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職場蜚語

打工仔心聲

早前有一個調查,話香港的打工仔離心極大,有七成三是騎牛搵馬,僅得百分之三的人對份工滿意,這個跳槽危機,在經濟好的時候會更為明顯。老闆要留住伙記,培訓、讚賞及升職比加人工更為有效。 做過好幾份工,發覺遇上好老闆,分分鐘比遇上好女朋友更難,這當然要講甚麼為「好」老闆。好,可以有好多種,但不好的,卻好簡單,侮辱伙記、冇料扮有料、玩針對。打工仔雖然是為財,但一啖烏氣卻不是隨便可以嚥下。 忽然想起《三國演義》,內裏權謀之道,多不勝舉,其中以第四十二回中,劉備擲阿斗,收買趙子龍最為深刻。 玄德接過,擲之於地曰:「為汝這孺子,幾損我一員大將!」趙雲忙向地下抱起阿斗,泣拜曰:「雲雖肝腦塗地,不能報也!」 後人有詩曰:「曹操軍中飛虎出,趙雲懷內小龍眠。無由撫慰忠臣意,故把親兒擲馬前。」 整段文最有趣的是一個「故」,究竟是故意揼仔,或是故此揼仔,你自己想想吧! 再想起《銀河英雄傳說》中一節,話說楊威利要帶半隊艦隊攻打伊謝爾倫要塞,他召見「薔薇騎士」隊長時有以下一段對白: 「如果我正如傳聞一樣成為第七個背叛者,這一切就化為烏有了。這樣一來你打算怎麼辦?」 「很麻煩。」 看到楊那認真的表情,先寇布忍不住輕輕笑了起來。 「是會很麻煩吧!但是就光是覺得為難嗎?該想些什麼應付的方法吧?」 「的確是曾經想過。」 …… 「那裏。那麼是要完全信任我了。」 「其實是沒什麼自信的。」楊很率直的回答。「如果不信任你,這個計畫就無法成立。所以我相信你,這是個大前提。」 「原來如此。」 楊威利這類老闆,甚有老子無為而治的作風,加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對伙記的信任加上鼓勵,將伙記的潛能發揮得淋漓盡致,甚得我心。 但現實中究竟有無這類老闆呢?無楊威利,都揀個劉備嘛!唉!點解會身處侏儸紀公園,苦!

新聞報道

黑龍江洪水湧入學校(圖,新華社),造成嚴重傷亡,看到新聞報道,好感慨! 痛失子女的村民向香港記者哭訴,當地的傳媒報道失實,特別針對中央電視台,其中有個村民說,希望傳媒確確實實、真真實實這裏的情況,否則他們又怎能真真實實的信任共產黨呢?喪子之痛令人說出真話,一個政權連真話都不說,又怎能令人信任。 翻查央視的新聞聯播,昨日(六月十三日)將今次黑龍江慘劇的新聞放在第九條,內裏對苦主的哭訴、死傷的情況,都輕輕帶過。(順便一提,今日的頭條是陳雲誕辰百周年,胡錦濤有重要講話。誰是陳雲?自己找找吧!)而前日(六月十二日)的新聞聯播,則將此新聞放在第三條,內裏當然沒有隻字提到天災背後的人禍,而這個人禍更是苦主們眾矢之的。 再追看其他內地新聞網站,以新華網為例,都有幾篇(1,2,3,4,5)報道,但正如央視一樣,對人禍一事一概闕如。 苦主為了不實報道氣上心頭,衝擊派出所已是在所難免,還跪在往火葬場的路上,高舉「還我真相」、「還我孩子」的橫額。跪地爭權益,屢見神州上訪事件中,心裏真的有點不舒服,為甚麼到了這個時代,還有人為了自己應有的權利去下跪,這背後的尊卑思想實在落伍了。這些村民口中多次自稱老百姓,唉!主觀認為,相對老百姓的,就是父母官,尊卑高下帶有奴隸性,差! 另有一件趣事,無綫第一日有派記者到寧安實地採訪,但無以為繼,最近兩日都用央視的片;反之有線記者遲了一日到達,卻留了多日,終於得到上述苦主哭問共產黨可不可信的片段。無記慳錢乎?抑或另有內情?

全港獨錯

看不清 報紙都好信?話說昨日有個大集團獨家頭條,趙紫陽病逝。今日外交部澄清,趙雖入院,但情況還算穩定,有關他逝世的報道都是不實的。簡單的講,有報紙全港獨錯。香港教改最近沸沸騰騰,其中一個重點是通識科,唔知這科有冇教人睇新聞?白紙黑字不等於是非分明,同一件事,在不同媒體會成為兩件迥異的事件;在A報的英雄,到了B報變了狗熊。孰對孰錯?無對亦無錯!是非黑白不見了,剩下的只是無垠的灰。灰還不是最壞的事,習非成是才最恐怖。不理三七廿一,自己先大筆一刪,改一個老闆喜歡的版本,日子久了,成為習慣,新聞就是這樣變了味。轉轉話題,CBS早前因錯誤報道布殊當兵的記錄,引起軒然大波,最終名牌主播黯然退休,昨日CBS進一步懲處。時興問責,全港獨錯的又會點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