無去龍山寺方向,而是乖乖的沿鄧公祠外的萃雲路,往新圍走。橫過沙頭角公路後,毋須走車路,而是入村,留意指示,左兜右轉,終於去到新圍。 新圍又名覲龍圍,附近有廁所,要去就好去喇,之後有一段路無廁所。往公廁對面條路走,過了橋轉左,便是梧桐河畔,這條路雖不是單車路,但有單車路的優點──平坦、無車,而且空氣風景比馬會道好,當然往返粉嶺及上水,馬會道始終是大路,夜晚走梧桐河畔,相信不是一個好選擇。 沿着梧桐河走,先後經過龍琛路及文錦渡路,一往直前,毋須外鶩,直至見到上水屠房。在路的左邊有兩條橋,過第一條橋後轉左是去屠房正門,沿着車路可出上水市中心。今日是走第二條橋,過橋後轉左都是去正門,但右邊才是戲肉。不要以為是火車軌的死胡同,只要順着路穿過軌下,柳暗花明見到一排東江水水管,再往前走,便會到雙魚河堤。之前唔知道有這段捷徑,還計劃要走出屠房再往駁彩園路,如今可以走少不少冤枉路。 這條路踩過很多次,但每次過河後都是轉左,或是去羅湖監獄方向,或是沿雙魚河走,今次是右轉,去食豆腐花。之前一直以為是在居石侯公祠附近,後來我錯了,所以今次去試試大名鼎鼎的河上鄉豆腐花。這裏真的是單車友的落腳地,車出車入,估計有四、五十架以上,大家都是泊好車,就排隊買豆腐花,放低10蚊,攞起一碗豆腐花,食完任添,或是去盛碗豆漿。 10蚊任食抵唔抵,見仁見智,即使我是飯後踩了近一個鐘,去到河上鄉,都只是食了碗半豆腐花及兩碗豆漿。而且10蚊已比以前貴了,聽聞這是新年後加的新價,之前是8蚊,通漲猛於虎,毋須看甚麼高深數字,身邊芝麻綠豆的變化最實際。 是日踩了近48公里,本想踩返屋企,但要趕返工,所以回程在大埔墟搭火車,再在火炭踩上山。想看詳細地圖,請按此。

May 19

Ride of Silence, 香港 2011

Ride of Silence這個活動在香港已是第六屆,如果不是踩單車,亦未必知道、關心這個活動。 早在一個月前於facebook知道這個活動時,心態還是輕佻的,悼念為副,踩彌敦道為主,但踏入五月,接連發生多宗單車意外,先有青山公路,後有長沙灣,這兩宗意外,奪去兩個車友的生命,之間還有一宗在荃灣的意外,幸好只是輕傷,對ROS的感覺即刻迥然不同。 上述兩宗奪命意外,車友踩夜車都跟足法例要求,有用前後燈,亦有佩戴頭盔,他們都是有經驗的車手,加上荃灣的意外,他們只是被其他道路使用者忽視(甚至賤視)。三宗意外中以青公最震撼,香港極少公路可以踩單車,青公是這極少數之一,而且往返荃灣屯門唯一途徑,加上沿途風光明媚,甚得車友鍾愛。青公狀況不算差,大多是雙線,除了深井、黃金海岸段多燈位、多行人外,大致好踩。青公奪命意外的位置是雙線行車,車友依足規矩靠左行,咁都要死,講唔通! 在這兩宗奪命意外之下,今年ROS來得更有意義,或者叫切膚之痛,物傷其類嘛!在facebook報名的人不夠600人,加上天氣預測有雨,估計實際出席人數不會太多,點知去到鐘樓,愈見愈多人,各式車友,應有盡有,摺車、road bike、mountain bike都有,可見是次活動跨組別。據大會統計,人數逾千,正因為破紀錄的多人,出車時間耐,更令碼頭一帶,以至彌敦道陷於半癱,我第一個感覺是人多反壞事,更讓其他人,包途司機、乘客及途人反感。另外,參與的人多了,但是否每個人都知道是次活動的意義,我就見到一些自稱暴走族的靚仔,又有人在默哀時喧嘩。 關於阻塞交通,當然對很多人不便,作為一個有訴求的活動,雖無抬棺材、掟蕉等激烈行為,但千人騎單車本身已很有威力,毋須其他花招。若然可以有多一點宣傳,將ROS的意義告訴昨日在尖沙嘴碼頭、彌敦道滯留的市民,效果更大,遺憾的是,好似只有一份中文及英文(無俾錢,無得睇)報紙報道。雖然事前港台《左右紅藍綠》有一個訪問,始終覆蓋面唔夠。至於每個參與者的心態,貪玩的相信是少數,亦相信支持這個活動的人都會抱著哀思及盼望。 踩單車的人良莠不齊,僅是昨日便有一單反面教材,在商場行人通道踩車撞傷人仲咁寸,抵打!早幾晚前有一個無戴頭盔的十六、七歲青年,在將軍澳某個迴旋處逆線踩車,遭的士撞傷,事後被發現在車頭車尾燈遭警誡,之後怎發展不清楚,只是這宗新聞太濕碎無出街。兩宗案例的主角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年輕,所以教育很重要,每件事都有規矩,不是率性而為。目前政府的宣傳重點,如運輸署《騎單車安全》手冊都是以踩單車的人為目標,至於其他道路使用者呢?有冇教佢哋單車都有份用條路,唔好刻意迫架車靠左嚇單車友? 其實一切都是政府帶頭歧視單車,看運輸署○四年的調查報告《騎單車研究》,看到很多預設問題,答案當然不會意外。事隔七年,政策似乎沒變,思想還是落伍,時常吹噓甚麼國際都會,又去好好參考別個大都市的做法呢?不如搵邱騰華局長、黎以德署長踩吓馬路,或者以後的政策會多一點以人為本。

