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 June 25, 2016

Jun 25

小摺西班牙朝聖之路~Day 1 吾道不孤

之前兩次長途單車旅行的地點,分別是台灣及日本,相對是一個熟悉的環境,無論是語言、文字、飲食、路況等,均較易適應。今次衝出亞洲,即使出發前已看了不少人,特別是台灣人寫的Blog,對朝聖之路有一個模糊的認知,但讀萬卷書不如踩萬里路,只管放開懷抱去感受異地風情吧! 已忘了上一次住大房是多少年前了,一言以蔽之:不習慣。住大房已有心理準備鼻鼾聲會如環迴立體聲、已知要細細聲,但不慣仍是不慣,惟有安慰自己,只是借宿一宵吧。 經我家兩位主人特訓,已習慣不會熟睡,住大房更應如此。當天色仍是漆黑一片時,已聽到有人起床整理行裝出發,不過這只是少數,大部分人約五時多陸續離床,幸好如廁毋須輪候太久。我們落樓時,已經走了逾一半人了,但仍有少部分人就寢,包括昨日遇見的獨行香港女子,估計她在Burgos這個大城休息多一日。去到地下大堂,人山人海,全是預備出發的朝聖者。 今日的早餐,在庇護所正對面的小cafe解決,據前人的資料,部分庇護所是有膳食提供的,即使欠奉在附近必有祭五臟的地方。cafe的早餐,可選擇的不多,三文治、牛角包幾是必備,蛋餅更是幾乎必有的食品,飲料當然只是果汁、咖啡,至於有沒有茶則沒甚麼印象。飯桶如我者,覺得出發前能夠食一大碗飯,這個朝早必然會夠氣夠力,所以日本旧東海道之旅,每朝一碗飯已成一個「儀式」,有飯落肚便是預備出發的訊號,今次旅行的早餐卻令我若有所失。 我們出發時已七時半,偌大的庇護所已人影不多,整排的鞋櫃只剩下我們幾對鞋而已。一如以往,出發前必到地標前拍照留念,今次是Burgos的主教堂。離開主教堂,在窄巷中拐了個圈,剷上河邊的行人路,在兩旁的法國梧桐樹中慢踩,這些法國梧桐樹將會在旅途中不停出現。從公園內的石橋過河,去到另一邊的單車徑,開始見到三五成群的朝聖者,不過很快便與他們分道揚鑣,因為朝聖者所走的路,有些地段並不適合單車,至少不適合小摺,所以他們走他們的朝聖路,我們踩我們的單車徑,但這段單車徑亦很快去到盡頭,這表示我們已經離開Burgos。 我們踩的是N-120,有別於A字頭的公路,我估前者是類似台灣的省道,後者則是國道,相信不能,亦應盡量不要踩。N-120雖只有雙線,但兩旁有足夠的空間踩車,最重要的是當地的司機極守法有禮,法例上他們駛過單車時要相距一定距離,然而他們不但跟足規矩,甚至若環境許可,會駛過對面行車線。N-120雖是省道,起伏不大,車亦不多,很多時舉目所見,我們五架單車比路上所見的四個轆還要多! 由於規矩要求,每日在pilgrim’s passport上最少要戳兩個印記,沿途的食宿點都可蓋印,但我們這段路並不是正常朝聖者的路徑,所以見到一間bar and restaurant時,心想我們沒有光顧,亦姑且入內一試,竟然順利拿下第一個戳印,大家笑呵呵開始多日的「集郵」之旅。 由於規劃已一段時間,已忘了要踩多久才轉入小路,起初以為只是十多公里,怎知竟要踩近30Km約三小時,到Olmillos de Sasamón才轉入BU-P-4041。小鎮只有一條所謂大路穿越其間,輔以兩、三條支路,鎮內除了一座教堂外,便是一、兩層高的石砌房子,之後多日沿途均見到這類石房子,相對台灣、日本等木建築,更見其別樹一幟的味道。 BU-P-4041是一條支路,汽車稀疏得似是一條單車徑,兩旁除了一些頽垣斷壁外,遠處的山巒更見一排排的發電風車,估計發電風車是當地,至少是朝聖之路的特色之一。