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14 archive

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跋

旧東海道自転車之旅,踩了八日共527km,搭了三次火車,分別是小田原到三島、濱松市的高塚到豐橋,及三重縣的關往滋賀縣的三雲,旧東海道上兩大峠──分別是東面的箱根峠及西面的鈴鹿峠──均無挑戰,爆了一次軚,第一次着條短單車褲在攝氏三度下踩車,更未試過踩一日車都是凍得要命,今次單車之旅又怎不會深刻難忘。 選擇單車旅遊這一種方式,固然是因為我鍾意踩車,但最重要的,是希望透過這個移動模式,更深入的接觸、觀看一個地方,如果不是踩車,又怎會在高塚、三雲等火車站上落?又怎會在岡崎、豐川等市看櫻花祭、稻荷神社?又怎會在一些無名社區穿梭?我仿似進入日劇的場景,如此地踎、如此平凡,旅遊書中的景點固然重要,但旅遊書以外的人文風光更是動人,可能是一間普通的鮮魚店,可能是一門褪色的鳥居,可能是年輕媽媽踩車送子女上學,可能是小朋友在路邊踩單輪車,因為平凡,才會動人。正如連成一片的金行藥房、橫衝直接的篋神,你不會認為這是香港應有的情景吧!橫街的小店、社區的老舖,才是在地的特色,社會是會不停的發展改變,但一面倒的傾斜是否正常呢? 今趟旅行,不無缺憾,箱根峠、鈴鹿峠緣慳一面,此其一也;天氣太凍了,冷得腦筋不太清醒,亦冷得懶拍照,此其二也。遺憾也許是一件好事,至少有一個理由再來一趟。 最後,揀選四月初,純屬偶然,從沒考慮櫻花這個因素,不過,因為櫻花,令這趟單車旅行,變得不一樣。

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Day 8

今篇雖名為《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Day 8》,其實只是取其順口。在京都逗留了三日,期間亦是自「踩」遊,京都景點甚多,若是坐巴士地鐵,可能會花較多時間,踩車則較彈性,可以去一些較冷門的地點,即使市內路面情況較繁忙,外來單車客都應不太難應付。 嚴格而言,旧東海道是指連貫京都及江戶(即今東京)的驛道,上有五十三個宿場,而京都至大阪的古驛道,只是旧東海道的延長線,是為京街道。找資料時,發現這個網站,圖文並茂介紹京街道的情況,最重要是右上角的地圖,有了這個地圖,規劃行程便輕鬆得多。但我們走的並不是京街道。 在Google上輸入「京都 大阪 自転車」,竟然找到一個有關在京都踩車的網站,當中有由京都往大阪的路線,提供多一個選擇。若走京街道,有些路段是在民居小巷穿插,與之前旧東海道一樣;若走另一條路線,應該會簡單得多,因為它是沿着淀川的單車徑,真的!完完整整、貨真價實的單車徑。最後,我決定踩後者。 由於只有約50km的路,相當於沙田來回粉嶺的距離,而且又是平路,所以沒有幾日前般晨早出發,滋滋油油食完早餐,再買多幾包在途中補給,這點很重要。今日踩這段路平坦無四個轆,但同時都無‧補‧給,真的!無便利店、無超市、無油站,甚麼補給都闕如。所以出發前要帶足糧水,不過50km應該好快踩完。 離開酒店,秉承一貫做法,避開主幹道,一路向南踩。第一站是梅小路公園,其實並不是專程參歡,只是巧合在往大阪的路上,然而剛剛遇着啱啱,竟然看到一些有趣的風景。