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非常遊記

長洲三日遊之序

上周末與妻入長洲三日兩夜,看包山飄色去也。 為了避免星期日與人群爭船搭,故提早星期六入長洲,順便看飄色的前期節目,拍拍照,四處逛;又為了看搶包山,不想與人群迫船回港島,再在長洲留多一晚,結果變成三日兩夜的長洲遊。本想租華威酒店,但客滿了,惟有租渡假屋,嘩!已經有十多年無住長洲的渡假屋,起初都好擔心唔乾淨,我指真的不衛生,不是曾經死過人的唔乾淨,幸好住過後還可以。兩晚渡假屋,多謝一千大元。 另一件不習慣的,竟然是搭船。已經忘了上一次幾時搭船,我竟暈船浪!可能搭快船之故,又可能當日的真好大浪,架船真的好抛,其他人可以打瞌睡,我都好想嘔。 長洲三日遊,就由作嘔開始。 新渡輪往長洲快船:周一至周六收21元,周日及公眾假期收31元,航程約二十五至三十分鐘,航期在此。

台北雜感之滿天星… …巴克

在台北三日,看得最多的商號,非Starbucks(星巴克)莫屬。曾經講過,自己已中了Starbucks的毒,幾乎每日都要一杯(當然不及阿和啦),但難得放假,想暫時告別咖啡,係呀!咖啡幾與上班劃上等號,特別是追更那天,無啡不行。當然,飲咖啡都可以好閒。台北的Starbucks,手勢如何無去試,但價錢就與香港一樣,反而曼谷的較廉宜,平均平香港三蚊左右。最感興趣的還是舖頭的外觀,台北的絕對性贏出,好似上面三間都好鬼靚,左面的是淡水捷運站旁,右上的則在西門町,而右下的則在淡水河畔。唉!香港的Starbucks有多一點梳化已是萬幸,怎敢奢求有那麼靚的舖頭。在那麼靚的環境中,即使是獨個兒百無聊賴,呷一口咖啡,呆看窗內窗外的風景也是一件樂事。

台北雜感之捷運

遊台北,捷運是一個上佳之選,特別是這個城市已被「綿羊仔」綁架了,四個轆易睇,兩個轆難防。加上動輒塞車,鑽落地底不失是一個好選擇,惟一一個缺點就是不能欣賞這個城市的風景。五年多前的捷運僅得淡水線及木柵線,現在已經四通八達,買一張百五元(新台幣)的一日券四處逛真的幾化算,但那些一日券實在太簡陋了,一張薄薄的紙蓋上一個印,醜!相對日本東京及泰國曼谷的一日券,可改善的空間太多了。但有幾個環節實在要讚。首先是左行右企,這是指上落扶手電梯時的規舉(中),這方面台北遠勝香港了,絕大部分時間台北人都極守這個規舉,偶爾有人忘了亦在友人提點下立即糾正,香港嘛!相信除了在上下班時間的中環等地才會出現,趕時間呀!行樓梯啦!另一樣大開眼界的是「夜間婦女候車區」(下),字面直解自然是讓夜歸女等車,這個區亦有閉路電視特別關注,對女士不失為一德政,至於有沒有實效,就不得而知。但捷運的尾班車,從淡水開出的不過是十二點正,對我這個貓頭鷹而言,還早嘛!另一樣擊節讚賞的是頭尾靜音車廂之設,對我這個塞著耳筒仍嫌他人吵耳的人而言,這應該在港推廣。有時狂想,發明手提電話的人應該與秦朝的讀書人一樣坑死,特別是手提電話落在聲如洪鐘的中國人(當然包括香港人)手中,實在應該將那些大大聲煲電話粥的人捉去再教育。另一樣港台地鐵最大分別是廁所,捷運是有廁所的,甚至還有親子格,即幫 BB換片的廁格,正!這才是人性化的設施。香港的不太近人情了。一個集體運輸工具,首要之務當然是穩定安全可信賴,香港的當然無忝這個要求,但除此之外,是否要多一點人情味。當然,這些人情味不是靠如捷運昏昏黃黃的燈光啦!

