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食色性也

樂融雅敘

樂融雅敘是一間餐廳名,餐廳的地點就在歌和老街壁球及兵兵球中心內,它的特色是內裏的待應多是弱能弱智人士。 這個由循道衛理楊震社會服務處承辦的餐廳,據聞已做了多年,以前曾看過相關的新聞,但並不上心,且又未到此中心打波,故全無認知感覺。一試之後,發覺自此在九龍塘逛時,並不一定要在又一城中找地方打躉,至少現在多一個選擇。 首先形容樂融雅敘的環境,它樓底好高,大約有兩三層樓高,全是一塊塊茶色弧形大玻璃,既擋午後過於奪目的陽光,又盡收筆架獅山於眼簾內。播的音樂全是MusicBox式的流行曲,不算太吵耳。雖說這些待應是弱能弱智人士,但做事有板有眼,極有禮貌,人客坐下,送上茶水,全是用盤盛上,不會有一般茶餐廳飲手指水之虞。 餐廳最重要的,始終是食物。試過紅豆冰,半杯紅豆半杯花奶,沒有加上糖水,花奶又不甜,全靠紅豆煮時加了糖,甜甜地而口感軟硬適中。據另一食客親嘗一客奄列,她話好大份,夠飽肚,唯一要改善是蛋煮得熟了一點。另一個好有興趣一試的是公司麵,大大碗麵中有兩條腸,一大份五香肉丁,兩三片紅腸,加上兩條菜,份量好勁,一定夠飽。至於小朋友可以試試兒童餐,例牌的腸仔麵包,另有一杯橙汁或豆漿。 平日打完波搵位當然無難度,但原來周末下午時份都會Full House的。如果不是烈日當空,逛過公園上去飲杯茶食個麵發呆消磨時間都幾好。

荷里活搵食

這個荷里活,是指中上環的荷里活道。 昨日雖然要開夜,但仍與妻到中環逛一逛,只因兩個字--為食!妻話有個大排檔因持牌人去世而需要搬竇,而這個大排檔就在我倆常幫襯的糖水檔前面,於是少睡三個鐘,入城去也! 在中環地鐵站行了近十五分鐘,到了這檔民園麵家,嘩!人山人海,四張小方桌不但滿坐,後面還有多群人等位。終於等到有位了,老實講,真的不知有甚麼好口野,看了隔籬木台,叫了一碟豉油王雲吞撈麵,即管一試。這檔的麵是自己打的(很久之前在隔籬檔食糖水時已經見到),好彈口有口趙頭,最精采的就是這個豉油汁,撈得好均勻,又不會太鹹,我估撈牛腩會比雲吞更襯,不過唔知仲有冇機會試喇! 食完麵便到隔籬的玉葉甜品食糖水,香草綠豆沙,唔太甜又起沙,不俗!食得飽飽地,向中環方向散步,見到一個奇景。 泰昌餅家門口的人龍竟然排到轉彎,犀利!肥彭推介前已經好熱鬧;,而家結業(正確一點應是搬舖)前更是誇張,不但要排隊,還要限制每人最多買蛋撻及沙翁各半打,各須二十一大元。雖然都好想食,但實在望「龍」興嘆,惟有說聲Bye-bye了。 人其實不太懂得珍惜,當你就快失去才珍而重之,這是否遲了一點嗎?又或者這是羊群心態,人食我食呢?天曉得。

長洲三日遊之跋

長洲三日,只見人山人海,加上天氣酷熱,衫從未乾過,這還未算最辛苦,苦在無餐好食。傳統打醮的日子要食齋,但食肆煮的齋實在太千篇一「味」;食早餐時店東又顧此失彼,人太多之故吧!這個現象其實在全島出現,始終人潮湧現,都幾難消化。 但這並不代表島上無好口野食,據長洲原居民推薦,在碼頭向右行,過了街市大樓,有一間茶餐廳叫福記,幫襯之時,因飄色後不久,人潮還未散,叫了一份油占多,怎知來了一份油占包,唉!惟有記存在案,下次有機會再試。原居民另一個推薦是舊長洲戲院旁的冰室,嘩!而家仲叫冰室真甚有古意,食了一個晏早餐,正!通粉不是用快熟的,妻話甚有咬感,飲料還用厚身玻璃杯,水準亦似樣。真的懷疑,麥太見黎根的地方,就是這間冰室。 如果你錯過了上周的飄色,今個星期日(廿二日)還有一個小型的巡行,主辦機構是一個宗教團體,下午四時半起有聖母像巡遊,期間還有三個天使飄色,分別是代表中國、香港(小圖)及長洲,地點是沿島街道及海傍,有興趣可以一看。 除了飄色搶包山外,還有一個意外收穫。 在看完飄色巡遊後,又未夠鐘睇搶包山,於是到張保仔洞逛一逛。張保仔洞當然沒啥特別,反而是它附近一個叫五行石的地方,望出去是無垠的大海,正!下次有機會再行一行寧靜的長洲。

星巴克加價了

Starbucks… …加… …價… …了。自從搬了入大埔後,已經不能時常飲咖啡了,亦因此改了習慣,每逢放假,都會和老婆落沙田歎(非「嘆」,口字邊的嘆較負面,如嘆氣、嗟嘆;而「歎」,欠字旁的較正面,如歎茶、歎世界)咖啡,食個餅,悠閒半個鐘。上一次這個悠閒已是兩周前,今午再去歎咖啡時,赫然發現價格變了,餅類價錢無變,但所有咖啡卻加了兩蚊,如圖中的Tall Size焦糖咖啡,以前僅廿七大元,今日卻已要廿九蚊。所有咖啡加了兩蚊,最貴的Grande Size朱古力咖啡要卅五元,唉!悠閒有價!其實不只是Starbucks,麥記都靜雞雞加了兩三次,不過我好少去幫襯所以不覺肉痛,但星巴克就痛入肉了。樂觀睇,經濟好了,但悲觀睇,我未加人工呀!

台北雜感之滿天星… …巴克

在台北三日,看得最多的商號,非Starbucks(星巴克)莫屬。曾經講過,自己已中了Starbucks的毒,幾乎每日都要一杯(當然不及阿和啦),但難得放假,想暫時告別咖啡,係呀!咖啡幾與上班劃上等號,特別是追更那天,無啡不行。當然,飲咖啡都可以好閒。台北的Starbucks,手勢如何無去試,但價錢就與香港一樣,反而曼谷的較廉宜,平均平香港三蚊左右。最感興趣的還是舖頭的外觀,台北的絕對性贏出,好似上面三間都好鬼靚,左面的是淡水捷運站旁,右上的則在西門町,而右下的則在淡水河畔。唉!香港的Starbucks有多一點梳化已是萬幸,怎敢奢求有那麼靚的舖頭。在那麼靚的環境中,即使是獨個兒百無聊賴,呷一口咖啡,呆看窗內窗外的風景也是一件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