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July 2017

Jul 02

小摺瀨戶內跳島東遊記~跋

一頭雀,七隻布,八個人,九天路;爆了一次軚,坐了三次船,搭了三趙火車,寄了四次速遞,成就了今次廣島大阪之旅。 旅程中遇上很多機緣巧合,怎麼精心策劃也比不上無心插柳,以今次為例,蜚聲國際的島波海道真的壯觀美麗,瀨戶內的風光真的很嫵媚,但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卻是事前不知道的事與人,如鮮黃的石槌山、艷紅的岡山、嬌萌的桃太郎神社。可能多年後再談起這趟旅程,對島波海道的記憶,只是一條很靚的單車徑,瀨戶內則是一個波光粼粼的海罷了,反而我會記得吉備津神社半庭黃葉,更忘不了豪邁的喵星人及傻兮兮的蘿莉。 旅行的意義,可能不在於去過甚麼地方,而是在腦海中留下甚麼的記憶。單車旅行留下的印記,不是一張張相片、一條條短片、一篇篇遊記,而是風雨與共的情誼。 雖不是飛鴻踏泥,但他日把酒笑談這段路長人困的經歷,必是趣事。

Jul 01

小摺瀨戶內跳島東遊記~Day 9 灘五鄉 ‧ 甲子園 ‧ 大阪城

單車自助旅行,想變就變是其優點。由於昨日又要摸黑到達,旅程去到最後一天不想再搞到太晚,於是修改行程,不兜上去「朋友」的太陽之塔,看完南南、達也的甲子園後,便直接去大阪城。以為這樣的行程,時間便會很充裕,結果仍要開車燈夜戰。 訂酒店時沒有包早餐,加錢又覺得不是太抵,加上大城市實在太方便,於是在外面解決,酒店對面街角便有一間吉野家,其實我想食松屋,重溫當年旧東海道的感覺,奈何附近找不到。入鄉要隨俗,這間吉野家沒有自助售票機,而是向店員點餐,我們很自然的是食完才結帳,但後來發現當地食客是點餐後立刻結帳,那時才知道我們搞錯了。 退房後第一個景點,當然是去鐵人28,與昨晚比更覺壯大,更是有趣,拍照拍片,玩得不奕樂乎。我們抵達日本前鐵人28剛巧封起翻新髹油,到達前約一周才重開,所以看到鐵人28特別新淨,色彩鮮艷。 離開鐵人28往東走,路,有很多選擇,但大前提是盡量避開大馬路,那時便「偷雞」踩上行人路,其實當地人對單車上行人路習以為常,不會大驚小怪。踩行人路較安全,但犧牲了速度,但慢慢踩終會去到下一站——神戶港塔。 作為地標,神戶港塔其貌不揚,亦不宏偉,但它經歷一場7.3級大地震而不倒,便不能不刮目相看。雖然時間仍算早,但已有不少遊人、參觀學生港塔,可能可以登高遠眺港口風光吧!附近還有震災紀念公園,可以順道參觀。 告別港區,走一段國2行人路,再穿越一個公園,然後兜去高爾夫球練習場背後一條很地道的單車徑。這條路貌似很簡單,片刻踩完,但規劃時反反覆覆,在google map上無街景可看,惟有用google satellite view推敲是否可行,劃這條線的時間比踩的還要長。功夫雖多,但去到現場實際可行很有滿足感,而這種規劃方式在現今科技資訊支援,愈來愈可行,特別是在日本,這國家資訊之多、之透明,只會令規劃者苦惱怎樣篩選,若然懂日文,更是資訊齊全,所以沒有找不到的資料,只有不去找的人。 之後一段路左右有一排相同模樣的大廈,起初以為是災後重建的公共房屋,後來找資料發現搞錯了,唯一無搞錯的是這些樓皆出租。而對我們有影響的,是這段行人路甚寬敞,更劃有單車徑,踩得極輕鬆。然而這段路的盡頭是一個很繁忙的十字路口,忽然湧現很多大型貨車,路亦變窄,這代表已經進入灘區。 走這條靠近海岸的路,因為在規劃時H及C提供了兩個景點,都集中在這個近岸地區,再仔細搜尋才知道這是大名鼎鼎的灘五鄉。自問是酒鬼,近年亦愛飲清酒,但竟然不知道在神戶有如此重要的酒區,真的要打五十大板。昨酒在酒店大堂看到一張宣傳單張,推介區內的3鄉20酒造,可見灘區是一個重要(至少對酒鬼而言)的景點。 