甫入公園,已見多個火車頭,這一點都不出奇,因為公園毗連梅小路蒸氣火車博物館,可能太多火車了,所以有些會放在博物館外,而我們這些路人甲乙丙丁便無償參觀拍照了。除了火車頭外,有兩卡車廂放在有篷月台,一輛原汁原味,另一輛則改裝成小賣部,任人參觀。除了上班族匆匆步過外,更多是長者晨運,或帶着小朋友的家長閒逛,最有趣的莫過於有一隻貓竟在電話亭內打瞌睡、曬太陽,實在好識歎。 在公園玩夠後繼續南下,約一小時候後到達鴨川旁,單車徑是依着京都大阪之間的河川而建,先是鴨川與桂川合流,然後是淀川,單車徑或在防洪河堤上,又或離岸邊一段距離的瀝青路上。我估計是當地的河川防汛工程,預留一大片地片讓河水泛濫,這大片地方,或是憑岸垂釣,又或闢作休憩公園,更甚者是用作平民化的高爾夫球場,我便見到有些長者街坊打完波,三五成群帶着球桿騎單車離開。善用河畔空間,在旧東海道時有所常,令人羡慕,香港叻極都只是在城門河、吐露港旁建一條十多公里的單車徑,若然手勢差、用料劣,打一次風更會滿目倉夷,又或用所謂寸金尺土的理由,臨岸土地不是價高者得,便是被一條高速公路封殺,總之岸邊這片黃金土地,不是與民共享。 正如出發前估計一樣,沿途只是一條平坦的單車徑,莫講便利店,連一部投幣式販賣機都無,廁所更是流動式的旱廁。若然要搵食,便要暫離單車徑,事後再仔細研究地圖,與單車徑平衡的街道,即使沒有食肆,要找一、兩間便利店亦非難事。 單車徑其中一個設計令我們甚煩惱──每踩一段距離,就會遇上出入位,這處必有一些類似阻馬的設施,我車尾的馬鞍袋會甚難通過,故此必須落車慢慢推過去。另一個不是選擇的選擇,有一個環型的鐵欄,將車放在中間,然後轉動鐵欄,便可在另一邊離開,這個設計料是讓嬰兒車、輪椅使用,踩車似是不太方便。踩一段又要停一下,感覺不太爽呀! 最初曾計劃加遊奈良,後來認為太倉促而取消,但已找了從京都去奈良,及奈良去大阪的路。奈良與大阪之間的路線,最初是看這篇文章的,(其實整個自転車之旅底稿,亦是這篇文章啟發),發現這條亡命308甚嚇人,後來看了一個台灣車友的網誌,亦被這條308縣道操得死去活來,指當地人亦甚少揀選這條路。再找資料,原來我們踩的河畔單車徑有一條支路,可以連貫京都、大阪及奈良,外形似英文子母「h」,京都在上邊,而大阪及奈良分別在下面的左右,至於大阪往返奈良,便要走一點遠路,但比308縣道來得舒服。至於這個分岔口,就是在木津川與淀川交界,左邊是奈良,右邊則往大阪。我們雖無去奈良,仍姑且寫下,以作參考。 我承認我們有點太淡定滋油,逾二時才進入大阪市範圍,那時大家已餓得發慌。我們住的民宿在新大阪駅附近,所以在長柄橋橫過淀川,赫然見到路傍有一間食肆,二話不說即刻幫襯。食肆的感覺,仿似是香港屋邨樓下的舖頭,一個歐巴桑在睇舖,我們入去時只有一個阿叔自斟自酌,食其大阪燒餅,原來該店獨沽一味燒餅,歐巴桑不諳英文,餐牌只有日文,所以指天篤地去點餐,必定叫到一個燒餅。 不諳日文亦可以看電視,邊食燒餅邊看電視,節目剛剛介紹大阪造幣局的櫻花祭,我們剛剛好遇上,行程稍作修改便可以湊熱鬧。日文中還有些漢字,可以讓我這個日文盲估估吓,又唔錯得哂。 食飽飽再出發,去下榻的民宿只有約2km,普普通通的路,乏善足陳,唯一有印象的是一個平交道,要踩過八條火車軌,等開閘的時間已經比一般的平交道,最搞笑的是,我們只是過了三份之二時,紅燈已經開始閃,救命呀!   (想睇清楚路線圖,請按此。)

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Day 7

