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 April 10, 2017

Apr 10

小摺瀨戶內跳島東遊記~Day 1 艦娘‧安芸灘海道

去日本踩車,瀨戶內海是其中一個熱門地點,而島波海道更是當中熱點。有人會在大阪或廣島出發,搭JR到尾道。我們捨易取「煩」,在廣島沒有坐火車,而是踩去尾道。為踩而踩有點悶,旅行當然要看風景,竟然給我找到兩個有趣的地方——吳市及安芸灘海道。 從廣島去尾道約110Km,一日踩哂有點操勞,於是在竹原過一晚。規劃時才認識一個城市——吳,在地圖上看到兩個醒目的地標:大和號博物館及海上自衛隊吳史料館,為甚麼這個地方會與帝國海軍拉上關係?瀨戶內海得天獨厚,從坂本龍馬到二戰時孕藏了日本史上不少海軍的足迹,而吳市則因地利,成為二戰時帝國海軍的基地,亦因此遭遇戰火的蹂躪。 這些歷史太沉重了,吳市現今仍是海上自衛隊的基地,往事則化為兩個博物館,而博物館竟成為艦娘聖地,僅「艦娘聖地」這個稱謂,已足以吸引我靠着海邊踩。 從廣島往吳市約27Km,我們八時在酒店大門集合,第一站是原爆紀念館,八時許的圓頂屋外已有不少遊客,要找一個少點人的位置都有些難度。拍完招牌出發照後,便正式開始九日瀨戶內之旅。 離開市區永遠最麻煩,若無GPS帶路,幾乎肯定要在大路上與四個轆同行。穿過還未開門的商店街,反襯昨夜的喧鬧,此刻更顯寧靜。偶爾在巷弄逆行,司機習以為常,皆因當地把單車看作生活一部分、代步的工具,逆行甚至在行人路上踩亦是容許的,當然要守一些基本的規矩,如在行人路上不能響銨等。 依着猿猴川踩,這段車路較窄,而旁邊人迹稀疏的行人路便變成單車徑,更可以順着行人路過仁保橋,去到猿猴川的另一邊。過橋後為了避開交通繁忙的164號縣道,特意兜去後街,依着火車線踩,這段路似是學生上學、主婦買餸的小路,所以特別少車,不過有一個位在google street view看不到有幾級樓梯,要抬車落。 去到海田市駅,理應駁回31號國道,但可以避的都會盡量避,在國道旁有不少町,路雖然非常窄及曲折,但勝在少車,況且可以近距離看當地社區,恍如進入日劇場景,特別是一些細小的車站旁,主婦踩着菜籃車在身邊經過,感覺特別有趣。 小路終有踩完的一刻,在平交道等待吳線的區間火車駛過,之後駁回31號國道。之前看過一本書指,由於這一帶是軍事重地,所以二戰時期火車經過時要拉下窗簾,防止軍事機密外洩,現今當然沒有這些限制,否則如何欣賞明媚的瀨戶內風光? 這段路還有一個特色——隧道多,日本在道路規劃時很注意各類使用者的權益,今日經過的所有隧道,旁邊必有一條足以讓行人步行、單車駛過的路徑,稍高於馬路,多有欄杆分隔,所以過隧道時雖然四個轆的回音隆隆,但其實甚安全。然而過第一條隧道時,又突顯GPS的弱點。由於要在入隧道前一段距離提早剷上行人路,在劃線時已特別加了smart point,但GPS有約80米的誤差(時差?),領頭的C過了這個位時才顯示該smart point,那刻停下來更危險,惟有硬着頭皮衝過去。吸取教訓,以後過隧道便及時上行人路,舒舒服服踩過去。 在眾多隧道中,有兩條較值得一提,其中一條是在吳市前。