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阿哥阿妹

為食貓

妻學整了一個朱古力蛋糕,我當然先食為快,食前又要拍照作記錄,怎知阿妹搶前一步──想偷食,於是拍下這張罪證。 書講貓食朱古力會中毒,嚇得妻哇哇叫,為食貓當然只可遠嗅無份食。其實阿哥阿妹的為食程度,甚是嚇人,梳化的布套已食得七零八落,廁所抹地布已換了兩、三塊。我們懷疑阿妹咁瘦,原因是滿肚布碎,令人擔心。

阿哥阿妹一歲生日

昨日是迎月,亦是阿哥阿妹生日。我點知是他們的生日,他們是在簷篷拾回來的,真的無一個真確日子,惟有以第一張針紙上的生日為準。曾經問同事L,他是以抱他隻狗回家那一日為生日,妻聽罷想了一會,也認為有道理,既然人都有新曆舊曆,貓都可以有兩個生日吖,所以9.21是生日,11.7也是生日。 阿哥阿妹生日,都無乜特別慶祝,忘記開罐頭賀一賀,只是買了一個人食朱古力蛋糕,美其名是賀他們生日,其實是自己食。觀乎兩位貓大人的反應,好似唔係好欣賞個蛋糕,可能他們知道唔食得。明天補番個罐頭吧!

屎坑大帝~~續集

貓曆元年,屎坑大帝攜同御妹,紆尊降貴入住貓奴蝸居。 元年八月,邊城進入暑熱時份,貓大人開始識歎冷氣,反肚瞓更是常態。 普天之下,莫非貓土,率土之濱,莫非貓奴。貓奴大脾,固然是床,貓奴肚腩,更是好枕。蝸居寸土,貓毛為記,領域之內,任貓闖蕩。私有屎坑,據為己有;擴而佔之,首選面盆。夏日炎炎,清涼透身。貓奴洗手?奴才自理。 擱筆之前,多送一相,正襟阿哥,甚有貴氣。若戒多嘴,益顯可愛。

屎坑大帝

自從天氣轉熱後,阿哥便開始這個霸屎坑的習慣。理論上,貓瞓的地方應該是最舒服的,但左睇右睇,屎坑有乜舒服? 馬桶被貓大人據為王座後,每次如廁,都要三催四請,請大人稍移玉步,屢次換來一副臭臉。不但如廁,沐浴刷牙,都要在貓大人監視之下進行。又唔係用佢哋啲嘢,有乜好睇喇? 從此之後,馬桶蓋必須闔上,否則八卦的貓必然抵不住誘惑去攪屎坑水,今日草缸換水時打開馬桶蓋時,阿哥便太八卦而失足跌入屎坑,嘩!好彩當時的水是乾淨的,唔係就多咗一隻屎坑貓了。 唔知係唔係貓有預知天性,好耐無試過下午時間阿哥會出廳瞓,現今我寫他糗事時,他竟睡在我腳上,好似提醒我小心下筆,呵呵呵~!

貓大人新玩具

愛貓的人,肯定知道Maru的大名,其捐紙盒的特技,紅透Youtube,那時邊看邊笑邊疑惑,是否每一隻貓都愛捐紙盒? 近日天氣酷熱,啤酒梳打水消耗極大,有出自然有入,於是紙盒多的是,隨手放兩三個在地,貓大人便多了新玩具,當中又以阿妹最雀躍,阿哥都鍾意玩,但唔能夠好似阿妹般捐入去,惟有望盒興歎。阿妹又怪怪的,一次捐過兩個盒便停下來,是否第三個對她太長呢? 要冧貓大人,不一定要花錢,下次表演我飲酒貓飲啤酒罐外水珠的特技,呵呵呵!

波終人散貓安樂

忙忙碌碌過了一個月,世界盃終於落幕了。今年完全無乜心想講波,皆因工作時間突變,連尾場都要在公司睇,加上天氣太熱了,懶懶懶,只想睇,唔想寫! 夏日炎炎,家中貓大人都是慵慵懶懶,晚上妻開冷氣還好一點,下午他們陪我吹風扇,熱到瞓地磚。唔知係唔係熱出病,阿哥屁股傷了,在屎眼的四點及八點方向流血,起初以為家裏有甚麼尖物弄傷了他,後來醫生話這是肛門腺發炎,醫生擠了一些油,替傷口消毒,再打一針,承惠441元,另有一個星期消炎藥。最初幾日阿哥還乖乖的食藥,後來卻掙扎,唔知是否動物的天性,知道已經好了,加上他屙爛屎(前所未有),見他傷口好得七七八八,於是便停藥。上網找資料,知道以後要定期清潔,即使好似醫生講,有些貓一生都唔會有事,但阿哥就要小心一點。 天氣熱,妻放縱的讓貓大人入房歎冷氣瞓,結果我收工時無貓等門,最多是阿哥坐在房門睨了一眼,回身入房繼續歎冷氣。放假早早上床瞓時,還被妻投訴、貓怒睥,話我瞓了阿妹瞓開個位,嗚嗚!明明張床我瞓,幾時變成咁無地位。

炎炎夏日睇波

進入世界盃後,兼工作時段大變,生活翻天覆地迥異於前,連家中兩隻貓都有點不慣──點解貓奴仲唔使返工,又或者點解日日差不多天光先蒲頭。一言以蔽之,難頂! 下午多咗時間在家,自然見到一些不常見的事,如貓瞓覺是會反肚的。上圖是貨真價實的反肚照,我不過是搬把風扇幫貓大人納涼而已。 貓奴今個月的生活,離不開電視與電腦,順手拈來,拍下了下面這兩張相,阿妹好似冇乜所謂,任我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