今日目的很簡單,就是旧東海道西邊的終點──京都三条大橋。 昨日揀選關宿過夜,除了取其民宿古色古香外,最重要的是方便今日甫開始便要踩最辛苦的路段,這與第一日在小田原過夜的道理一樣。旧東海道有兩大峠,分別是東邊的箱根峠,及西邊的鈴鹿峠,規劃時最大的擔憂是鈴鹿峠的路況,相對而言,箱根峠較簡單,只要心無旁騖在國1踩,因為根本無其他選擇,如要繼續踩旧東海道,這些石卵路跟本是小摺應付不來的。但鈴鹿峠的情況有點不同,若然繼續國1,有兩個問題,一是國1非旧東海道,二交通實在太繁忙,擔心上斜chok車不安全。於是集中精神搵旧東道這段路的料資,怎知問題更大。 旧東海道從三重縣的關宿過滋賀縣的土山宿,中間需跨越鈴鹿峠,從關宿開始上山,沿途走在國1旁的支路,經過坂下宿後後,很快便進入山路──真的,是一條山路,反覆參閱當地人的網誌,發現這段路不是泥路,便是長滿青苔、大小不一的石板路,更有甚者是要抬車上落樓梯(這個網誌有圖睇,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從關宿上到最高點路程約8km,爬升290m,斜度約3.6%,不是太惡啃,但小摺怎應付泥路、青苔石板路呢?載滿行李的單車抬上抬落是否太吃力,我們是否搞得掂呢?這一切疑問到昨日到達關宿時,仍縈繞心頭。 昨晚坐在榻榻米商量,踩了六日車,身體狀態還是良好的,上斜的路相信還可應付的,從來上斜不是問題,大不了慢慢踩、落車推吧!問題是這段山路,還有是過了鈴鹿峠後的落斜,這段路無可避免的要在國1旁踩,踩行人路嫌行人路窄,踩車路又怕與四個轆爭路。左計右度,思前想後,還是安全至上,決定改搭火車。 又是Google大神出馬的時候,上車地點是關駅,但哪個站落呢?沿着火車線看,最後揀了三雲駅,因為這個站是過了鈴鹿峠後最接近原本規劃路線的車站。我們揀了早上八時十分的車(路線及時間請按此),以避開上班高峰期,車程約50分鐘,車資580円,中間要在柘植駅轉車。 一如以往,七時許便收拾好行裝,與民宿主人父子拍照留念後,便踩落火車站,先買了票再到附近的便利店買早餐。回到火車站,摺好車再抬過對面月台,坐在月台的凳子邊食邊等車。此刻回想,只記得買了一個好大好大,又好好味的飯糰,名字好似是「南蠻」,一個飯糰加一包奶,足以應付今早的運動量。 火車準時到達,我們與十多人排隊上火車,即使無位坐,但仍企得舒服,不會人貼人。在柘植時,發覺又要上天橋到對面月台轉車,邊嗟嘆邊想,抬車孭行李上天橋已感辛苦,若然按原計劃上鈴鹿峠時,又推又抬,會否更感攞命(←←←幫自己搵偷懶的藉口)? 九時到達三雲駅,約廿分鐘後開車正式出發。若由關宿出發,行程約80km,現今由三雲開始,則縮短至52km,無論是生理或心理,都輕鬆得多。C與我在前面帶路,T突然叫停,原來我們怱怱掠過了石部宿,而景點內有一塊大大的黑石碑,刻有東海道五十三次的路線圖及歌川廣重的浮世繪。那時剛巧有一位日本車友,可以幫我們拍了一張大合照,是這個旅程中最有意義的相片。 由於行程真的好悠閒,在途中看到一些寺廟,一朵朵櫻花探牆而出,我們又忍不住停下來逛逛拍照。若然這段路是節奏緩慢的郊區,之後的地方逐漸進入車多人多的市區了,路旁房子連綿不絕,即使當地四個轆已是超迷你,在狹窄的路段迎面而行仍顯得有點兒勉強,況且我們兩個轆呢?雖然說是進入市區,除了房子密了、車子多了,路面情況還算輕鬆,我們亦滋滋油油地到達草津宿,這時已是約十一點。 草津宿本陣遺迹,現已成為商店街一部分,古時氣息已絲毫不見了,反而多了一些市井,賣茶賣酒賣糕餅,酒香雖香醇,但只能望甕興嘆,惟有幫襯對面的糕餅,聊當飯前餐吧!