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非常遊記

澳門還神

周末剛到澳門一遊,怱怱廿四小時,主要是到媽祖還神。 搭早上十時的船,以為不會太多人,點知打錯算盤,幾乎爆棚。全船香港人少,內地團較多,本想在一個鐘船程假寐,奈何後排兩個大陸老兄嘹亮的聲線,滔滔不絕的話題,周公早已避之則吉。真不明白,兩人實在近在咫尺,卻要用遠在天邊的聲線聊天,我對他們的家事政見艷聞全無興趣,只想有一覺好眠。 還了神後,無所事事,四處亂逛,發現濠江,與港一樣,都是快遭內地客淹沒,人頭湧湧。無入賭場,一來無興趣,二來知道煙禁解除了,更是敬而遠之。若只以外貌觀之,永利金沙的金碧輝煌,令葡京相形見拙。獨家生意,固然氣勢無倆,但開放之後,問題才浮現,若大當家不在了,幾房人又爭持不下,富不過三代,此言真的不差矣! 到澳門當然是講飲講食,本想到九如坊食葡菜,同事SW極力推薦,但客滿向隅,惟有再幫襯坤記。反而在議事前廳有一間叫Singing Bean Coffee的舖頭幾有趣,它的咖啡算是專業,竟然有墨西哥咖啡豆,但最過癮是它們高近十吋的蛋糕,叫一份加一杯咖啡真的會幾飽肚。

踩單車

昨日例假,天朗氣清,一償宿願,踩單車! 自公司搬了入大埔後,每日搭火車與吐露港擦身而過,就好想踩單車慢慢看,看清楚這個愈填愈細的吐露港。與妻提起,她興趣闕如,惟有趁閒日休息獨個兒走一趟。 十點半起行,沿途與對上一次踩單車(十多年前了)分別不大,還是有很多地盤,有幾段本來是一條大直路,但是有工程之故,兜了一個大大的U字路,不過沿途的指示牌好了,在幾個分岔口都有明確的指示,加上在這些分岔口都有賣飲料的流動小販,應該不會走錯路的。 沿途停停影影,十二時許踩到公司樓下,再到WT的家串門子,她一個人住在汀角路的村屋,甚是清雅。在她帶路下再踩多十多分鐘入大尾篤食午飯,坐在食肆戶外享受清風送爽,食了一個懶懶的、悠悠的午飯,兩時半才開始踏上歸途。 回程時已經筋疲力盡,已經無力舉起相機,只是專心踩著單車,烈日從後投下一度影子陪著我回程,緩慢的速度,令豬殼(同事給我的別號,甚是貼切)吸足熱力,變成一隻十成熟的燒豬。上坡路已無力上,四時半才回到沙田,真要命!正因為過分曝曬,加上睡眠不足,發覺有一點中暑現象,似上次行八仙嶺一樣,晚上食飯已甚混沌,十時許已上床找周公聯誼了。 踩得那麼辛苦,除了自己的體能差之外,單車亦是一大因素,不是它壞了,而是有一點問題,經常嘞嘞的響,又不能轉波,上坡平路都是一個波段,攞命!有冇諗過換車?無喎,一來發現時已去到划艇會,二來覺得凡事都難盡如人意,既然揀了一架「神」車,在現有的環境發揮吧!人生亦不過如此而已!

