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東海道自転車の旅~Day 3

一覺好眠,醒來雖見地面仍有水漬,慶幸沒有下雨,這已算是好消息了。酒店的溫泉雖冷了一點,其早餐卻甚足料。不同於昨日的民宿,住宿費是包了早餐的,典型的商務酒店,早餐有和式及西式,我們當然左右通殺,在之後幾日的經驗所得,早餐有碗飯落肚很重要,單車旅行不是一般的運動量,唔食飽又點踩車呢?

途中經過不少同類型的鐵橋,全是在旁邊有一條路供行人及單車使用。

紅郵筒,黑木牆,襯傷痕纍纍的銀雀。

意外的景點,意外的美麗。

樹下看櫻花,無忝鐵馬行。

今日首站是富士川橋,這是一條典型的鐵橋,兩線對向行車,若單車貿然踩上馬路,與四個轆爭路,稍為危險。當地的處理甚為細心,在橋的旁邊多有一條路,供途人單車使用,若然沒有支路,附近必有另一條橋可使用,這會在幾日後遇上。

此外,富士市位於富山以南,理論上今日已經可以看到富士山,奈何天不造美,即使沒有下雨,但雲層極厚極低,富士山藏在雲中深處,恐怕這要一點運氣,希望之後在一個景點能一窺全貌。

假如事前沒有規劃,過了橋後很自然會順着縣道396走,但是旧東海道並不是現今主幹道,這條有點不顯眼,要小心找,起初一小段路有點斜,小小吃力換來的風光,不是在海傍大路所能企及。

這條旧東海道正如之前所講,穿梭於民居之間,車不多,空氣好,耳根亦甚清淨,而且看到地度的建築,仿如進入叮噹(不是多啦A夢,嘿嘿!我知我洩露了我的世代)的世界。即使事前規劃,有時亦會遇到意外驚喜。在一個拐彎處,看到支路盡頭一棵盛放的櫻花樹,似是遙呼我們進內,原來樹的對面是富士川民俗資料館(若上Google看Street View,會發現館對着的櫻花樹無花時甚為平平無奇),鋪草的屋頂似是復修或活化古舊建築,當時仍未開門,沒法入內參觀,但主角是對面的櫻花樹,所以無乜所謂。由於地勢稍高一點,富士市盡收眼簾,這刻便想到,若然不是單車旅行,又怎會到這些偏僻的地方,看到一棵盛放櫻花樹。離開時膽粗粗向在路口的工商會借用廁所,而且無幫襯甚麼手信,真係有點唔好意思。

繼續上路,在小路逶迤前進,先後在東名高速公路下穿過,又在天橋上看絡繹不絕的車流,路勢有上有落,但坡幅還算可以接受,在蒲原附近重回縣道396,但留意在路口位要轉左,進入由比宿地區。

 

乜冬冬?大水管是也!

這個又是美術館,又是公園的景點,必遊。

唔識字都知這是櫻花蝦路

由比宿地區是今日第二個重點,曾看其他人的blog,他們多是以靜岡為基地,搭火車來由比作半日遊,並以東海道廣重美術館為中心。美術館與由比本陣公園是一個門口,兩個展廳,前者要收錢,後者則免費參觀。歌川廣重與東海道淵源深厚,其東海道五十三次浮世繪更是沿途的店舖大閘、橋底牆上也會見到,必然不會陌生。至於本陣公園有一個古代鐘塔,另有一個展廳展示其土產,當然有得買喇!我們沒有幫襯,反而跟工作人員學摺櫻花蝦,踩車旅行加插摺紙,真的好鬼悠閒。

在本陣公園附近,還有幾個有趣的景點,如おもしろ宿場館 ,最有趣不是館內的展品或二樓的食肆(我們根本不知有個展館 T_T),而是門前兩個塑像,當時只覺得過癮拍照,回來後找資料才知道這是彌次喜多像,彌次喜多是誰?原來是一齣滑稽繪本《東海道中膝栗毛》的兩名角色──主人公彌次郎兵衛和食客喜多八,故事敘述兩人在往返江戶及京都的趣事,故此旧東海道中曾多次見彌次喜多像。除了おもしろ宿場館,還有正雪紺館和紙と 錦織の館等,前者是扎染專門店,後者則是和紙綿織專門店,可惜兩間都未開門。

靠山食山,靠海食海,由比盛產櫻花蝦,在火車站出來即見到大大的雙蝦招牌,不諳日文都估到這是櫻花蝦路,該區不少店舖,以櫻花蝦為主打,或是櫻花蝦炸餅,或是櫻花蝦丼,我們經過一間海產店,買了幾包櫻花蝦乾,我認我係師奶,若果台灣環島途中都會糴2kg米,幾包百多克的蝦乾又算得甚麼呢!

