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pr 20

小摺瀨戶內跳島東遊記~Day 2 小京都 ‧ 島波海道夜奔

安藝小京者的小神社。

街內一棵黃得反光的樹,這幢屋竟是放售。

不怕陌生人的貓咪,玩到唔捨得走。

今日目標清晰,是瀨戶內海大名鼎鼎的明星──島波海道。很多人會在尾道出發,一日踩完約80Km的路程,將瀨戶內的明媚風光囫圇吞棗一日看完。我們在竹原出發,將島波海道分兩日踩,慢慢消化這裏的風光與人情。

一夜好眠,瀝瀝雨聲隔着厚厚的窗簾布變得朦朦朧朧。在酒店加錢食早餐,發現地上雖仍濕漉漉,但雨已停了,甚至有一抹陽光穿透烏雲。既然天色還可,H微恙已癒,便繼續行程,踩去尾道。由於昨日入黑才抵埗,所以原本想改變行程,如果下雨便搭火車,即使踩亦會放棄某些景點,但從竹原往尾道約40Km的路上值得瀏覽的風景已闕如,所以朝早在竹原的景點繼續保留。

選擇竹原過夜,除了這裏是廣島至尾道的中間點外,還因為竹原有「安藝小京都」的稱謂。日本古代時期, 廣島縣的西部名為安藝國,而小京都的來源,據維基百科如此說:

小京都是指有著與京都府京都市類似古老風貌的城鎮。從室町時代(十四世紀至十六世紀間),各地的大名大多會將自己居住的城市建設成類似京都的風貌,此詞應運而生。

據悉,日本有一個組織全國京都會議,負責審議批核加盟市町,姑勿論這個組織的認受性,但要獲得小京都的稱謂,便須保留保育有京都特色的古建築,若能將與此相關的歷史與當下的民生融合,這個稱謂才有意義。

安藝小京都的古舊建築集中在竹原町並み保存地区,距酒店不遠,八時許離開酒店,片刻即到,除了一組貌似學生的在拍片外,遊人稀疏,店舖未開。這些古舊建築,有前身是釀造醬油的,有現今仍經營的酒造,酒造門簷下的杉玉顯示仍有酒出品,奈何太早了,無機會淺嘗。

在古樸石板街盡頭,是一座小小的神社,神社後一戶民宅剛巧開門打掃,屋內一頭頸項綁了長繩的肥貓,爬在屋前車上,女主人見我逗貓,竟捉着肥貓任玩,更娓娓介紹屋前神社,雖不懂她的話,但對陌生如我如此有禮,真的記憶猶深。至於肥貓,原來只是這個舊區其中一員,有一個貓眼看安藝小京都網站,值得瀏覽。

入三原市前河堤上的紅葉。

三原市距尾道不遠了。

在舊區消磨了近一小時,便要出發。這段路大部分時間是沿着海岸線,但入三原市管轄區前,有一個山坳位,要花點力氣。入三原市前一排火彤彤的楓樹豎立河堤上,甚是搶眼,當然要拍照兼休息。離開三原市,正常是跟着車路上橋跨越火車軌,我可以避得就避,兜入後街靠着漁港,在橋下穿過,直往工業區。支路終有走完的時間,駁回185號國道,這段路有一點特別深刻,一排舊屋佇立縣道旁,對面的是國道高高的橋墩,雖然並非人人都是雞蛋,但對着這面高牆會否住得舒服?若然是《空間大改造》,又會如何改造?另外,這段可能是接近工業區,亦可能是靠海主要幹道,特別多大型貨車,故此曾經踩上行人路,但行人路日久失修,甚為不平坦,踩得不暢順,還是回馬路小心踩來得快捷,結果約11時許便到達尾道。

尾道的U2,車友必到的景點。

尾道放飯,雖是連鎖式食肆,但水準一點都不馬虎,而且大大碗,飽!

尾道曾經興旺,亦曾經中衰,對車友而言,認識這個山城,就是島波海道,因應這個兩個轆潮流,城市重綻光彩,當中最耀目的,應是ONOMICHI U2。U2集單車舖、單車旅館、精品店、食肆於一身,前身是建於昭和8年(1933)的碼頭貨倉,隨城市中落而荒廢。後來一班有心人圖重振城市昔日光輝,兼令當地人有多一些工作機會,於是以這個舊貨倉為試點,並搭上單車熱潮,建立了U2。U2不是社企,勉強而言只是活化舊建築,它們自負盈虧,所以其精品店、食肆絕不「社企」(這篇文章有更詳細分析,值得一看)。

