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15 archive

芒草‧蓮塘‧被規劃

這片位於禾徑山大樟樹附近的芒草,永遠成為歷史,因為它已被蓮塘口岸工程夷平了。 蓮塘是甚麼地方?蓮塘口岸工程又甚麼傢伙?相信香港人十居其九都會被問到口啞啞,亦以為與己無關──山旮旯邊個會去?這就大錯特錯了,特別是踩車的人。 今年踩車經過大窩東時,無論在單車徑傍(這個google street view是11年拍的,單車徑都未有)見到的高架橋工程,抑或是入村的山邊平整工程(這張傳單有相關工程介紹),都不以為然,以為又是無止境的丁屋,到日前在打鼓嶺方發現我錯了。 打鼓嶺與大窩東相距甚遠,兩者又有甚麼關係?原來一切都是蓮塘口岸工程。先看這張工程平面圖,大窩東便是「擬建粉嶺公路交匯處」,而打鼓嶺禾徑山的地盤則是在「擬建長山隧道」出口及「擬建坪洋交匯處」之間。至於上圖芒草的位置,大約是「擬建長山隧道」出口往北少許。 禾徑山路與玶洋路之間,全是一些村屋、豬場、棕地等,除了大樟樹及雲泉仙館外,想不到有甚麼理由會來這個地方,正由於「無用為大用」之故,這裏才能保留彈丸綠地,車友才可以看到遍山芒草的景觀。年初向隅的車友以為還大把機會看到這個在互聯網上以「坪洋 芒草」為關鍵字的秘境,現今驀然發現芒草山丘變成工地,誰可保證良辰美景常在? 近年政府工程超支已成常態,即使立會拉布只不過是單挑風車的憨騎士,徒勞無功。有時以為這些與己無關,卻原來是極度貼身的問題。每次經過坪輋、打鼓嶺地段,都難以想像這裏需要發展一個個新社區──不管是高密度的,還是低密度的,所以陰謀論才會有其市場,若非「被規劃」,又怎會要在這片鄉郊大興土木? 我只是從感性角度看,各位,愛在當下呀!

大樹與幼稚園

今日在網上看到這篇文章,很震撼!(先看那篇文章內的圖片,萬二分精采。) 依循文章的鏈結,找到這間在東京都立川市的藤幼稚園,不諳日文的我,只是被網頁上幾行英文吸引:Our Policy, Kids First, Help me, Do it myself。環看周遭的小孩,幸好大部分都正正常常,有正常的自理能力, 但似乎怪獸家長與港孩才是主流。 其實為甚麼塑造出一批批怪獸家長及港孩?為甚麼小朋友要應付無休止的功課與操練?為甚麼每日玩耍一小時都似是天方夜譚?知識固然重要,但所有知識是否全在書本中?是否經過考試才是知識? 踩車時常看到三五成群的青少年,一字排開的將兩邊的單車徑都霸佔去了,既令自己陷險境,又令別人不便,為甚麼連基本的常識都不知曉?其他地方的小朋友會否有不同? 日本這間幼稚園應該幾有趣,從google map上看,圓形的校舍已甚為奪目,查看資料,應是由專業人士設計,而樹屋亦是同一公司經手,從google street view可看到樹屋的外貌,但仍不及小朋友的笑臉精采。 小朋友不是一張張笑臉嗎?如果他們只有一臉為考試而煩惱的面容,這會否是大人世界的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