台北雜感之國際書展

在台北三日,適逢舉行書展,雖然之前信誓旦旦說不去了,橫豎都不買書,去了都是白去,怎知綿綿細雨,將我送入了書展。搭捷運到市府站,有免費專車送到會場,人龍又不是太長(相對之後的),等了片刻便可上車,兜了幾圈便到了第一個會場,兒童館。台北國際書展共分了三個主題館,分別是主館(左上)、兒童館(左下)及漫書館。先講這三個館的地理安排。香港書展都是以主題分類,以此放在三個場館,各取所需,自得其樂,但每個主題館都是在會展中,只需稍移玉步,毋需勞碌。但台北書展的三個場館卻在三個獨立的地方,雖說有一條天橋連接,始終不便,特別是在下雨的日子,這個缺點更是顯眼。其次講場館出入口,在香港只有一個地方入場館,在台北卻有多個地方出入,但於主館中,主要出入口卻將場館分割成一個U字,左右兩方不相通,有點兒不便。至於書展的主角… …書,港台最大的分別就是參展的單位,在港多以書局為主,故此同一本書可以在多個檔位找到,好的是方便,但嫌太雜亂;台北卻以出版社為單位,找書就好簡單了,只要你知道你要的書商就一定找到你要的書。在香港無逛兒童館,故無法比較兩地異同,只是相信無分國籍,父母永遠最捨得使錢在子女身上。漫畫館嘛,這亦是無分國籍的瘋狂,迷哥迷姊即使淋雨亦要入館內「朝拜」(右上下)。可能老了,實在無法再這樣瘋狂,惟有與漫畫館緣慳一面了。書展聲稱國際,自然有其他國家的檔位,好似日本、美國、法國及香港,其中又以韓國最搶眼(可能哈韓風盛嘛),那些檔位好看嗎?只覺得是聊備一格而已!

台北雜感之春雨綿綿

又凍又濕 重遊闊別近五年半的台北,看到的竟是又凍又濕又灰又濛的城市。 有三天例假,加上太座話想轉工前外遊,台北是不二之選(既無回鄉證,亦不想上大陸,所以不考慮北遊)。上機前已知台北會凍及下雨,但想不到會僅得七度,濛濛細雨又會三天不停。 上次遊台北,是在九二一地震之後去拍婚紗照。五年半了,城市當然變了,而且還變化很大,好似多了很多靚靚的地標,捷運網更趨廣闊。 身為香港人,看其他地方難免以此作標準(其實,有段時間香港台北被喻為雙城記,常作比較),首先要講的是效率。在機場過關時,看到關員淡淡定定的查證,雖然並不是趕時間(早上九時半已到台北中正機場,實在毋須趕嘛),但實在不習慣這個節奏,是的!就是講節奏。好了,過了關,聽從友人建議,到市內才兌錢,估計十一時許到市內,銀行應還未關門,怎知台灣(或僅是台北?)的銀行星期六是不開門,平日更是九時半至三時半,嘩!好歎喎! 其次講市建,不是評談大大幢的華廈,而是一條條簡簡單單的行人道(台稱人行道)。在西門町逛街,除了四圍望,還要向下望,否則很容易PK。這個情況多年不變,不知是否與產權有關?店舖前的行人路是否屬於該店舖,全都裝飾得美輪美奐,與店內聯成一體,但整條行人路卻變得起伏不平,PK易過借火。如果這情況在香港出現,政府部門實會被罵得狗血淋頭。 唯一無變而最令人激賞的,就是美女仍如雲,好似下榻的酒店接待員便令人眼前一亮,玲瓏嬌小,軟語俏顰,殺死人。遺憾的是實在不太便利,還是YMCA好住,舊是舊了一點,但實在太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