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職場蜚語

打炮.冇狗用

昨日看到《蘋果日報》頭條時,立即忍俊不禁,第一個感覺是:「咁都得?幾時會把x都用在題內呢?」 「冇狗用」是一個事實,但亦好相信是一個粗口,這與「杏加橙」同出一轍。現今的媒體立場鮮明,即使是看剪報看不到報頭,都應該不會估錯是出自哪份報紙。我覺得這不好,但死黨L卻認為幾好,他以朝早的免費報紙為例,他指其中一份標榜自己不偏不倚(L有講是哪一份,但我忘了,自己又無睇,所以講唔出)的報紙,淡而無味,反而另一份卻立場鮮明,姑勿論贊不贊同,至少有一種意見可供參考。L以一個普通讀者講出其意見,有趣!想不到媒體有立場竟不是壞事。 講番條「冇狗用」的題,它還不算高手,因為它只是玩諧音,我講另一條更勁的題,保證拍案叫絕。話說瑪嘉烈公主於1966年訪港,落機後從九龍過香港島,當時還未有海隧,即使有隧道都會依慣例在尖沙嘴坐船過海,港府亦在尖沙嘴鳴放11響禮炮。第二日有一份報紙(不知是《明報》,還是《成報》)的題如下: 「打炮十一響 送皇妹過海」 嘿嘿!不明這條題精采之趣,看看我這篇文章的題就知道嘛! 以下的是據聞,未經證實。起題的編輯被當局請去飲茶,好彩飲完杯茶就無下文。起題起到有茶飲,都算威盡。以下的不是據聞,肯定是事實,那個才高八斗的編輯之後做了老總,化名寫副刊專欄,就是「公關小姐珠珠」是也,專欄內的大編輯其實就是夫子自道。 題外話: 查台灣國語辭典條訂本,他們對「打炮」的解釋,是如此有趣。究竟還有甚麼研議? 另,這個網站有一些珍貴圖片,值得一看。遺憾的是看不到老總的題。

半斤點會有八両

放工坐車聽收音機傳來言首舊歌,感觸良多。 今日忙得人仰馬翻,已經忘了病了的人,只是全場最少工作的人卻長嗟短嘆,好似好多工作好忙,這才是最刺耳的。 從來認命,知道「就算有福都冇你享」,但給少少甜頭可以嗎? 《半斤八両》是1976年的作品,33年後再聽同樣有共鳴,是這首歌超時代,又抑或是打工仔在甚麼時間都是如此苦?