魚見山隧道於昭和22年(1947年)落成,其前身的設計,是深藏山中的兵工廠,但未投入使用便已戰敗,當局因利成便改為隊道通車。這些資料都是無意中在日本車友的blog中看到片言隻語(不懂看日文,只是靠三三兩兩的漢字估出來的),算是單車旅行的意外穫益。 上午11時許便見到吳史料館外的招牌——大大隻的潛水艇,小摺泊埋去,大小差距,畫面有趣。與史料館一街之隔的大和號博物館,亦有一隻迷你潛艇,似是搜救、科研的深水潛艇。博物館外圍有些大和號物品,估計精品都在館內,雖然停了約45分鐘,但沒有入內參觀,有點空手入寶山的感覺,有機會要再去,花大半日慢慢看。 離開博物館已差不多12時,於是放飯。在一條懶洋洋、半個路面挖起的商店街旁,找到一間很地道的食堂,其平實的櫥窗展示平實的丼物,估計不會太差,於是將車鎖在門外大街。我們八人佔了兩張方桌,手指指的點了飯不久,陸陸續續有不少當地人到達,那時已是近12時半,幸好行快一步,毋須等位。 離開吳市,會經過另一條很特別的隧道——休山新道,隧道不短,起初規劃還未知道有行人單車專用路時,還有點擔心,現在很放心,這條專用路實在太舒適:一、路面寬闊,足以讓四個轆通過;二、專用路不但有欄杆分隔車路,更有半透明屏幕從頂到底將兩邊完全分離,相隔若干距離有一道安全門,應是作緊急救急之用。在如此環境下踩車,一言以蔽之,爽!有一點要特別留意,這條專用路不是在隧道前十多米才剷上去,而是在幾百米前、還未轉彎上斜時,便要過對面行人路,否則去到隧道前才發現專用路會在橫跨五條行車線的對面時,那刻想轉線相信會很狼狽。 沿着185號國道踩,再通過第二條隧道後,安芸灘大橋便在眼前。從隧道出口到大橋前是一條很爽很爽的下斜路,但切記要在上橋前及早剷上對面行人路,否則要與四個轆齊齊上到收費站,才可以重回行人單車路過橋。 很多人去瀨戶內海踩單車,首選當然是島波海道,但安芸灘海道似是後起之秀,近年漸受車友關注。絕大部分人是踩完島波海道後,在今治搭船往岡村島(這班船會經過大三島),從東往西走,去到下蒲刈島,然後原路回今治。這種主流的路線不是不好,但與我們從西往東走的方向不合,而且要走回頭路,時間上不化算。 從日本車友的Blog看到安芸灘大橋可以踩車,算是解決了第一個問題,但如何離開?去今治不順路,不考慮!從安芸灘大橋撤,走回頭路,不考慮!瀨戶內海小島繁多,故應該有船穿梭島嶼間,上網找一找,果然有船從大崎下島往竹原,若然時間充裕,可以先往大崎上島,從南往北踩,再搭船從大崎上島往竹原。於是一條從西往東走、逐個島踩、又不踩回頭路的路線便成型了。另,據資料顯示,安芸灘海道將來會有橋連貫大崎上、下島,更進取的是以橋連接岡村島、小大下島、大下島,直達大三島,若然成事,便可連貫安芸灘海道及島波海道。 第一次踩單車過橋,有如劉姥姥入大觀園,當然興奮莫名,不時停下來拍照。諸海道的各條橋樑有一個共通點──建在高點,所以每次上落橋都到爬上山坡,間中橋面還會有些坡幅,所以有些地方不似是適合初學者踩的。 過了安芸灘大橋,是一條長長的落斜路,到達下蒲刈島,拐一個彎,回頭從另一個角度看大橋,以一排排安躺在海灣的蠔架襯着,煞是好看。依着海岸線踩,終於見到一處有較多建築的社區,規劃時曾經但人迹仍是稀少,眼前是蒲刈大橋。 從水平面踩一個頗急的8字彎,上到蒲刈大橋,甚是氣喘。