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食色性也

飲茶

去西藏前,已見薯伯伯極力推薦倉姑寺的甜茶,我當然乖乖的去試,但在「拾下拾下」的狀態下,叫了酥油茶,飲完離開時方發現點錯了。反而在雪域餐廳意外地飲到甜茶,發現味道極似在印度及尼泊爾飲的Masala Tea,再看英文餐牌,真的無搞錯。 第一次飲Masala Tea是在尼泊爾,但覺得最好味的卻是在印度Jodhpur。在印度飲Masala Tea好似香港飲絲襪奶茶一樣,每檔味道各有不同,除了茶葉之外,Masala亦好重要,Masala類似一種混合香料,每間香料舖的配方都迥異,當中以的M.V. Spices最啱口味。去完西藏,回家上網再入貨,自己煲箇夠本。茶葉及香料本身不是太貴,一包250g只是6美元,6包茶3包香料54美元,但郵費卻要42美元,肉赤!月初二號付錢,昨日便到郵局收包裹,估不到是空郵,總算郵費都抵。呵呵呵,今日放假可以飲茶。 在雪域餐廳飲的Masala Tea,覺得茶味淡了些,奶卻多了一點,這只是個人偏好而己,所以自己煲就最好,可以自己調校。茶葉對Masala應該是二對一,而水對奶則是一對一,糖則因人而異,若是Masala勁的話,建議甜一點配Masala的辣(Masala內是有薑的成份)。我偏好茶味濃、奶味淡,所以水對奶變成二對一,而且茶要煮久一點,讓茶味濃一點,Masala亦不要太吝嗇,多一點、辣一點更好味。 飲Masala Tea時,想起的不是西藏,亦不是印度的Blue City,而是崇山峻嶺的尼泊爾,準確一點是Poon Hill,真想無所事事的望著Annapurna,歎茶發呆。

福榮街「家姐」

上圖就是福榮街「家姐」。 早前AL介紹,方知道在深水埗黃金後面的福榮街那麼有趣,加上《蘋果》的真假長毛的推薦,再加上要到元洲街買草缸光管,於是去認真逛一逛。而「家姐」便是其中一個舖頭的貓。 話說我入到那個舖頭時,「家姐」正忙於舐毛清潔,我不過是伸手摸一摸,怎知「家姐」老實不客氣,放下身段,順勢瞓低兼反肚。這剎那第一個感覺是「我哋唔係好熟喎」,但有貓送上大肚腩俾我抽水,當然不客氣。「家姐」也似是被摸慣,竟然將左手搭在我手上,慌死我摸摸下走鬼咗去,還會在適當時轉下位,似叫我轉下摸的位置。四圍的顧客嘩嘩聲,講「家姐」咪起隻眼鬼咁舒服,嘿嘿!我覺得好似讚緊我手勢好。 福榮街上除了有貓摸外,還有嘢食有嘢睇有嘢買。講到食,跟着上面《蘋果》的介紹去試都無乜錯。維記的豬膶麵真的好多人食,人多自然貨如輪轉,這代表豬膶好新鮮,而新鮮自然好食。好多人叫豬膶牛肉麵,好似好好味喎!至於咖央多及咖啡,可能是個人口味問題,普通合格囉。晚餐在劉森記解決,因為好想試蝦子撈麵,一言以蔽之,正!蝦子的量無搵你笨,我叫了個鵝腸,妻叫了個黑栢業,兩個都好新鮮,連跟撈麵的湯比其他舖頭的鮮甜,最搞嘢的是,腐乳通菜的腐乳經過加工,內裏加上蝦子,誇張!其實福榮街街頭的食肆都幾好,而且坐得更舒服,特別是黃金高登血拼後,值得一試。 至於福榮街有乜嘢睇乜嘢買,這就是玩具。以前灣仔春園街的玩具舖都好吸引,但近年覺得無咁吸引──值錢上的吸引力,而且只有兩、三間舖,少了一點,特別是拍落福榮街時更顯得稀疏。福榮街的玩具精品舖有做批發,所以全是大堆頭,好似一袋8個約三吋高的畢業熊仔,120蚊;一袋20個一吋高的公仔鎖匙扣,200蚊;一袋3個十二吋高的Mr. Bean熊仔,75蚊;還有大量文具,全是以一打打計,買得愈多愈抵!有一間舖是賣Thomas Train,一盒大大的480蚊,我估在玩具反斗城一定買唔到。只要你有耐性及腳骨力,一定可以搵到有趣的平嘢。 點解唔見旅發局向外國遊客推介這個有趣的地方?政府不停講甚麼地區經濟,以黃金高登為中心,加上福榮街及鴨寮街,深水埗一定可以消磨一日,唯一的缺點是烈日當空,真是蒙古大王打仔。