伊朗點解上唔到Facebook

在伊朗,從電腦到電腦遊戲及互聯網,都是意料之外的先進豐富,曾於德黑蘭逛過一個電腦商場,完全無失禮,硬件跟得上香港。至於上互聯網,並不太難,不少酒店都可以上網,街頭亦有不少網吧,亦曾在某個景點的紀念品店,見到店員上網謀殺時間,甚至連總統都有自己的網誌,反映這個大趨勢,是難以抗拒的。想起《我在伊朗長大》中講到衛星電視起初打入伊朗,對當地的衝擊,與當前互聯網的普及,影響不相伯仲。對資訊的掌握、國際的觀點,再非完全由單一機器所能控制,但亦不能太樂觀,國界的樊籬在互聯網上消失了。這條界線可能不是太清晰,但肯定是存在的,至少在Facebook前就有一個鐵閘,閘住在伊朗登入的人。 第一次在阿茲德德的旅館嘗試上Facebook,報告行蹤,怎知登入失敗,以為只是這個旅館電腦有問題,後來回到德黑蘭再一試,發覺原來是通盤封殺,毋關地點城市。實在不明白點解要封殺Facebook,究竟Facebook有甚麼東西過不了關,難道交友,特別是異性間的朋友是不被容許?真後悔當時疏忽,忘了試試能否在伊朗上鹹網(至少是中文的),看看當局的封殺網是不萬無一失。 伊朗當局的媒體的控制,一點都不兒戲,上面講的互聯網是一例,至於主流的電子及文字傳媒更不在話下。若果想知道女士包頭何謂正宗,請收看當地電視的新聞報道。從女主播到天氣女郎,其瀏海是密密實實的包在頭巾之下,身體除臉孔及手掌外,全都被包實,這就是正宗女性的服飾吧。當然這只是正宗的服飾要求,在伊朗的電影中卻非主流。搭長途巴時看了幾齣伊朗電影,戲中的女角的服飾,除了多了一條頭巾外,與其他地方沒啥分別,而且頭巾的要求亦非如新聞女主播般嚴緊,旅途中所見的女孩子,亦多是輕輕鬆鬆的披在頭上。除了服飾規條非如外人所想般緊外,男女之間交往互動亦似甚頻密,手拖手的偶有所見。題外話:伊朗電影原來幾有趣,並非全部嚴肅沉重之作,至少看到其中一齣是講一個花心男偷腥無好下場,可惜忘了叫甚麼名,否則可以極力推薦。 伊朗的電視,乏善足陳,一來無英文,唔知講乜,二來類型少,來來去去都是座談會的節目,救命!不過都有些意外,至少有英國波直播,我就睇過兩場,包括一場利記敗於熱刺腳下的盃賽。相對電視節目,文字傳媒似是多姿多采了,在報攤的報紙雜誌選擇甚多,絕大部分都是波斯文,頭條多是當地新聞,但奧巴馬當選美國總統仍可登上A1頭條。除了這些嚴肅報紙外,一些體育報亦佔大宗,那段時間多以伊朗國足的消息最熱,全彩印刷,編排雖有點老套,亦毋損其可觀性。至於雜誌,種類更多不勝數,五花八門,五顏六色,僅看封面已是一大樂事,純以封面推測,大部分是綜合性雜誌,即是八卦雜誌,另有些以小朋友為封面,不知是否兒童雜誌,而體育雜誌亦佔一定份量,其中一份更以成龍、李少龍為封面,殺死人呀! 伊朗有幾份英文報紙,雖然話過放假不看新聞報紙,但實在太好奇,終於買了一份十一月十二日的Iran Daily,每份RL2000共12頁,當日的頭條是奧巴馬當選後首次舉行的記者會,大題是「Obama Foreign Policy LITTLE SEA CHANGE」,主相則是美國股市,乃射入內版經濟新聞,而A1另外三單新聞分別是馬來西亞的安馬、以色列及糧食援助加沙地區,涵蓋面不過不失,至於封底則是文化新聞,如藝術展、書展開幕及伊朗電影。曾看過幾日後另一份英文報紙,發覺其新聞多是外國幾大主要新聞社,如美聯社、法新社和路透社,亦採用不少BBC的稿。所以,雖然說伊朗反美反西方,但這並不代表完全封殺西方資訊,當然這亦非全盤接受西方的論點。 除了西方的新聞外,外國的娛樂亦逐漸打入伊朗,電視電腦遊戲便是一例。Xbox360及PS3都有得買,配件補品如手掣、靚機殼等等都甚齊,有次坐地鐵時見到一個青年打PSP,好似玩GTR,那時真的想上前問他借來玩玩。在德黑蘭,有店舖專門賣電子遊戲,款式甚齊,PC、PS或Xbox都有,曾經問一位店員有冇Winning Eleven試玩。除了正版遊戲外,伊朗的老翻生意亦不細,左邊兩隻PES及FIFA,令我眼前一亮,想不到伊朗會見到這兩個「好朋友」,遺憾是無人可對打,唔知現在用Xbox360玩FIFA,會否有伊朗波友呢?

最近極之懶散,皆因玩物喪志!甚麼玩物,請看樓下二樓。但今日忽然有一種不吐不快的感覺,故丟下Game Pad,打下這些胡言亂語。 我尊重一個人,與一個人交往,不是在於這個人的身份、職位,而不與一個人交往,可能只是道不同、話不投機而已,當然亦可能是那個人剋我憎。剋人憎的原因眾多,歸納之,一是囂張、二是虛偽。 與人相交,笑裏藏刀,面前嘻嘻哈哈,背後放箭亂篤,此等行徑,實在不敢恭維。這些行為,在職場中屢見不鮮,人望高處,常情也,但即使用這些劣招爬上高位又如何,如果是在一個狹窄的行業,我更重視的是自己的名聲。當然「曹操都有知心友」,但更相信眾口一詞,如果劣評一而再,再而三出現,我會自作檢討,究竟是我做了甚麼,還是因為是我犯眾憎呢!若是患了妄想逼害症的人,這個自我檢討便會有所偏差了。曾經對一個小朋友講,一份工是短暫的,但公義卻是永恒,切勿為了一份工迷失了自己,將是非黑白淆混,幸好這個小朋友甚清醒,值得高興。 抓緊的拳頭,焉能握手交友!

