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非常遊記

Annapurna Trekking Day 4

最後一日,亦是最輕鬆一日。八時一刻食完早餐便開始行,全程多是平路,落斜亦沒有昨日般犀利,一句話,輕輕鬆鬆,只是昨日落樓梯落到隻腳有少少傷,慢慢行而已。 今日的路全是在河谷地,無山睇轉睇水吧。水甚清,偶然有瀑布,都算幾有趣。只是行到十時五十分便到了Birethanti,食了兩個鐘飯,認真奢侈,行多十多分鐘,竟然見到四日前開步行的鐵橋,發現起點與終點是同一個地點,不過是向左走向右走之別而已。 過了鐵橋,行回車路前一小段樓級,對已是油盡燈枯的行山客,是最後一個試煉。回到車路,等嚮導講掂數,搭的士回Pokhara,完成四日的行山之旅。 起步海拔:1577米 終點海拔:1563米 需  時:2小時50分

Annapurna Trekking Day 3

昨晚早早上床,一來無甚麼節目,二來又要早起身,奈何有顛狗半夜(十二時許)狂吠了近兩個鐘,擾人清夢,要命。 四時五十分起床,稍稍梳洗後便出發,摸黑上Poon Hill。這是整個行程中最重要的一環,第一日曾碰到一對香港女孩,她們說上Poon Hill時曾與落雹,且滿路泥濘,另擔憂會太凍唔夠衫,故此不但將可以穿上身的衫都穿上身,還帶上羽絨睡袋,預備在山上當被蓋。上山路只是普通的辛苦,用了一個多小時,上到山頂氣還未喘定,晨光便已初綻,多日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Poon Hill的優越,在於它的無敵景觀,不但Annapurna及Machhapuchhare(即魚尾峰)盡收眼簾,靠西的Dhaulagiri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相對而言,Dhaulagiri被晨光照射得更是美麗動人。Poon Hill算是設備完善,有一個茶水站兜售熱茶熱水,甚至有人出租白馬供拍照,靠邊的地方有一排木椅供遊人坐看日出時,若想高眺望遠,有一個無敵觀景台,包保可謀殺很多菲林。 在Poon Hill停留了四十分鐘便打道回府,落山當然比上山快,只須三十多分鐘,有趣的是,竟然在入口處附近遇到毛游,而且還是第一日收陀地這個。真的佩服他,從第一日的地點到Poon Hill山腳,全是遊客必經之處,「努力」之下必有收穫,見到一個鬼婆乖乖的奉上一張美金,銀碼看不清,但肯定有錢落袋。 回到旅館,收拾行裝,食了一個滋油的早餐,皆因今日毋須趕路,在九時十分才開行。今日九成九都是落山路,大部分時間都聽到河溪傳來咚咚落泉聲。行得快,故十一時半便在Banthati食午飯,在此見到一件奇事。幾日沿途都見到不少日本人,有的是一個人上路,有的是三五成群,這兩類多是後生仔,另一類則是遊行團,這些多是上了年紀的耆英團,他們多是十多人一團,飲食則是好得令人目定口呆,那日午飯所見,有日本冷麵配正宗冷麵豉油、雜菜天婦羅,飯後可以選飲玄米茶。望住日本仔的美食,就覺得自己的飯菜乏味非常。 另一個值得提的是,Banthati已是最後可以比較近看到魚尾峰及Annapurna的地點,其實開始落山後,群山已是拋諸腦後,愈來愈細。離開Banthati最精采的,不是山,而是樓級。從Ulleri到Tirhedhunga的個半鐘頭內,全是落樓梯,一些時高時矮、時寬時窄及非常非常斜的梯級,看旅遊書知道共有三千七百級梯級,殺死人! 這段路行到腳震,好采只是行了個半鐘,下午二時四十五分便到了第三晚在Tirhedhunga的旅館,是三日中行得最少、最早休息的一天。這間旅館亦是公共浴室,熱水是三日中最正的,終於可以沖番個真真正正的熱水涼,還可趁太陽猛曬一曬又濕又冷的衣服。妻睡了一個美美的午覺,我則歎了一樽冷冷的啤酒,遺憾的是看不到魚尾峰及Annapurna。 起步海拔:2853米 終點海拔:1577米 最高海拔:3210米(Poon Hill) 需  時:6小時