過橋後上蒲刈島第一景點,竟是位於橋頭的農產品店,嚴格而言是一個觀光綜合所,除了有一些地道農產品外,還有廁所汽水機等,可以補給,而其向南一片遼闊的瀨戶內海,眺望諸島點綴。 從橋頭滑下海邊,沿着島南岸疾馳,除了偶爾一、兩輛車駛過,有時以為島上只有我們八人而已。途中經過一個石礦場,削去半邉山壁,山體外露,但空氣不似太混濁,不知石礦場是否已荒廢了。經過一個分岔路,是往島北另一個較旺的社區,但我們仍是跟着地上的蔚藍色指示線,不論安芸灘海道,又抑或是道波海道,如果出發前沒有任何規劃,還可以依從島上清晰的指示,如漆在路上的藍線走,大致上不會走錯的。踩了一段平坦的海邊,開始逐漸上斜,穿過一條畫了島上特產橘子的隧道,之後在海岸邊又上又落,再經過另一條隧島,豐島大橋便在眼前。 經過長長的落斜路,今趟在島北走,經過一些小小的漁港,終於見到豐島一個相對大一點的社區,那時豐濱大橋便在眼前,又一次在水平線踩了一個斜斜的髮夾彎上橋,過去大崎下島,那一刻已是下午4時。 由於要搭下午5時20分的船往竹原,所以下午的行程是有時限的。離開豐濱大橋後,在大崎下島北岸疾走,去到往岡村島的分岔口時,已是下午4時29分。討論片刻,決定放棄去岡村島,甚至下島的重點御手洗亦臨門而不能入,現今回想,扼腕嘆息。 雖然去不到岡村島,但C指橋上有一個廣島與愛媛縣的分界線, 揣度應有時間可以去看一看,怎知上到橋面卻看不到任何指示,無奈時間有限惟有抱着失望的心情,在種滿橙的山坡旁拍完照後便直往碼頭。在碼頭遠眺岡村島,才知道與下島之間是有三條橋,我們只是去到第二條的中瀨戶大橋,但縣分界是在第三條的岡村大橋,唉!大意失魂,發現時已回天乏力。 大意失魂的事還未完,我們約4時45分到達碼頭,如廁的如廁,血拼的血拼,買票的竟哎吔一聲,與售票大嬸一輪雞同鴨講後,方發現去錯碼頭。從平羅橋下來,見到這個偌大甚具規模的大長港碼頭,不疑有他,原來我們去竹原的大長港碼頭,卻是另一個很「街坊」的碼頭,幸好兩者甚近,立即八騎狂奔,5時正到達碼頭,立即分頭行事,摺車入袋上船,另有兩人去㩒機買票。 船準時開出,入了袋的單車放在船艉露天位置,用彈弓繩綁在一起,以防浪大弄致東歪西倒。船分兩層(嚴格而言,船艏位置較船艉低三、四級樓梯),內有暖氣,乘客不少,貌似是在下島工作,本州居住,而且船在上島靠停時,亦有不少人上落,但我已不大清楚,因為船艙實在太暖人太累,去了找周公。Bikemap的路線記錄終點在海上,原因是GPS與機主一樣──無電。 抵達竹原碼頭時天已全黑,裝好車燈便往竹原市出發,車程約五分鐘,要留意的是須在紅綠燈位過對面行人路,然後穿過橋底,在後街直往火車站,如跟車路踩,會多踩一段上橋路,兼未能最快到達酒店。 酒店就在火車站對面,是出發前預訂的,店方要求單車不能上房,惟有將車全放於大堂。安頓行裝後去祭五臟,發現竟下雨了,幸好快一步到埗,否則會變為落湯雞。打着酒店借來的傘,跟着手機的指示,去已打烊的商店街找飯食,食肆有開但要預先訂位,在商店街一隅見到一間有不少人光顧的燒烤店,又凍又濕下當然不會再挑剔。 飯後仍下着雨,告別熱情的店東後,K與Y去買消夜,其他人回酒店休息。希望明天是一個晴朗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