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請去維園

今日請去維園悼念24年前犠牲的人。

有些事時時做、每年做,可能會變成一種習慣,忘了它的意義,忽然出現了爭拗,就會令人反思習以為常的事。

只要不是開工,六四去維園,已是過去23年必然的事。今年有聲音說要杯葛燭光集會,理由是大陸的事,不關香港事,簡略而言是港獨,而他們其中一個發難的藉口是支聯會今年的口號「愛國愛民,香港精神」。

老實講,聽到這個口號的反應是:戇居。支聯會的單純願望是可以與大陸當局爭話語權,況且23年前曾經用過這個口號,以為仍行得通。但袞袞諸公忘記了有些詞語與超市的罐頭一樣,都有保鮮期,過期是會變質的,特別在大陸,可能未出廠已經不宜食用。或許這正是大陸的強項,任何事經過他們的洗禮必然變質,前有和諧,後有校長。前車可鑑,愛國這個詞焉能輕率使用。相信有點常識的人都知愛國愛黨,但正常點的人都會好抗拒用愛國這個詞,否則隨時變大中華膠,在如此情緒化的大環境,抵俾人插。

但用錯詞語、喊錯口號,並毋改鐵一般的事實:對不公義說不是我們共同的態度。容忍不公義,對不公義視而不見,等同幫兇,這23年來香港人堅持的,不公義就是不公義,不管你是否權貴,這個準則是沒有絲毫寸退的空間。至於本土派所說的大陸的事,不關香港人事,實在錯得徹底,危牆之下,豈有完卵,有個烏糟邋遢的惡鄰居,你又怎能奢望會有一個良好的居住環境?

本土派另一個要求是,毋須到維園悼念六四死難者,甚至提出一個「遍地開花」的論點,又批評支聯會搞的燭集會千篇一律,無乜變化。前一個論點,早幾年已有人提出,不過只是大家不滿多年流於公式化,某程度上我都贊同──有心的話,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可以悼念,不過今年出現了爭論,我有些改變,覺得要騷一騷Quali,話俾北大人知,香港人的態度24年都無變;後一個論點,在論壇上已被毛孟靜駁得體無完膚,不過話分兩頭講,每年聽到蔡耀昌哭喪般讀悼辭、學聯代表講一些左抄右拼、左氣衝天的演辭時,真的有衝動要走人(好多時學聯出場,我便起身去彩虹食甜品了)。其實可不可以不要有人在台上講嘢喊口號,主角不在台上,而是坐在地上千千萬萬的人,送花圈、致悼詞,多餘的,大家靜靜的舉起手中的燭光,看當年的新聞片,聽天安們母親的公開聲明,沉默的力量一定會比喧嘩大。

今年支聯會有4款T發售,其中一款以《孤星淚》中《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為主題,在眾多版本中,我最鍾意文首這一個,因為當中的歌詞雖然有點賣弄,但夠鏗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