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Jul 04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2 無限可能

出發前合照,泊在酒店前是速遞公司的車。

Frómista的教堂Iglesia de San Martin。

難得與比利時車友合照。

南韓朝聖者很熱情啊!

昨日的旅館,雖不是高床,至少有軟枕,一宿安眠,質素勝過前一晚的庇護所,證明自己已不年輕。早餐亦是昨晚的餐廳,與不諳英語的女侍應溝通,用世界語言──Body Language補救,萬無一失,況且早餐的選擇甚貧乏,一條長麵包分開三、四份,再中間劏開烤一烤,以三數塊薄薄的火腿及包裝芝士伴碟,另加一杯熱咖啡。我們見其他朝聖者點了一件蛋糕,有樣學樣,食了一件,還是覺得肚子很空洞。

食完早餐,順便取回單車,收拾行裝,約八時許便出發。第一站是去旅館附近的教堂、亦是這個城鎮的中心Iglesia de San Martin拍照,然後去遊客中心背後的街頭水龍頭取水,嚴格而言,這是第一次在街頭水龍頭取水,入鄉隨俗,一樣飲得安心。取水時又遇上比利時車友,聊了數句便分頭出發。

離開Frómista後,沿著P-980踩,這段路特別之處是朝聖者步行的路就在公路旁,這條步行的路極易認,除了行得甚平滑的碎石路面外,還有在路兩旁矮矮的石壆,壆上有朝聖之路的貝殼標誌,我們看這個石壆都好興奮,立刻停下來拍照,怎知自己反成為拍照的目標,有一對從南韓來的朝聖者與我們合照。亞洲面孔的朝聖者不多,而芸芸少數東方朝聖者中,又以南韓人為大多數,甚麼原因令他們來這類朝聖?難道南韓的天主教徒特別虔誠?

踩了約半小時到達小鎮Revenga de Campos,又遇上比利時車友,他與其他朝聖者對我們的小摺甚感興趣,好奇如此細小的單車怎可能踩那麼長途,有朝聖者甚至試坐小布。人永遠有很多先入為主的觀念,自我設限,劃地為牢,不知道其實自己還有很多可能,至少踩小摺去長途旅行不是匪夷所思的事。

竟然帶著驢子去朝聖。

進入Carrión de los Condes前有一幅醒目的壁畫。

庇護所內的修女幫我們蓋印。

幫襯當地的市集,一嘗新鮮的生果。

這個大貝殼,陪伴我們走完這趟旅程。

P-980是一條雙線公路,間中有些大型拖拉車、旅遊巴外,恍似是一條筆直的單車徑,兩旁是一望無際的田,絕大部分朝聖者都是與我們同一個方向進發,但間中會有人逆方向而來,更甚者見到有人牽著驢子上路,可能他們是從Santiago回程吧!踩了個半鐘約18Km來到Carrión de los Condes,這裏比Frómista還要大,入到城鎮中心,在街角一間cafe見到昨日遇到的楓葉女子車隊在歎啡,而我們的目標是在教堂背後的Albergue Parroquial Santa María del Camino,這當然是每日「集郵」的必備節目。庇護所是由一群修女管理,我們蓋章時亦是由修女負責,據悉,如果入住這庇護所,晚上可能要與修女一齊祈禱做崇拜。

我沒有入庇護所,反而對外面的市集極感興趣,攤販售賣的全是日用品,如生果、衣履、乾貨等。我一向認為要了解一個地方的民生,街市夜市魚市場必是最佳選擇,當然冠上「觀光」者例外,正如去台灣高雄只有初階者才會去六合,若要地道的味道必然去瑞豐夜市,而今趟西班牙之旅亦有去逛街市,以馬德里為例,逢遊客必去的,不一定比地道的有趣。

在Carrión de los Condes最大收穫,不在市集,而是一間買手信的小店。我們從出發前到昨日為止,都很想買大大的扇貝大貝殼──朝聖之旅那可能沒有這個必然象徵物呢?T發揮一貫掃瞄本能,煞停車隊大肆搜購,小飾物、扣針、布章、頭巾等無不放過,令人意外的是,論戰鬥力的,妻竟不及J。一輪搜購後,大貝殼即席登場,掛在車尾行李上,沿途多日都在璀璨陽光下,綻放刺眼光芒。

心滿意足的離開Carrión de los Condes,在城外不遠處見到一座宏偉的建築,只知頗有歷史,回來找資料才知道是Real Monasterio de San Zoilo,當時只是直覺很美才停下來拍照。離開這座已變身酒店的修道院不久,便與朝聖者分道揚鑣,我們沿N-120出發,而不取道PP-2411,若跟朝聖者繼續走下去,數字上是踩少了,但從google street view看,這段碎石路反會令行程因快得慢,現今雖然拐了一個大彎踩了20Km,但公路路況良好,車速反而更穩定。