單車舖是台灣的Giant分店,除了一些島波海道的特色精品,還有單車租賃,車種各適其適,而且甚為新淨,雖然車資不算便宜,但若只是踩島波海道,自備單車便有點勞師動眾,可以在此租車,甚至可以異地還車(好似要另加收費)。出發前已被指定為必逛景點,自然會留久一點,兼放下一點盤川,睇夠買夠影夠又唞夠,便放飯去也。

去到原定的食肆,發覺單車要泊在遠離視線的轉角位置,於是改變主意,往火車站找到一間合意的食肆,正將車泊在對面商場門口,怎知有個狀似工作人員的大叔指手畫腳,不知何故阻止我們停泊。惟有再改,在車站另一邊找到一間連鎖食肆,二話不說,偷雞將車鎖在門外易拉廣告架後與售票機搏鬥一輪後,便排排坐在櫃檯前。套餐有飯有烏冬,兩者都是大大碗,再加上煎餃,大滿足!

有貓有酒,一次滿足兩個願望。

搭街渡過向島,上船後才買票。

飯後自由活動一小時,身為資深飯桶酒鬼的貓奴,來到尾道務必再留一會。尾道除了山多寺多,還有貓多,據介紹有條貓之細路,滿布大大小小的貓公仔,更有一間私人的招財貓美術館隱於其中。奈何單車跟身難上山,留待日後再去尾道時慢慢瀏覽,今次目標只是招財貓酒館。正式而言,這間名為向酒店的小商店,有各種清酒燒酎,甚至洋酒售賣,但當中以招財貓酒最招財,酒是地道的廣島酒,招紙則出自招財美術館繪師的手筆。店外店內皆有巨大醒目的招財貓木繪畫,流連其中,樂而忘返,想買的酒,似是沒完,惟有忍手,只掃兩支,旅程首日,已袋兩樽,實在誇張。

尾道市立美術館於3月18日至5月7日有一個「貓展」,在一個貓城辦貓展,觀眾竟然又是貓,還要是不請自來,真是難為了「實Q」。

買酒後回碼頭會合大隊,便搭街渡過向島,船不大,座位甚少,絕大空間可放很多單車,當日便有很多單車一齊過海,在向島上岸位置,比規劃時更要深入,街渡仿似在城門河般的河道航行了近一分鐘(在Google看到這張,是在船拍攝碼頭的方向,很有趣),上岸便見到靠近行人路的地上髹了一條藍色線,依偱着這條藍線踩,即使沒有事前規劃,亦不會迷途,當然可以不跟藍線踩,但代價自負呀!

這條橋是由向島去岩子島,有一個迷你海中鳥居可以一看。

向島大橋下的行人單車專用路,有排影有排玩。

單車免費通行,德政也。

在向島的藍線,其實就是377號縣道,車不多甚好踩,加上我們要趕路,所以踩得不慢,甚至原本規劃去向島毗鄰的岩子島,看巖島神社鳥居,但昨日已近距離看了宮島的鳥居,岩子島這個迷你版便顯得可以留待他日再去,今日留多些時間去後面的重要景點。

島波海道第一個重要景點,當然是因島大橋,一如之後海道所有橋,由於要遷就較「大眾」的坡度,都會經過一段蜿蜒曲折的單車道,才會到達大橋。因島大橋是島波海道第一條橋,固然印象深刻,最有趣的是單車車道並不在橋上,而是在橋下。來到如此有特色的地方,自然要忙於拍照拍片,各式設計畫面玩得不奕樂乎。因島大橋長1.34Km,除了維修的工作人員外,竟然真的有人步行,正常而言,行人毋須過橋費,單車則收費若干,T指尾道單車舖會向租車客派免費券,慳回500圓車資固然好,最重要的是毋須預備大量零錢,怎知去到橋尾,發現毋須繳費,呵呵呵,直接過冚了布的收費站,爽!(回來找資料,發現這個優惠從2016年4月1日開始,2018年3月31日完結。)

到達因島,正常的是依着藍線走,但有不正常的劃線人,當然會間中不按牌理出牌。因島有兩個重點——岩本寺及大山神社,兩者都與單車有密切關係。由於岩本寺位於島的東南方,大山神社則在西南方,所以規劃時決定依着東海岸踩,先去岩本寺,然後攀越島中較高的位置往大山神社。

從因島東海岸遠眺向島大橋,我們不應該從這角度看……

……因為我們不應該負重踩上峠。

規劃只是規劃,臨場還是有很多變化,最大的變數是時間。這刻已是三時二十分,發覺難以兩個寺廟兼去,要作取捨——取大山神社,捨岩本寺,但仍然走東海岸。在出口處轉右,發覺搞錯方向,即使落了斜仍然回頭往左走,但後來發現繼續踩可能會更好。

