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修訂版)

  

若然《往事並不如煙》《墓碑》是當代中國歷史兩大章節,是頭30年不可忘記的事件,那麼《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是後30年的註腳,而這正是中國覆地翻天的時間。作者的材料充足而完備,〈導言〉更是書中的綱領,先看〈導言〉,再看〈修訂版前言〉可能會更合適,然後跳去看書末附錄四〈初版出初風波〉,這書初版及修訂版之間發生的事,及這段歷史的主旋律,一目了然。

書中第三章〈較量──嚴峻的1983年〉最令我扎心,因為章內提到《人啊,人!》這一本書,而這本書最重要的論點便是「異化」,何謂異化?周揚如此界定:由於民主和法制的不健全,人民的公僕有時濫用人民賦予的權力,轉過來作人民的主人,這就是政治上的異化,或者叫做權力的異化。(頁209至210)異化論的激辯,引發之後的清除精神污染,當時有幾本書被點名狂插「資產階級自由化相當嚴重」,《人啊,人!》便是其中之一。當時做畢業功課,已知道這本書惹上政治麻煩,只是不知詳細背景,即使知道亦不明白箇中的涵意及危險,近廿年後重翻這段歷史,恍然大悟。對意識形態,年少時難明,年現今更費解。

早前《人民日報》有一篇評論員文章〈以包容心對待「異質思维」〉,包容異見在神州大地,近乎天方夜談,口頭上說得天花亂墜,鄧小平1978年12月如此說:一個革命黨,就怕聽不到人民的聲音,最可怕的是鴉雀無聲。(頁101)如此真知灼見,經得起時空考驗,但能否付諸實行,有目共睹。萬籟俱寂,惟獨唱好盛世,永遠跟黨走,榮華又富貴。

這個榮華富貴,作者是如此稱呼:鄧小平理論。鄧小平理論是市場經濟加威權政治的實踐(頁450),而鄧小平的威權政治有異於毛澤東時代的極權政治,後者的威力可以看作者另一著作《墓碑》便會有深刻感受,而前者的可怕,作者在第七章第四節有盡細分析。其實只要留意大陸新聞,便會知道市場經濟加威權政治的無敵威力。

作者在這一節特別點出中國模式這一概念(頁464),提醒讀者不要被這個偷換概念蒙蔽,如此盛世建基於犧牲一些不能逾越的標準上,何喜之有,又何足道哉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