無可可油的朱古力

當朱古力不再沒有可可油時,它還是否朱古力? 話說美國朱古力製造商聯會向FDA申請,希望可以改一改朱古力製造成份。製造商的如意算盤是減用較貴的可可油,加重較平的植物油份量。他們當然強調成分的轉變對朱古力的味道並無影響,但朱古力愛好不會認同。 朱古力成分的爭論,在美國方興未艾,原來這個問題在歐洲已討論了近廿年,早前才稍為有個定論。姑勿論這個結果是否有點兒戲,總算有過討論,有個結論。雖然一向已經有不同比例濃度的朱古力,但今次改變的可可油的比例,似乎是一個根本的變更,實在應該三思。 一個無了(或只是少了)可可油的朱古力,就有如一個男人沒有了男人的特質,女人沒有了女人的特質,結果只有一個──非男非女。一個城市沒有了,甚至是失去了它的特質,十年驀然回首,赫然發現已是面目全非,那有何喜可賀,有何念可紀? 這不是說一兩個建築物存廢的問題,這些建築物亦不能代表這個城市的特質,一個在馬路中心的碼頭,不要也罷!我不介懷博物館多一個乜乜碼頭模型,介懷的是當權者對弱勢者的態度。這個政府仍是如此隨心所欲、如此大言不慚說發展經濟比保育還重要,這個城市已毋須甚麼邊緣化,便已經淪為一個毫無特色的內地城市。

良心咖啡2

Starbucks與埃塞俄比亞的咖啡糾紛,經過多個月的磋商,繼一個月前的聯合公布後,前日終於達成協議,樂施會對此表示欣慰,但細讀該份協議,好似見唔到埃塞俄比亞的農民有甚麼得著。 整個咖啡糾紛,是源於埃塞俄比亞想註冊它們自己的品牌遭Starbucks反對,據協議的內容,Starbucks不再持反對態度,但Starbucks卻可以用這些品牌做生意: The agreement allows Starbucks to use and promote these designations in markets both where trademarks exist for the coffee designations as well as where they may not, in accordance with agreed terms and conditions. 埃塞俄比亞政府一向認為如果可以掌握有關的咖啡品牌,可以幫到國內農民分享咖啡豐厚的收益,但在這個協議內,對專利稅等卻隻字不提,只是好「行貨」的說到Starbucks在市場推廣、分銷等方面提供協助,希望可刺激銷量,認真曲線救國。埃國雖然贏到註冊,但Starbucks的生意還是照做,這可謂是雙贏協議,但農民有幾多得著,真的天曉得! 有些數字幾有趣,埃國農民每磅咖啡平均售1.1美元,而Starbucks則吹噓它們好有良心,它們在全球購入的咖啡,平均每磅1.42美元(2006年),較同時期的全球平均價高三份之一。嘩!我買的埃塞俄比亞咖啡,未炒的都要55蚊一磅。由此可見,這門生意真的利潤甚高。

咖啡的覺悟

家中咖啡豆用罄,於是在網上找到一間在工廈的咖啡店幫襯,結果感慨良多。 老闆好熱心,介紹了兩款豆,其中一款更是即烤即磨即煮,一言以敝之,正!之後他用兩款不同的咖啡機煮,結果是令人震驚的。同一款豆,同是即磨的,其中一款機煮出的,口味和家中的Mocha壺差不多,但另一款較紮實的煮出來,效果卻有很大很大的分野,首先是Crema,前一款機煮出來的Espresso,那層Crema薄薄的,彷如晨霧的很快消散,而後一款大機的Crema,卻甚為厚密,還可以玩掛杯,誇張!其次是味道,前一款的Espresso不是不好,如果無試過另一款的,還會認為可以接受,要挑剔的只是覺得口感薄一點,似濃的蒸餾咖啡多過Espresso;但試完後一款大機就被擊倒了,原來同一款豆,竟可以嘗到一種焦糖味,這是一種有點燶的糖味,強度是可以三十分鐘後仍齒頰留香。 飲咖啡飲到好感慨,感慨的是如果要追求「真味」,經過今次實驗,原來一部好的Espresso Machine是好重要的,而家中用Mocha壺只算用來頂癮了。買部新機嗎?這種購物的慾望,好似有點無止境的,而且一部好的Espresso Machine動輒七、八千元,如果以每日飲兩杯Espresso(Pacific Coffee及Starbucks現在每杯16大元)計,差不多要一年才算回本,這還未計算豆錢,化算嗎? 若將咖啡豆當作是人,如何提煉這層靚靚的Crema及焦糖味,一個外在的環境(器具)是好重要,欠缺這個環境(器具)空有好豆亦莫奈何。老闆只是怪責員工,又怎能令員工盡情發揮所長。這並不代表我是一個環境論者,如果豆非好豆,用好的器具榨出來的亦只是一股如溝渠水的液體而己。

