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Jul 14

論自願為奴

論自願為奴自從政協主席俞正聲開腔,希望正能量主導香港,香港光怪奇離的新聞開始變本加厲,愛字頭的固然日益氣盛,青年財俊更力撐執法有理,更誇張是負責牧養信眾心靈的人,「幽默」言論惹來爭議。突然想起這本書──《論自願為奴》,覺得可為這些古靈精怪的新聞作註腳。

作者拉博埃西(Étienne de La Boétie)是十六世紀的法國人,而《論自願為奴》是他十七歲時仍是學生的作品,這篇作品在他身故後,被借用為法國新教邀進派的代表作品,鼓動起反法王的風潮。1723年才收入蒙田的《隨筆集》,作者才首次獲確認。1942年這書在美國被改名為《反獨裁者》(Anti-Dictator),往後這書屢被無政府主義者和自由意志主義者採用,當然是各取所需。這本書究竟有甚麼的魔力?

《論自願為奴》開宗明義地說,為甚麼人能忍受暴君胡作莽為,而不作反抗?「億萬民眾,低着腦袋,戴着枷鎖,奴隸般地屈從,他們這樣做並非迫於某種強大的力量,而是因為他們為一個人的名字而着魔,或者可以說他們由此被魔法鎖住了。」(頁3)其實對付這些暴君,「根本毋須和他鬥爭,甚至也毋須對之防範自衞,口需一國民眾不再認可奴役,暴君就會自行瓦解。並不需要剥奪他的甚麼,而只需不再給予他任何甚麼」(頁9)。人愈是沉默盲從,暴君胃口愈大,愈有能力摧毀一切;反之人「不再對暴君唯命是從,那就毋須與之鬥爭,也不用進行打擊,暴君將一無所有,自行瓦解」(頁10)。

自古以來暴君分三大類,一是通過武力征服,二是世襲,三是通過人民的選舉(頁19)。前兩者毋須贅言,至於第三類,他們身居高位,自我陶醉,便會想盡辦法保存他的地位,更甚者是世襲下去。三者登上王位的方法雖異,但他們卻同對人民漠不關心:征服者視人民為獵物,自認對人民享有一切權利;世襲者視人民為一大群自然屬於他們的奴隸;而人民選出來的,則視人民為馴服的公牛(貢20)。然而一個正常、有點人性的人,會淪為奴隸,只有兩個可能:一是被迫,即頭兩類暴君的情況;另一個則是被騙,但他們並非永遠會被人蠱惑,他們被騙主要是由於自己盲目所致。這便回到上段所講的,人民被魔法鎖住了。

問題來了,被騙的人淪為奴隸,為甚麼不能醒覺反抗?簡言之,習慣。他們立即陷入墮落狀態,完全忘記他們之前擁有的權利,而且麻木不醒。開始時確是迫得不已,以後卻慢慢習慣了,至於後來出生的人,從來沒有經歷過自由,不知道甚麼是自由,他們會自覺地服從(頁23)。書中以斯巴達人對波斯人的血戰為例,波斯人利誘斯巴達人臣服,斯巴達人如此說:你感受到一個國王的寵愛,但不知道自由是多麼美妙,你完全不知道自由帶來的無上快樂。如果你哪怕對自由只有一個概念,那麼你就會建議我們去捍衛它,不僅僅是用矛和盾,而且還要用手和牙齒(頁28)。

暴君為了戀棧,實施各類愚民政策,如居魯士廣建各類荒淫場所,引誘被征服的呂底亞人沉溺各種惡習。滑稽劇、角鬥士、獎章、名次榜,以及諸如此類的毒品,都是古代奴役人民的誘餌,是奪取他們自由的補償,亦是暴政的工具,令人民逐漸習慣於服從。暴君很樂意披上宗教的外衣,有時候還怪裏怪氣自附神靈的屬性,以增加他們的權威性。他們在犯罪前總要先來一番動聽的言論,內容關於整體利益、公共秩序,還有窮人的救濟。人民都清楚知道這些言論千篇一律,言而無信,不知羞恥(頁45)。

曹操都有知心友,那麼暴君呢?暴君並非由武器支持保護,而是由四至五個人支持,及由他們幫助下奴役整個國家。這些人成為暴君的同謀幫兇,更是其掠奪行為的分贓者,他們總是野心勃勃、貪得無厭,希望從支持暴政中分得一杯羹,在大暴君統治下,他們希望成為小暴君(頁55)。這些小暴君為投大暴君所好,不但完成被交付的任務,還猜想其所需,滿足他、討好他。他們自甘為奴,以冀能積聚財富,但在暴政下生命已非在一己之手,更何況是身外物。

洋洋灑灑廢話連篇,不是含沙射影,嘿嘿!若然對號入座,貴下自理吧!

題外話

愛因斯坦1930年在美國發表一篇2%演說,「In countries where conscription exists, the true pacifist must refuse military duty. In countries where compulsory military service does not exist, true pacifists must publicly declare that they will not take up arms in any circumstances…. The timid may say, “What’s the use? We’ll be sent to prison.” To them I say: even if only two per cent announced their refusal to fight, governments would be powerless – they would not dare send such a huge number to prison」(愛因斯坦──他的人生,他的宇宙頁357)愛因斯坦指的雖是反戰爭而拒服兵役,但背後的精神仍是只要緘默拒不合作,不義政權、政策自會瓦解。

又題外話

《環球時報》於2014年12月30日的社評中提到,評論大陸的gmail被封的原因,大陸官方的解釋,看倌自己按鏈接看看,不要太認真,以平常心看這些官腔。其中有段十分有趣,原文是這樣的:如果说Gmail真是中方封的,那一定有新出現或者新發現的重大安全原因促成這一行動,而决非僅僅出於「已經持續了十幾年的擔心」。如果那樣的話,中國的使用者就應接受Gmail在中國停用的現實「就應接受」這四粒字完全表達現今大陸的實況,亦反映書中所說,淪為奴隸而不反抗的原因──習慣。古人智慧,誠不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