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非常遊記

漫遊城門

懶散兩個多月,昨日久靜思動,但妻上午要返工,惟有揀個簡單逛一逛,去城門水塘。 到小巴站才發現,昨日是最後一天攝太歲,結果本已是疏落的小巴更是無形,等了廿五分鐘才上車。從水塘回荃灣仲過分,等了四十五分鐘,可怒也! 逛城門水塘不下三、四次,踏入初春,今次的水最少。過了主壩,離開車路,繞著水塘,走了大半個鐘,少許樹蔭,微風送爽。中途駁上車路,走了一段小斜路,竟然看到一個觀景台(picnic slot no.13),位置真的不俗,遺憾的是,昨日天氣真的好差,煙霞甚多,遠眺荃灣青衣故然侈談,連水塘都變得濛瀧。 郊遊最怕兩件事(非指遇劫受傷等),一是高談闊論,二是食煙。郊遊當然是親近鳥語花香,前者是一種噪音,不論在何處都克人憎,後者更是有損健康,有違郊遊本意。昨日以為是周六,不會有好多人,結果當然是錯,人多自然有會較吵耳,但如果隔了一個山頭都聽到他人的話,就有點兒那個。 為了避開嘈音,半行帶跑,在半閒亭轉出大城石澗,頓時耳根清靜,景觀更豁然開朗。由於仍是初春,石澗水少,於是強行澗水,結局半隻腳插入泥濘,嗚!但塘畔風光始終比車路的好,環境幽靜,甚至有人在此讀聖經。 繞塘一周,花兩個多小時,路程不長,當是熱身。另有一趣事,有一窩馬騮,竟在小巴站搵食,鑽垃圾筒找餘食。那群馬騮比較瘦,估計少有人餵。

迪士尼樂園

終於到迪士尼一遊了。 對於各方對迪士尼的評語,都是淡然一笑,始終覺得百聞不如一見,要親身體驗才知道香港的與其他的有甚麼別! 先論硬件,香港迪士尼真的是細,睡公主城堡縮水了,機動遊戲少了,連排隊玩遊戲的地方也土金尺土。唯一無細了少了的,就是購物的地方,引你消費嘛! 最深刻的,不是硬件的問題,而是遊人的態度。這不是指內地同胞的生活習慣,而是指所有(或至少是大部分)遊人太冷漠了。以前遊東京迪士尼時已覺得當地人太靜了,欠缺投入,不似美國迪士尼般熱鬧。玩迪士尼要投入,最重要是多互動,與其他遊人的互動、與迪士尼演藝人的互動、玩遊戲時的互動等。可能是香港人能自娛吧,對其他人的揮手打招呼視而不見,無癮!

四登針山

昨天日麗風和,吹走心中一片藍,去登高。每次搭巴士都看見針山,遙遙招喚我,昨終於再登山。 在荃灣有82號小巴到城門水塘,三元六,亦可搭的士入到大閘前,慳十多分鐘門程。但昨日的士大佬以無燕梳之由,在小巴站放下我,盛惠二十二元,惟有行了約廿分鐘,到起點去。 這一段是麥理浩徑第七段,過了水壩就正式「行」山,行超級樓梯,這是第七段最攞命的路,不停上樓梯,從起點到針山頂雖只有千多米,但全段路都不停的上,用了五十分鐘上到山頂,發覺多了一個牌,標示這裏有五百三十多米高。 愛上針山,最主要是風光美,如你坐火車從九龍入沙田,過了隧道,在你的左邊最高的山就是針山,一支獨秀,風光下焉能不美。而且最有趣的是,在針山頂不但看到沙田,另一邊的荃灣亦盡收眼簾內。 在針山頂大休、食完午餐後,再上征途,往草山去,這是一條復上復落的石屎車路,走了十多分鐘一個分岔路,大大個牌寫「往沙田市鎮」,這是沙田郊野徑的終點,沿這路走,可以到獅子亭穗苑或道風山,兩條路都有點怪,前者感覺不舒服,好似被人窺探;後者都根本不是路,爛爛的,有幾段路差不多要滑下去。不過兩條路可以好快撤落市區,只需大半個鐘。 對上一次往草山已是三年多前,今次途中改變行程,在山腰處轉往鉛礦拗(從城門水塘至鉛礦拗用了三個鐘),稍為小休,接走衛奕信徑第七段,去大埔。上一次走這段路頗為心驚,一是路太爛,二是好似有蛇客在路邊草叢,嚇得我倆半跑半跳(碎石滿路,以跳代行)走落下碗窰。今次條路修好了,加上昨日實在太好天,整日各個路段都好多人,行得心安。 花了半個鐘便平安行到車路,再踱步半個鐘便可到大埔墟火車站,亦可等23k小巴往舊墟,慳翻腳骨力。