NGO領導策略與管理

揀這本書睇,皆因就手。書是妻在七月書展買的,放在衣櫃中(書櫃狹小,唯有四處張羅安身之所),看完手上的書,在屋內找來這本書消磨時間,竟又有些得益。 一切得益從日前工作的遭遇說起。話說有晚預備出菲林,怎知大老闆叫停,認為這個故比頭版的有趣,於是一個乾坤大挪移,小薯仔的工作自然由頭做過。第二日開會,大老闆重提此事,並大談主動參與的重要,而這正是《NGO領導策略與管理:理論與操作》其中一個談論的主題。 此書研究的NGO是以南亞為基地,包括印度的BAIF、Sadguru、AKRSP及Sungi,孟加拉的BRAC及PROSHIKA和巴基斯坦的AKRSP、IUCN及SRSC。老實講,以前真不知道這些NGO,更不知道BRAC是全球規模最大的NGO,此書簡略介紹各組織的出現、成長及茁壯的背景及成功的原因。其中,又集中討論一個魅力型領袖對組織的影響,及組織架構、決策模式的對應。 書中如此描繪領袖才能: 第一,要有影響下屬或追隨者的能力,並要清楚了解此權力關係中的變化和敏感處;第二,要有能鼓動職員和志願者,以及建立團隊的能力和聲譽的能力;第三,要具策略性的思考能力,並能把遠景清晰地表述,使之可行和可達。簡言之,領導才能就是個人影響團隊隊員,去達到團隊組織目標的過程。 早過了菜鳥階段,遇到各類型老闆,心悅誠服的不多,有決策有承擔、實事求事的更少,現今的已是一個好老闆,但談到主動參與,就真的不太認同。主動參與要有好多條件配合,如非權威、公平及資訊公開等,以目前的環境看,似乎並不可行。而一間公司的架構亦是一個好重要的因素,大公司自然規矩多,而小公司好似較有彈性,孰好孰壞,這並非一個非黑即白的絕對答案,兩個極端都不妥當,前者會流於官僚,而後者則會不成大器。 書中是如此總結: 對NGO而言,最重要的問題並不是他們有沒有一個扁平的組織架構,而是他們有沒有可以鼓勵團隊合作、學習和權力分散的制度和過程。參與並不是參與本身,而是要運用參與的過程去發送信息和知識,對機構的目標和遠景建立共識。 在一個非NGO組織中,書中的理論並非完全適用,但在一定程度上還是會有些得益及啟發吧!

地震三危

休假三天,下午忽有來電,有人來八卦公司是否大地震,某某高層是否被炒。這一刻想起《淮南子》一段話: 「天下有三危:少德而多寵,一危也;才下而位高,二危也;身無大功而受厚祿,三危也。」(卷十八) 某某值不值得炒,觀點角度。以上三危,同仁互勉之。

大佬,唔該睇鐘呀!

昨早起身開電視,赫然發現「有線」黐咗,所有台都收不到,於是打1832832叫救命,打了十多分鐘才駁通,然後再聽了四、五首歌仔才有人接聽,前後共花了廿多分鐘。嘿嘿!毋須半個小時已算萬幸,外父早前亦遇上同一問題,僅是要打通這個熱線電話就用了一晚。 *     *     *     * 休假兩日,回到公司,面對的是日益低落的工作效率。理論上是要十一時半完成的工作,但到十一時五十分還未齊料,其他同事急如鍋上螞蟻,但乾著急又如何?兩大部組合併,效率竟比以前的差,有人會說這有待磨合嘛,但在上的有做過甚麼工夫?狂噴口水、亂點江山就能做領袖嗎?其他部組追攞料時,就答「人心不足蛇吞象」,將合理要求講成不合理,這樣的工作環境,真的是叻人才可以上位! *     *     *     * 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無人能有例外,如何分配因人而異。從來堅信,只要分配得宜,便不會出現「無時間」的藉口。守時是一種美德,亦是一個基本的做人態度,無辜辜花了廿多分鐘在接通有線電話熱線上,抑或是每晚在等齊料等到已經不多的青春點點滴滴的流逝,同樣是一種罪惡。如果有人認為這種浪費並沒有甚麼大不了,麻煩你早一點去睇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