大暑遊東涌

明知今日大暑,但實在太久沒有行山,見到近幾日天氣又好誘人,故即使僅睡三個幾鐘,都拖著疲憊的大肚腩,上山去! 出門看天氣報告,九時許已29度,帶足糧水,山長水遠到東涌,目標是昂坪360救援徑,早前看完新聞後,再在網上找些資料,已深深迷上這條路,一言以概之:景靚絕。試想象,別人舒舒服服坐吊車看彌勒山風光,但你卻腳踏實地在吊車下一步一步上昂坪,看得仔細,感覺會更是強烈,這與外遊跟團或是自由行一樣。 弄東摸西,遲了出門,到東涌正式起行已是十一時了,從沙田搭E車在消防局落,再行去逸東邨,依著路牌指示,往侯王宮方向走,見到一個大大的足球場,旁邊就是侯王宮。繼續依著石仔路走,在落巴士半個小時便到了救援徑起點。如果繼續向前走,據聞繞著岸邊,約三小時後會到大澳。 當局可能聽到行山友的訴求,今日所見,起點好清楚有一標柱及一張地圖,只要你不會眼大睇過籠就包保不會走雞。但今日最大的問題不是找不到路,而是天氣。大暑,是貨真價實、童叟無欺的熱。十一時五十分開始上樓梯,那時還只是34度,走了十多分鐘升到36度,再多廿分鐘去到38度。熱,一種從體內散發出來的熱,雖已帶了四支水仍無信心不會中暑。思前想後,知進退較勉強上路好,雖然失望,但勝過做了新聞人物(今日又有人在郊外中暑)。 在逸東商場內有個無敵靚景的大家樂祭完五臟後,去一街之隔的東涌炮台逛一逛。修葺後的炮台,保留了漫漶牌匾,味道卻變了,不及松林炮台、魔鬼山炮台或海防博物館,但它勝在簡簡單單,繞著炮台走一圈也不須半小時。反而庭中的洋紫荊樹(?)翠綠茂盛,在烈日中遮蔭納涼一絕也。幾乎忘了,逛炮台還留下另一個記憶,就是一陣陣忽濃忽淡的咖喱香味,皆因在炮台外有一間印度及巴基斯坦食肆。

港島徑第五段

昨日天朗氣清,終於有太陽,加上妻短周我休假,天時人和,行山去。 自尼泊爾回來後,已有兩個月無行山,故不敢行得太勁,揀了一條簡單的熱身,衛奕信徑第二段。在金鳳食了一午餐(這幾乎成為每次在灣行搭車前必然動作),一點九在起點開行。遲就遲了一點,幸好有雲,陽光不是太猛,花了約廿分鐘上坡路便到了渣甸山頂的觀景台(433米),這個觀景台是此段路其中一個最靚的地方,它與太平山在港島山脊一東一西,瀏覽維港最佳位置,渣甸山甚至有點優勝之處,因它位置偏西,如果影日薄嵫崦,除了大大個鹹蛋黃外,整個港島最旺最多燈的區域,如銅鑼灣、中環等及九龍的尖沙咀都可以入鏡,相信畫面一定不俗。不過它亦有不利之處,往觀景台的路雖不是太爛,但沿途無燈,影完相就要摸黑回程,或更大膽向前走,到另一個靚點小馬山(與馬英九無乜關係啩)影個夠本。 在渣甸山拍照小休後,開始一段落山路,沿石礦場傍再接一段上山路,以前兩次行這段山都幾吃力,但昨日就不太辛苦,只花了約四十分便行山衛徑港島徑分叉位。石礦場好似經過一些整頓,以前場中一些爛警車無了,多了三個土墩,似是室內靶場。 去到交叉點(上圖),原本是轉左,往小馬山走,即是行衛奕信徑第二段,但心血來潮,想嘗嘗新,往右走港島徑。但事前無看過這段路資料(衛徑二行過兩次,瞭如指掌),不知道原來還有一小段上山路,行多十多分鐘,到了另一個山頭畢拿山(486米),這個位置較偏東,望鰂魚涌、太古城及對面海的舊機場較清晰。之後便是一大段落樓梯路,終點竟是大風坳的涼亭。從分叉位到涼亭用了廿分鐘,從陽明山莊的起點,到大風坳則是九十分鐘。 到了大風坳就簡單了,沿著車路,可以經紅屋在鰂魚涌市政大樓旁出英皇道,亦可接入樹木研習徑經坎場(據聞是二戰時預備用來煮飯勞軍之用)出康景花園。但今次有點改變,沿車路右轉,往漁護署的辦公室走,在其大閘右邊有一條小徑可以往坎場,時間比研習徑短。