灣仔峽‧姻緣石

昨日想行山又賴床,惟有行一些簡單的地方,鬆鬆筋骨,聊勝於無。 搭上山頂的巴士,在警隊博物館下車(切記下車前再嘟一次八達通,有優惠),有需要的話,可以借公園方便後才輕輕鬆鬆出發。 真的好輕鬆,一條大斜路直落,頗陡峭,行了十多分鐘,便到了寶雲徑,這裏有個公園及公廁,依指示步行約十多分鐘,便到達姻緣石(圖)。聞名已久,但昨日才是首次一遊。有乜感覺?石一舊囉!不過這個位置不俗,可以較近的距離看灣仔。在石下有自助賣香檔,十蚊一紮。 如果繼續向前走,可往司徒拔道,亦可原路撤,繼續沿灣仔峽落大馬路,只需二十分鐘左右,出口便是在舊灣仔郵局、今環保軒傍。 這條路落山甚簡單,只要小心勿弄傷膝蓋,反之上山就多少少難度,但仍不失是一個闔家漫遊的好選擇。

澳門三日遊

早前放三日例假,剛領回「大陸身份證」──回鄉卡,本想到朋友介紹、一間位於大梅沙的酒店住一住,但擔心無嘢玩,故改變行程,又到澳門也! 最初計畫住凱悅酒店,貪其泳池靚,點知Full House,惟有第一晚住隔離的新世紀。對上一次住新世紀已是五年前,感覺真的麻麻,知道它大裝修,雖然有人話靚咗,但個賭場(即希臘神話賭場)亦大咗,所以起初不抱大太期望。攞房時櫃台問介唔介意住尾房,我們無乜所謂,只要不是吸煙層就可以(當然要Double Bed,唔要Twin Bed),入到房那一刻「嘩」了一聲,好鬼正呀!兩塊超級落地大玻璃,King Size大床,那一晚攤在床上看煙花(剛好碰到澳門國際煙花比賽),此情此刻,畢生難忘! 第二晚搬到凱悅住,可能珠玉在前,雖然名氣凱悅就贏哂,但入房那一刻又是一聲「嘩」,好鬼普通啫!所謂海景房,真的好令人失望。而最最令人失望的是,無得游水,皆因去澳門時三號風球高高掛,所有戶外設施如泳池都要關閉,靚靚的泳池就如此望門興嘆! 新世紀周末價750大元,如要海景加50元,但我們無加都有海景睇,有賺!下次記住01號尾房,不吸煙的只有八及十樓。至於凱悅,閒日價650元,海景要加200元,唔多抵!周末價仲犀利,動輒過千。 到澳門,老實講,好似無乜好行。對上次算行得最勁,從媽閣廟行上大教堂,再兜兜轉轉,穿街過巷,行上燈塔;去三盞燈、紅街市,踎完大排檔便開始行,逛完消防博物館,路過鏡湖醫院,踱去荷蘭園食雪糕。那次行到腳痛,今次撞正打風,雖然無乜雨,但完全無行街的興致,只是冒雨到媽閣上塔香,再上大教堂看一看罷了。 食已是遊澳門最大的節目,限於二人餐,份量不可以太多,所以大多是淺嘗。西灣安記的豬扒包(議事前廳那一分店比總店的好味)、大三元的金銀丸粥(切記下午是休息的,最好是當消夜,十二點半打烊)、水佬榮的蟹煲(今次第一次食,個煲都算幾好味,但份量太大,兩人吃不消,且環境頗劣,扣分)、坤記的炆牛尾及炸馬介休(不過不失,環境價錢大眾化)、九如坊的木槺蛋糕(雖說製作簡單,但好味就是好味,有得食就最實際),最有驚喜的是一間在九如坊外的葡式食肆,綠色門口,毫不起眼,但它的炸馬介休,真材實料,一條條馬介休絲,好香!那食肆好似叫維記。 有一點遺憾,禮記不見了,整幢樓拆了重建,不知會否原地再開張?另外,紅豆餅亦不見了,去了邊?