在草津宿小休後,便繼續上路。我們先後經過草津及大津市,這裏已是我們最接近琵琶湖,由於規劃行程時,沒有想過順道遊湖,於是便與這個日本最大的湖泊擦肩而過,當刻只想着搵午餐,最後我們在大津一條橫街搵到一間賣大福的店舖,買了幾盒紅豆飯、壽司等,便站在店外開餐。 這段路有一個小花絮。出發前已計劃寄名信片給契女做手信,為甚麼會寄名信片?因為這些不是普普通通、一面是相一面是空明的卡紙,而是三尖八角、以日本各地不同特色特產為圖像的名信片,這些名信片殊不簡單,不但各縣各精采,而且還有銷量榜,好鬼認真。之前多日太埋頭趕路,不是無見到郵局,就是無停下來,難得今日大把時間,終於在草津見到郵局,停下來買名信片。本以為簡簡單單買一張名信片、一個郵票,寫幾隻字,投進郵箱便搞掂,怎知職員獲悉是投寄外國,要我們另買一個信封,而且很細心的逐一收費:名信片多少錢、信封多少錢、郵票多少錢,分開三張單,收了三次錢,救命呀!點解唔可以一次過一個大數呢?結果名信片上沒有郵戳,若有所失啊! 離開大津市,開始正式進入京都外圍了,雖然已盡量抄小路,但入京都前無可避免要走國1,而且還是上斜的,在此繁忙路段上今日的最高點(約170m),我們當然入鄉隨俗──踩行人路,踩了多日小路支路,忽然與風馳電掣的四個轆隔欄而踩,有點唔習慣。上斜沒有甚麼難度,反而要在行人路落斜就要打醒十二分精神,特別在左邊有些民居出入,小心呀! 落斜之後,有一小段路會轉入小路,為的是要在稍後的地方由地底穿過國1,進入另一邊的旧東海道,過隧道時小心前後左右的車,而且由光轉暗再轉回光,眼睛要驟然適應。踩完這段旧東海道後,便會接回縣道143,除了一小段支路外,都會踩縣道143,上完一個小斜坡後,迎來是一條暢快的落斜路,京都便在眼前了。下午三時半,終於到達旧東海道西邊的終點──三条大橋,是日踩了約44km。 以踩單車的方式,由東京往京都,感覺當然強烈,來到三条大橋當然要影相影個飽。京都無忝古都之名,遊人──特別是外國遊客──之多,肯定是沿途之冠,而且偶然見到外國遊客踩租來的單車,我們在三条橋的合照亦是搵外國遊客幫手。 從三条橋往下榻的酒店,只有7km,輕鬆到會花一個鐘在商店街分頭活動搵食,輕鬆到會入化妝品店shopping,唯一有點不輕鬆的是,車多人更多,在荒山野嶺、小城僻壤多日,忽然在大城市中穿梭,真的要點時間習慣。在酒店安頓行整,今晚的活動,暫且放下單車,坐地鐵去也。 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還未完結…… (想睇清楚路線圖,請按此。)

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Day 6

今日的終點,是東海道53個宿場之一的關,距離約82km,不算太長,亦無乜斜路,最大的挑戰是要在下午五時前到達關宿。原來,同樣的距離,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不同心態下,卻會有不同的感覺,這是今日最大的感概。 一如之前幾日,八時前食飽整裝出發,今日同是陽光璀璨,亦同是寒風刺骨。穿過小巷,橫越八線行車的國道19,抵達堀川旁的支路,沿着這條支路直往伊勢灣。途中經過一些商業區,見上班族多是穿上長褸,而我們則只是兩件車衫加一件風褸,都咪話唔寒呀!沿着堀川往南踩,是為了駁回旧東海道。