Kathmandu

加德滿都放到最後,並非因為它是主角,而是它乏善可陳。 對Kathmandu(加德滿都)的印象,只有空氣差、噪音多。口罩是必需品,如果你還有N95的存貨,多帶兩個就無錯。妻聽從忠告,帶了數個普通口罩,當然大派用場,而我則以頭巾頂替。至於噪音,在Thamel特別嚴重,可能是車多路窄人多,司機大佬號安變成一個習慣,這就難為了路人及路旁旅館的住客。 其實與Pokhara一樣,在Kathmandu沒有認真的四處逛,一來氣氛較緊張,不但機場、皇宮等保安森嚴,甚至大街都有軍警駐守巡防;二來交通工具不便,當地的小巴(?)在小小的空間竟可坐滿八、九人,加上沒有英文路標路牌,實在無法乘搭。雖然可以搭的士,但始終不方便嘛!故此除了去幾個景點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Thamel。 Thamel與Pokhara的Lake Side極相似,是一個極方便的遊客區,吃喝玩樂齊備,這與大理的鬼佬街、成都交通飯店一帶大同小異。以Thamel為中心,步行往Durbar Square只需十多分鐘。Durbar Square門票盛惠Rs200,據賣票的說,購票時若說明不止停一日,第二日再入場時可以辦一些手續,便可免付多一次費。遊Durbar Square,最好揀下午四時許,不太熱之餘,光線又最靚,影相就一流,斜陽照在寺廟上,特別正。遺憾的是,當日廣場中最的廟宇圍了板維修,看不到其中的艷情木刻,惟有多買兩張Postcard補數。 Kathmandu市內另有兩大景點,一個是在西邊的Swayambhunath Stupa,另一個則是東邊的Boudhanath Stupa。前者是的士大佬口中的Monkey Temple,後者則是許多尼泊爾旅遊書封面的四眼廟。Monkey Temple都有四眼特徵,但廟中的馬騮更為上鏡。 Monkey Temple(上圖)在城西一個山丘上,入場券盛惠Rs70,賣票處在條長長樓梯的近盡頭處。如果空氣好,Monkey Temple真的可以一覽Kathmandu全景,奈何當日一片迷濛。相對四眼廟,Monkey Temple好熱鬧,人多馬騮多,建築更是多樣化,更有人在此點燈拜神。如要看當地人的眾生相,Monkey Temple是一個好地點。 Boudhanath Stupa是在鬧市中,門券Rs100,怎麼形容四眼廟,靚囉!其他一概欠奉,因為此廟已是徹頭徹尾的旅遊點。 另一個有趣的景點是Patan Durbar Square,從Thamel搭的士,只需Rs150及二十多分鐘而己。它與Kathmandu Durbar Square有點相似,塊塊磚頭,幢幢廟宇,其中最有趣的是Patan Museum,經過修葺後,Museum無疑是廣場中最靚的建築物,地下及內園是歡迎參觀,如要看上一層的展品,就要Rs250。如要拍攝廣場全景,最佳位置是在售票處的建築物頂,樓梯在建築物左邊。至於Patan Durbar Square入場券要多少,不知道,因為入場時無人賣票,呵呵呵,逛完之後又忘了補票,多謝。 補充幾個要點。切記早一點到機場,從Thamel到機場不需十五分鐘,的士錢約RS300左右。機場稅Rs1650,因為保安之故,僅是排隊入候機室的保安檢查,就需時半個鐘有多,甚至到了停機坪上飛機前,還要搜多一次身。從近期當地動盪局勢看,這些保安也不算過分了。

Pokhara

從Kathmandu往Pokhara有兩個方法,一個是搭巴士,一個是搭飛機。依旅遊書說,前者需時七、八個鐘,怕妻吃不消,加上治安不靖,早前更話毛游包圍Kathmandu,雖較慳錢,亦惟有打消這個念頭。搭飛機便是唯一的選擇。 飛機行程只有三、四十分鐘,但要早個多小時到機場,皆因保安森嚴(國際線更誇張),首先Check in後進入候機大堂,男女須分開排隊搜隨身行李,行山杖不准跟身,必須寄艙,這個程序可以花去十五分鐘。在候機室百無聊賴,飛機又遲到了廿多分鐘,結果等的時間還多過搭。 搭飛機去Pokhara,切記要坐右邊,皆因風光無限。這程機對畏高的我實在有點驚,層層梯田,涓涓河溪,條理清晰可見,唔驚就假。反而妻坐了一個好位置,起飛不久便驚覺飛機與喜瑪拉雅同高,謀殺了不少菲林。幾乎忘了形容這架內陸機,當地有三數間航空公司行走Kathmandu及Pokhara兩地,飛Pokhara是搭Cosmic的,飛機只有十六個位,走廊左右各一個位,真的是窄過香港的小巴,幾似一輛小巴插了一對翼。回程搭Yeti的機,大一點,上機還有糖食、有汽水飲,比Cosmic招呼好好多。回程時要坐在左邊,這便可慢慢向喜瑪拉雅道別。 你問我Pokhara有乜玩,老實講,無!無去到甚麼蝙蝠洞等景點,過了一晚夜便上山,回來後又要休息休息,賴在市內(正式的是Lake Side)無所事事,睡一個美美的覺。Pokhara的環境,比Kathmandu好,靜一點,空氣好一點,實在是一個懶的好地方。 Pokhara亦是一個好的「放血」地方,最好的目標是Pashmina,妻當然無放過,在台灣網站中知道了這一間店,感覺良好,老闆相對的老實,結果買了一大袋,送禮自奉,呵呵呵,開心! 如果你不想自己動手洗衣服,當然可以找人代勞。我們找了一間,每Kg要Rs120,隔天取回,但回到Kathmandu才知道是Rs50便有交易,這還是三小時可取回,真的嘔血!Pokhara上網都好昂貴,每分鐘Rs2,但Kathmandu則是每小時Rs15,相差四倍。 在Lake Side祭五臟,有好多選擇,如果是食早餐,推薦一間Mike Restaurant,它位於湖畔(上圖),風光甚美,而其Set Breakfast亦甚有份量,味道亦佳。切記湖畔食早餐,多帶一件外套,三月尾的早晨春寒料峭。