我饞嘴故我運動

我好為食,好鍾意食,故此身形甚有份量,明知有問題,但不甚了了,直至昨日。 話說ML太座日前到馬交,順道探探我們的舊老頂L,回來告知他細了兩個碼,原來他有「三高」:高血壓、高血糖及高血脂,於是他老婆勒令,每日只准食六匙飯,並且要戒酒。天啊!怎可能呀!六匙飯點會飽肚,暈咗點算好。最要命的是要戒酒,雖然不是太迷杯中物,但呷一啖冰涼啤酒,實是快事一件,若連這件樂事都要戒,怎辦? 故事還未完,昨日食晚飯時,看見坐在身旁的ML,食的竟然是黑醋撈番茄西芹,另加一份火腿芝士黑麥包。救命!這當然是他太座有樣學樣,為老公健康著想下的嚴令。 望著ML無飯的飯盒,再望望自己的肚腩,實在無辦法視而不見了。雖然自己血壓低(真的!我肥但我血壓低),血糖血脂都好似無乜超標,但凡事都應防患未然。我不想只食六匙飯,更不想戒酒,惟有加重目前的運動量。

咖啡的樂趣

一口氣刨完兩本與咖啡有關的書,左邊的《咖啡鑑賞手冊》是在七月書展買的,而右邊的《咖啡的樂趣》卻庋藏高閣多時,書紙更已泛黃,但內容比前者充實。 《咖啡鑑賞手冊》精裝封面,全書粉紙彩印,外觀攞足一百分。至於內容,應該有的它都有,如咖啡的起源,從樹上一粒果實,到你杯中飲料的過程都有,世界各地的產區更附有地圖,讓方向盲的讀者知道自己的杯中物從何處來。書中更介紹各地流行的品牌,這是《咖啡的樂趣》所無的,如意大利流行的品牌是Lavazza,這在City Super可見其芳蹤,至於新不新鮮便是後話;Melitta原來是一隻德國牌子,而不是花旗貨。此書對門外漢而言,是一本不俗的入門書,但流於簡單淺白。 《咖啡的樂趣》何時何處購入已忘了,從篋底重生皆因覺得《咖啡鑑賞手冊》唔多夠喉。此書的小題是「咖啡族的實用指南」,它沒有精美印刷,沒有粉紙,內容卻實實在在。生咖啡如何烘培才會成為佳品,在家裏又怎麼烘培;研磨及儲存是一大學問,書中比較兩大類的磨法(螺旋槳及切磨式)的分別,磨後怎儲存、應否放入雪櫃等都有很多忠告。書中最精采實用的,是如何泡製一杯可口的Espresso。另,書末有伴咖啡糕點的食譜,甚有趣。 點解要刨兩本咖啡指南?全是自己愛飲咖啡,早前忍不住買了一隻摩卡壺,於是開始研究怎弄出一杯可入口的Espresso,初時對那層薄薄乳白色的Crema不知所蹤而感氣餒,但《咖啡的樂趣》如此說: (用摩卡壺)不要太執著於「克麗瑪(Crema)」,如果你哪天真的得到,就將它想作是喜福臨門。 想在家中飲一杯Espresso,摩卡壺只是一個價廉(?)便利的方法,如果迷戀那層Crema,暫時還是要光顧咖啡店了。 煮咖啡的主角始終是咖啡豆,飲完隨壺附送的Melitta,現在飲的是在書展樂施會中買的公平棧埃塞俄比亞的咖啡。之後呢?有冇好介紹,我想試一試非大型連鎖咖啡店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