Annapurna Trekking Day 2

在旅館渡過一個搶被的晚上。旅館每張床本有一張毯,後來加多張棉被,已估到夜晚會凍,於是毯加棉被,怎知太重吃不消,於是與妻一人蓋一張。半醒半睡到六時半,拉開窗簾,驚見Annapurna。 雖然導遊昨晚安慰說,今日必可見到Annapurna,但昨日雲厚天黑,還有微雨,始終信心不大,豈料天公造美,竟可一窺全豹。晨光從右向左射來,將魚尾峰及Annapurna逐漸染紅。奮興的心情令人忘掉早上的清涼,趁食早餐前多謀殺菲林。早餐甚豐富,烚蛋兩隻,留起來途中當小吃,另有一大盤煎薯仔蕃茄煙肉,再加一個當地特有的麵包,食飽飽才上路,迎接第二日的魔鬼行程。 八時許起程,悠閒的逛過一小段平坦路後,便開始痛苦行程,這段路沿著溪澗開出一條山路,樓級參差,之字形宛延向上,大肚腩的我三步一小喘,十步一小停,迎面不時見到日本耆英團徐徐下山。 十時十五分左右到達海拔2480米的Bhaisikharka,坐下來喝一杯熱茶回回氣。從Bhaisikharka到Tadapani只是一些普通上斜路,稍作休息拍照後,便到今日其中一個戲肉,迎迓我們的竟是一條下山路,而且還是落得頗急的路,那刻便深感不妙了,皆因今日的終的地是在海拔2855米,如果此刻落山落得愈多,之後便要上得愈多。狂落了十多分鐘後,過了一條爛木橋後,唉!真的要狂上,迎面見到一個鬼婆要用兩枝行山杖下山,她說自己每次行山都會腳軟,腳軟都要行,可見行山是會上癮。上山途中,偶遇猿猴,算是一個安慰獎。 上到山頂,並不是有飯食,而是還要行多一段路,苦!約十二時四十五分,終於到Banthanti食午飯了。這處是在絕壁之下,清溪之畔。點了蒜蓉湯、瑞士芝士薯餅及炒麵,當然熱茶是不可或缺。美美的食了五十分鐘,又要開行,鬼叫今日要趕路。 午飯後的路,一樣的難啃,先是一段微斜路熱一熱身,跟住就是另一段天梯(上圖),行行重行行,下午三時半許終到達Deorali,又點了壺熱茶,歎一歎。這裏已差不多是第二日行程最高的一點,之後的路少上多落,嚮導都話只需一個鐘便可到Ghorepani,怎知人算不如天算。 這段落山路,最精采的是一個無名山丘,據嚮導說,這個山丘與Poon Hill同高,而與Poon Hill有別的是丘前有一棵棵大樹作點綴,Poon Hill則是一望無際。可能與時間有關,我們到這個山丘已是下午四時許,日落從左向右射向Annapurna,為她鍍上一片紅衣,靚絕!再借用一棵棵野杜鵑作前景,照片變得多了點層次。山丘上的條條經幡,在颯颯清風飄揚,靚絕! 貪看靚景,延誤行程,到Ghorepani時已是下時五時三十五分。今晚的旅館比昨晚的差,木板房連隔離咳都知,最重要的是沖涼。話就有熱水,但熱到好難沖涼,有等於無,馬馬虎虎又一晚。因為比昨晚更冷,出動羽絨睡袋讓妻用,自己蓋兩張棉被,好重呀!這間旅館的食飯的地方有一個燒柴的暖爐,可以烘衣服,有趣!但相對空氣較濁,妻甚辛苦! 起步海拔:1951米 終點海拔:2853米 最高海拔:>3300米 需  時:8小時15分