Annapurna Trekking: Tips

衣:今次行程,由3月24日開始,27日結束,因為Pokhara的氣溫約廿多度,故估計山上不會太凍,只是帶了一件Fleece。但途中見不少人帶了羽絨、冷帽等,以為自己帶少了,特別是上Poon Hill前,以為今次實變雪條。Poon Hill真的幾凍幾大風,不過相信這只是時間早之故罷了。其實沿途都只是穿一件短袖衫,第二日穿越森林時可能陽光不多,外加一件長袖衫已足夠。反而是太陽猛時萬勿穿背心,我貪涼快穿了背心兩個鐘,結局變了一塊烤焦麵包。另外,用帽好過用頭巾,頭巾雖可吸汗,但容易曬焦塊面,即使扁鼻如我者,一樣不能幸避,鼻子曬得特別黑。 食:山上的食物,你可以有甚麼要求?老實講,味道真的千篇一律,飯多是炒的,麵亦多是炒的,湯麵嗎?味精湯的美極麵。薯仔嗎?可以一試,頭一兩餐還幾好味,但多食幾次便要叫救命。反而早餐幾好味,有一款當地人自製的麵包好有趣,可以一試,名子好似是Tibet Beard。至於飲料方面,茶是最好的選擇,但要特別留意,當地的Tea,可能是指奶茶,他們飲茶好喜歡加奶加糖。如果只是想飲茶,要選Black Tea。薑茶亦是一個不俗的選擇,特別是行到身水身汗,飲一杯熱薑茶,可以取暖驅風,正! 住:在山上住,你又可以有甚麼要求?大部分旅館都以有熱水供應作招徠,但孰真孰假,要試過先知!住了三日以第一日的最完善,房間有廁所,景觀亦是最好的,但衰在熱水不太熱,可能當日陰天,影響太陽能吧!第二日的似難民營,沖涼的熱水過熱。第三晚的雖是公共廁所,但熱水涼真的無得彈。 行:這個四日三夜行程其實有點搵笨,它本來是五日四夜,不過Agent知我只有四日,故此來一個濃縮版。這段路出名易行,只要平常有運動,一定可以應付,途中便見到不少不同國籍的長者,慢慢行必會完成的。另外,多數人(五日四夜)會順時針行,即第一夜會在Tikhedhunga 等,而我今次則是逆時針。若再行一次,我都會選四日三夜逆時針行,一來無必要將行程拖長五日,只要第二日多行幾個鐘,其他日子都會好輕鬆;二來逆時針行時,開步行已可以望到魚尾峰(只要好天氣),不似順時針行,第一日魚尾峰連影都無;三來可以避開行上三千七百級梯級,落好過上嘛! 安全至上:尼泊爾局勢動盪,毛游要錢,只要價錢合理不要拗數,看台灣網站,Rs400一個人已是最低價。從Pokhara到行山起點,會經過兩個檢查站,通常只要見到車內是遊客,兵大哥好少刁難,但當地人是要人車分離,人有人行到檢查站的出口,車有車行,巴士亦不例外。有時甚至市內都有檢查站,氣氛外弛內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