兜這個圈,花去了一個半小時,途中順風順水,更偶遇四架單車在對面線駛過,不知他們是當地車友,又抑或是完成了朝聖之路回程呢?在Calzadilla de la Cueza與朝聖者再度匯合,這裏有一間頗具規模的旅館餐廳,最深刻印象莫過於門口有一盤超巨型的西班牙海鮮飯,那個鑊大如四人枱,不知可以食多久呢?「集郵」兼食了在市集買來的生果後,便繼續上路,那時楓葉女子隊才從馬路來到。

朝聖者護照上每一個戳記,是我們旅程的記號。

Sahagún放飯。

很似大三巴的Arco de San Benito。

藍天石橋十字架,五架小摺在途上。

從這裏到Sahagún約20Km,沿途的N-120有上有落,但坡幅不大,而朝聖者的步道亦在路旁,惟此時烈日當空,上路的朝聖者已較早前疏落。進入Sahagún前見到一間外牆塗了亮麗壁畫的旅館,當然又是「集郵」兼血拼的時間,之後入城在第一間見到的餐廳放飯,那時巳踩了逾60Km約5.5小時,午飯只是pizza、漢堡包等。

這間餐廳原來有做遊行團生意,當然不是強國人,這裏又沒有甚麼好血拼,怎能吸引他們呢?這團從日本來的耆英團,對我們的單車甚感興趣,還很有禮貌問准我們才摸單車。我們食飽預備出發之際,楓葉隊才到埗,以為她們都是食飯,才知道這已是她們是日的終點,如此慢悠悠,又是另一種踩車的態度。

離開Sahagún前有兩個意外驚喜,一個是Arco de San Benito,第一個感覺是澳門大三巴,找資料才知這座牌樓於1662年興建,本來毋須經過,亦專程兜過去拍設計圖片;另一個驚喜是一個小小的石製十字架,它座落在一條石橋前,襯托於藍天綠樹之下,靚到無言。

無名馬路,筆直似單車徑。

又是藍天十字架。

沿着N-120踩了約3Km後,來到一個鬼祟位,事前規劃時已反覆一看再看、一查再查,肯定朝聖者都是如此走的,否則我們又怎會從平坦的公路,轉入碎石路呢?即使路上有黃箭嘴,也不會貿然踩過去。但過了這個鬼祟位後,筆直無車的馬路,只有我們五架單車,一排仍未成蔭的樹列序馬路旁,為朝聖者帶來間歇的清涼。這條路並沒有稱號,只是與A-231平衡,其實會否是先有朝聖者的足印,漸成路徑,再在毗鄰鋪設馬路?這條見羊多過見車的馬路,最適宜玩「設計圖片」,這些情況難在環台或旧東海道中出現。

我們在A-231的橋下經過,抵達El Burgo Ranero已是下午四時許,踩了8小時約81Km,在庇護所戳印時,職員很緊張說已客滿,其實我們的目的地是十多公里外的Reliegos,雖然已較遲,但見日光仍足,及希望明日可以早一點到León,所以不會在El Burgo Ranero停下來。我們稍事休息時,忽然有一個光頭鬼佬與我們打招呼,剎那間仍不以為然,後來才知他是比利時車友。這就是踩車的怪談,只要除下頭盔,換上便服,一定不會認得車友。

入住Reliegos前的庇護所,上層是住宿,下層是餐廳。

單車暫時放在屋外,餐廳打烊後搬回屋內。

踩了一日,晚餐不虧待自己,有魚有肉有紅酒。

比利時車友在El Burgo Ranero住下來,而我們繼續前進,沿LE-6615走,那時在路的右邊變成火車軌,這十多公里,雖已是過了下午四時,陽光仍很刺眼,絕大部分的朝聖者已休息,但我們竟見到兩個貌似南韓的女孩子,背着重重的背囊趕路,她們那刻正疲累的半倚在橋壆上,用生硬的英語問我們的位置、將會在甚麼地方停下來,我們不知如何說現在的位置,只能安慰她們距下個城鎮已不遠,知道她們毋須幫忙後便繼續上路。後來在庇護所安頓下來不久,便見她們精神奕奕的步過,靭力驚人,可能這亦是朝聖者必須的品質吧!

我們最終沒有在Reliegos入住,而是在城鎮外一個庇護所停下來,因為問主持時發現有空房,還讓我們五人包起一個六人房,二話不說便卸下行裝,起初單車只能泊在屋後露天的地方,但主持承諾在餐廳打烊後讓我們將單車放在餐廳內,只要明日他們營業前取車,這當然無問題。

我們安頓後立即分批梳洗,趁落日餘熱仍在時,借用庇護所的洗衣機洗衫,這就是西班牙五月日照仍長的優點。庇護所兼營餐廳(抑或是餐廳兼營庇護所,不得而知),所以沒有花神再四處張羅搵食。起初以為位處偏僻,沒有太多人光顧,怎知我們又錯了,晚飯時段其門如市,不少人駕車而至,而且食物水準真的不俗,有點隱世食神的感覺。踩了約9小時94Km,我們當然不會虧待自己,牛扒、肉丸、炸魚食得津津有味,再來一客甜品,完成第二日朝聖之路的旅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