Annapurna Trekking Day 1

兩年來首次放大假,一口氣清了所有假,再湊拼幾日例假,共放兩周,去了尼泊爾行山。 因另有計劃,故只有四天行山,經介紹後聯絡了當地一個Agent代辦,飛抵加德滿都過一晚,再搭機到Pokhara,第三天開始行山去也。 早上五時出發,本計劃在途中看晨光第一線打在魚尾峰上,但天難從人願,日出就好靚,但魚尾峰卻躲在厚雲後。約七時半許在Naya Pul落車開始步行,在Birethanti村口食了半個鐘早餐,興致勃勃之際,卻遇上收陀地──毛游。別以為毛游是好威猛,他們只是似一班土飛,帶頭的不夠廿歲,無陀槍,身邊有三個十多歲的小子,真的不成氣候。他們開價每人Rs1000,開天殺價,當然落地還錢,拗了一輪(由響導出馬)索價Rs1500兩個人,我都嫌貴,最後以Rs1000兩個人成交。毛游收了錢後,會發一張收條(夠專業),列明誰人奉獻、國籍、人數,最有趣的是還列明有效日期,在此日子內毋須再付。兩個人一千大元,並不大滿意,但後來途中碰到香港人,她們(四個女孩)都是乖乖的付上一千元一個人,就覺得這個價還可接受。 告別收陀地的毛游,正式開始征途,第一日的行程大致舒服,沒有太大的斜度。如果天色良好,魚尾峰便會盡收眼簾,遺憾的是雲太厚遮蓋了整個山峰。雖欠了美景,換來清風送爽,步履還算健捷,間中有大段樓梯(上圖),但相對第二日的已算小兒科。 行了近四小時才在Kimshe附近食午飯,一百分鐘的午飯時間,花了近一小時等待,店主沏了一壺薑茶便做飯,保證新鮮熱辣,連炒飯的菜都是從田中摘來的,惟等得太久,本是火熱的身軀都被山風吹乾。 叉足電後,再行兩個多小時,才到達晚上留宿的Ghandruk,這段路比較惡啃,特別是到Ghandruk前有一大段梯級,難怪Ghandruk的GuestHouse都大賣Massage的廣告。在Ghandruk住的是Annapurna GH,它號稱是全Ghandruk最靚景的GH,但當日天氣實在太差了,雲厚蓋頂,小雨霏霏,惟有早點洗澡,但GH的熱水不太熱,勉勉強強的又一晚。晚上氣溫頗低,約十五度,食完飯百無聊賴,與導遊挑夫吹水,怎知他們竟是電視迷,店主一開電視便將我倆撇開。 起步海拔:1563米 終點海拔:1951米 需  時:5小時20分

Nepal

Nemaste! I’m just back from the kingdom of mountain, Nepal! 4 days trekking in Annapurna is a wonderful experience, escape from crowd of the city and enjoy slient of the mountain. Post the journal later.

青衣東配水庫山頂

直撐了十一日,終於有假放。好彩的話,下周可能還有一日休息,否則要到二十二日開始放大假。 一夜無眠(近期愈來愈難入睡,早上七時多雖攤在床上仍未能有幸會周公,苦),到青衣與妻食午飯,然後到她學校的後山逛一逛,活動活動。本以為好輕鬆,怎知原來好辣! 據妻估計,這個青衣東配水庫山頂的高度,與針山相若,對此我有點保留,但這個小山丘真的不比針山簡單,先來一條845級樓梯,真的!845級,我無數,而是前人在第400級、600級、800級及最後的845級上漆,上氣唔接下氣,而這不過只是一個熱身。 完成這845級樓梯後,開始行泥路,這段路狀況好差,若不是行山友拉好繩(圖),方便其他人上落,遇上下雨天就好麻煩了。其實這段路的風景還可以,近的有貨櫃碼頭,上到山頂,不但有行山友搭建的休憩設施,更可遠眺青馬大橋,若是天公造美,迪士尼亦在視線內,拍夜景相信幾有睇頭。 上山困難落山易,政府將路修得美美的,上山用了四十五分鐘,落山僅須三十分鐘。如果日日做如此的晨操,肥仔都變瘦仔。

情書

今早收工,天寒地凍,真想不到三月會冷得只有十度,不想睡,亦不想看世界盃倒數百日的友誼賽,於是找出這隻《情書》,擁著棉被,陷在梳化,翻看一幕幕尋找藤井樹。 第一次看這套電影,是十多年前在灣仔影藝看下午的場次的,當年與誰看已忘了,只是一幕幕的雪景深深印在方寸。兩個藤井樹、兩個中山美穗,現實記憶中交叉,博子尋找死去的藤井樹,藤井樹尋找記憶中的藤井樹,兩個中山美穗在小樽街頭相遇而不相知。魚雁往返,淡淡的往事,一件件重現,平面印象變得立體,生死界線變得矇糊。細水長流,平淡的電影永長青,相隔多年仍能感動人心。 為了《情書》,在風雪中兩逛小樽,當然不是奢想尋找藤井樹,只是為了一種感覺。漫天風雪撲面,混圓的雪人孑然站在街角,高瘦的鐘柱肩披白皚皚的雪,在及腰的雪中踟躕,於巴士站旁的小士多賣了一樽小樽啤酒,店員仔細包裹的,不只是一支酒,更多的是一份尊重及關懷。天狗山上的觀景站、運河畔的雪景、古老壽司店的和暖,希望可以快再遊故地。 《情書》DVD只有立體聲,但畫面質量比意料中好,值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