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Day 6

今日的終點,是東海道53個宿場之一的關,距離約82km,不算太長,亦無乜斜路,最大的挑戰是要在下午五時前到達關宿。原來,同樣的距離,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不同心態下,卻會有不同的感覺,這是今日最大的感概。

古時旅人在渡頭搭船過海,現今已被陸路取替。左圖為名古屋七里の渡し,右圖為桑名七里渡跡。

又是上落天橋的時間,有時上橋比強過繁忙馬路好。

一如之前幾日,八時前食飽整裝出發,今日同是陽光璀璨,亦同是寒風刺骨。穿過小巷,橫越八線行車的國道19,抵達堀川旁的支路,沿着這條支路直往伊勢灣。途中經過一些商業區,見上班族多是穿上長褸,而我們則只是兩件車衫加一件風褸,都咪話唔寒呀!沿着堀川往南踩,是為了駁回旧東海道。踩了約40分鐘,去到旧東海道其中一個景點──七里の渡し。以往旧東海道來到這裏,會改用水路,這即是宮宿與桑名宿之間會搭船,現今在名古屋港兩側都會留下渡頭的遺迹,在宮宿這一邊,只見常夜燈,及高高的鐘樓,還有岸邊的碼頭。而桑名宿那一邊,則有一些古時水務工程的展示,及一個神社。

提外話,七里の渡し中所講的里,與我們沿途所見的一里塚,是同一個距離單位,以往一里等如五町,約300步,而後來規定一里等如3.927km,故此宮宿與桑名桑之間的水路距離,應該是約28km,我們踩了約25km,都算幾準確。

盛放的櫻花比陽光更璀璨。

無論身在何處,手機上網不可或缺。圖為長良川堤岸。

前人來到這裏是搭船,我們當然無法跟從,仍是走我們的陸路。由於這段路不是旧東海道,規劃時彈性很大,懶諗懶搵的話,當然會選擇走國1,而且選擇那一條路,終需要走國1橫過木曾川。但我不是乖寶寶,亦想看看其他幹道的風景,當然不會揀國1,改走與國1平衡的縣道59,再駁縣道70(路線圖)。起初以為這條路無國1那麼多車,事實上它交通亦十分繁忙,幸好後來的路段愈來愈鄉村,兩旁由房子變為農田。

為了盡量呼吸新鮮的空氣,我們沒有繼續踩縣道70,而是繼續走小路,這些真的是很小的路,全是民居及一些養魚場,更甚者是一些住戶在後門搭了一條簡便的橋,橫跨屋後的小溪(渠?),若非踩單車,又怎會睇到這些獨奇民風。兜這段小路只是想盡量避免接觸四個轆,但路終會踩完,無可避免的接回國1。

嚴格而言,我們從國1先從橫過了木曾川及長良川,兩川之間的長島町(此刻寫blog才知這個名)踩了片刻便通過了。過了長良川後,赫然見到河堤旁又有一排櫻花,於是停下來小休,這已出發後約三個鐘,踩了約31km。除了河堤這一段外,在桑名宿七里の渡し都有很靚的櫻花樹,而且還有一些復古建築,消磨了不少時間。

踩啊踩!愈來愈肚餓,於是開始張攞午飯,奈何沿途民居多、食肆少,到中午十二時半左右,見到一間好地踎的中華料理,起初都無諗住幫襯,但見到一些街坊帶着小孩進出,於是姑且一試,將車鎖在食肆後的停車場,這裏是四日市外圍接近富田駅附近,已經踩了42km。

難道屋主經常被問路,所以乾脆放個東海道路牌在郵箱上?

飯後一大段路,已無乜深刻印象,只記得兩個點,一個是在大街小巷中穿穿插插,忽然經過一條商店街,這是一條有簷篷的街,兩旁的是與民生息息相關的店舖,而不是香港的一味只有藥房金舖,我們踩車經過時,途人視若無睹,其實當地人對在車路上逆線踩的單車,甚至是行人路上的單車,都甚為鎮定,可能是單車從來沒有離開他們的生活,細個時坐在媽媽的單車尾,大一點時踩單車返學,所以大人小孩對單車的反應極鎮定,反觀香港,很多人視單車如猛獸,離開十丈八千里已經彈開,這些反應自小烙印在小朋友心靈,自此以為單車很危險。當然這又與一些單車友的踩車方法有關,一上單車,自以為岩士唐上身,大冷事件更落人口實。單車文化,香港有排教。

下午另一個印象深刻的地方,就是斜到無朋友的杖衝坂,只要看到地上一個圈圈,又知道來到極斜路段了,即使如何奮力踩,中途必須落車推。這段路是正宗旧東海道,若然不想踩這個斜路,其實可以走國1,我估應該不會那麼斜吧!踩完杖衝坂,已接近下午三時,踩了57km。

見到龟山光明寺,以為已經抵埗,其實還有6公里。

綻放的櫻花,安撫趕路躁動的心。

由於要在五時前抵達入住的地方,所以今日的車程明顯比早幾日快,停留的地方亦少了,但愈是趕路,愈是覺得時間過得很快。下午三時許經過石藥師寺,踩了61km;去到龟山宿已過了四時半,踩了74km。