沿着海岸踩,起初一切正常,還見到不少民居,即使房子疏疏落落,大致仍是海邊的平路,後來去到分岔口,看到本因坊秀策圍棋紀念館的指示牌,有一刻衝動,想兜去一看,因為這個地方,對《棋魂》粉絲是有特別意義。藤原佐為擊敗塔矢行洋後消失,進藤光為了尋找他的影蹤,曾去到佐為曾依附的虎次郎,即本因坊秀策的故鄉墓地一看,這段劇情全在動畫第61集,這集更曾出現尾道駅及因島大橋,當時看動畫沒有甚麼感覺,現在重看,很有親切感。

歲末年初有一單新聞,網上有一個神秘棋手59連勝(另有一局因對手斷線而判和局),中日韓不少頂尖棋手都是其手下敗將,當時不少人立即聯想《棋魂》中的Sai,呼喚尋找佐為,可見一本漫畫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

離開這個區,房子逐漸消失,路況逐漸陡峭,雖然不算高,卻來得急——急上急落,最慘烈的是不僅上一次,而是上幾次,愈踩愈是無言,大家不約而同地認為將車會的King of Mountain比賽搬來了因島,而且還負重十多公斤來考驗自己。途中見到路邊有個牌寫着椋浦峠,心中打了個突,為甚麼會有峠?奈何人已在山中,勢成騎虎,惟有繼續向前踩。現今重審這條路線,其實可以有其他選擇,無論是哪條路(選擇),都比我們踩的好,至少短一些。

入到神社,除咗拜神,當然要血拼。

單車神社其中一個標誌──單車專用的迷你鳥居。

日落餘暉,生口橋餘下一個剪影。

到達大山神社已是16:50,神社售買繪馬御守的地方已拉閘,見到有客到才拉開白布讓我們選購,一身便裝的住持見到我們更換裝合照。這神社為甚麼會與單車拉上關係?神社供奉的主神是大山積神(原來長崎軍艦島的端木神社及高松的金刀比羅宮都是供奉同一主神),祂既是山神,亦是海神,這是否與交通牽上關係?不曉得,只知被稱為單車神社後,才被車友認識。

離開單車神社時,天色開始昏暗,前後燈又要出動,連續兩日都要摸黑上路,而且今日的路程比昨日還長,約13Km。由於已是放工時間,小島的交通一點也不輸蝕大城市,甚至上生口橋時,有不少電單車在身邊飛馳掠過。在生口橋上時,還會停下來拍照,但下橋到達生口島後,便專心致志的趕路。

沿着生口島北海岸踩,由於車多兼行人路甚寬闊,加上不少當地人都是在行人路踩,所以我們便跟着他們踩。這段路有一個很出名的雪糕專門店,不少介紹島波海道的文章、車友的遊記,都會提及這個店舖,但我們經過時已經打烊,遙見舖內的人仿似結帳清潔。

在旅館外收車,毋須入袋,放在玄關。

我們要了三間房,在大堂可以看到寫有我們名字的牌子。

這段路我讓其他人先行一步,我與妻在後面踩,起初妻在前,怎知在一個路口位,她看不到路壆撞了上去,雖然炒了車,但反應夠快,及時跳車沒有大恙。我被她嚇了一大跳,之後改由我帶路,怎知一不離二,我的GPS又無電了。昨日雖然亦是無電,但只剩下一小段路,而且不太複雜;今日卻距目的地還有一段距離,自己又記不清楚,惟有沿着大路踩,幸好不久再遇大隊,而且已接近目的地了。

經過一條已經大部分店舖打烊的商店街,便到達生口島西邊,今晚入住是一間日式旅館,所有單車放在大門玄關處,換上拖鞋,帶着行李上房。今晚訂了三間三人房,女子組一間,我與H及K一間,神與J一間,房內已鋪了榻榻米,靠窗位置是一個小廳,放了兩張扶手椅,我飯後坐在椅上寫日記,舒服得睡着了。房內只有一個馬桶坐廁,浴室在樓下,穿過木走廊到盡頭處,淋身清潔乾淨後,浸在熱熱的浴池內,真的很舒服。

晚飯回到商店街,沒有幫襯新潮的居酒屋,反而揀了很街坊的烤肉店,英語不太靈光的店東,指手劃腳的捧上大大盤的肉,大大杯的酒,肚漲微醺,踏着月光回旅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