大澳……貓城

早幾日到昂平時,順道一遊大澳。 遊大澳多次,其中又以讀預科時在棚屋渡宿一宵印象最深刻,那次雖說甚有地道風味,但亦感受到住棚屋的不便。那時街渡還在,現今已淪為香港掌故之一了。 與妻隨意左逛右看,變化不算大,只是發覺做海味的舖頭愈開愈多及大。海味就興趣不大,反而陣陣蝦醬香引死人,在往舊大澳警署途中見到全大澳都賣其產品的蝦醬廠,忍不住買了一樽煮飯,蝦醬蒸鮮魷、焗蝦醬雞翼、蝦醬炒牛肉,嘩!流哂口水添! 今次一遊,發覺艇家亦「增值」,玩搭艇看大澳,每程十元左右,另有看海豚之旅,好似每程五十元,兩者生意都不俗。可惜到大澳時正值退潮,有陣陣「幽香」,有機會再試吧! 以前幾次都唔係好覺,但令次好強感覺,就係大澳有好多好多貓,有人養無人養,全都優遊自在,六點幾就開餐,真係好過做人!

鳳凰聽雨

早兩日例休,與妻到了昂平度宿一宵,本來計劃到鳳凰山看日出,怎知人算不如天算,周六晚周日凌晨連場大雨,令觀日大計無限期押後,快且都要到十一、二月較凍但無雨的季節,正如上兩次上山的日子。 觀日無望又並非昂平之行一無是處。上兩次住昂平都是揀茶園,但不知何故,今次個聯絡電話都是長響唔通,租唔到房。於是今次試一試青年旅舍(圖),價錢就好抵,入住青年旅舍當然要是會員,不過你可以到營舍時才入會,一年會員證承惠一百一十元正,租一間雙人房(獲舍監分了間有雙人床的,另一間雙人房好似是兩張單人床的)僅一百五十元,故度宿一宵僅花二百六十元,較茶園的四百多元平很多,而且妻路過茶園是見它的石屋不甚有好感,故下次多數再揀青年旅舍。如果人多可住其他六人房,每間房有三張碌架床,馬馬虎虎又一晚了。 價錢平,有得自然有失。首先,不知是否舍監覺得天氣不是太熱,故此無在晚上開房的冷氣,妻因此熱到醒咗,其實昂平真的幾涼快,坐在營內的球場納涼,正!但風不入房都無計。其次,不能要求有甚麼電視、卡拉ok等設施,不過我倆就無乜所謂,一個無電視無收音機無噪音的周末,整個營舍除了我倆外,只有三個鬼佬,另有三個青年人在營內紮營,坐在房外的平台黑漆漆一片,只有瀝瀝雨聲,一陣清風送來滔滔樹濤,昂平之行收穫真的不賴! 營舍內有自助餐廳,可供煮食,那三個紮營少年就煮了個番茄薯仔湯伴杯麵,食完更抹乾淨個廚房及掃乾淨個地。我倆就落了大澳逛兼食晚飯(另文詳談),在昂平只是幫襯了豆腐花,每碗八大元,老實講,好普通,都是九龍城的老字號豆腐店的好味! 住昂平除了要留意飲食要自備外,交通都好重要,如果走了尾班車,由東涌搭的士上昂平要一百五十元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