踩過一小截繁忙路段,轉入支路,便見到一大排酒廠貨倉,我們第一站是澤之鶴資料館。經過一個精緻日式庭院,看見杉玉掛在簷下,兩層的展館放滿釀酒工具,詳細介紹釀酒過程,酒鬼以前在書上看到的,現今活靈活現於眼前,而且是任影任拍,真的很親民。最要緊的是,這資料館附設的小賣部,竟有專屬的清酒出售,而且是350ml的小支裝,真體貼踩車的人! 從這裏開始,沿途都是與清酒相關的景物,我們目標清晰,直往下一站菊正宗酒造記念館,相對澤之鶴,菊正宗名氣更大,至少有日本皇室加持,如此「皇氣」充足,便稍為離地了。可能之前已看了澤之鶴的,看菊正宗的感覺便不太大,加上無得影相拍片,所以看得很快,反而留在小賣部的時間稍為長一點。其酒產品不甚吸引,但試食用酒糟釀製的奈良漬很惹味,買了一條來伴飯。 試完食開始肚餓,由於修改後的行程不是太長,故此上午各景點可以看得較仔細,離開菊正宗時已是11:30,開始找地方放飯。在一些橫街小巷踩了一會,終需要回到繁忙的國43,但不是踩馬路,而在在行人路上專為單車而設的天橋,毋須落車,亦不似大窩東的波波橋搞得起伏不平,而是舒舒服服、斜度適中的鐵橋,專踩車人可以安全的橫過繁忙的十字路口,落橋之後繼續踩行人路,經過神戶大學後便轉入小路,期間穿過一個橫跨小河澗的公園。 今日比昨日午飯好,沿途比較旺,所以比較易搵到食,約中午12:30看到一排黃葉旁的食肆(在google street view中這排黃葉全落下,光禿禿的樹毫無美感,所以時機很重要,timing不對亦無可奈何),見有停車場,又有人排隊,最重要不是中華料理,當然放飯去也。 飯後的重點只剩下甲子園,途中經過另一個酒造的專賣店亦沒有停下來,有點可惜。踩了十多分鐘,經過兩旁是地道商店的窄街後,便到達被稱為甲子園神社的素盞嗚神社,大隊先去甲子園,我與妻則留在神社。既被封為甲子園神社,除了參賽球隊會在這裏祈福外,神社內的擺設當然全與甲子園有關,如大大的石製棒球、棒球型或壘包型的繪馬、棒球型的御守等。與在因島的自行車神社一樣,買繪馬、御守的辦事處無開,後來見一個貌似住持的男人回來,才打開辦事處的窗,讓我們血拼。 看了不少安達充的漫畫,對甲子園一點不陌生,若然專程來朝聖有點兒那個,但順道經過,當然不會放過。我們沒有打棒球的熱情,但血拼的熱情卻一點都不可以小覷,各人在甲子園的專賣店(嚴格而言,甲子園是阪神虎的主場,所以應是阪神虎的專賣店)各有收穫。起初以為這邊是正門,後來才知在球場另一邊才是售票處及正門入口,由於高架橋太貼近球場,故拍甲子園的招牌真有點難度。 參觀完甲子園,今日的景點便只剩下終點的大阪城。目標清晰,一往直前,初段還可以在橫街前進,並在武庫川旁的小路往北,駁回國2。去到國2,交通立刻繁忙,惟有間中在行人路上踩,幸好這段行人路夠寛,地上亦有劃線分開行人及單車。愈接近大阪市中心,交通愈見繁忙,行人路亦愈來愈多人,所以終需要踩落馬路,去到大阪城已接近下午五時了。 若然是夏天,五時天還很光,還有很多時間去拍照踩車,但在11月下午五時已是日薄嵫崦,所以可以拍照的時間已不多了。J快速的衝上天守一看,我們則在護城河找一個好位置拍一張終點大合照,代表9日廣島大阪瀨戶內之旅完結。 訂的酒店在市南,距大阪城約6km,市內交通實在太繁忙,我們全程在行人路踩,遇上收工時間,人潮多得無話可說,結果踩了近一小時,到酒店時已是1840,天色已黑齊。 在酒店大堂已見到從廣島及松山寄的行李包裹,若然上次旧東海道知道有這個方法,便毋須花錢坐新幹線回東京,可以如今次般在大阪直飛香港。雖是連鎖酒店,今次大阪這間的洗衣機及乾衣機與之前的不同,同是¥200但洗衣乾衣時間大幅縮減,以乾衣為例,之前的是¥200烘乾一小時,今次只有20分鐘,等於慳了40分鐘,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