Feb 23

功虧一簣之二

過完年後,終於有一個休孖Day兼好天氣,不二話,踩單車長征去,目標是100公里。 今次晨咁早,只是瞓了兩個幾鐘,八點半多便出車,以大圍作起點,九點○七分開始,入大美督到鹿頸出沙頭角公路,兜上流水響路經龍山寺松嶺鄧公祠,出番粉嶺到上水,在石湖墟廣成食午飯,這時只是十二時,一切都在預算之內。 食完飯十二時半再出發,先去河上鄉,睇下豆漿廠門市開了沒有,然後還是走舊路,經麒麟山坳新田軍營牛瀾尾軍營到上水,今次想爭取時間,無入南生圍,直接經工業邨入濕地公園後的魚塘,兩點半到尖鼻嘴,兩點九到流浮山,到這一刻都好順利。 按計劃,之後是入上白泥下白泥,希望可以繞過垃圾堆填區去龍鼓灘發電廠,然後經屯門碼頭入市中心,搭西鐵返歸。問題就出在這裏,上下白泥都算順風順水,昨日煙霞不大,后海灣風光不過不失,去到下白泥的分岔口,走錯路去了下白泥村,順便買支水補給,見到有村巴來往元朗。當時不以為然,繼續上路,去到堆填區前見到三架Mountain Bike從青山腹地下來,知道入不到堆填區,與之前在上白見到兩個車友講的一樣。其實出發前找資料,已有兩手準備,知通可以上青山腹地,落屯門山景邨,見三個單車友從山上來,於是實行Plan B,怎知我錯了,錯得好緊要! 這段山路,雖叫青山腹地,實際是軍隊練靶場,亦是一大塊劣地。山坡只有灌木草叢,黃泥外露,路上滿是碎石,斜坡更是1:4,踩上唔夠力,踩落唔夠膽,於是全程推車,踩車無端端加插行山已辛苦,仲要行一個好爛的山兼推住架單車,一路推一路罵自己蠢,忘記同事J的意見,去到下白泥叫車,又或者搭村巴出元朗,結果要在山頭行了個幾鐘,有一段路更是危險得很,根本不宜推單車。 最最激氣的是,原來今次還未達標,只有96.3公里,只是差少少,嘔血!其實認真一點,尾段在山上是推的,所以不算踩,七除八扣,可能只有八十多公里。我估如果有入南生圍,數字上是夠一百公里的,但不是踩足全程,這又有乜意義。我諗下次踩出荃灣,睇怕一定達標喇!

Jan 11

功虧一簣

一連兩日休息,雖然凍了一點,但陽光充沛,兩日都去踩車。 周日與出差的妻食完午飯才開車,不是走得太遠,去了林村社山看大梓樹及新舊許願樹,感覺好唔同,因為只是探路性質,無帶魚眼鏡去拍照,留待下次再詳談。這日除了是探路,兼當是熱身,實在太懶,近一周無踩,故只是踩了48公里便打道回府,煮飯睇波。 昨日才是戲肉,起身見天放晴,當然無理由偷懶,目標是踩100公里。全部是以前踩過的,只是將幾段路合併一次過踩,特別是鹿頸段,以前是踩到上水就收工,今次只是一個熱身而已。 九點開車,入大美督過鹿頸出沙頭角,沒有兜上去龍躍頭段,直接出粉嶺往上水,約十二時在石湖墟食午飯,這間茶餐廳在網上甚獲好評(修正:我去錯咗另一間,不過這間都好好食,至少見他們生意好得咁交關,相信不會差得去邊),我去到時碰上繁忙時間,生意好得不得了。食了一個炒油麵,另點招牌紅頭豆冰,前者不過不失,後者就真的好正,材料足、紅豆不硬不軟,煮得啱啱好,只是甜了一點。午餐不俗,唯一要挑剔是單車要泊門口,自己又忘帶鎖,只好金晴火眼望住部車,唔想食一頓昂貴的午飯。 食完午飯,往河上鄉走,如果豆花廠重開,這將是一個飯後甜品的好選擇。因為去麒麟山坳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去北區醫院入丙崗村過榮昌茶室上長瀝,但上兩次都走這段路,所以今次無揀;二是河上鄉接古洞轉入金錢路,這段只是跟車會走過一次,自己再去會印象深刻一點,故今次選這條路。 之後這段路已無乜新意,亦以為無乜意外,怎知又出事了。過了錦锈不遠,飛輪轉速器轉得不順,而且有異聲,在南生圍時情況轉差,雖不致轉唔到波,但始終唔順(我指自己條氣),於是順路到雲鵬,搞一搞便停了一個鐘。幸好無帶乜錢,否則又心癢放血幫架車換啲補品。 整完車已是三時一刻,心大心細,還是決定繼續上路,踩到尖鼻嘴時,已是近四時了。如果按原定計劃往白泥經龍鼓灣到屯門,咁就可能多不止一個鐘。當時已油盡燈枯,加上估應該已踩了100公里,於是決定改路兜出天水圍,搭西鐵回家。後來查看GPS,才知道還是13公里,嗚嗚!13公里只是沙田到大埔,即是只需多約半個鐘便達到指標,嘔血呀! 總結這兩日經驗:1、體能還是很差,兩日踩了133公里,雙腿已見痠痛,這點能夠到台灣踩環島?2、若要在香港踩100公里或以上,應該要早點出發。3、帶多一點水,自己是水怪──勁飲水的怪物,不要太恃途中有地方補給。 100公里,我有信心應該好快可以完成。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