踩不夠10km轉到一條更小的村路,經過另一個小鎮Castellanos de Castro,不久又再遇上三五成群的朝聖者,這表示我們又回到朝聖者主要步行的路線。 踩了近50Km,到達今日其中一個景點──Monastery of Saint Anthony,修道院已破落,感覺好似澳門的大三巴,稍事休息,便從拱門下離開,往約3Km外的Castrojeriz進發。到達Castrojeriz時已是下午一時許,這個小鎮規模較大,飢腸轆轆的我們,見到第一間bar and restaurant便不再揀擇。 不知是否過了當地人的午膳時間,又抑或是根本還未食飯,酒吧內可選擇的餐點極少,惟有將他們的tapas一掃而空,最令人意外的是,其中一款tapas竟是豬雜燜豆,一向以為外國人不會吃禽畜內臟,但西班牙卻打破這個誤解,是否當地經濟曾不甚了了,令當地人不浪費任何食物? 離開Castrojeriz之後,沿BU-400踩,又一次短暫與其他朝聖者分開,因為他們走的路我們踩不了,這座山丘雖不高,但小摺仍是踩不過的。我們在Mota de Judios拐彎,轉往BU-403,前後踩了約10km再與朝聖者匯合。 看朝聖之路的遊記資料時,不約而同提到雖然孑然上路,但途中會不期然遇上同一批人。這不難解釋,路線一樣,步速若相差不遠,結伴同行亦是正常。我們踩車當然無法與步行的朝聖者結伴,但同是單車友又如何呢?上午出發不久已遇上一對夫妻車手,只是略打招呼,反而下午見到兩輪MTB一前一後從後方掠過,其中一名車友慢下來與我們攀談,知道他是從比利時來的,我們驚訝於他的出發地,他反而驚訝我們是從香港來的,且帶來「私家車」──況且是小輪摺車!可能外國人覺得小輪車應是當作城市內代步,但作長途之用便有點意料之外。 我們去到Boadilla del Camino時,已踩了75km近7小時45分鐘,本來無計劃入鎮,亦擔心要趕路,但先行一步的比利時車友從鎮內出來,更叫我們進去看一看,原來鎮內有寶藏,有一座教堂Iglesia de Santa María甚是漂亮,毗鄰更有一個甚具特色的庇護所。在庇護所外,我們遇見三名加拿大女子車隊,她們的行裝甚輕便,聊了片刻,獲悉她們今日將在這個庇護所度宿一宵。 在這趙踩車八日之旅,不時會遇到比利時車友、楓葉三女將,及之後的巴西爬車山組合,假如步行的朝聖者有結伴上路的同道人,那麼踩車的亦有兩個轆的同道人,至少我們有五架車。同道為朋,同志為友,同一班底,加添神獸,更見吾道不孤。 離開Boadilla del Camino,不夠一個鐘便到Frómista,我們決定在此住下來。首天踩了82km逾八個半小時,已經夠本了,而且之後的城鎮均不及Frómista大。由於我們抵埗時已逾四時,大部分庇護所、旅館已住滿,最終找到一間要按門鐘才有人開門的旅館,職員讓我們先看房才入住,我們覺得房間對辦,雙人房(對的,不住大房)雖只有一扇天窗,但空氣還算流通,且價錢合理,亦不想再頻撲,於是拍板。這旅館惟有兩缺點,一、單車不能入房,要泊在旅館附近的餐館內,他們讓我們將單車鎖在儲物房內,只好相信這是安全的;二、沒有洗衣機及乾衣機,這不算過分要求,沿途絕大部分住宿點都有洗衣乾衣服務,惟獨今日這間欠奉,結果抱著三日無洗的衫褲在街上瞎逛,最後仍要回旅館手洗,苦!還要擔心明天未乾,麻煩! 晚飯就在泊單車的餐廳解決,料不到他們生意不俗,除了朝聖者外,亦有不少貌似當地人光顧。晚餐自然不會刻薄自己,有肉有魚又有蝦,當然少不了當水飲的紅酒,踩了一日車當然覺得味美,而飯後甜品更是一絕,焦糖布甸固是我所愛,一個貌似米做的布甸灑上玉桂粉更是齒頰留香,這頓飯為一日的辛勞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