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瑯嬛光影

浦澤直樹

無意地,見到浦澤直樹的《Pluto》,慕名一看,愛不釋卷。 看浦澤直樹的漫畫,應由《柔之道》開始,但印象不是太深刻。到《Monster》就覺得好正,掌控一個如此複雜的故事,卻可以如此有條不紊,人物性格、畫面分場都好立體,僅陰沉震慄的氣氛已值如票價。這個陰沉的氣氛在《20世紀少年》中發揮得更淋漓盡緻,唯一的遺憾是每次睇新的一期都要先翻看上一期,因為每期相隔實在太久。 其實看漫畫的日子很長,絕大多數都是看日本的,外國的味道不同,需要多點時間消化,而香港的嘛,恨其煉鐵不成鋼,首先種類實在太少了,來來去去的都是打打殺殺的,擺脫不了這個桎梏;其次,人物設定及畫面分場實在無乜新意,甚至有抄襲成份,那個時期那一齣電影、那一個明星紅,就會一窩蜂出現類似的畫面,悶蛋! 出現這個情況,究竟是香港無人識欣賞,養不起這類書,又抑或是那些口口聲聲說翻版搗亂市場,但又畫不出多類型漫畫的人有問題呢?

一國兩制

蘇軾話,三日不讀書,便覺面目可憎,唔怪之得近來覺得自己好樣衰,於是上榆林逛一逛,看到這本書。 看黃仁宇的書,應從《萬曆十五年》開始。忘了是那一年港台搞的十本好書,其中一本就是《萬》,拈來一看便著迷了,迷的是那一種看歷史的方法。 從初中開始便愛上歷史,其實一切由看戰爭片談起,看電影自然有很多疑問,睇書求證,愈看愈迷。但有一些疑問始終未解,特別是中國近代史,點解一個大帝國會由盛至衰(仲係好衰那一款)。黃仁宇的書令人從另一個嶄新的高度看這一段歷史。 《萬》之後陸陸續續看了其他黃仁宇的書,今次這本《大歷史不會萎縮》有一些特別,它似一本雜錦,有回應、有反駁、有演講、有訪談。其中一個章節「一國兩制在歷史上的例證」最感興趣。 在「一」中,他舉出四個中外例子,說明一國兩制自古已有,並不是某人的創舉,亦不是對岸某些政棍口中般不濟,內容自己看吧!不過,文中最有啟發性的,是一國兩制的終點。以前以為兩制是重要的底線及目標,故有「井水不犯河水」之論,但其實這兩制是否不可動移、質疑嗎?要行兩制,其實是逼不得已,可能是政見之分,可能是法制之分,可能經濟發展之分,亦可能是政制之分,但最重要是有誠意的磨合,而不是別有用心的爭拗,那麼用上十年、廿年也無所謂,橫豎中國的變革也不急在這一時三刻。 一部電腦走兩個OS是否通暢嗎?一個國家行兩個制度,會否付上代價呢?其實一制也無所謂,但不要倒退,幾時聽過有人棄Window XP而用Win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