踩了約40分鐘,去到旧東海道其中一個景點──七里の渡し。以往旧東海道來到這裏,會改用水路,這即是宮宿與桑名宿之間會搭船,現今在名古屋港兩側都會留下渡頭的遺迹,在宮宿這一邊,只見常夜燈,及高高的鐘樓,還有岸邊的碼頭。而桑名宿那一邊,則有一些古時水務工程的展示,及一個神社。 提外話,七里の渡し中所講的里,與我們沿途所見的一里塚,是同一個距離單位,以往一里等如五町,約300步,而後來規定一里等如3.927km,故此宮宿與桑名桑之間的水路距離,應該是約28km,我們踩了約25km,都算幾準確。 前人來到這裏是搭船,我們當然無法跟從,仍是走我們的陸路。由於這段路不是旧東海道,規劃時彈性很大,懶諗懶搵的話,當然會選擇走國1,而且選擇那一條路,終需要走國1橫過木曾川。但我不是乖寶寶,亦想看看其他幹道的風景,當然不會揀國1,改走與國1平衡的縣道59,再駁縣道70(路線圖)。起初以為這條路無國1那麼多車,事實上它交通亦十分繁忙,幸好後來的路段愈來愈鄉村,兩旁由房子變為農田。 為了盡量呼吸新鮮的空氣,我們沒有繼續踩縣道70,而是繼續走小路,這些真的是很小的路,全是民居及一些養魚場,更甚者是一些住戶在後門搭了一條簡便的橋,橫跨屋後的小溪(渠?),若非踩單車,又怎會睇到這些獨奇民風。兜這段小路只是想盡量避免接觸四個轆,但路終會踩完,無可避免的接回國1。 嚴格而言,我們從國1先從橫過了木曾川及長良川,兩川之間的長島町(此刻寫blog才知這個名)踩了片刻便通過了。過了長良川後,赫然見到河堤旁又有一排櫻花,於是停下來小休,這已出發後約三個鐘,踩了約31km。除了河堤這一段外,在桑名宿七里の渡し都有很靚的櫻花樹,而且還有一些復古建築,消磨了不少時間。 踩啊踩!愈來愈肚餓,於是開始張攞午飯,奈何沿途民居多、食肆少,到中午十二時半左右,見到一間好地踎的中華料理,起初都無諗住幫襯,但見到一些街坊帶着小孩進出,於是姑且一試,將車鎖在食肆後的停車場,這裏是四日市外圍接近富田駅附近,已經踩了42km。 飯後一大段路,已無乜深刻印象,只記得兩個點,一個是在大街小巷中穿穿插插,忽然經過一條商店街,這是一條有簷篷的街,兩旁的是與民生息息相關的店舖,而不是香港的一味只有藥房金舖,我們踩車經過時,途人視若無睹,其實當地人對在車路上逆線踩的單車,甚至是行人路上的單車,都甚為鎮定,可能是單車從來沒有離開他們的生活,細個時坐在媽媽的單車尾,大一點時踩單車返學,所以大人小孩對單車的反應極鎮定,反觀香港,很多人視單車如猛獸,離開十丈八千里已經彈開,這些反應自小烙印在小朋友心靈,自此以為單車很危險。當然這又與一些單車友的踩車方法有關,一上單車,自以為岩士唐上身,大冷事件更落人口實。單車文化,香港有排教。 下午另一個印象深刻的地方,就是斜到無朋友的杖衝坂,只要看到地上一個圈圈,又知道來到極斜路段了,即使如何奮力踩,中途必須落車推。這段路是正宗旧東海道,若然不想踩這個斜路,其實可以走國1,我估應該不會那麼斜吧!踩完杖衝坂,已接近下午三時,踩了57km。 由於要在五時前抵達入住的地方,所以今日的車程明顯比早幾日快,停留的地方亦少了,但愈是趕路,愈是覺得時間過得很快。下午三時許經過石藥師寺,踩了61km;去到龟山宿已過了四時半,踩了74km。 去到龟山宿時,以為已經到達終點,因為兩地都是一條有不少古舊建築的町,所以看到龟山宿心情立即放鬆,不但四處拍照看寺廟,還去便利店逛,睇下能否自煮晚餐。