去到龟山宿時,以為已經到達終點,因為兩地都是一條有不少古舊建築的町,所以看到龟山宿心情立即放鬆,不但四處拍照看寺廟,還去便利店逛,睇下能否自煮晚餐。後來發現原來搞錯了,我們離開目的地還有6km,這一刻真的有點氣餒,但想到只是剩下6km,應該好快到。6km有多遠?以吐公單車徑為例,大約是沙田到科學園,約廿分鐘車程。我以為會好快到終點,怎知愈踩愈躁,覺得這條路恍似沒完沒了,又上又落又過橋,又在鈴鹿川旁的農地掠過,連看櫻花的心情也全無,心中只想明明只有6km,理應好快踩完,點解還未完?又懊悔蘇州過後無艇搭,應該在之前的便利店買餸,若然去到目的地無得買就大劑。最後我們踩了40分鐘,才到達今晚的住宿點──關宿。

事後檢討,C認為雖同是6km的路程,在香港踩慣踩熟,每一處地方、每一個彎位都標示你的位置,知道離目的地有多遠,而且會自動過濾無用的訊息,自然氣定神閒。相反,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路上每一事每一物,你都會極之留心,接收的訊息往往過量,且失去距離感,所以才有為甚麼還未踩完的感覺。

今晚入住的民宿,是百年古宅修復的。

大堂擺放了一些古色古香的木櫃,還有民宿太子爺的玩具。

民宿的內庭,盡量維持原貌。

今日人少,我們四人包起大房瞓榻榻米。

今日入住的是關宿內一間民宿石垣屋,是明治時代的建築,揀這裏只因就腳兼懷舊,就腳是指若不揀石垣屋,最近的地方是国民宿舎関ロッジ,其他不是在山上的鈴鹿峠,便是在龟山市內(據龟山市觀光協會資料),按原本的計劃,明早會上鈴鹿峠,所以住在關宿是最方便,攻頂時體力應最好,而且住在古色古香的宿町應該很有趣。計劃是計劃,現實則是另一回事,容後再談。

出發前已以電郵聯絡石垣屋,屋主以簡單英文回覆有宿位,但叮囑我們必須五時前到達,這便是今日趕路的原因,最終我們仍要五時二十分左右才抵埗。門口大大塊紅布寫上石垣屋,包保認得出,拉開木門,左邊是放了木櫃、玩具等鋪木板的和室,而右邊則是一條頗斜的木梯,屋主便是從樓上下來。簡單登記後,屋主表示單車要放在屋外,我們當然不從,曾一輪傾談後,終允許我們將車摺疊,放在內庭中。

我們被安排住同一個獨立部屋,屋內有一個電(?)暖爐,屋主入夜後幫我們開了,但不知甚麼緣故,半夜竟停了,我們均被凍醒。屋主另外叮嚀小心幾幅隔扇,指是古董,嚇得我們萬分小心。打開了兩面的障子,我們坐在簷廊下,屋主的兒子不怕生的找我們玩。趕了一日路,終可放心地稍作休息,之後再去shopping。

趁入黑前參觀關宿兼買餸。

商店雖小,但貨品還算齊全,足夠食飽飽。

有餸焉能無酒?去街上一間酒莊買酒。

街道雖短,但仍有一間銀行。

若然不自煮,可以幫襯街上的餐廳。

有菜有肉有啤酒,還有嬌妻良友,夫復何求。

由龟山宿開始,我們極關心留意沿途的超市、雜貨店,甚至便利店的位置,以張羅今晚的晚餐。所以在龟山無幫襯超市後,以為不會再有超市而感懊悔,幸好進入關宿後發現雜貨店還營業,終放下心頭大石,我估屋主要求五點前到達,可能他計算你要幫襯雜貨店,所以不能太遲到達。從民宿信步往雜貨店,宿町大部分店舖、資料館等已關門,氣氛變得冷清,氣溫也很冷。雜貨舖不大,但貨品應有盡有,凍肉、蔬果、即食麵、零食等,民宿有廚房,之前看其他住客都是打邊爐,我們看到雜貨店的貨品,便明白打邊爐是最佳選擇,二話不說,買了兩大袋,然後轉去隔籬酒舖,再買啤酒,踩車旅行竟可打邊爐,相信好難會忘掉。

民宿廚房,開門七件事全齊全兼可以用,所以唔哂買。刀具碗碟大煲任用,事後清洗乾淨放回原處。起初我們站在廚房圍着石油氣爐食的,後來發現一大堆打邊爐的gas爐,向屋主商借,然後改去有暖氣的和室慢慢食,感覺更是一流。若然不想在民宿煮食,在宿町至少有兩間食肆,其中一間貌似是卡拉ok。

民宿有浴室,但只有一格,人多要慢慢排隊。廁所則在內庭一旁,若然半夜三更去廁所,加上寒冷天氣,若非忍無可忍,否則真的不想離開暖笠笠的被窩。部屋內無電視,夜晚又太凍無出外逛,最好的節當然是搵周公。

(想睇清楚路線圖,請按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