這個峠雖不高,但斜到無朋友。

若不上薩埵峠,可走海傍的國1。

沒有車水馬龍,有的是嫵媚風光。

從支路重回縣道396,這裏又要小心,不要走縣道396,而是要過馬路到對面繼續走支路,趁車少直接踩過去。若然不走支路,沿縣道396走,便會接到車多繁忙的國道1,對踩單車極不利。而支路除了車少外,最重要的這是旧東海道主線,原汁原味。這段約2km的路,仍是在古老民宅間穿梭,唯一有點不同的是,不時見到在路邊見賣柑的自助攤檔,一袋約十個售100円,酸了一點,剛好用來解渴。

走這段支路另一個重要原因,是要去今日另一個重要景點──薩埵峠,來到這個分岔口,左邊是去國道1,仍是老問題車多空氣差,更不是旧東海道;右邊是今日最斜最惡啃的路段,但除了是正宗旧東海道外,還可以避開車多的主幹道,而且有意外驚喜。今趟旧東海道之旅,終於領會日文中「峠」與「坂」是如何嚇人,其實在台灣環島時,在屏東半島的壽峠已略有感受,台灣甚受日本影響,如峠便是從日本輸入,其類似香港的坳。薩埵峠不算高,只是頭一段路急斜,我們在下面唞氣時,T勇於挑戰,於是大家邊飲水邊估踩到甚麼要下車推呢!我們老老實實推車上,無謂要架車(及人)咁辛苦,斜路兩傍全是一棵棵柑樹,不少柑熟透落在地上,期間更見一名大嬸駕綿羊仔上來,將一大籮柑皮倒在山坡,似是讓其自然分解作肥料。

薩埵峠的驚喜,盡在斜路之上,原來除了柑樹外,山上還有很多櫻‧花‧樹。試想像一下,在藍天白雲、陽光璀璨的四月天,櫻花不單開滿樹丫,還鋪滿仍殘留雨迹的地上,身傍還有愛妻好友,焉能不感慨!這段路不長,但消磨了不少時間,假如沒有櫻花,可能真的變得平凡了一點!其實薩埵峠還有另一個重要景點,從廣重的浮世繪起,這裏都是遠眺富士山的好地方,但要看富士山,只能靠運氣,雨過不一定天清,今日富士山雲深不知處,只能嘆一聲莫奈何!

薩埵峠觀景台有幾個值得一講的地方,一是其公廁極乾淨,這在日本好似不甚出奇,但廁所,特別是一個山旯旮的公廁要保持乾淨,殊不簡單;二是這裏有水機,方便遊人使用;三是這裏有行山杖免費借用,而且是全自助,因為這本是一條行山徑,當日便有一團長者與我們同一方向上薩埵峠,另有一團則從另一方向的國1行上來,估計山下應有同一個桶放行山杖,行山友在山下取來一支,上山後放回桶中;四是這裏有柑賣,而且是不知火柑,雖然100円只得4個,卻比10個裝的好味。話時話,這段路的柑已是最抵,其他地方的售價節節上升,有食趁手。

觀景台外望,除了緣慳一面的富士山外,還有山下的東名高速公路及國1,前者在不遠方捐山窿,而後者則倚着山勢,在海傍拐了一個大彎,找資料時發現,原來以往國1是比較靠近山邊,但由於山坡土質問題,屢次山泥傾瀉,影響國1交通,後來才將路往外移,變成現今的模樣。這亦間接看到當年的遊人往近東海道,經過薩埵峠的險況。

清水漁市場甚多當地人幫襯,外國遊客反而甚少。

除了食肆,還有街市任君選購。

途中狸貓見得多,但如此大隻很少有。

不論風景有多美,柑有多好味,車還是要繼續踩。離開觀景台便開始落山,上山時要推車,落山時自然要打醒十二分精神,這段路真的很斜,幸好不算長,令C與妻踩完斜坡後都不禁說:吓!咁就完喇?快樂的時光特別短暫,落斜都一樣嘛!

落山後行了一陣鄉村小路,終需在興津川後剷入國道1,幸好毋須踩太久。這次旧東海道與台灣環島最大的分別,在於沒有事前預先找了地道美食,原因之前已提過。但凡事都有例外,今日午餐是少有的預先規劃。之前看一個台灣人的Blog,知道靜岡附近有一個清水魚市場,地位等同東京的築地,雖然不在旧東海道沿線,但有美食,勿走雞,於是在此處離開旧東海道,兜入民居巷弄,其實可以繼續走國1,可以避得就盡量避,但終有避不到的時間,我們惟有在行人路踩,以免與巨型貨車並肩而行。

去得清水魚市場食晏,當然主打海鮮,魚市場食肆盡在樓高兩層的建築物內,各適其式,揀啱食店,人頭湧湧,午餐由1100円至1600円不等,當然有更貴的,但這個價位的食物已經很超值了。三位女士當然選食各款魚生,我想食玉子燒卻被柴台,話魚市場點會有玉子燒。嘿嘿嘿!世事無絕對,我們幫襯那間無,原來另一間有得食,不過好似與魚生飯差不多價錢。

食完飯去逛街市,海鮮魚乾蔬果雜貨,種類繁多,卻沒有我最愛的沙煲罌罉,這點就不及築地犀利。雖然見到一些魚乾元貝好靚,奈何這些東西不能受熱,又未能即刻食落肚,惟有睇完當食咗吧!

駿府城內趁墟,正!