後來發現原來搞錯了,我們離開目的地還有6km,這一刻真的有點氣餒,但想到只是剩下6km,應該好快到。6km有多遠?以吐公單車徑為例,大約是沙田到科學園,約廿分鐘車程。我以為會好快到終點,怎知愈踩愈躁,覺得這條路恍似沒完沒了,又上又落又過橋,又在鈴鹿川旁的農地掠過,連看櫻花的心情也全無,心中只想明明只有6km,理應好快踩完,點解還未完?又懊悔蘇州過後無艇搭,應該在之前的便利店買餸,若然去到目的地無得買就大劑。最後我們踩了40分鐘,才到達今晚的住宿點──關宿。 事後檢討,C認為雖同是6km的路程,在香港踩慣踩熟,每一處地方、每一個彎位都標示你的位置,知道離目的地有多遠,而且會自動過濾無用的訊息,自然氣定神閒。相反,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路上每一事每一物,你都會極之留心,接收的訊息往往過量,且失去距離感,所以才有為甚麼還未踩完的感覺。 今日入住的是關宿內一間民宿石垣屋,是明治時代的建築,揀這裏只因就腳兼懷舊,就腳是指若不揀石垣屋,最近的地方是国民宿舎関ロッジ,其他不是在山上的鈴鹿峠,便是在龟山市內(據龟山市觀光協會資料),按原本的計劃,明早會上鈴鹿峠,所以住在關宿是最方便,攻頂時體力應最好,而且住在古色古香的宿町應該很有趣。計劃是計劃,現實則是另一回事,容後再談。 出發前已以電郵聯絡石垣屋,屋主以簡單英文回覆有宿位,但叮囑我們必須五時前到達,這便是今日趕路的原因,最終我們仍要五時二十分左右才抵埗。門口大大塊紅布寫上石垣屋,包保認得出,拉開木門,左邊是放了木櫃、玩具等鋪木板的和室,而右邊則是一條頗斜的木梯,屋主便是從樓上下來。簡單登記後,屋主表示單車要放在屋外,我們當然不從,曾一輪傾談後,終允許我們將車摺疊,放在內庭中。 我們被安排住同一個獨立部屋,屋內有一個電(?)暖爐,屋主入夜後幫我們開了,但不知甚麼緣故,半夜竟停了,我們均被凍醒。屋主另外叮嚀小心幾幅隔扇,指是古董,嚇得我們萬分小心。打開了兩面的障子,我們坐在簷廊下,屋主的兒子不怕生的找我們玩。趕了一日路,終可放心地稍作休息,之後再去shopping。 由龟山宿開始,我們極關心留意沿途的超市、雜貨店,甚至便利店的位置,以張羅今晚的晚餐。所以在龟山無幫襯超市後,以為不會再有超市而感懊悔,幸好進入關宿後發現雜貨店還營業,終放下心頭大石,我估屋主要求五點前到達,可能他計算你要幫襯雜貨店,所以不能太遲到達。從民宿信步往雜貨店,宿町大部分店舖、資料館等已關門,氣氛變得冷清,氣溫也很冷。雜貨舖不大,但貨品應有盡有,凍肉、蔬果、即食麵、零食等,民宿有廚房,之前看其他住客都是打邊爐,我們看到雜貨店的貨品,便明白打邊爐是最佳選擇,二話不說,買了兩大袋,然後轉去隔籬酒舖,再買啤酒,踩車旅行竟可打邊爐,相信好難會忘掉。 民宿廚房,開門七件事全齊全兼可以用,所以唔哂買。刀具碗碟大煲任用,事後清洗乾淨放回原處。起初我們站在廚房圍着石油氣爐食的,後來發現一大堆打邊爐的gas爐,向屋主商借,然後改去有暖氣的和室慢慢食,感覺更是一流。若然不想在民宿煮食,在宿町至少有兩間食肆,其中一間貌似是卡拉ok。 民宿有浴室,但只有一格,人多要慢慢排隊。廁所則在內庭一旁,若然半夜三更去廁所,加上寒冷天氣,若非忍無可忍,否則真的不想離開暖笠笠的被窩。部屋內無電視,夜晚又太凍無出外逛,最好的節當然是搵周公。 (想睇清楚路線圖,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