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 June 10, 2017

Jun 10

小摺瀨戶內跳島東遊記~Day 7 紅葉 ‧ 抬車 ‧ 義士

今日從岡山往相生,不足70km,行程輕鬆,加上景點不多,而昨日經過岡山公園時,對園中紅葉亦意猶未盡,於是改變計劃,首站去公園欣賞陽光下的紅葉,才繼續上路。這就是自助遊的長處,想停便停,想變就變。 從酒店往岡山公園,重走昨晚經過的路,與昨晚情況差不多,一樣是車多,今早更多了不少上班上學的行人,路面情況更是麻煩,幸好脫離大馬路後,交通才較疏落。甫入公園,與昨日傍晚光線較昏暗比較,今日在璀璨陽光照射下,紅葉更見震撼。於是自由活動,各有各影,玩了近一小時才盡興離開。 離開公園,重回原本規劃的路線,第一站是日本三大名園之一岡山後樂園,據稱這庭園四時風景各有特色,其紅葉亦是一大重點,但我們只是踩經大門口,真有點浪費。怱怱告別後樂園,在小路中往東走,途經一些幽靜的社區,早上時間不見人影,只見有住戶在露台曬被褥。之後便是在日本踩車不可錯過的河堤,在河堤上可放心狂奔,兼且大多較開揚,風光不俗。離開河堤後,亦在一些小社區內穿梭,為的是少與車爭路、少吸廢氣。 規劃時為了避開交通繁忙的250號國道及2號國道,特別走83號縣道,路兩旁多是田野,車亦較少,踩得輕鬆。過了吉井川後,再依一條在社區內的小溪(明渠?)踩,在一個交通繁忙的路口,踩過2號國道,轉去靠近山邊的山陽道。 走山陽道,一來是取其車少,二來是可近觀民風,三來是要往備前燒的故鄉。這段山陽道,感覺上與在四國的讚岐街道有點相似,應該以前曾是主要幹道,在現今交通網下成為支路,這反而對騎車者有利,車少踩得輕鬆之餘,更可近看當地人的生活環境,間中還有一些望似頗有歷史的醬油舖、酒造,甚是有趣。 未去這趟旅行之前,根本不知甚麼是備前燒,在選擇路線時,才知道有一個這樣的地方,既然可以經過,當然不會錯過。我們踩經伊部時,艷陽高掛,窯廠和藝廊都未見開門,遙看高高的煙囪,飲水稍息後便繼續上路。其實即使可以參觀窯廠、藝廊,都只是齋看不買,踩車嘛!如何處理易碎的瓷器真是一大難題,在途中看到一些大大的窰瓶放在路邊,T說可以買回去醃蘿匐,我在旁搭訕說,「裝骨更好」,換來一頓白眼。 從山陽道駁回2號國道,車流頓時繁忙起來,這問題不太大,因為要入片上隧道,所以會在行人路上踩。出了隧道,原本要靠左轉入支路,但在隧道前後已見到不少工程人員手持旗幟、告示牌,那時已覺得有點奇怪,去到應左轉的路口時,有一個工友站手着指示我們繼續向前,不能左轉(下面影片2’34″)。問題是這不但偏離原本靠近海岸的路線,而且這段2號國道若繼續向前踩,不但要過第二個隧道,還要上山。既然無法左轉,惟有硬着頭皮向前踩,幸在在不遠處可橫過馬路,有修路工人更幫忙截停來往車輛,讓我們到達對面的西片上駅。 這個車站位處高地,左右兩方均是樓梯,勢成騎虎,惟有抬車落去馬路。妻的車頗輕,托肩上無難度;反而自己的車重如坦克,托得膊頭甚痛。之後沿着靠海的250號縣道往日生,原本是計劃在日生午膳,奈何這時已過12時,烈日當空,飢腸轆轆,忽然見到對面馬路不遠處有一個掛着「海之駅」招牌的商場,當然過去探路,發現是一間大型超市,即刻將車鎖在門外,在超市內的food court祭五臟。 在午膳時發現一個現象,food court除了我們八個外國人特別顯眼外,整個場都沒有年輕人,當地顧客絕大部分是上了年紀的長者。在旅行期間,當地發生多宗涉及長者的交通意外,如在橫濱有長者司機撞死返校途中的學生,這類型的意外頻生,嚴重情度足以令首相召開內閣會議商討對策,甚至出現以拉麵換駕照的建議。這亦反映日本社會老化,但黃金一代的體能又足以令他們繼續工作或遠行。其實,現今長者不一定是老態龍鍾,君不見在吐公單車徑上,踩得又快又狠的,必是一批叔叔伯伯嗎? 食飽飯便繼續上路,下午的目標很簡單,便是赤穗城。午餐的海之駅距赤穗約20Km,大部分路乏善足陳,只是中間有一段較有趣。岡山縣與兵庫縣交界處是一個峠,即是要上上落落,多花一點力氣。 赤穗古城是日本百大名城之一,橫豎經過,順道一看。入赤穗城前經過一個在海邊的工業區,路旁的樹光禿禿的,但貌似是櫻花樹,若然是真,碰上花期,這個無名地方必定很美。去到赤穗城,吸引我們注意的,反而是大石神社。神社前兩列石像,就是赤穗事件中的47名義士。規劃時知道有這47義士的事件,更重要是有些地酒以忠臣藏命名,但不知道在赤穗城外的大石神社有這些石像,於是又是自由活動時間。 這神社與赤穗城似是熱門景點,有旅遊巴載當地遊客到此參觀,神社內亦人頭湧湧。這裏有兩點印象特別深刻:正經的是神社外有兩大塊石碑,分別刻上「忠魂」、「義膽」,可見忠義無分界域,假如神社內有關公亦不稀奇;關公當然無,但神社內的店舖竟出售47隻不同款的Hello Kitty,47隻以赤穗義士為藍本的Hello Kitty,這個不正經的印象更是深刻。 赤穗除了赤穗城外,還本安排了坂越港,但離開大石神社時已近三時半,而往相生的路要上一個山頭,若然再去坂越港會太晚上落山,所以決定不去坂越港。幸好有此決定,我們邊踩邊慶幸可以及早上山。 這段250號國道,估不到交通那麼繁忙,而且頗斜,去到赤穗市與相生市交界,有一個小小的停車位,內一個銅雕塑,似是訴說舊時旅人過這個峠時的情況,真的!原來這段路是赤穗道路,而這個高點叫高取峠。 稍為回氣便開紿約2km的落斜,之後直往相生駅,因為入住的酒店就在火車對面。去到酒店時很興奮,因為今日是首次,亦是唯一一次日光日白到達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