櫻花祭攤位多到睇唔哂,唔使俾錢都有得食。

食飽睇飽,繼續上路,兜了一小段路,重回旧東海道,往靜岡市進發。對靜岡的印象,只是地圖上一個名字,最多是日劇偶然出現的城市,有乜好玩好睇,全不知道,出發前已知道會遇上一連三日的靜岡祭,惟最精采應是在周六,我們周五到達,估計仍能沾染一些祭典的歡樂氣氛吧!一口氣直赴靜岡市的中心駿府城,此城在日本歷史上甚為重要,德川家康在此起家,1585年開始築城,曾經失火又重建,更一度成為日本陸軍的駐地,至此城內的建築盡毀,戰後只有部分建築復修,而城池內部分用地變成學校及政府大樓。

到達駿府城城池,已是下午三時半,城池有兩多──魚多鴿多,我們拿出在由比買的櫻花餅自奉又餵魚,最誇張的是櫻花餅也甚受野鴿歡迎,大膽鴿更會停在手臂上搶食。城池邊也有兩尊彌次喜多像,當然要玩番夠本。玩還玩,已經接近四點,還有30km路要走,望着駿府城,本想在外圍掠過,但看到當地人踩車入內,就自然跟着人走,入到城內祭典氣氛更是濃郁,有嘢食有嘢買有嘢睇,但我們無時間,只是繞了一圈,在一棵棵櫻花樹、一個個美食攤前騎過,唉!

離開駿府城時,發生一宗尷尬事。話說在一個十字路口,我們要直行,而右線只能轉右,於是我們很自然的將單車停在外線等轉燈,忽然有一名警察跑前拍膊頭,手指指帶我們回行人路。之前已見到一批人在路傍,似是交通安全的誓師大會,我們當着他們面前,違反交通規則,實在太樣衰了。是的,我們違反了當地的規定,在香港,沒有單車徑時單車要踩在路上,便要依四個轆的規矩,所以我們停在外線等過十字路口是對的,但在日本,單車是可以在行人路踩的,而在這個情況下,我們應該剷上行人路,與行人一齊過。入鄉問禁,犯下低級錯誤,瘀!

在日本踩車,更覺香港在單車規劃及法例落伍。首先是定位,港府只是把單車當作消閒活動,並不主張在單車徑以外的地方踩,而在市區設立單車徑更是天方夜譚,理由是地方狹窄。看看海外例子,台北、東京都是大都市,一樣人多車多,兩市均能因地制宜,其中一個共通點是容許在行人路上踩車。我承認這殊不簡單,背後的個人素質很重要,但至少他們會去試行,而不是官僚地卸責。另一件最令人唏噓的是,他們不是僅把單車當消閒活動,而是實實在在的用在生活中,買餸接送孩子往返火車站,全是生活的一部分,你在社區中看到單車的機會,不會比四個轆少,為甚麼香港會把兩個轆當成阻礙交通的洪水猛獸,怪哉!

寥無人迹的明治時代隧道,有趣。

告別靜岡市,跨過安倍川,接上國道1,但只走了一小段,便轉入支路,真的,我們盡可能不走主幹道,避得4km都好呀!國道1極繁忙,幸好行人路甚寬闊,即使是上山路亦甚好踩。若然繼續沿着國道1踩,便會遇上隧道,這條隧道是容許踩單車的(甚至可以讓人行,勁),但我們也避開了,往山上走。我們不是避開國1至走火入魔,也不是愛上踩山路,而是山上有今日另一重要景點──明治時代的隧道。

宇津ノ谷有些特別故事,如豐臣秀吉賜衣等,但最有趣還是宇津ノ谷本身的建築,整條街修復活化,仿如時光倒流,我們到達時兩旁店舖已關門,幽谷石板地,鐵騎過古宅,浪漫原來可以這麼簡單。辛苦上山,為的就是在宇津ノ谷上的明治隧道,這條逾百年的隧道,久經風霜,燈光打為半拱的磚牆染上橘黃色,隧道只有我們四人,這刻放慢踏速,感受百載歲月風韻。

離開隧道開始下山,這時已近下午五點半,之先還擔心會摸黑下山,現在終可放下心頭大石,雖仍有17km,但已是碎料。約七時到達酒店,那刻天色全黑,寒風刺骨,安頓行裝便去搵食時,又發現新問題。

租酒店時已盡量接近火車站,看地圖這間酒店合乎要求,怎知原來酒店與火車站之間的路段甚黑,而且所謂接近火車站,其實是在火車站貨場側,附近是沒有便‧利‧店,這是前所未見的窘局,甚至幾乎搵唔到食。酒店對面僅得一間居酒屋,由一名嫗巴桑打理,吧台只有七、八張凳,背後有兩張小小的榻榻米小枱,另外好似還有一間房,至於吧台對着是一大排廚櫃,上面有一部大電視,還有一部卡拉OK供客人享用。至於菜單則寫在廚櫃上的黑板,嫗巴桑不諳英文,我們的日文又不合格,此時此刻又要靠手指指,加上google的即時翻譯,在口啞啞下又食得幾飽,但沒有便利店的鮮奶及布丁作消夜,不是一個完美的句號啊!

 

(想睇清楚路線圖,請按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